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陳月明:村長變身議員 倡拓口岸經濟帶

時至今天,香港已發展成國際金融中心,男女性別平等議題已不再是新鮮事。而在傳統新界鄉村事務中,仍一直由男性主導。立法會選委會界別議員新任陳月明,作為女性原居民身份,打破了不少新界政治的傳統,先成為村代表,繼而成為打鼓嶺鄉事委員會主席,亦是本港史上首名女姓鄉委會主席。她坦言晉身議事堂後,作為女性,除了關注女性議題,包括婦女、兒童權益外,在任內大力推動發展口岸經濟,督促特區政府落實北部都會區各項政策,加強港深之間的合作,帶動本港經濟發展。   回看陳月明的從政之路,由2003年當選村代表起,至2019年成為香港史上首名女姓鄉委會主席,至今成為立法會議員,政途無疑是一帆風順。她承認若非新選舉,要成功擠身立會並非易事。「立法會議員的身份對我而言,不只是一個職稱,更是一種責任,不僅要關註民生生活,還要推動整個特區發展,爲整個特區層面和社會層面製定具體目標。另外,這次當選是我人生中的一種挑戰和機遇。」     大眾對打鼓嶺的認識,相信不少還停留在冬季出現持續結冰和霜凍現象的地方,有些甚或會說那裏有堆填區,但位處新界北的打鼓嶺,有12 公里長邊境區,當中有3 個口岸包括羅湖、文錦渡及蓮塘/香園圍。整個區面積達600 多公頃。雖然擁有便利人群出入的口岸及龐大土地,但打鼓嶺受到昔日禁區政策影響,回歸前約有一半地方劃為禁區,至今仍屬未發展的鄉村地方,遲至2013 年才大致全面解禁。   一件薄風褸  跑鄉察民情   在議會之外,陳月明會卸下行政服裝,落區落村總是一身運動打扮,上身穿上深藍色薄風褸,以防曬傷,陳月明說,自己在打鼓嶺坪洋村土生土長, 14年歲遠赴英國留學,大學修讀酒店管理,回來後亦到深圳創業,及後由商界逐步轉戰政壇。她坦言,家在打鼓嶺,「行出門口就望到深圳」,指深圳一日千里的發展對她有很大影響。她說:「村民總覺打鼓嶺太山旮旯,又長期是禁區,還有厭惡性設施(堆填區),有可能得到發展嗎?故我早前上任鄉事會主席之初,同他們到訪過深圳皇崗村、珠海橫琴,看看別人的發展情況。」     陳月明其後透過鄉事會主席晉身成為北區區議員,提出發展「口岸經濟」。她指出,全世界都發展口岸經濟,如法國及英國、越南及廣西、雲南及泰國,而本港東北共3 個口岸,各自分布在12 公里長邊境,與深圳只是一網之隔,她建議政府南面可做金融,北面可主打創科,並利用特區優勢,包括低稅制、國際性法制、資訊自由、貨幣流通、一國兩制等帶動經濟,發展不同的產業,促進就業。特區政府早前提出提出北部都會區計劃,陳月明直言:「終於等到今日」。「在未來的北部發展規劃中,我認為絕對不能盲目配置破壞經濟帶建設的厭惡性設施,應該以多元化發展為主,從國家和地區的角度考慮北部都會區、港深口岸經濟帶和深港深入合作發展模式等範疇,口岸周邊的土地主力發展不同的經濟產業,口岸帶後面的腹地進行產業支援,可以充分參考珠海和澳門合作的橫琴示範區,深入探索,積極革新,為日後的經濟帶發展創造更佳的條件。」   另一方面,她慨嘆特區政府一直忽視鄉郊發展,例如申請舖設一盞街燈都要等3至5年,這是完全不合理的事。日前政府已對新界北部地區作出規劃並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並計劃研究及規劃其中的「新界北新市鎮」部分,打鼓嶺區內一些地方如坪輋、打鼓嶺、香園圍等,都落入新界北新市鎮研究發展範圍,相信部分土地會被收回。陳月明說,希望發展上有平衡點,若收地盡量避開居民住屋,但無可避免的話,要合情合理,如原區安置。她說自己不能百分百保證做到,但會盡力做到最好。   問及如何在政壇中男性主導的社會,保障女性尤其原居民的權益?陳月明坦言,作為女性,又是原居民,在尊重傳統文化下力爭女性權益,強調對女村民有著更深的同理心和理解度。她又說,自己在外國讀書,回來後在外邊工作,2003 年得到村民支持出任村代表。又在男性主導的鄉委會中成為領導,坦言不覺有什麼不慣,因為不少村長都看着她長大,本身又是客家人,能說流利客家話,加上其個性開朗樂觀,喜與人溝通,萬事有商量。她相信,無論在議會內外,維持這種處事作風,未來續大派用場。     修港首本《鄉志》  保留村落歷史文化   環顧新界現時仍保存着一批歷史悠久的村莊,但其歷史文化尚未被系統性記錄。隨著特區政府落實發展北部都市區,可以預見打鼓嶺區發展愈加迅速。陳月明表示,毗鄰北區邊境的打鼓嶺區有近20條村落,擁有數百年歷史,存在豐富傳統文化價值; 她有感有責任及時保留村落原汁原味的歷史文化,供下一代了解香港的鄉村歷史,故以鄉事委員會名義,與嶺南大學高級研究員劉蜀永合作,發起撰寫全港第一本鄉志《打鼓嶺鄉志》,她透露,研究團隊亦將在鄉志中加入更多年輕元素,如打鼓嶺區旅遊打卡點、製成電子書等,與現代接軌,希望引起更多人對香港鄉村歷史的關注。 [...]

