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邵志堯:阿里忘了初心 – 由千與千尋無臉男說起


日本動漫大師宮岐駿的作品非常之有寓意, 每一個角色也想表達人生不同的境況, 千與千尋中的無臉男由一個只想為人服務的初心, 由於他服侍了極度污穢的河神, 並得到河神給了很多金子, 變成了暴發戶,從前變得財大氣粗, 初心也忘記了,對人頤指氣使,做了違背初心的事,後來服了藥物, 才把所有吞噬去的金子、人和財物吐出, 才能回復正常,阿里彷彿是這個故事的主人翁。

 

回想廿年前馬雲在杭州家裡的講話, 網絡上能容易找到, 他對阿里十八羅漢講出宏大的遠景, 說要打造一個跨國界、跨年代的互聯網企業,願景是「令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今天他們真的做到了,他成為了中國首富三甲,顛覆了不同的行業,衣食住行無一不涉獵,廿年前只有國家企業和少量個體戶,做的是區域內的小生意, 跨不了省也滿有融資渠道,,那個時候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度也不高, 買方擔心購進劣品或假貨, 賣方害怕走數和充斥著偽鈔,雙方缺乏互信是那些年的心態, 是阿里一步一步建立起來,賣方先付給阿里,由他們作中間人保管交易金額,待買方滿意貨品才放款,解決了信任問題。

 

當時營商環境只有國營企業和個體戶,小商戶只能在市內的小生意,跨省的品牌很難建立,是阿里真的造就了很多企業和品牌的商機,這二十年中國電子商貿發展,阿里真的是功不可沒,但是隨著壯大後便遺忘了初心,由起首的口號「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變成「讓天下只有更難做的生意」,提高進店門檻、二選一、壟斷、補貼、大數據殺熟,壞事做盡,每年賺近千億元利潤,相當於香港太古地產或新世界發展的市值,便知道他們富可敵國,政府不出手收拾任由他無止境膨脹下去,絕非是老百姓之福,罰款尤如給無臉男食的解藥一樣,令他們重新反思,是要做一家解決人們痛點的企業,還是一家增加人們痛苦的企業,互聯網企業便是一個天生趨向壟斷的行業,因為他的邊際成本接近零,令到強者越強,若果沒有政府在政策上或稅制上作調整,便會製造超級巨無霸,反噬社會。

希望政府一連串舉措能使企業家既在追逐利潤的時候,也會兼顧社會責任,「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古今中外都會出現,我們只希望骨頭能通過政府行為儘量減少,澳洲政府向Facebook微收新聞轉載費用也是巧立名目打稅作二次分配,歐洲則打正旗號收「科技稅」不作掩飾,政府走程序去監管這頭互聯網巨企,尤如自行車追高鐵很難,非常時期唯有用非常方法。

 

 

 

撰文:邵志堯博士   特許測量師  亞洲新零售總會企業戰略顧問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