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AI成為社會發展的「必然選項」

數碼世界依靠數據驅動,其運作的三大支柱是數據、算力和算法。大數據(Big Data)及雲計算(Cloud Computing)技術對應前兩者,至於代表算法的技術便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三者形成數碼世界的ABC三大基礎設備,三個要素缺一不可,相互促進、相互支撐。以美食作為比喻,大數據相當於食材;雲計算是烹煮必須的煤氣或電力;人工智能的演算法便是烹飪方法,三者俱備才能炮製出美味佳餚。 人工智能的概念早在70年前已有科學家提出。1956年夏天在美國達特矛斯(Dartmouth)舉行了一個關於人工智能研討會,正式提出人工智能(AI)的定義。隨着電腦出現,當時的科學家便構想將人類智能赋予電腦,讓電腦模仿人類思考,進而模擬人類的能力或行為。AI作為一門學科便在這時起步,人們普遍將這一年稱為AI元年。 時至今天,AI已進入了人類生活。我們日常接觸到的智能手機、叫車軟件、社交媒體、導航、搜尋引擎等都運用了AI技術。不過,這種在特定範圍執行具體任務的AI只屬於「狹義人工智能」(Narrow AI)。至於能夠模仿人類思維、決策,有自我意識、自主行為的「通用人工智能」(General AI)現時仍只能在科幻小說或電影找到,未能成為現實。在AI發展初期,利用以法則為主(Rule Based)的程式,將人類專家的知識和經驗變成數據形式,通過數據讓電腦進行推理,這種系統擁有多條法則,可進行簡單的推理,稱為專家系統。這些法則要明確,數量要少,例外的情況不能多,所以適用處理結構化的數據,但面對大範圍、數量多、非結構化的數據便難以應付。 機器學習數據為本着重學習 除了法則為本的程式外,AI另一重要分支是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與法則為本的方向相反,機器學習從下至上,着重AI模型的學習,盡可能提供大量數據,經由人類知識從數據提取一些具有特徵的數據(feature data),讓AI模型學習,然後用學習好的模型去判斷數據,並得出問題的答案。 機器學習將複雜的智能問題換成相對簡單的統計問題,而電腦正是處理統計數據的能手。經過大量數據的訓練後,AI便能總結出規律,應用到新的樣本。如果在缺乏足夠數據的全新場景,AI只能瞎猜,無用武之地。現時學術界普遍相信,讓電腦獲得智能的關鍵是大數據,因此機器學習已成為AI的主流方式。雖然「餵飼」AI越多數據,便越有智慧,但只要仍需人類參與特徵工程(把原始數據轉變成特徵的過程),效率便難以提升。科學家便模仿人類的生物神經網絡(Biological Neural Network)的結構和功能,創造出一種人工神經網絡(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數學模型。 人工神經網絡由大量人工神經元(與人腦運作相似)聯結進行計算,是一種自適應系統(adaptive system),可根據環境變化調整自身,使行為在新環境下仍能達到最佳功能。簡單來說,這便是具備了學習功能,因此,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在提取特徵的過程已無需人類協助,可以自行從海量數據中通過持續學習而完成。深度學習現時是機器學習眾多分支中,最廣為應用的AI技術。 AI決策系統贏圍棋世界冠軍 機器學習或深度學習較普遍的應用範疇有5類。一是電腦視覺(Computer Vision),如用於手機解鎖、安全監控、門禁系統等的人臉辨識技術。二是自動語音辨識(Automatic Speech  Recognition)技術,手機的語音輸入法或智能語音助手如Siri、Echo等均屬這類,可從語音中說一段話,隨即翻譯成另一種文字,實現不同語言之間的交流。三是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NLP)。它是在機器語言和人類語言之間溝通的橋樑,實現人機交流。NLP最常見的例子是電郵篩選器,最開始是垃圾郵件篩選器。Gmail電郵系統更進一步可根據內容識別出電郵屬於主要、社交或促銷三類中的哪一類。此外,也常用於智能助手、語言翻譯、搜尋引擎等。四是決策系統。最著名例子是1997年IBM的超級電腦Deep Blue(深藍)打敗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另一例是2016年打敗世界圍棋冠軍的AlphaGo。現時決策系統已在自動化、量化投資、AI遊戲等範疇廣泛應用。最後一類是大數據應用。社交媒體通過你看過的文字或圖像,知道你喜歡的內容,便可進行更精準的營銷。 AI在電腦視覺及語音技術的應用已有蓬勃發展,未來重點是增加不同場景的應用。在NLP的範疇仍需在語意理解能力方面再提升。至於決策,則要在通用能力下功夫,令電腦學習到的知識可以在不同場景運用。 關注倫理推動可解釋AI冒起 現時Al技術及產業應用已成為人類生活的「必選項」,但AI究竟是甚麼?對我們的生活帶來甚麼改變?不少人仍然一頭霧水,尤其是深度學習的能力,在某些範疇已超越人類,但透明度卻不足,令人難以理解。近年業界關注AI的倫理及治理問題,可解釋AI(Explainable  AI)成為業界研究的新興範疇,核心議題是AI的透明度與可解釋性。歐洲、美國及中國等主要國家近年均立法監管AI運用及帶來的私隱問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更在2021年通過首份AI倫理協議,提出包括「透明性與可解釋性」在內的10大原則。部份人對AI仍停留在電影未來戰士(Terminator)的恐怖形象。當然擁有自我意識的通用AI可能會在未來出現,但我們必須認清AI對人類有甚麼影響,如何發展才對人類是最合適的。究竟AI最終會成為人類最佳的助手,抑或最恐怖的敵人?我們要主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作者:香港中國商會常務副會長陳亨達 [...]

