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博客

王涵:內地電荒揭香港電力穩定之謎

2021年8月下旬以來,雲南、浙江、江蘇、廣東、遼寧、重慶、內蒙古、河南等2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均出台了限產限電措施。以與香港相近,製造業與外貿發達的廣東省為例,限電對其影響十分嚴重。省政府宣布自9月22日起全面工業限電,一般製造業停電4天,高耗能企業更要停電1週。其中在廣東揭陽工業區,每週限電「開1停6」令生產線大亂。佛山、汕頭則實施每週「開2停5」。   内地用電需求之所以會突然大幅上升,是因為全球受新冠疫情所害,而中國是疫情控制做得最好的國家,因此,美國等發達國家近期都把大量訂單轉交中國生產,令內地廠家應接不暇。不得不開足所有的生產線,晚上還要加班加點,導致電力供應不勝負荷。在2014年,政府曾在諮詢中提出考慮直接經內地電網購買電力,但當時民意反彈極大。相信現在再進行此諮詢,反對聲音會更強烈,試想在這種情況下,若當時香港經內地電網購買電力公司,現在會出現什麼問題?   第一,或削減香港對製造業相關外資的吸引力。香港作為世界超級城市「紐倫港」之一,是一座名副其實的不夜城,維持香港的繁華背後需要日夜不息的供電。再者,穩定供電是該類企業選址的重要考慮因素,企業需要確保營運安全性及業務持續性。若當時經內地電網購買電力,現在必定受到內地限電政策影響,不單止會增加企業成本,也會傷害市場信心。   第二,或影響香港市民對政府信心。內地大部分文化都相同,加上政策傳達極具效率性,因此在中央實現限電政策時可以收到一呼百應的效果,市民也願共度時艱。但香港畢竟是實行一國兩制,在香港也集結了多種文化,若當時港府通過購買內電政策,在今日限電之時,市民生活難免會受到影響而增加對政府怨言。   總而言之,香港現有電力能夠穩定,而是依仗行之有效的制度,以及面向國際的採購協定,正西諺所謂「未破爛的制度千萬不要隨便更改」,珍惜和維持現有的香港電力供應制度和法規對香港繼續繁榮穩定十分重要。     撰文:王涵  堅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

博客

王涵:搬遷貨櫃碼頭釋放市區用地

特首林鄭月娥日前發表其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土地及房屋問題為最大亮點,包括提出花20年時間構建面積約300平方公里(3萬公頃)的「北部都會區」,即佔近三成香港土地面積,涉及住宅單位總數達92萬個,可容納人口250萬。再加上「明日大嶼」交椅洲人工島填海,房屋短缺問題長遠有望逐步紓緩。   然而,政府新覓土地集中在新界偏遠地區,市區大面積新造土地卻完全欠奉,難免令不少人感到失望。市區是否真的沒有大面積土地可供發展?當然不是。   近年不少本港政治人物及智庫團體都提出葵青貨櫃碼頭重置,原址300多公頃用地改作房屋發展。有專家便曾估計,若騰出葵青貨櫃碼頭用地建屋,如果以五倍地積比率及每個單位平均面積為500方呎計算,整個貨櫃碼頭能夠提供約38萬個單位,亦即等於9個太古城的規模。再者貨櫃碼頭的交通配套早已完成,只要解決搬遷的問題,相信面對的難題不會太多。   香港房地產協會近日亦再提出,把葵青貨櫃碼頭搬往位於珠海的桂山島,認為該位置符合政府土地供應小組考慮覓地建港口時,提出每個泊位提供25公頃的貨櫃堆場等條件,可望發展成粵港澳智能物流產業園,而葵涌貨櫃碼頭原址即可釋放300多公頃土地,解決房屋供應之餘,可連接西九龍至荃灣一帶發展。   提及資金問題,協會認為港府可以通過香港資本市場向全球投資者發債集資,又可以如七十年代開發沙田新市鎮般,推動公私營合作,以減少政府支出,或在規劃完成後以預售方式先向市場出售部分土地給私人發展商作發展,相信可減少動用政府儲備,免被抨擊為掏空庫房。   事實上,隨著內地碼頭的容量不斷擴張,沿海運輸權陸續開放及一帶一路的新航線發展,本港航運貨物吞吐量難免持續下降。另一方面,本港的貨櫃碼頭成本太高,逐漸失去競爭力。當局應配合未來大勢,引入新思維,研究土地契約條款及探討將貨櫃碼頭遷往其他地方,以釋放葵涌貨櫃碼頭用地,解決市區土地不足問題。   撰文:王涵 香港理工大學在讀博士 堅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