創業家

Kevin Poon.以創意成就未來

以「風塵僕僕」去形容Kevin Poon,應是最適合不過的了。不過在「風塵僕僕」背後,卻是他展示出來的非凡意志力及創造力,由早年的時裝零售,到創立餐飲王國,再於近年開拓的藝術事業,總是沒有一刻停下去。為何不停地工作及創業?他笑說自己是workaholic,因此不知疲倦,亦不知何時會停下去。「很多都是際遇來的,遇上了,便把握住,但最重要的,還是要自己做得開心。」他一臉認真地說道。   筆者每次問,你忙嗎?他總是尷尬一笑,臉上隨即隱約露出疲態,但很快就收拾心情,睜大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跟著笑著說,是很疲的,但我做得很開心。在很人多人眼中,他是時尚界的寵兒、時尚達人、潮人、知名KOL,IG帳戶有十多萬粉絲,然而在我眼中,他是位謙虛的創意人,擁有很強的親和力,說話不多,但對外界很多事情都充滿興趣,尤其對藝術,更陷於瘋狂狀態,並以此為近年的事業重心,一步一腳印地建立個人的藝術王國進發。 身份與角色 自一星期前參與中環Woaw Gallery的全新展覽「Urlandschaft by En Iwamura」開幕活動後,又再跟Kevin見面,這次調轉了角色,我負責訪問,他是被訪者。先是寒暄了一番,然後我便單刀直入,問了一個一直都想問的問題——你認為Kevin Poon是個怎樣的人?如何在市場上定位自己?乍聽到問題,其臉上露出了苦惱的神情,說道:「這個問題,真是很難答。」不過他仍然思考了片刻,一字一句地認真回答:「從小讀書,在自我介紹的環節,總是做得不太好,我想主要原因是,我從來不想被某些框架局限著自己,你說是lifestyle,可以,你若說是entrepreneur,亦一樣是可以的。」 你在LinkedIn的帳戶,是用了cultural entrepreneur這個身份,這個名詞較適合你?他再說:「在不同的場合,我可以有不同的身份,現在世界變得太快了,很多人都是如此,擁有多重身份,如攝影師可以身兼拍video,亦可以是演員,或從事音樂創作,因此很難以一個身份去作定奪,或者說,我目前仍在尋找中。市場亦開始將很多事情都凝聚在一起,如一個Metaverse元宇宙,裡面包羅萬有,包括了藝術的元素,而我向來最喜歡及最感興趣的東西,就是有創意的東西。」他坦言,在多年來的生意發展上,都是跟著自己的喜好而行。「所有事情,未必是我自己主導的,視乎你怎樣去看。我很喜歡做生意,又很喜歡藝術,為何會走出現在這條路?其實我是不知道的,總之就是甚麼都想去試一試。」 全文請參閱最新一期6月號《資本雜誌》 [...]

