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龍達紡織 | 曹惠婷「迎向環保紡織 2.0新時代」

根據環保署於2016年的資料顯示,本港每日有343噸紡織廢料被倒置在堆填區,相當約70萬件毛衣。在中國2018年1月實施廢棄物進口禁令後,紡織廢料問題更進一步惡化。關注這方面議題的龍達紡織主席曹惠婷(Ronna),於去年在大埔開設環保紡織廠,試行紡織品循環再造系統The Billie System,並至今年7月正式開幕。這家被喻為近半世紀以來首間在香港開業的紡織廠,打破以往紡織廢料循環過程中需要使用水和大量化學品的傳統製作,以嶄新科技提昇質量,引領環保紡織邁向綠色2.0的新里程 。 Text / Jamie Tsang Photo/張展銳   為紡織廢料尋出路 艾倫·麥克亞瑟基金會曾說過:「每過一秒,就有一輛滿載紡織廢料的垃圾車運往堆填區。」作為龍達紡織主席及The Billie System創辦人的Ronna表示,在製造衣服的過程中,通常會產生三大廢物,一是生產過程中剩下的,過去會依靠人手收集再廢棄;二是製成品廢物,如客人向他們訂購一萬磅的某物料,他們會做多一點存貨,以防過程中總有瑕疵;最後一類則是內部生產的錯體製成品,同是紡織廢料的一種。故此,原先The Billie System的誕生,就是針對集團造成的紡織廢料而設。 自數年前有了減廢料的念頭後,Ronna便尋找研發夥伴,最後與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共同開發。經過歷時兩年的籌劃及1,500萬港元的重點投資,集團現已獲得專利。現時,於大埔廠房由去年九月試運一條生產線,到今年七月正式開幕,營運三條生產線。每日可處理多達三噸的廢舊紡織品轉化成高質量循環再造纖維,再透過進一步運去龍達珠海的廠房,與其他原生纖維混合生產,為客戶度身訂造出獨特的環保紗線。環保紗線可用於任何製品,包括毛衣、被、頸巾等。Ronna期望,將來的工序可以全自動化,以最少人手生產最多循環再造纖維條。 「Textile Recycling不是我們開創先河的,這技術存在已久,龍達過去十多年也有再生紗線的製品。傳統的循環再造系統需使用大量的水和化學品,完成整個過程後或會釋放有害的化學物質,並使物料脫色。通常市面上見到的都是down-cycling,即再重造出來的紗線質量會較差。但The Billie System的特點是不耗水,紡織廢料消毒的過程會使用臭氧,而臭氧最終亦會分解為氧氣釋回大氣當中。除了人手裁布和去除如鈕釦等硬物外,整個系統乃全自動化,循環再造出來的紗線質量較好。」 聯繫跨界別客戶 拓展源頭減廢 由最初著眼於紡織業行業的固有紡織廢料,及後經由HKRITA的穿針引線下,她發現原來其他行業也有減廢需要。在此期間,集團會給予客戶彈性,如提出體驗階段。有客戶將已有的紡織棄置物料交予他們改造,研究製成end product的可行性,至今約有超過20家公司成為試驗客戶或正式客戶。 「以往很多品牌會參與循環再造,但用升級再造兼使用這個系統的是業界少見,因而吸引了不少客戶跟我們合作。由上年到現在,已知有不少酒店或餐飲業正在尋求處理紡織廢料的解決方案。酒店業界普遍會有很多床單、制服、枱布、餐巾、窗簾等,這些布質物料會有一個特定的生命週期,類似床單等不可能用上十年,有時候越高級的酒店更換布質物料的次數更高。現在有不少潛在客戶傾談中,有的會下單,有的會試做。其中一個客戶,就是本港知名酒店品牌,他們將酒店中會棄置的白色棉質床鋪交予我們處理;也有一家公司接觸我們,該公司本身已有數以十萬計制服;另有一些國內公司,一樣也有紡織廢料,甚至更多。」 近年,本港的堆田區正面臨飽和問題,同時間,香港每天有多達300多噸的紡織廢料被運去堆填區,數字十分驚人,並有上升趨勢。Ronna坦言,The Billie System 畢竟也是一盤生意,即使把生產線加到十條,也不足以解決整個問題。她認為,除向不同行業如酒店業等宣揚「升級再造」的理念,以減輕不同界別所產生的紡織廢料負擔外,亦應從源頭減廢出發,教育大眾消費者減少季季轉款,抗衡「快速時裝」(Fast Fashion)的潮流。再進一步的,是由設計師層面開始,為衣服設計注入容易循環再造的物料,為下一步的循環再造階段打下基礎。 秉持可持續發展理念 過去,本地的紡紗業被視為傳統工業;Ronna的環保紗廠概念,除了革新行業,了解業界需求,也包含著對家族生意的一份敬意。The Billie System中的”The Billie”一字,源於Ronna對祖父的致敬,取其名「曹光彪」的英文暱稱 Billy(因「彪」經常被誤解為Billy),並改拼為 Billie,形成這具有家族精神的名稱。Ronna的祖父和父親過去曾利用絲綢落棉(來自絲綢紡紗工藝的廢料)製造新紗線,而她那已故兄長除為集團實踐現代化,也加入可持續發展的元素。2010年,當她接手集團業務時,便繼續秉持這方面的信念。她不諱言,期望系統能進入香港以外的紡織市場,為全球減少紡織廢料出一分力。 關於龍達紡織 龍達紡織是永新集團的一部分,成立於1976年,龍達是由香港著名企業家和紡織行業先驅曹光彪創立,在香港擁有逾500名員工,現由公司主席及家族第三代成員曹惠婷帶領。在過去十年,公司成功研製出減少環境影響的新方案,包括整合供應鏈並與合乎道德標準的供應商採購原材料,於產品、製作流程及公司文化中都能實踐環境保護。近年,集團針對性地應付紡織廢料及服裝庫存過剩的問題,與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共同開發,研發出紡織品循環再造系統The Billie System ,令公司向可持續發展方向邁出重要的一步。系統於去年試運,並於今年7月正式開幕。 [...]

