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為追甜點夢 兼打三份工|得獎烘焙師 葉善媛

能夠寓工作於興趣,向著夢想進發,的確是一種幸福。本地烘焙師葉善媛(Whitney)為了追尋甜點夢,不惜日做三份兼職,省吃儉用。結果,她不但成功創立個人的烘焙事業,更在國際大賽中屢獲殊榮,為港爭光。 在尋夢的旅途上,挫折、辛酸總是在所難免,畢竟要吃過苦,才知道成功的滋味有多甜美。夢想,有時候就像一顆黑朱古力,香甜中卻又帶點苦澀…… 代表香港味道的朱古力 去年,Whitney為了參加International Chocolate Awards(ICA),花了不少時間及精神到處尋找靈感,經過反覆試驗及改良後,終於研製出11款代表香港味道的朱古力,包括薑蜜、芒果糯米酒、本地麵豉、荔枝木桶熟成梅酒等。去年8月,她帶同作品親赴台灣屏東出戰亞太區賽事,初次參賽便從900多份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奪得1金4銀3銅佳績。後來再遠赴佛羅倫斯出戰決賽,更勇奪3個銀獎,揚威國際,為港爭光! 身穿筆挺白色廚師服的Whitney,一邊在石英石長桌上為蛋糕進行裝飾,一邊對我說:「我沒有想過首次參賽便獲獎,所以真的很興奮,參賽過程亦讓我大開眼界!」她回想初中時期已對烘焙產生興趣,並且計劃日後出國留學,學習正統的烘焙技巧。為了籌措負笈海外的學費及生活費,Whitney考入大學後選擇半工讀,不惜日做三份兼職,每天除了上課,就把握課餘時間跑去當咖啡沖調師、紅酒銷售員,並同時兼任私人補習導師,毅力驚人。幾經努力,她終於儲了30多萬,於2014年完成食物及營養學學士課程,以及修畢香港西廚學院的烘焙課程後,便遠赴瑞士學藝一年。 開設烘焙工房 在Culinary Arts Academy Switzerland完成為期半年的烘焙課程後,Whitney在當地一家米芝蓮2星法國餐廳實習半年,每天工作十多小時,雖然艱苦,但卻讓她獲益良多。「為了爭取更多練習機會,我會在清晨時份跑到廚房苦練朱古力調溫技術,希望能夠更上一層樓。」勤奮,永遠都是成功的不二法門。 學成歸來後,Whitney在餅房及餐廳工作,努力提升造詣,為日後的創業大計做好準備。到了2016年,她終於達成夢想,在荔枝角工廈開設烘焙工房Les Petits Fours,除了製作bean to bar、夾心朱古力(bon bon)、糕餅外,亦有開班授徒。 蘋果公司聯合創辦人Steve Jobs曾經說過:「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的確,熱愛自己的工作,寓工作於興趣,就會全情投入地去做,逐步邁向成功。Whitney的故事,正好印證了這個道理。 Les Petits Fours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petitsfours.hk Text: Monica Lau [...]

創業家

【創業家專訪】佘焯成 | 推城市養蜂助保育

小小的蜜蜂,在大眾眼中可能具有攻擊性,未必人人喜愛。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八十後佘焯成(Lancelot),卻對蜜蜂懷有特別感情;過去因工作壓力曾令腸胃變差,無意間驅使他踏上尋蜂之旅,從而燃點起對養蜂的興趣。終在2018年不單成為年輕養蜂人,創立品牌「香港原蜜」,出品原蜜(Raw Honey)同時,更積極推動城市養蜂及其他教育導賞工作,為生態保育出一分力。 Text / 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新一代年輕養蜂人 三十出頭的Lancelot,原本在大學主修數學,畢業後沒按常規成為學校老師,卻當上補習先生。後來因為壓力過大令腸胃變差,至三年前,朋友介紹他吃原蜜養胃。然而市面上甚少有此類蜂蜜出售,要購買便需尋找本地蜂場,因緣際會下,他認識了養蜂30多年的葉偉強師傅。吃了數個月後,腸胃問題漸見好轉,也跟葉師傅稔熟了,令他開始對蜜蜂產生興趣。「聽葉師傅解說許多,發現原來蜜蜂也不是那麽恐佈。我又在網上研讀有關蜜蜂的資料,才知道全球蜜蜂的數量減少了,部份蜜蜂更被列為瀕臨絕種動物,而香港真的沒有很多原蜜出品。基於這些原因,我想到推廣蜜蜂的重要性。」 約在2018年尾,他決心放棄本業,跟葉師傅拜師學習,全身投入養蜂行列。葉師傅更願意借出一些地方讓他養蜂,免卻了尋找地方及「捱貴租」的煩惱,同時,他亦積極與友人製作網站,創立品牌「香港原蜜」,抱持三大理念——推廣「城市養蜂」的概念;其次是出品原蜜,將優質蜂蜜推介給大眾;最後,是讓大眾懂得品蜜。 蜜蜂面臨危機 在未談到原蜜之前,Lancelot特別提到香港大眾對蜜蜂的認知是少之又少。「受到一種名為CCD(Colony Collapse [...]