股市

胡慧顏:第三季投資市場的進程

今年上半年尾段時, 寫下了預期下半年之金融投資市場可以有較好的表現和較為活躍的投資行為。首先喜見美元指數(DXY) 從高頂位109.294 (7月14日) 終於回落, 執筆時水平在105.63。當然, 美元指數往後絕對有權升穿110水平或更高是可以的, 如果美國繼續無敵地不顧一切不停加息的話, 只靠一招去壓倒還是頗高的通漲率而漠視其他中長短線衍生問題的話, 睇怕美國在往後於今年第四季進行的中期選舉日子中, 應該並不希望看到爛壞模樣呈現於選民眼前。美國一直係金融業龍頭大佬,財政政策、貨幤政策、操作金融市場等等一直都招數多多, 又懂靈活運用, 老醒巨滑手段老辣, 好多地區市場們都未必達到此國level水平。個人預測, 未來幾次美國加息不太瘋狂, 美元指數可能會再回調些, 非美元貨幣有望再有多些反彈上升。   上期文章提到關注可以股滙齊升的機會,愛馬仕國際 (Hermes International, RMS France),撰寫時是每股1000歐元, 現價已是1378歐元。看看隻LVMH路易威登公司,從五百多歐元反彈至現水平的695歐元,其上升動力和愛馬仕差不多。相關類似業務還有呢隻開雲設計(Kering),反彈了一小段, 從430歐元到現在的561歐元, 衝上穿600歐元或更高是指日可待,歐元兌美元亦呈現谷底反彈上升趨勢,看看第四季可否重上1.05水平或以上。 美國三大指數近兩個月都有非常明顯反彈上升,道指、標普、納斯達克指數, 近兩個月升幅分別是13%、16%、及24%, 日經指數都升了10%, 香港恆指過去兩個月下來跌10%,中資/港股股票板塊非常弱勢,因素太多也不能一一盡錄。歐美股票表現近兩個月均錄得較有動力上升表現, [...]

