博客

陳晴:「童心 · 童聽」兒童電台計劃

「想像力比知識更加重要。 」(Imagination is more important than knowledge)這是愛因斯坦的名言。而要數誰的奇思妙想最多,相信摘得桂冠的一定是我們身邊的小朋友。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UNICEF HK)最新推出「童心 · 童聽」兒童電台計劃,為小朋友們提供能夠暢所欲言的平台,也讓成人能夠聆聽孩子們的童言心聲,感受充滿想像力的頭腦風暴。   兒童從牙牙學語,悠悠學步,及至懵懂識字,走進校園的過程中,他們都在以嶄新的眼光去認識和發掘身邊的人和事。正因如此,小朋友的創作力量和幻想不但能夠嚇你一跳,更能夠為成年人帶來耳目一新的觀點。然而,在忙碌的社會節奏下,我們或會輕視,甚至忽略孩童的想法;另一方面,在激烈的競爭社會風氣下,家長和老師著重培養孩子們成材,讓他們學習不同的知識和才藝,而往往未予以足夠的機會讓小朋友道出自己的心聲。   事實上,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每一名兒童應有權表達意見,以享有參與文化、經濟、社會生活的權利。UNICEF  HK一直以兒童的福祉為依歸,尊重聆聽孩子們的聲音,亦提倡在倡議「重塑教育」(Reimagine Education)的過程中,為兒童及青少年建立一個參與及回饋渠道,讓他們貢獻自己的力量,發揮創意積極為自己未來的教育模式發聲。   適逢機構成立35週年,我們特別推出了「童心 · 童聽」兒童電台計劃,為小朋友們提供發聲的平台,讓社會大衆了解兒童的需要。去年底開始,UNICEF HK透過與本地社福機構協作,遴選出22名小朋友,他們在過去幾個月中,接受了播音和表達技巧的培訓,正式「上位」,成為兒童電台計劃的小DJ。   「童心 · 童聽」兒童電台節目已於4月13日正式啟播,並將逢星期三上午11時到11時半,於香港電台第二台《瘋Show快活人》節目時段內播出,歡迎各位收聽。首三集節目的題目分別是「回校童聚」、「反轉教室」、以及「垃圾的一生」,聚焦孩子們長期居家抗疫後重新返回校園的想法,以及下一代的環保觀念。節目中不乏有小朋友們古靈精怪的念頭,例如在探討復課感受,想像回到校園後的理想學習環境時,可能是想將在家學習的習慣帶回學校,就有小DJ提出在班房「以床代枱」!其實這些千奇百怪的想法同時也道出成年人的真實想法,只不過我們開不了口而已。   兒童電台接下來的節目,將繼續圍繞「重塑教育」的主題,從小朋友的角度出發,討論與他們生活息息相關的議題。事實上,不管孩子們的想法多麼天馬行空,都可以啟發大人制訂更多元化、更創新的教育方針,配合兒童的身心發展。我們亦會透過節目,訪問兒童在疫情下的體驗,引導他們道出難題,抒發正面和負面感受,藉此提醒家長和老師留意小朋友的精神健康,提供足夠的關愛及支援。   值得一提的是,「童心 · 童聽」兒童電台也設有「一分鐘心聲」環節,邀請16歲以下的小聽眾就不同的題目寫下約100字的心聲,並投稿至radio2@rthk.hk。獲選的小聽眾有機會參與錄音,將自己的心聲透過大氣電波播出。   童心不泯,多聆聽孩子們的想法,守護他們的童真創意,這既能助他們健康成長,也是我們大人們在忙碌都市生活中為自己和家人留下的一方淨土。希望大家能夠多支持兒童電台計劃,讓我們大家一起「童心 · 童聽」!     撰文: 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主席 陳晴 [...]

