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梁延浩:北京疫情第二波消退,市場等待利好消息出爐

中國維持果斷應對疫情,有壓制北京疫情二次爆發的可能。隨著疫情得到控制,北京航班取消量減少,根據出行數據公司Airsavvi的數據,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和大興國際機場僅上周五一天就取消了將近1,500個進出港航班。 限制人流至今仍是中國控制新冠肺炎的關鍵措施,但觀乎全球的情況,疫情持續影響全球經濟及人流的正常恢復,在欠缺商業及旅遊的人流後,令很多需求都無法回到過去正常水平。我本來看好澳門可以短期恢復粵港澳的旅行出入安排,唯現時灾聞到樓梯響,令澳門一眾博彩股的股價反彈至現水平乏力再上。 資金集中流入新經濟的公司,例如:騰訊700憑著線上娛樂的業務特性在疫情期間沒有受到太多影響,隨著人們的生活模式改變,人們已習慣利用線上娛樂多於以往的外出娛樂活動。早前公佈手遊入大增,旗下《PUBG Mobile》及《王者榮耀》包辦5月份全球手遊收入榜首兩位,收入同比增長均逾40%。此外,視頻及音樂增值服務註冊賬戶數則已近2億。 雖然上周集團董事會主席馬化騰趁機減持,於6月9日至12日期間,場內四度減持964.78萬股騰訊股份,平均作價由433.41至450.27元不等,合共套現近42.7億港元,單次減持套現的金額,創2004年騰訊上市以來的新高。但無阻騰訊股價再創新高。我本來一直在等待騰訊股價回調,奈何股價突破$440 後未有再回頭,已入場的資金不會輕易退出,但未持有的投資者又要面對股價高企,需要克服畏高症。 上周美國放開美國企業與華為合作5G業務的限制,令中港一眾芯片及5G概念股出現明顯反彈,其中中興763 反彈最大,上周三個交易日反彈近40%,限華為鬆綁因素外,還有一則關於中興生產7nm及研發生產5nm芯片的報導,令763 上周四股價一天上漲近20%,但周一回來公司作出澄清有關報導不準確後,令股價出現大幅回調,但我應為此輪回調後是一個很好的買入機會,因為已一批短線炒家震出場,同時中興股價已橫行多時,本來已經有條件見底回升,顧只要再整固一周時間,我想已可以重新買入中興的股份。入場可以$23.5水平買入,止蝕放$22.5,作中線持有。 筆者為香港證監會持牌人士,本人及客戶未持有上述股份。 [...]

博客

王俊文:以戰止戰的中印邊境博奕 (一)

以戰止戰的中印邊境博奕 (一)中印在邊境西線加勒萬河谷發生了衝突。事件的觸發點是印方沿中印邊境流向的什約克河(DSDBO)修建戰略公路,改變中印邊界的現狀,並企圖繼續向中國境內的加勒萬河谷修建。中國要求停止該工程無果,因而發生對峙,之後更升級為雙方人員以冷兵器對戰,導致目前印方數十名人員出現傷亡。 這場衝突其實又是另一次叢林博弈之下的事件。在中美鬥爭升級的情況之下,印度本身也想藉勢擴展印方在中印邊界的實際操控區域。而美國也想在亞洲有一個代理人,一個推手,一起圍堵中國,分散中國的精力,並為中國帶來南端的戰略壓力。因此2016年美國在南海以菲律賓為推手搞事失敗之後,其重返亞太的戰略,便變成了拉攏印度入局的「印太戰略」。 印度人一直自以為是美俄以外世界第三極的大勢力。因此對中國一直保持天然的敵意。 2017年中印軍隊洞朗對峙事件,便是在以上的背景及博弈心態之下所造出的失敗動作。這次在中印邊境(洞朗)主動挑釁中國,所收穫的成果,是中國的西部戰區名正言順將軍事人員、資源及駐紮營地大幅向前推進至離邊界極近之地。印度面臨的軍事壓力反而更大。也可以說,印方因此也老實了三年。 2020年,中美的貿易戰、科技戰的不斷升級,乃至新冠疫情的突然爆發,讓印度以為又窺到了機會。加上特朗普政府的煽動,讓印度膽子越來越大。 2月中旬,印度海關以載有能製造導彈的裝置為理由,於印度西部的坎德拉港扣押了一艘中國香港的貨輪。而在該扣押事件發生不久,特朗普便突然對印度進行首次訪問。這造成某種外交潛台詞,一是印度信任美國的情報,因而不惜挑釁中國; 同時美國堅定站在印度一邊,特朗普更明言,會「提供最好最令人生畏的武器」。如此一來,中印脆弱的信任變得更脆弱,而印度也變得騎虎難下。 同時,美國也不斷鼓動印度誤判形勢。包括發表劣質而低智的研究報告,認為中國西部戰區的兵力遜於印度、印度的軍備在美國的支持下優於中國、中國面對台海及太平洋的壓力下不敢開展南邊與印度的戰線等等。居然也能讓印度軍力相信。當然,印度本身在新冠疫情的衝擊及世界經濟轉趨惡化下,經濟大幅下滑,也面對內外不同壓力。其實也有有誘因將矛盾轉到與外界的衝突當中。 加勒萬河谷軍事衝突因此在意料之中發生。 網上不少人認為中國在面對疫情、環球經濟下滑及美國施加的多方壓力下,既然印度目前不是中國的核心對外方向,是否應該在解決以上那些更重要的事情之前,韜光養晦,可忍則忍。 在叢林博弈觀點下,尤其在美國不斷唆使中國週邊的大小勢力挑釁中國的現實中,不能存在姑息印度小塊蠶食的想法。 當局勢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尤其多方壓力疊加的時候,很多表面上不利的因素,反而可能成為活棋,變得有利。很多平常不應該做的事,反而應該去做。才能防止後面與對方出現更大的衝突、損失、戰略誤判。 印度是一個奇葩的國家。 1962年與2020年的情況有點相似: [...]