商事動態

鄧錦添:長沙發展一日千里 港企值得投資

香港長沙商會2022年度交流午餐會日前假灣仔佳寧娜酒樓舉行,會長馬介欽,創會會長李秀恒、鄧錦添,常務副會長胡珠、王博文、余國賢,副會長郭振華、胡曉明、孫國林、李世慰、陳曦齡、吳清煥、劉文煒、林國雄、王明鑫、張煒傑及會董30餘人。創會會長鄧錦添介紹了他自七月回到湖南長沙之行的心得與收穫,席上人士互相交流,場面熱鬧。 創會會長鄧錦添分享湖南長沙之行的心得與收穫   創會會長鄧錦添表示,是次回到湖南長沙市,目睹當地發展一日千里,不少港商在當地投資於多個行業領域;商會在7月長沙舉辦慶祝香港回歸25周年活動,邀請了長沙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市工商聯主席康鎮麟等參加慶祝活動。當日席上,市工商聯主席康鎮麟指出,香港和湖南淵源深厚,交流互動頻繁。香港一直是長沙最大的境外投資來源地、重要的貿易夥伴和最主要的轉口市場,也是長沙與國際交流的「橋頭堡」;他勉勵該會繼續提升促進兩地交流的力度和質效,彰顯商會作用,助力招商引資,對接香港優勢產業,介紹港企來長沙考察投資等。   會長馬介欽表示,他於2019年接任香港長沙商會會長一職,一直得到大家的支持與信任,商會亦與長沙保持密切的聯繫。新冠疫情令使兩地交往受阻。他說,在今年疫情嚴重的3月份,商會組織了一批防疫物資並派給在香港讀書的湖南籍學生。(見下圖)。他期待香港與內地早日通關,與商會一眾首長及企業家可到長沙考察並遊覽。   香港長沙商會於2012年8月於本港成立,宗旨是進一步加強長沙與香港兩地的聯繫,充分利用香港國際大都會的先進管理經驗、人才及資本優勢,建立溝通兩地的暢達橋樑,服務和促進長沙兩型建設;商會現有會董約250人,設名譽會長、會長、副會長、會董、包括現任或曾任香港五大商會及各重要行業商會首長或代表之企業家。   交流午餐會後大合照   [...]

美酒佳餚

WAKO SAKE LABO SUSHI 松茸禮讚 |飽嘗時令菌王與熟成吞拿魚 搭配多款清酒

盛夏八月,老饕們都知道這是屬於野生菌的季節,牛肝菌、老人頭、雞縱菌,各有滋味,但當中要數菌香細膩,食感出眾,有價有市的,又怎能不提「菌中之王」松茸。素以清酒搭配見稱的新派西日料理 WAKO SAKE LABO SUSHI 近日也推出期間限定餐單「松茸會席」,以菌王為軸,佐以多款和風食材,加上精彩選酒,來一場松茸的禮讚。   餚變萬千 菌香多面 今次的「松茸會席」,用意頗具野心,以和食多種料理方式炮製盛夏尚未開傘的早松,開場一道茶碗蒸,蛋香與菌香在熱力下和合,吃得人齒頰留香;接下來,直拳出擊,簡單的烤松茸,以溫和炭火烤出松茸片的水份與鮮香,後僅以岩鹽作味引,展現對食材的自信。會席還有天婦羅、鍋物、吸物,表現也可圈可點,其中又以松茸絲佐拖羅魚蓉的手握壽司,見板前用心,松茸菌肉的脆感與拖羅油脂的軟滑,互相碰撞,口感立體 。   同場加映 熟成天然鮪 當然對貪心的港人而言,單吃松茸未免有點單調。值得一提,還有會席中另一重頭戲就是店家自家熟成的日本野生吞拿魚,品試當天的宮城縣鹽釜的天然吞拿魚,不惜魚肉風乾帶的耗損,熟成超過兩星期,分成中拖羅與大拖羅兩貫壽司奉客,做出對比,讓客人體旨味、油脂、肉質之間的微妙變化,趣味盎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