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疫市大行動:航空業慘過911 歐洲勢現大吃小

一場由中國武漢引爆的新冠疫情,席捲全球,全球各地,多以封城鎖關措施,堵截病毒。全球機位的預訂量急劇下降,環球航空業面對二○○一年「911襲擊事件」以來最嚴峻的挑戰。各地航空公司紛紛削減大量航班,停飛客機,並凍結人手,並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期等等招數,盼可捱過超級寒冬。近日有智庫中心示警,疫情將使大部分航空公司在五月前破產,唯有政府與業界共同採取行動,才能避免這場災難發生。美國航空市場已經歷連串合併,四大航空公司財政較為穩健,反之,歐洲航空市場則是大小並存格局,隨著疫情對航空產業造成重擊,哀鴻遍野之餘,汰弱留強收購合併潮也將出現。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早前估計,今次疫情可能使航空公司今年的全球客運收入減少六百三十億至一千一百三十億美元(約四千九百一十四億至八千八百一十四億港元),相當於全球航空公司的客運收入損失百分之十一到百分之十九。相比之下,根據IATA的數據,「九一一」襲擊事件僅導致全球航空公司的收入減少百分之七,即二百三十億美元(約一千七百九十四億港元)。 聯合航空母公司聯合航空控股(United Airlines Holdings)早前透露,將在四月把美國本土的運力減少一成,國際航班則削減二成。美國廉航捷藍航空(jetBlue Airways)將削減百分之五航班,並像主要航空公司一樣,為乘客免除一些改簽的手續費。該航空公司還計畫可能進一步削減運力。然而,美國疫情不斷惡化,恐怕美國航空公司將要採取或不得不削減更多航班。由於機票收入大幅減少,美國四大航空公司的股價在近半個月的股價跌幅介乎百分之三十五至百分之五十。美國主要航空公司的債券價格也大幅下跌,反映投資者對其還債能力感到不安。 不是封城便鎖國 過去大半個月,不少政府限制了往來中國及其他受疫情影響的亞洲地區航班。根據中國民用航空總局的數據,作為全球第二大航空市場的中國,二月客運量按年減少達百分之八十。這種插水式的跌幅,恐怕正在歐洲及美國等地方重演。追蹤飛航數據的分析公司ForwardKeys指出,二月最後一禮拜,即意大利開始出現疫情之際,飛往歐洲的機票預訂量也較去年同期下降百分之七十九。在此期間,被取消的意大利機票數量,超出新機票預訂的數量。該國目前全國封城防疫,航班大幅減少。 德國漢莎航空(Lufthansa)為應對疫境,近期安排了新的銀行融資,以應付未來數月的開支,並要求德國政府及歐盟援助業界。漢莎表示,由於取消的機位增加,促使其考慮將運力減少百分之五十,並將旗下的「空中巨無霸」A380機隊無限期停飛。航空公司通常透過調整運力,應對需求的改變,首先削減的通常是難以滿座的大型客機。 澳洲智庫亞太航空中心(CAPA)三月十六日出具報告示警,疫情將使大部分航空公司在五月前破產,唯有政府與業界共同採取行動,才能避免這場災難發生。CAPA在報告中寫道:「由於冠狀病毒跟多國政府對旅遊採取的因應行動,產生的影響席捲全球,許多航空公司可能已經陷入技術性破產,或至少在債務上嚴重違約。」該機構並指出,飛機停飛導致各家航空公司的現金儲備正迅速減少。 回看「九一一」恐襲發生後,所有美國航空公司的機隊停飛了三天,引發了之後數週的航班混亂,部分航空公司的財政更大受打擊。幾家航空公司其後尋求破產保護。不過,當時的損失主要限於美國內陸及跨大西洋市場。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行政總裁凱利(Gary Kelly)表示,一到二月的訂票情況不錯,儘管當時中國正爆發疫情。然而,二月底歐洲人染病數字開始增加,主要經營美國內陸航線的西南航空也有大量乘客取消預訂。凱利表示,如果機票需求持續疲軟,將無可避免減少航班。 事實,新冠狀病毒疫情在歐洲多國肆虐,令絕大部分活動不得不取消或延期。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取消,對巴塞羅那的相關會展餐旅產業造成重大影響;歐洲五大足球聯賽暫停,延至四月初再賽;意大利、西班牙先後宣布「封城」措施,兩國多個觀光重鎮,仿如武漢翻版。如此境況,受打擊最大的產業之一正是航空公司,數千航班應聲叫停。北歐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最新表示,由於乘客基本上「不存在」,因而停止大部分業務,並臨時裁員九成,料涉及約一萬名員工。 [...]

