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梁健雄:澳門旅遊待復甦、賭業股已被炒上

新冠疫情於不同地區不同國家有着不同情況差異,現時歐美多地出現變種病毒正在增加擴散,但多國政府因受政治及經濟壓力下,迫不得已開始有限度放鬆人群管制,隨時會否只救得政治與經濟後、又要面臨疫情大反彈的威脅危基,地球另一邊亞太地區如印度,疫情更已超越巴西成為全球第二大疫情國,其僅次於美國,而日本、南韓疫情亦有跡象開始不穩。 銀河娛樂股價表現特別 澳門在今次疫情表現就相當之理想,澳門政府應可記一功,雖然澳門自今年2月23日起已放寛與內地通關,但內地同胞到澳門意欲仍未見太高,反而留於內地自駕遊居多,澳門賭業股龍頭銀河娛樂(00027)承澳門政策向內地放寬而走勢強勁,更在多間大行齊齊唱好下股價節節上升,雖然近月博彩收入錄得按年大升,惟不要忘記去年是基數低,就算上月份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公布該月總收入83.06億澳門元,按年上升58% 看似強勢回歸,但累計今年首三個月仍按年下跌22.5% ,由此可推算澳門各博彩股仍困在艱難時刻。現時各賭場寄望五一內地假期來澳旅客會增加。 假期酒店入住率仍欠佳 但就剛過去的清明假期4天內、累計算屬內地訪澳旅客亦只錄得90,491人次,而香港及台灣兩地入境人次錄得只有9077人次,酒店平均入住率只近一半左右,雖然清明節非內地主要旅遊旺季,但亦足以作內地客來澳旅遊的寒暑表,五一長假期在即澳門旅遊業內人士估計來澳旅客會比清明節多。 內地旅客訪澳意欲有待觀察 股市一向屬於炒未來,而銀河娛樂可能就係先行炒了上去,反觀金沙中國(01928)、永利澳門(01138)、美高梅中國(02282)等就未能有跟貼銀河娛樂這般強勢,惟銀河娛樂在外圍疫情仍未受控、旅遊業仍未全面復甦下,股價就先行升破去年疫情前價位,更厲害的是股價曾在今年2月及3月交易時段內升穿3年高位紀錄,踏入4月份股價就已見回調跌破2018年5月高位70元,現時於50天線附近徘徊掙扎,反觀其餘幾隻主要博彩股,今年股價未曾能跟隨澳門放寬內地同胞入境政策,股價亦未能升破去年疫情前價位,會否銀河娛樂已有被炒過龍之慮,或其餘博彩股仍未發力呢! 炒過籠或要追落後 過去一段日子澳門幾乎沒有國際遊客到訪,現時全球多國正面臨疫情反彈加上新型變種病毒出現,而疫苗效用問題及生產又跟不上需求下,澳門此刻若只能單靠內地遊客撐場,要其回復昔日亞洲旅遊旺地會否仍有需一段時間?等五一内地黄金假期看看訪澳旅客數量,就知股價是否已被炒高又或其他可追落後了。 (筆者未持上述股份) [...]