名人系列

張國麟 | 梅詩華 | 胡燦森.Build the liveable city「建構可宜居城市」

因為愛一個城市,所以才會認真對待,過程中不斷探索,期望令城市變得更美好、更宜居、更有利持續發展。建築及城市,向來是兩年一度的「香港城市/建築雙年展」中心思想,透過各設計師、建築師及專業人士參與,以不同創作形式展示及探索問題,引領未來城市的發展方向。雙年展於2007年舉行首屆,迄今12載,本屆將由三位建築師:梅詩華(Sarah)、胡燦森(Roger)及張國麟(Alan)肩負策展重任,為香港這個國際城市,注入更多創意及正能量,從社區出發,開啟未來。 Text /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今屆「2019香港城市/建築雙年展」與往年有點不同,主要是策展團隊的成員增加了,由資深建築師Roger出任總策展人,領導作為聯合策展人的兩位年青建築師Sarah及Alan,而Roger曾有份參與2015年一屆的雙年展,因此透過這個新舊組合的班底,加上首次在位於荃灣的南豐紗廠(The Mills)舉行,令人對是次活動充滿了期待。 關於今屆策展主題,三位策展人便於十月舉行的記者會上介紹過。今屆雙年展的主題為「2×2(二城二):意像城創意」,目的希望透過探索及呈現對城市的想像力,觸摸城市脈搏。有想像力,才有未來,因此想像力已作為今屆雙年展的核心要素,策展團隊更為此而特別設計「ImaginiCITY」計劃,以探討訂立對城市想像力的衡量標準,促使都市人以想像力評估城市的設計規劃,喚醒都市人對城市想像的反思。今屆參展的規模,策展人亦指出,將匯聚超過70個本地及海外的參展單位,當中包括來自學術界、商界、社區界別、年青和專業建築師、規劃師、生態學家、 設計師、攝影師及學生等的參與。此外,策展團隊亦為雙年展訂立了三個策展副題:城市定位、可宜居性及可持續性。 以建築及城市為題的雙年展 [...]

創業家

【粵港澳大灣區共同體】Okay Healthcare | 余穎章「創物理治療網上預約 | 進軍大灣區」

近年,隨著中港兩地人口老化,對物理治療服務的需求日漸殷切。不少病者面對預約看診困難的問題,於是有本地註冊物理治療師早前創立護理服務網上平台OK Healthcare,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日常陪診服務,以至專業的護理服務;另一方面,她透露,公司計劃與本地大學合作一系列有關物理治療及護理的計劃(持續進修課程),加強人才培訓及醫療科技研發,探索大灣區的市場潛力。 Text / Santos photo / 張展銳 從事物理治療逾25年的余穎章(Ada),面對本港日益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發現社會對護理服務的需求日漸殷切,早前她決心專注提供上門護理服務,並透過友人認識現時拍檔,從事應用程式編寫的技術總監蔡家輝(Louis),兩人一拍即合,余毅然成立OK Care平台。「OK意指一件事或者一個人的狀態欠佳,而擁有健康體魄尤其重要,故希望顧客可以透過我們的服務,將健康當成禮物,贈送予病人。」余說。 余穎章坦言,在成立 Okay Healthcare之前,本身是一位專業的物理治療師,並設有一間私家物理治療中心。她回想創業當年,專業團隊由數人起步,至今已發展至超過40人的大型團隊,其中包括有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保健員及護理員,而且他們均擁有本地認可專業資格並持有相關証書及豐富經驗。 在策劃到成立Okay Healthcare過程中,她曾遇過不同的制肘和打擊,由創業初期只有十多位用戶,直到今天已有超過千位用戶。所以余穎章坦言很感激身邊一直有一班好同事及使用者,給予不少可行及實用的建議,才可以讓她得以有今天的成績:「每次感到氣餒時,想起背後有一班好同事不斷為我加油,我才有回動力繼續走下去。」她表示,現時普遍顧客滿意度高達九成,期望明年中前,Ok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