名人系列

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主席 楊余夏卿:對工作投放熱情,總會有好的結果

楊余夏卿(Dominica)自2018年出任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主席的位置以來,便一直帶領中心走向新的里程,特別今年是中心創立45週年的日子,更需要有優秀的領導者,引領未來。熱愛烹飪,對烹飪充滿熱情的她,一樣將個人熱情投放到香港藝術中心的工作上,目的就是為中心帶來更好的發展及前景。她說:「我算是個喜歡工作的人,同時要確定對所有中心內的運作都瞭如指掌,如此才可以引領未來的發展方向。」 C:Capital D:楊余夏卿(Dominica Yang),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主席 以藝術與社區產生連繫 C:你與香港藝術中心的淵源是怎樣的? D:我在十多歲時就去了英國讀書,後來回港,跟著結婚、生孩子,一直都很忙,直至兒子們長大後,我就開始做義工,並慢慢重新認識香港藝術中心。我自小便很喜歡藝術,家人亦是如此,常一同聽音樂會及參觀藝術展覽。之前兩位主席Cissy(包陪麗)及Nelson(梁國輝)都是早已認識的,Cissy更早已找過我參與中心的活動,不過一直都太忙,沒有答允,直至2015年從中大文化館館友會的崗位退下來後,Nelson又再找我,於是便成為中心的監督團一分子,一直到今日。 C:疫情兩年多,很多行業都受到影響,香港藝術中心亦有受到衝擊嗎? D:當然有,這段時期,有很多中心的節目都被迫要取消,並需要面對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是繼續做,還是不做呢?因此經常都要開會討論。但同事很好,就算疫情期間,他們依然希望可以靠藝術去幫助香港人,於是又設計了不少網上節目,藉此令觀眾的情緒得到平伏。藝術是無限的,因此我們向來亦是朝這方面發展,希望接觸更多社區人士。 C:香港藝術中心踏入45年週年,在未來會有何新的發展方向? D:香港藝術中心向來是面向社區的,是香港人的藝術中心,適逢香港藝術中心創立45週年,亦是時候進行re-branding,而在re-branding的情況下,是否可以爭取多些贊助及經費,令我們每年可以舉行一兩個旗艦式的活動呢?另外,香港藝術學院在多年來一直培育了不少有才華的藝術家,因此我們跟學院方面會一直合下去。近年中心都在推廣 “Art for All”,我認為這個方針是非常合適的;我們是藝術中心,不是博物館,因此“Art for [...]

博客

麥融斌:增加上流機會 助港青實現理想

隨着本港疫情緩和,各行各業又重回正軌,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但是我們不能忘記近年因社會動盪和疫情對經濟民生造成的雙重打擊,以及積累已久的深層問題。作為香港的未來主人,青年如何增加自身競爭力?如何抓住未來發展的機遇?行政長官當選人李家超在選舉政綱中,特別着重強調了增加青年的向上流動機會。本人作為港青的一分子,對李家超的施政理念深有共鳴,認為可從就業、教育、扶貧、就醫等方面為港青未來的發展帶來新機遇。 從內外出發創造機遇 首先在就業方面,政綱提出為青年創造向上流動的機會。值得強調的是,除了提出宏觀的規劃藍圖,政綱也有給出實質的政策例子。 其一,積極吸納青年加入各類政府法定機構、諮詢架構,為青年參與社會事務提供平台。政策使青年不僅限於發聲,而是可以實質運用青年的想法、力量,真正為香港做實事。其二,增加青年在國際和內地的實習活動,安排培訓及交流的機會,積極支援本地青年到內地的就業和創業的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已成為香港未來的重點發展方向,着重為青年提供科創就業機會。另一方面,北部都會區便預計能增加65萬個,包括15萬個與創科產業相關的崗位,為青年提供一個就業發展的平台;「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則鼓勵在香港及大灣區有業務的企業,聘請及派駐港青到大灣區內地城市工作。 內地經濟發展迅速,讓眾多有志青年從底層一步步走向成功。政綱一方面從香港內部出發,為青年提供本地向上流動的機會;另一方面從香港外部出發,以內地作為突破口,為港青提供向上流動的新出路。相信在兩地政府的雙重推動下,定能為港青提供眾多發展機會,幫助青年打破跨代貧窮,真正實現自己的理想。 其次在教育方面,政策有助青年全面發展,提升競爭力。除了繼續推廣STEAM教育,宣導全民創科思維,政綱更特別提出要重點培養支撐發展「八大中心」所需的人才,促進社會各界和學界的銜接。將學科教育與建設「八大中心」銜接,可以激發學生的學習動力,避免出現「學而無用」的尷尬情況,增強青年的競爭力。 此外,政綱也注重學生個人素質的培養,包括充實國民教育體系、促進家校合作、加強教師專業操守培訓等,為青年在求學初期打好根基,幫助他們在未來成為愛國愛港、正直客觀、規劃清晰的社會棟樑,有助港青在劇烈的全球人才競爭中脫穎而出。 最後,在扶貧和就醫方面,政策可以為青年營造更好的發展環境,做好「後勤」保障,讓青年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去拚去闖。香港的公營醫療服務面對着龐大的需求一直供不應求,常年處於「爆滿」的狀態。另一方面,香港在過去30年人口老化趨勢持續,根據政府統計處最新數據顯示,平均每2.2名勞動人口需供養1名長者或兒童,當中以長者人口為主,該比率還有持續上升的趨勢。青年作為未來負擔安老政策成本的主力軍,加上不少家庭只育有一名子女,將承受更大的壓力。 做好「後勤」支援保障 政綱提出解決跨代貧窮的實驗計劃,扶持居住在「劏房」的貧窮家庭兒童、積極提高退休生活保障、推展基層醫療系統建設、增加醫護人手等政策,正能解決青年「就醫難」、「養老難」的問題,讓願意留在本地發展的青年可以享受優質的醫療服務和保障,讓願意外出闖蕩的港青無需再擔心撫養長者的難題,可以着力實現自己的理想。從而改善青年的就業環境,激發他們的熱情,幫助他們安心地實現自我價值。 整體而言,李家超的政綱從就業、教育、扶貧、醫療等多方面入手,可謂擊中了青年發展面臨的多項痛點,為青年提供向上流動和就業的機會,提升個人競爭力,創造優質的就業環境。相信能助力青年在本地和大灣區全力挖掘自己的潛能,實現自己的價值之餘,更能為社會和國家發展作出貢獻。在各界的支持及青年的努力下,香港定能成為創新的實幹者,讓東方之珠繼續閃耀光芒。 撰文:麥融斌 深圳市政協委員、香港深圳社團總會青年委員會執行副主任 [...]