吳老闆週記

【吳老闆週記】本地建制派將現新局 內地疫苗產能須推高

吳老闆週記(4月15日) .今次改革將以前的政策完全反轉,隨時出現一黨獨大的局面。 .商界勢力已大不如前,選舉制度改革無需旨在削弱其影響力。 .內地疫苗廠商需推高產能,否則通關日期遙遙落後美英兩國。 本地建制派將現新局 內地疫苗產能須推高 本港選舉制度改革細節終於出爐,立法會議席果然由70席增加至90席;當中,選委會佔了40席,功能組別佔了30席,直選只剩20席,分區則由5個增加至10個——港島分東、西兩區;九龍分東、中、西3區;新界分東北、東南、西南、西北、北5區,從比例代表制改為雙議席單票制。 依此看來,直選議席方面,未來可能會由兩個大黨瓜分。事關每區只得兩個席位,相信一個會由建制派奪得,一個會由泛民主派奪得,前者是民建聯的天下,後者則是民主黨及公民黨其中之一,其餘政黨如自由黨、新民黨,以至「打單包」人士如謝偉俊等,應該難以匹敵。 如此這般,今次的選舉制度改革,真是將以前的政策完全反轉——以前不想出現一黨獨大的局面,才會有一個分區多個議席的安排,而且採取比例代表制的做法;改制之後,未來卻可能令民建聯坐大。 或一黨坐大 或「散修修」 回看泛民主派,在立法會的勢力,必定大大削減——直選議席估計可以取得一半,即10席;在功能組別中,隨着9個界別改動登記資格,以及9個界別取消個人票,泛民頂多取得10席;至於選委會界別,則1席也不用想,換句話說,總共只能取得20席,在全體90席中,佔比不足兩成。不過,希望泛民不要就此不選,議會內始終要有建制派以外的聲音。 至於建制派,則是笠笠亂。因為選委會第三界別將新增「基層社團」及「同鄉社團」各60席,第四界別又新增「港九新界分區委員會及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地區防火委員會委員」代表共156席,和「內地港人團體」代表27席,而新增的第五界別,除了港區全國人大及政協共190席外,則新增了「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代表共110席,該等社團或團體本來幫人拉票,如今變成有得參選,其去向將成為關鍵。 若該些社團的代表,會併入建制派政黨,當中又以民建聯的機會最大,便會造大民建聯;相反,若該些社團的代表,不加入任何政黨,則建制派內競爭激烈之餘,還會「散修修」。 商界勢力何懼之有? [...]

博客

蔡向成:美股先升後回 港股難突破29000點關

摩根大通和高盛上季業績超出預期,惟受科技股偏軟拖累,美股昨晚先升後回,三大指數個別發展。道指收報33730點,升53點或0.16%;標指收報4124點,跌16點或0.41%;納指收報13857點,跌138點或0.99%。 港股昨日走勢向好,科技股領漲,惟成交未能配合,只有1381億港元,創3個星期新低。大市目前仍由弱勢股主導,短期料難突破29000點關口及50天線(約29182點),而下方支持則為28200點水平。 安踏體育乘勢而上 近年內地政府積極提振消費,加上全面落實《體育強國建設綱要》,體育市場持續擴張,對相關產品需求提高,安踏體育(2020)處於行業領先地位,受惠固然最深。該股主要製造及銷售體育用品,過去一直以多品牌策略經營,除了自身的安踏品牌,亦擁有高端品牌Fila、滑雪品牌Descente、專業登山設備品牌Kolon及兒童服飾品牌KingKow等,用以針對不同消費群,並獲得更大的議價空間及市場份額。 截至去年12月底止,安踏年度收入按年上升4.7%至355.1億元人民幣,純利下跌3.4%至51.6億元人民幣。去年純利出現負增長,主要受上半年的疫情影響,但收入在上半年下跌1%後,下半年已回升9%;經營溢利率亦由上半年的16.4%,回升至下半年的21.9%。 安踏品牌收入下跌9.7%至157.5億元人民幣,佔總收入比重約44.3%,主因期內主動取消批發客戶的訂單,以及加強直營模式(Direct to Consumer,DTC);Fila品牌收入則增18.1%至174.5億元人民幣,佔收入比重增加至約49.2%,並首次超越安踏品牌。 安踏於中國採用批發分銷模式已超過20年,然而消費習慣的快速改變,企業需要更積極主動轉型。集團去年下半年開始由批發分銷轉為DTC,須向分銷商購回貨物,令安踏品牌收入下滑。DTC短期對集團盈利構成負面影響;但長遠有助毛利率增長,因集團可直接透過大數據實時分析門店的營運數據,從而提升對存貨分發的效率。 安踏作為東京奧運及北京冬季奧運的官方體育服裝供應商,賽事分別在今年中及明年初舉辦,料對品牌帶來一定的宣傳作用;加上安踏獨家推出冬季奧運國旗款服裝,豐富高價位產品,料可吸引國內群眾購買。若集團能把握這次機會提升品牌形象,可加強安踏作為本土品牌的領導地位。 據彭博綜合分析員預測,料2021年每股盈利增長將錄得54%,其後數年年均增長亦有逾20%,儘管現價2021年預測市盈率達41.3倍,但由於未來續有高增長,固現價估值較高亦屬合理,後市續可看高一線。 [...]