創業家

【創業家系列】「滾得棧」 梁志偉:我會閉著眼堅持下去

港式火鍋專門店「滾得棧」,創立17年,由深井一間村屋地舖做起,發展至今日已有天后、油麻地合共三間連鎖店,以湯底及食物質素馳名,其創辦人梁志偉(Jonathan)豪言:「客戶話我們的食物『係得嘅』!」香港做飲食難,「皮費重」、人又難請,做得好時市場一窩蜂跟,遇上經濟巨浪又首當其衝。但真正的挑戰,終於來臨,那是令歐洲強國都束手無策的新冠病毒。「社運時生意已受影響,但這次才是真正挑戰。後來有一天,有伙記說,不如停一停。」作為老闆,生意差,減人工,甚至炒人,天經地義。「這次卻是伙記主動提議。我真的很感動,因為他們大部分已跟了我很多年,就像一家人。」要活下去,惟有動腦筋,於是他想出了「外賣火鍋」,意圖殺出一條血路。「我希望可以堅持到年底!做人要樂觀,一起身,又是一條好漢。」 Text /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今年40出頭的Jonathan,做生意經驗豐富,20多歲已開始做生意。「我很愛車,早年便經營車房,做改車、汽車美容,樣樣有。」家族經營鐘錶生意,他加入後,嫌經營方式過時,於是創新品牌,在銅鑼灣開店。「起初不錯的,怎知大幅加租,便不再玩下去了,轉往深圳做時裝批發。我是第一批做韓國女裝,原本生意很好,怎知發生陝西大水災,客戶難來深圳取貨,令貨物堆積如山,失敗收場。」如是者回到香港,然後又輾轉往加拿大,在家人經營的壽司店做了一段日子的學徒,其後再回港,自此便一頭栽進飲食業中。 食物質素才是最重要 為何會做火鍋,更要開在遍遠的深井?「我當時住在深井,剛巧樓下有個舖,於是便承租開店。原先是想開雞煲店的,怎知遇上禽流感,才改為港式傳統火鍋,就是『滾得棧』第一間店。」他說店內大約700呎,當時因未有露天座位牌照申請,只有5張枱,早期請不起人手,所有工作全由他兩公婆包辦。「太太洗碗,我負責買菜、落單、傳菜……一腳踢。我堅持full menu,只要餐牌有寫,一定有得食。我覺得做飲食,只要有良心去做,一定不會差的。我們亦很快贏了口啤,客戶都說好吃,但頭幾年仍做不起,我是有點不甘心的。」 如是者捱了一段時間,每日傍晚開店,至凌晨兩點半才收店,直至兩三年後,生意才上軌道,開店第5年更踏入高峰,客人來食要大排長龍。在9年後,「滾得棧」在天后開分店,至兩年前再開油麻地店。「我由最初甚麼都不懂,一直都很用心經營,更越來越喜歡做這行。我發覺箇中最開心的,不是賺錢,而是來自客人的讚賞,說我們的出品好,於是我亦越是著緊每一個細節。在十幾年前,我們已有花膠雞,又如麻辣火鍋,我是親自往深圳布吉農市場將湯底材料運回香港的,夏天時幾乎中暑。」食材質素好,自然成本高,但店內食物的價錢仍算商宜,那即代表犧牲了毛利。「對,我不追毛利。在這行,7分毛利很正常,但我真是不會去追,保持食物的質素才是最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