名人系列

義務工作發展局 彭韻僖:一加一大於二

作為專業律師的彭韻僖(Melissa),於去年十月香港疫情第四波放緩之際,出任義務工作發展局(Agency for Volunteer Service, AVS)主席一職,其所面對的是,是一個在疫情下暴露出嚴重社會問題的香港,但她依然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去應對。義務工作發展局的角色,是作為樞紐,積極推動及發展持續的義務工作,將企業義工、個人義工與不同的社會機構進行配對,同時又與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士連結在一起。她深明以力打力的重要性,更認為一加一其實可以大於二,生命影響生命,一同發揮協同效應,締造一個文明和關懷的社群。 訪問在位於灣仔的義務工作發展局辦公室內進行,Melissa與助手準時在下午三時到達,甫進內即與筆者打招呼及握手,盡顯爽朗個性;談話之間,她亦快人快語,更了解民生情況,感受到其內心的一團火。她上任之際,義務工作發展局剛好成立51週年,是一個新里程碑的開端,任重道遠,但她仍然游刃有餘地迎向各種挑戰。 專業義工 連繫社群 「我做義工已做了很長時間,由中學時期已開始。」她回憶道。「當時會去老人院做一些探訪,和長者們談話,以及做一些家居清潔等工作。」原來,做義工的種子,早已開始發芽,她亦由此得到啟發:「當你繼續做下去時,若想有更大的成效,就要組織義工,或與其他機構合作發展一些義工項目。我們一直堅持,一加一大於二,一同發揮協同效應。」香港是個典型的商業社會,百物騰貴,但同時社會貧富懸殊,衍生出各種社會問題,那對NGO的負責人而言,自然是挑戰重重。「香港的社會有很多問題,如房屋、老人等,現時有20多萬人住劏房,數目很大,因此有各方面需求。在疫情下,我們的團隊亦要適應時代的改變,善用資訊科技,如用Zoom與有需要人士進行一系列溝通,亦會動用專業義工的協助。」 世界在變,義工的角色亦有變化,期望從專業角度,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各種專業技能上的協助,以解決生活上面對的問題。「不少義工都具備專業技能,如物理治療,如何簡單地做伸展活動?原來用一條毛巾就可以。」Melissa指出,由於本身是律師,在今年初,政府公布有新的法律條文,為劏房戶的租住期帶來保障,那些劏房戶想知道更多有關資訊,於是便講解給他們知道。「義務工作發展局的特別之處,在闊的層面,是推廣義務工作,將各方的義工凝聚起來,我們相信,當我們可以連繫到不同的朋友時,便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出來。我們有個香港義務工作議會,集合了多個專業團體,包括醫學會、牙醫學會、律師會、工程師學會等,以各自的專業技能,幫助有需要人士。」為提升義工的專業水平,局方早於2003年成立香港首間「義工培訓發展中心」,致力發展義務工作培訓,再於 2019年初易名為「香港義工學院」,進一步加強知識傳承及分享,推動優質義工服務,深化義務工作精神。 從物質到心靈上的關懷 從前做慈善工作,有「施」與「受」的高低之分,然而來到21世紀,這觀念當然已徹底改變。她指出:「那些有需要人士,沒錯是有物資及資源上的需要,但亦希望得到愛與關懷,這種關心是無形的,有時很簡單,只要有人願意聆聲他們的心聲,為其帶來正能量,其實已經很重要。」有義工,又具備多種技能,而如何將合適的義工,配對需要義工協助的NGO活動,就是義務工作發展局的重要角色。那其實亦是資源分配。她表示,義務工作發展局亦有自己的項目,會與其他機構一同合作進行。 疫情對香港各行各業均帶來挑戰,做義工亦沒有例外,如何在社交距離的限制下進行各種義工活動,成一大挑戰。因此局方於去年三月乃推出了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資助的「行義香港」網站,以作為一個誇界別協作平台,讓個人或團體義工使用一站式的義工登記、招募、配對及管理服務,最終達致各展所長、各取所需之目的。 歸根究底,有義工,才有義務工作發展局,才可以令各種慈善活動得以順利進行。現時義工文化已相對普及,對局方而言,在招募義工方面又有何挑戰之處?「有很多人都想做義工,但結果沒有做,是甚麼原因呢?是沒有平台去參與?沒有時間?我們的角色之一,就是令想做義工的朋友,會做得更容易、更開心,亦從中找到同路人,達到雙贏局面,自己開心、有滿足感、學到新的知識,而受惠者又開心。我相信,香港人都是很有愛心的。」為嘉許義工和企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