本港時事

港航財困 政府漠視航空業

屢傳財困的香港航空,近日又「出事」,陷入「釘牌」危機。港航於上週五(二十九日)與空運牌照局再度會面後,被爆財務出現大問題,若情況未有改善,最快會於十二月七日(週六)被「釘牌」。雖則控股公司海航集團在壞消息傳出當天宣布已獲四十億人民幣銀團貸款,但一來海航無明確指出有關資金用於注資港航,二來海航可能自身難保,未能完全釋除港航「釘牌」疑慮。航空業為本港重要的經濟命脈之一,但反修例風波持續半年,政府遲遲未有出招幫助,若航空業出事,香港經濟只會雪上加霜。 港航於上週五(十一月二十九日)與空運牌照局再度會面後,牌照局、運房局和民航處三大部門於週一(二日)先後發聲明,指港航財務情況已出現極大危機。空運牌照局表示,去年十二月至今「六次透過新聞公布」交代港航財政問題和牌照局的跟進工作,但港航財政迅速惡化,已加入兩項新條件,包括香港航空必須於限期或之前確保能夠注入牌照局訂定的資金(或提供令牌照局滿意的其他方案重);提升並保持其現金及視同庫存現金至牌照局訂定的合理水平。若香港航空未能於限期或之前根據牌照局的要求改善財政狀況,牌照局將會根據《規例》第十五E條,採取進一步行動。在《規例》第十五E條下,牌照局可撤銷或暫時撤銷牌照。牌照局會於十二月七日或以前公布有關決定。 牌照局解釋,上週五會見港航管理層後,考慮香港航空最新財政狀況後,認為該公司的財政問題已迅速惡化至嚴重影響其履行作為僱主支付薪酬的責任,以及港航能夠持續及定期提供牌照下的航空服務的可能性,情況令人極度憂慮。運房局亦表示,對港航一直未能大幅改善財政情況表示非常不滿及極度關注,並要求管理層盡快務實解決財政問題。 民航處則指,去年起已加強監察港航的航班運作及航空安全情況,並積極巡查和審查該公司,確保其在器材、組織結構、人事、維修及其他支援等各方面均符合上述法例的標準,以確認其可適當安全地營運,符合許可證的發牌條件。 或重蹈甘泉覆轍 雖然港航週一已立即作出澄清,希望能派「定心丸」,強調日常營運一切如常,指由於香港社會動盪造成旅遊需求疲弱,繼續影響集團的業務和收入,會在未來數個月減少運力和航班,並進一步整固其網絡,並正積極與股東及其他持份者溝通,以滿足空運牌照局的最新要求,但市場難免出現憂慮,擔心港航會重演當年甘泉航空倒閉的悲劇。 幸好週一晚上立即傳來好消息,港航股東之一的海航宣布,已與國家開發銀行牽頭的財團達成四十億人民幣貸款協議,貸款利率固定在四點七五厘,貸款期為三年。海航通告表示,是次貸款將用於海航控股及旗下的航空公司航油、航材、起降費、人員工資及飛機租金等經營開支。雖然通告未有表明海航會向港航注資,但市場解讀該筆資金會用作救港航,而有傳港航員工亦可以在十二月七日「死線」之前出糧。 其實港航近期已出盡法寶希望可以渡過難關,港航之前向部分員工延發十一月的薪金,又於本月開始停止提供機上娛樂系統服務,以減省開支,但最有效的方法,仍是停辦航線。港航上月底公布,明年二月將停飛加拿大溫哥華、越南胡志明市及天津,已是一個月內第二次落實停辦航綫。 港航於上月初宣布削減現有營運規模約百分之六,進一步調整其網絡中部份航點的班次,明年二月八日起停辦洛杉磯航班服務。其實於今年十月,港航已停辦三藩市航線,連同撤出洛杉磯,港航已停辦所有美國本土航線。 下調運力削航線 另外,港航於九月亦已公布,會調低九至十二月的運力達百分之九,但似乎仍未足以止血。港航早前亦已表明,會進一步調整來往溫哥華、大阪、沖繩、札幌、東京、首爾、海口、杭州、南京和曼谷的航班班次,以應對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 港航原先的聲勢不俗,但爆出管理問題之後,情況急轉直下。除了股東爭權問題,去年董事局及人事又大地震,半年內九名董事中有六人辭職。去年底又爆出一筆債券跌至「垃圾級」,到期收益率曾高達六十五厘,繼而被股東海航集團及其他債主追債,而股東海航集團財困亦不是秘密。 雖然港航本身已有問題,但反修例風波的確是加多一腳,重點是香港政府在航空業界多番要求之下,完全沒有推出任何政策救援,除了港航之外,另一間本地航空公司國泰航空(00293)亦要削減運力。作為國際交通樞紐,香港原先亦只得兩間航空公司,但政府對經營問題全部視而不見,壯大航空業最後只怕淪為空談。 國泰早前公布十月份的載客量按年下跌百分之七點一至二百七十四萬;貨物及郵件運載量下跌百分之四點九。受反修例風波影響,訪港及離港旅遊意欲疲弱,國泰於八月至十月的客運運力已減少百分之二至四,亦會將十一至十二月運力削減百分之六至七。 減明年開支預算 [...]