博客

陳卓賢: 動量投資,不應作長線策略!

傳統智慧認為,「低買高賣」是投資王道,但愈來愈多人奉行「動量投資」,主張愈貴愈買!這意指,只著眼於過往的回報率,而不考慮盈利、股息及其他估值標準;策略上是買入股價最近上升的股票,賣出股價最近下跌的股票,並預計股價會依同一方向持續運行一段時間。但Jeremy Siegel在其著作《Stocks Forthe Long Run)》中強調,動量投資只會在短線買賣時起作用,而不應成為長線策略的一部分。 戈伊祖塔商學研究院在1993年發現,過往6個月內回報率最高的10%股票,隨後6個月內的每個月,也跑贏回報率最低的10%股票約1%;其他動量投資策略(如買入股價接近52周高位的股票),亦證明這是有效的方法。但其後再發現,利用這策略在起初12個月內得到的額外回報,逾一半會於隨後兩年蒸發;較長期來說,選中「贏家股」的優勢更是完全消失!另一邊廂,行為金融學家Werner De Bondt亦發現,過往3至5年內表現差勁的股票,隨後會顯著跑贏過往表現優秀的股票,意味股票回報率長線來說總會回歸平均值。 Jeremy Siegel認為,「如果動量投資策略成功運作,有效市場的假設就難以成立,因動量投資者看來低估了一些短線消息,以致股價持續依同一方向運行一段時間,而不是即時在股價上反映。最近的數據亦顯示,運用這策略的專業投資者的確可獲額外回報,但用此策略的散戶卻經常跑輸大市。箇中原因可能是散戶多數著眼表現超卓的股票,但這些股票往往很快變貴,因此回報差勁;而專業投資者則傾向發掘一些低調而表現優異的股票,成功取得額外利潤。」 [...]

博客

朱家健: 沙嶺「超級殯葬城」將是香港融入大灣區的阻力

筆者小時候有一個壞習慣,每逢途經殯儀館或公眾殮房,都會繞道而行,始終中國人對殯葬都有一定忌諱。同樣道理,如果最終繼續落實將沙嶺擴充並把附近土地改建為「超級殯葬城」,把這個具規模的厭惡性設施安置在深圳河以南的羅湖邊境,將為去羅湖口岸和文錦渡口岸的車輛構成不方便。試想想,深圳河以北是繁華的羅湖區和福田區,300米以南的彼岸卻是一個集火葬場、殯儀館和骨灰龕的「超級殯葬城」,不但未有好好運用邊境土地發展,把土地用作輔助和建設港深兩地產業的平台,反而自斷米路和出路,機會一去不復返,「超級殯葬城」既趕客,又未能讓香港善用土地,趁機收窄與深圳的科創工業的差距。 黃金土地被長期丟空,是虛耗資源!黃金土地被錯配用途,是浪費契機!邊境土地不但未有發展成為甲級商廈連酒店商場綜合小城或其他合適設施,例如內地重點大學的香港校園、教學醫院或創科中心的延伸建設,反而成了香港人避而遠之的厭惡性設施,讓深圳河南北兩岸格格不入,土地功能上也未能相互配合,本來沙嶺土地可以為香港塑造新產業命脈,但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機會更是蘇州過後無艇搭,香港的未來或許將被「超級殯葬城」埋葬,香港的先機將隨焚化爐雲飛煙滅。 香港高官不應只是香港特區的官員,更是國家的官員,做政策決策時需要有大局觀,不能只停留在本位思維,需要站在更高處看全局,才能更有遠見。如果香港官員硬要把厭惡性設施硬塞到深圳的商城中心地段附近,是香港特區融入大灣區的阻力,是在進一步邊緣化香港。香港官員把港深兩個大灣區城市的中間交融處胡亂落墨,是打亂大灣區城市佈局,更是變相對陸路來港遊客的逐客令,可見把「超級殯葬城」安置在沙嶺是不智。 城市規劃需要智慧,土地發展更應因時制宜,把沙嶺打造成「超級殯葬城」仍需從長計議,解決陰宅短缺固然重要,但更需要選址恰當,官員更宜聽取民意,忌一意孤行。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