名人系列

英皇集團副主席楊政龍 持續往前 為自己爭氣 

 於2009年學成回港的楊政龍(Alex),便加入英皇集團出任行政主任,至2019年晉升執董,再於今年5月榮升集團副主席,以十多年的營商歷練及視野,引領集團未來。在父親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身邊十多年,他說自己一直都在學習,學如何做好「醫生」及「消防員」的角色,為集團解決面對的各種問題,並令各業務之間發揮協同效應,持續往前。市場挑戰重重,從疫情以至環球局勢,但他依然樂觀、積極面對,他表示:「集團創立於1942年,已經紮根香港80年,而我們對香港的前景是充滿信心的。」     今年適逢英皇集團創立80週年,並以「歷久不渝」為標語,從過去走到未來,展示了集團追求持續發展的理念,冀以更多元、更完善的業務,為香港作出貢獻。英皇集團已發展成一間擁有六間上市公司的綜合企業集團,業務遍及地產、酒店、電影院、電影投資、鐘錶珠寶零售等不同板塊,Alex在如此關鍵時刻出任集團副主席,自然是身負重任。他表示:「回顧過去80年,集團由早於1942年時在位於上海街的一間小鐘錶鋪做起,發展到今日擁有六間上市公司的多元化集團,這當中集合了爺爺輩及父輩的功勞。因此在新職位上,我將會承擔更多重大及長遠發展的決策和部署,在秉承祖父輩基業的同時,亦會引入更多年青人思維,在集團穩健的基石上尋求創新和突破,為不同業務解鎖潛能,充分發揮協同效應,令集團持續增值,並肩負起企業的社會責任,為社會創造更多共享價值。」 「醫生」與「消防員」的角色 Alex在集團的事業發展,是由行政主任做起,其後一直晉升至今日副主席位置。「家族生意關係,令從我有記憶以來,已不分時刻都會聽到爸爸及長輩們討論集團的業務,又或者放學到公司等爸爸一起回家;到了中學時代每逢暑假都會在公司做暑期工,輪流往不同崗位實習,包括集團的後勤辦公室、各業務單位等等,由基層工作做起,藉此去了解公司內部的運作。在加入集團時,我只有23歲,由23歲做到36歲,你說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在這十幾年內,我吸取了很多職場及社會上的經驗,並希望憑藉這些累積的經驗,可以為集團及社會作出頁獻。」 作為企業第三代,在外界眼中,自然會與父輩的成就比較一番,而Alex亦謙虛地表示,一直都在父親及其他資深的管理層身上學習。「老闆(父親楊受成)事事親力親為,不是只會坐在辦公室指指點點那種老闆,他更常留心集團的業務發展,扮演『醫生』及『消防員』的角色。在加入集團之初,曾有人問我的工作是甚麼,我便說是跟在老闆身邊;具體的工作範圍?就是學做『醫生』及『消防員』了。」他解釋,所謂「醫生」,是指每天都有不用部門的同事輪流來匯報業務,猶如應診;「消防員」則是當哪個業務出現了問題時,便需要立刻去「救火」。 「一個盡責的管理層,是會主動去解決企業面對的所有問題。何況集團內有很多經驗豐富的員工,很多都做了十年、20年,甚至30年以上,集團內的同事均有不同專業,為集團形成一個人才寶庫,並值得信賴。」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挑戰,近年的疫情到瞬息萬變的中美及歐洲局勢,亦左右企業的生死存亡。「在過去的年代及父輩們的經驗,告訴了我們做生意最重要是反應快,尤其近年我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疫情,更加要求營商者要靈活應變,視野要更闊;而經營一盤生意,亦要通盤了解其運作,就好像今天早上,爸爸和我討論澳門戲院的爆谷銷售量,一間戲院的營運不單是票房銷售量,細節如餐飲配套亦是非常重要的。」集團業務如此多元化,然而在發展步伐上總有先後緩急之分,如何平衡資源,為股東及投資者帶來理想回報?「我認為,整個集團的業務都是重要的,沒有大小之分,若果當某些業務出現問題時,便要花多些時間去解決,但當中所付出的力度,一定是要放在刀刃上,沒理由是用刀柄去斬豬肉的。」 全文請參閱最新一期6月號《資本雜誌》 [...]