本港時事

港航空業受衝擊 減薪放假渡難關

反修例風波持續三個多月,除了令零售業重創,航空業亦是重災區。早前七十間航空公司已去信運房局,要求推出紓困措施。至於以香港為基地的香港航空,高層更要大減人工兩成,並要求員工放無薪假,希望可以渡過難關。 香港航空近日向員工發內部電郵,指為了進一步減省營運開支,公司管理層團隊已同意於九月起減薪兩成,為期四個月,並呼籲員工參與公司推出的無薪假計畫。 港航指出,面對當前旅遊需求相當疲弱,公司已作出一系列減省成本的措施,包括減少運力及航班班次、暫停一切非必要工作項目及招聘等,但仍難以抵銷營運航空公司的巨大開支。該公司呼籲香港及內地的員工參與無薪假計畫,建議助理經理或以下職級員工每月放最少兩日無薪假,經理級或以上每月放四日,並歡迎員工可申請多於公司建議的日數。 無薪假計畫暫定由十月開始,為期三個月,而港航亦會為機艙服務員推出另一計劃,但暫時未有提及細節。其實港航在本月中已落實下調運力,暫時調低九至十二月的運力達百分之九,航班數量亦會下調百分之七,指是因為香港持續發生事件,令旅遊需求大幅下降,並會密切監察市場情況,並適時作出相應的業務調整。 除了港航,同樣以香港為基地的國泰航空(00293),上月亦宣布凍結非飛行員工人手,以及削減部分航線的航班數目,受影響的航點包括都柏林、紐約及巴黎等長途航線,但暫時未有任何減薪及無薪假計畫。該公司在今年八月客運量按年跌百分之十一,並預告九月情況持續困難。放無薪假一向是航空公司節流的方案之一,國泰於二○○八及○九年亦曾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最長的假期可以長達一年。 其他航空公司的壓力亦陸續浮現,香港航空公司代表協會(BAR)本月初已召集七十多間往返本港的航空公司去信運房局,要求推出紓困措施,包括寬減航機著陸費、停泊費、租金及其他營運費用等。BAR主席兼國泰航空顧客及商務總裁林紹波於信中提到,來往本港的航班錄得虧損,所以促請港府以短期措施協助航空業共渡時艱。 運房局回覆指,政府各相關部門聯同機管局會密切留意航空業界的情況,並適時考慮合適的緩解措施;機管局則稱,會密切留意營運情況。於翻查資料顯示,於二○○三年「沙士」爆發期間,本港航空業亦受到重創,機管局當時推出逾一億元的振興措施,包括按比例計算的客運獎賞計畫,新增的航班達到指定載客量,著陸費可獲扣減等。 [...]