博客

陳家樂:政治市風雲再起,短期風險有限

  港區國安法主要內容日前公佈,有部份是意料之中,有些則是意料之外,影響雖然極為深遠,但短期內對股市的作用力未必太大,行情大致上仍能夠往積極的方向發展。 目前中港股市再探新低點的可能性不大,各界焦點應是,前面還有多大的向上空間,這問題可從中國、香港、美國幾個大環境因素推敲: .中國:中國5月發電量比去年同期增4.3%,股市基本通過中美對立與肺炎疫情兩大考驗,目前這兩件事雖仍餘波盪漾,甚至有局部惡化的可能性,但基於當局已累積了相當豐富的經驗,未來即使再度爆發類似問題,也能管控在一定範圍內,加快金融經濟復甦速度。 .香港:過去短短一年內,香港金融先後經歷中美對立、反送中、肺炎疫情、國安立法四大衝擊,歷史上前所未見,但從積極角度來看,凡事發展到極致,否極泰來的機會愈大,香港現正處於這種半甦醒狀況。 .美國:特朗普執政得失,歷史自有公斷,但美國經濟和金融股市的生命力,在經歷中美爭拗、肺炎疫情、種族對立等一連串事件後,也獲得高度體現,美聯儲局若能保持政策定力,全球金融經濟也會受到鼓勵。   至於社會關心的港區國安立法,預料短期內對股市的影響有限,可從下列角度了解: 1、中國已評估過美國反應。上週六港區國安法主要內容公佈之前,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結束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的會面,雙方談了不少問題,其中應已針對美國對國安法的態度,進行過較完整的「摸底」,尤其是蓬佩奧不久前才對國安法發表過一次強硬的演講,絲毫沒有讓中方放慢立法速度,應已充分判斷過美國所謂「制裁」,不會超出中方能管控的範圍。 2、香港本來就有大量法律,處理任何暴力和恐怖活動,法庭近年針對議員DQ和公眾集會,亦累積不少判決案例,之所以仍要進行國安立法,目的應是針對其他非暴力領域的政治和國際行動,「勾結」、「分裂」、「顛覆」等等,初期威懾的作用較大,不會直接影響一般經濟和金融活動。 3、最重要是國安法的長期影響,港府今後內有國安顧問,旁邊還有一個不受香港行政部門節制的駐港國安公署,在基本法附件明文規定下,有權監督、指導、協調香港的國安工作,可以全面收集情報,行使案件管轄權,主動查案。據中國領導人近年對「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論述,國安含義極為廣泛,政治、經濟、金融、社會、文化、外交、軍事、科技、網絡、資源、生物、生態,都可包括在內,對香港現行制度的影響可大可小,完全由中央政府取捨決定。 綜合上幾點概略,未來數月,基於市場重大不確定性因素逐漸淡化,儘管前進的道路仍然曲折,但市場前景基本光明。   (筆者是證監會持牌人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