名人系列

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主席 楊余夏卿:對工作投放熱情,總會有好的結果

楊余夏卿(Dominica)自2018年出任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主席的位置以來,便一直帶領中心走向新的里程,特別今年是中心創立45週年的日子,更需要有優秀的領導者,引領未來。熱愛烹飪,對烹飪充滿熱情的她,一樣將個人熱情投放到香港藝術中心的工作上,目的就是為中心帶來更好的發展及前景。她說:「我算是個喜歡工作的人,同時要確定對所有中心內的運作都瞭如指掌,如此才可以引領未來的發展方向。」 C:Capital D:楊余夏卿(Dominica Yang),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主席 以藝術與社區產生連繫 C:你與香港藝術中心的淵源是怎樣的? D:我在十多歲時就去了英國讀書,後來回港,跟著結婚、生孩子,一直都很忙,直至兒子們長大後,我就開始做義工,並慢慢重新認識香港藝術中心。我自小便很喜歡藝術,家人亦是如此,常一同聽音樂會及參觀藝術展覽。之前兩位主席Cissy(包陪麗)及Nelson(梁國輝)都是早已認識的,Cissy更早已找過我參與中心的活動,不過一直都太忙,沒有答允,直至2015年從中大文化館館友會的崗位退下來後,Nelson又再找我,於是便成為中心的監督團一分子,一直到今日。 C:疫情兩年多,很多行業都受到影響,香港藝術中心亦有受到衝擊嗎? D:當然有,這段時期,有很多中心的節目都被迫要取消,並需要面對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是繼續做,還是不做呢?因此經常都要開會討論。但同事很好,就算疫情期間,他們依然希望可以靠藝術去幫助香港人,於是又設計了不少網上節目,藉此令觀眾的情緒得到平伏。藝術是無限的,因此我們向來亦是朝這方面發展,希望接觸更多社區人士。 C:香港藝術中心踏入45年週年,在未來會有何新的發展方向? D:香港藝術中心向來是面向社區的,是香港人的藝術中心,適逢香港藝術中心創立45週年,亦是時候進行re-branding,而在re-branding的情況下,是否可以爭取多些贊助及經費,令我們每年可以舉行一兩個旗艦式的活動呢?另外,香港藝術學院在多年來一直培育了不少有才華的藝術家,因此我們跟學院方面會一直合下去。近年中心都在推廣 “Art for All”,我認為這個方針是非常合適的;我們是藝術中心,不是博物館,因此“Art for [...]