大中華時事

迎戰16度:航空污染嚴重 需及早研究對策

隨着發展中國家的人均收入增加,加上廉航湧現,旅遊人數連年遞增,全球進入旅遊熱。雖然旅遊熱潮有利各地經濟,亦可讓各地市民有所交流,但飛機排出的二氧化碳嚴重,有指每名旅客每次從香港來回英國倫敦的排放量已超過一個人在一年裏乘坐汽車時造成的排放總量。為了抵銷相關的污染,歐洲一些國家如法國政府已宣布將徵收飛行環保稅;而在瑞典,民間更發起停搭飛機運動,當然,最「治標治本」的解決方法,相信還是一眾航空企業及飛機製作廠,積極研發更為環保的電動飛機,讓未來的飛機有望如汽車般,漸漸地由電動模式統領市場。 法國政府七月九日宣布將於二○二○年起,向由法國起飛的所有航班旅客徵收「環保稅」,每張機票將根據旅程的長短、目的地以及客艙級別,徵收一點五至十八歐元的費用。法國交通部長博爾內在記者會上指出,這項措施是針對離境航班,估計每年可為政府帶來約一億八千二百萬歐元(約十五億八千萬港元),所得款項會用來在國內發展較低污染的交通運輸基建項目,如鐵路。瑞典自去年四月起,也開始收徵類似稅項,對每位旅客最多加徵四十歐元,以減輕空中交通對氣候帶來的影響。 事實上,航空排放一直都是空氣污染中的一大源頭,環保觸覺估算,假設一個人每日駕駛小型私家車(八公升行一百公里)由市區往返新界區約三十公里的路程,一年共行走約一萬公里,相關的總排放是一點八六噸。然而,從香港來回英國倫敦的每名旅客,每次的排放已達到二點八二噸二氧化碳,換言之,一次英國旅程已經超過一個人在一年裏在路面上排放的總量。 而學術期刊《自然 — 氣候變化》(Nature Climate Change),在去年就把飛行、紀念品等的旅遊相關產物或服務的碳排放量量化。研究調查了二○○九至一三年間,一百六十個國家、近十億個旅遊業相關供應鏈,發現這段期間的每年二氧化碳排放由三十九億噸上升至 四十五億噸,佔全球總排放量的百分之八。當中航空業的排放最多,佔旅遊業總排放的百分之十二。其中,最大的碳足跡國的是美國,每年產生約十九億六千九百萬噸的二氧化碳,緊隨其後的分別是中國、德國與印度,這些碳排放主要來自內陸航班。 碳排放持續增加 由於全球旅遊業仍處於擴張的階段,相信在未來,航空污染只會有增無減,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UNWTO)早前公布,二○一八年全球國際旅遊到訪人數(過夜遊客)同比增長近百分之六至十四億人次。雖然相較二○一七年百分之七的增速略微放緩,但仍在增長的軌道上。另UNWTO估計,二○一九雖有英國脫歐所帶來的不穩定性,加上全球貿易關係緊張,但在新興市場的增長下,全球國際旅遊到訪人數仍會有百分之三至四的增長。歐盟則指,若不採取任何行動,航空業持續增加班次,將使二氧化碳排放量在二○五○年時暴漲三倍。 避免情況惡化下去,去年起瑞典就有民間發起的停搭飛機運動「Flysham」(瑞典語:飛行恥辱),運動源於意識到飛行對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而對搭飛機的舉動感到羞愧或有罪惡感。這場運動由瑞典滑雪評論員兼前奧運選手Bjorn Ferry所提出,並得到環保鬥士「瑞典少女」通貝里(Greta Thunberg)及其母親歌劇演唱家Malena Ernman身體力行地支持,如今年年初通貝里就坐了三十二個小時的火車出席瑞士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