博客

王涵:促進香港與内地經濟融合的「針綫」

一直以來,香港因應內地在不同發展階段的需要而不斷調整定位,在參與、協助國家經濟發展的同時,亦提升和擴展自己的經貿功能、產業實力以及在國際市場上的地位。以自己之所長服務國家之所需並在此過程中發展壯大,正是香港過往賴以成功的秘訣,亦是本港今後持續發展的不二法門。 當前中國經濟邁向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對香港來說既是挑戰,亦會帶來新的契機;在當前局勢下,香港較爲明智的做法是更主動、更有系統地融入國家發展,以把握、發掘和創造其中之機遇,有助於本港經濟發展,更能促進兩地經濟融合。而香港企業便可為這一過程「穿針引綫」。像近日希慎收購位於上海靜安區新閘路 668 號及688 號商業項目這一舉動,便是其中例子,無論對企業發展本身,抑或是對兩地經濟融合,均是有利之舉。   其實,希慎參與内地建設自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經已開始,發展了當時的廣州花園酒店。希慎今次將以人民幣 35億元收購位於上海靜安區新閘路 668 號、688 號的一個商業項目,側面反映希慎堅信中國內地的發展增長潛力,並致力繼續在香港、大灣區以至整個中國内地投資。并且,新購入的商業項目位於靜安區,為上海市中心最成熟且具發展潛力的區域。該項目靠近漢中路站和南京西路站,兩者均為上海地鐵三線樞紐 (類似香港的中環站),是上海地鐵客流最密集的地區之一,其規模僅次於人民廣場站。   有人可能會懷疑,希慎在香港發展模式未必適合内地。但是,今次收購項目該項目的附近為歷史文化建築保護區與上海老城區,其格局相當類似銅鑼灣利園區,包括白沙道、蘭芳道等具特色的內街,新舊交融。因此,希慎於銅鑼灣利園的發展模式將非常適合上海靜安區的新項目。其實,對於大企業而言,收購優質項目比自己孵化要划算得多。因爲孵化最大問題是時間和人。項目由設計到成熟至投放市場,最少也要兩三年時間,并且市場未必會接受。若錯過黃金時間,模式也可能不再使用,從而使競爭力下降,所投資本也可能因此而付諸東流。而收購則避免了這類問題,因爲市場已經檢驗過項目的可能性,買來即用,沒有試錯成本且風險可控。而希慎投資的上海徐家匯港滙廣場,為一站式購物熱點,便是一個優質項目,相信會為希慎帶來豐厚回報。   [...]

博客

王涵:從首次置業計劃創造共同富裕

正在熱烈討論的共同富裕,並不是一刀切取代市場經濟,而是透過不同政策措施,令人口的財富得到更加公義的分配。不論是在中國內地還是香港,共同富裕都需要依靠更加多切實可行的房屋政策來加以配合,香港政府這一屆的特首在上任時提出的首次置業計劃正正是創造共同富裕的條件。 現時中國的財富分配圖形是正三角形,底部人口最多屬於貧窮人口,中層人口有較優裕的收入和擁有房子及汽車,最頂層的財富擁有者資產豐裕,還可能因為累積資產和創業業務繼續有資產增值。提出共同富裕正正就是要將正三角形的分配改成為橄欖形狀,即是最富裕的人群仍然能夠繼續創富,但成果需要向下流動給中層和下層人士,尤其是下層人士需要透過大量不同政策推動向上流動,形成中層富裕人口佔人口中的最大部份。   要達致橄欖型財富分配人口,房屋政策可以說是重中之重,不論是中國內地的主要城市,還是達到國際水平的香港社會,只要在過去20年曾經置業,擁有物業的資產增值就足以讓業主晉升為財富分配中的中層人士。所以政府的政策需要協助下層人士盡快成為業主,在中國內地可以加速城市化的中產階層,在香港社會則能夠達到穩定人心的作用。   但究竟怎樣才能夠讓更加多人成為業主呢?在香港的情況較為複雜,土地供應長期嚴重不足導致樓價高企,儘管特首林鄭月娥已經將公私型房屋的比例改成為七三比,即是每年新興建的住房當中有七成是用來興建公屋或者居屋。   入住了公屋仍然只是解決基層住房的問題,並沒有讓更加多人成為業主的可能,越來越多人住在公屋,反過來說只是讓更加多人無法向上社會流動,在資產增值的潮流中獲取財富。   特首林鄭月娥在2017年上任以後提出的首次置業計劃,卻是一項靈活變通讓年青人置業的輕鬆台階。首先,首次置業計劃的申請門檻比居屋更加寬鬆,即是有一些未能申請居者有其屋的年青人也可以通過這個計劃成為業主。第二,計劃出售的樓房價格以市價七折計算,首次置業人士在較低樓價下可以容易上車,日後累積財富可以補回差價,甚至轉賣私人樓宇繼續向上社會流動。   第三,首次置業計劃容許民營地產商協助規劃、興建和銷售樓盤,房屋委員會多年來興建的公屋和居屋都千篇一律,也同時大大壓抑了樓價增值的潛力,私人發展商擁有市場觸覺和專業團隊,同一樓盤還可以保留部份作為市價出售,首次置業計劃下的業主完全受惠於這些商業智慧。   共同富裕依靠橄欖型人口,香港特區政府的首次置業計劃由2017推行至今只有三個樓盤項目,顯得僧多粥少,實際有擴充推行的空間,日後甚至作為國內不同城市推動置業創富的參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