名人系列

義務工作發展局 彭韻僖:一加一大於二

作為專業律師的彭韻僖(Melissa),於去年十月香港疫情第四波放緩之際,出任義務工作發展局(Agency for Volunteer Service, AVS)主席一職,其所面對的是,是一個在疫情下暴露出嚴重社會問題的香港,但她依然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去應對。義務工作發展局的角色,是作為樞紐,積極推動及發展持續的義務工作,將企業義工、個人義工與不同的社會機構進行配對,同時又與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士連結在一起。她深明以力打力的重要性,更認為一加一其實可以大於二,生命影響生命,一同發揮協同效應,締造一個文明和關懷的社群。 訪問在位於灣仔的義務工作發展局辦公室內進行,Melissa與助手準時在下午三時到達,甫進內即與筆者打招呼及握手,盡顯爽朗個性;談話之間,她亦快人快語,更了解民生情況,感受到其內心的一團火。她上任之際,義務工作發展局剛好成立51週年,是一個新里程碑的開端,任重道遠,但她仍然游刃有餘地迎向各種挑戰。 專業義工 連繫社群 「我做義工已做了很長時間,由中學時期已開始。」她回憶道。「當時會去老人院做一些探訪,和長者們談話,以及做一些家居清潔等工作。」原來,做義工的種子,早已開始發芽,她亦由此得到啟發:「當你繼續做下去時,若想有更大的成效,就要組織義工,或與其他機構合作發展一些義工項目。我們一直堅持,一加一大於二,一同發揮協同效應。」香港是個典型的商業社會,百物騰貴,但同時社會貧富懸殊,衍生出各種社會問題,那對NGO的負責人而言,自然是挑戰重重。「香港的社會有很多問題,如房屋、老人等,現時有20多萬人住劏房,數目很大,因此有各方面需求。在疫情下,我們的團隊亦要適應時代的改變,善用資訊科技,如用Zoom與有需要人士進行一系列溝通,亦會動用專業義工的協助。」 世界在變,義工的角色亦有變化,期望從專業角度,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各種專業技能上的協助,以解決生活上面對的問題。「不少義工都具備專業技能,如物理治療,如何簡單地做伸展活動?原來用一條毛巾就可以。」Melissa指出,由於本身是律師,在今年初,政府公布有新的法律條文,為劏房戶的租住期帶來保障,那些劏房戶想知道更多有關資訊,於是便講解給他們知道。「義務工作發展局的特別之處,在闊的層面,是推廣義務工作,將各方的義工凝聚起來,我們相信,當我們可以連繫到不同的朋友時,便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出來。我們有個香港義務工作議會,集合了多個專業團體,包括醫學會、牙醫學會、律師會、工程師學會等,以各自的專業技能,幫助有需要人士。」為提升義工的專業水平,局方早於2003年成立香港首間「義工培訓發展中心」,致力發展義務工作培訓,再於 2019年初易名為「香港義工學院」,進一步加強知識傳承及分享,推動優質義工服務,深化義務工作精神。 從物質到心靈上的關懷 從前做慈善工作,有「施」與「受」的高低之分,然而來到21世紀,這觀念當然已徹底改變。她指出:「那些有需要人士,沒錯是有物資及資源上的需要,但亦希望得到愛與關懷,這種關心是無形的,有時很簡單,只要有人願意聆聲他們的心聲,為其帶來正能量,其實已經很重要。」有義工,又具備多種技能,而如何將合適的義工,配對需要義工協助的NGO活動,就是義務工作發展局的重要角色。那其實亦是資源分配。她表示,義務工作發展局亦有自己的項目,會與其他機構一同合作進行。 疫情對香港各行各業均帶來挑戰,做義工亦沒有例外,如何在社交距離的限制下進行各種義工活動,成一大挑戰。因此局方於去年三月乃推出了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資助的「行義香港」網站,以作為一個誇界別協作平台,讓個人或團體義工使用一站式的義工登記、招募、配對及管理服務,最終達致各展所長、各取所需之目的。 歸根究底,有義工,才有義務工作發展局,才可以令各種慈善活動得以順利進行。現時義工文化已相對普及,對局方而言,在招募義工方面又有何挑戰之處?「有很多人都想做義工,但結果沒有做,是甚麼原因呢?是沒有平台去參與?沒有時間?我們的角色之一,就是令想做義工的朋友,會做得更容易、更開心,亦從中找到同路人,達到雙贏局面,自己開心、有滿足感、學到新的知識,而受惠者又開心。我相信,香港人都是很有愛心的。」為嘉許義工和企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