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時事

航權真空 大灣區航空爭取營運港龍航線

國泰港龍航空停運前營運的46條航線(不包括香港),有關航權須交還政府,再按機制分配給申請的航空公司,其中22條航線現時並沒其他本地航空公司經營,運輸及房屋局至今未公布重新申請及分配航權時間表,或導致航線出現「真空」。深圳東海航空董事長黃楚標成立的大灣區航空目前正向香港民航處申請航空營運人許可證(AOC),黃楚標表示,隨着國泰港龍停航,如果獲批許可證,或會略為調整原本主力爭取二綫城市航綫的策略,將會極力向政府爭取營運港龍原有部分航綫,但料國泰仍可取得其餘大部分內地航權。   東海航空公司董事長黃楚標早前透露,由其出資設立的「大灣區航空」(Greater Bay Airlines)已於7月遞交了航空運營許可證(AOC)的申請,目前正在審核中,將重點發展東南亞及內地航線,預計最快可於2021年暑假首航。據悉,該公司將有望成為香港本地註冊的第五家航空公司。 首期投資2億  重點發展東南亞國內 黃楚標續說,大灣區航空在香港將以波音737為主要機型,首期啟航前將投入2億元招聘人才、引進飛機,之後每年約增加2至3億,用於飛機、運量等支出。在航線方面,大灣區航空計劃先重點發展東南亞和國內航線,遠期則側重發展東北亞航線。預計2021年暑期將率先開航東南亞包機或內地包機。「通過與內地航司的合作,將來還會推出以內地市場為主的產品給港人,吸引他們到內地,領略祖國的大好河山。」 黃楚標又表示,大灣區航空規模仍小,公司將成立的商務部會負責航線申請的規劃工作,至於對哪些航線有興趣,他重申公司處非常初期階段,「未咁快諗到呢樣」,但會極力爭取好的航線、時間等。他期望政府加快其許可證審批,並預計明年啟航時會有5 架飛機投入服務,至2025 年增至30架。 據大灣區航空現時刊登的招聘廣告,現正招聘7個職位,全是經理級。對於被裁的國泰員工,黃楚標說未必能聘用所有人,但希望若聘用到機組人員職位,在本港停飛期間,可安排員工先在東海航空工作,待香港復飛後返港,但強調公司內部未商討相關細節,「會盡能力支持失業的人」。 運輸及房屋局回應強調,國泰港龍航空全面停飛後,必須把航權交還特區政府,不能自行轉讓予其他公司,所有本地航空公司也可以提出申請,局方會根據既定機制分配,考慮包括鼓勵良性競爭、是否對香港作為國際航空樞紐地位有利、香港航空業的整體發展等因素。運房局續稱,知悉國泰航空集團有意申請,航權分配的首要原則,是公共資源能夠被充分地利用,以鞏固或增強香港航空業的競爭力,每一個申請涉及的情況及複雜程度均有所不同,處理時間不能一概而論。 羅祥國:重配航權 國泰具優勢 中大商學院航空政策研究中心高級顧問羅祥國表示,特區政府收回航權後,還有很多行政工作,預計完成後再拿出來供航空公司申請,時間以月計算, 「目前香港只剩香港航空和國泰(航空)集團,某些航權可能只有國泰會申請。」他分析,若有多於一間航企提交申請,政府會根據實際情況作出比較,但相信國泰各方面條件較優勝,拿到航權的優勢更大。 羅祥國續指,若大灣區航空航空取得有關牌照後,亦可參與相關航權的申請,他指出,國泰港龍的網絡覆蓋中,有逾10條為獨家航線,大部分是內地二、三線城市。 中大航空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袁志樂表示,從政府鼓勵良性競爭角度,對新成立的大灣區航空爭取航權較有利,但考慮到政府對申請者的信心,包括營運狀况、人手及機隊等,以及維持香港作為國際航空樞紐的定位,國泰則較有優勢。他認為國泰現正擔當樞紐的角色,而大灣區航空背後雖有東海航空支援,但後者長途航線不多,未必有利。 航權(traffic rights)是航空公司可經營連接兩個地區/國家的航點、航線及有關的班次等的權利,在香港註冊的航空公司所使用的航權,屬於特區政府所有,必須向當局申請許可。翻查紀錄,國泰港龍在疫情前,約有40多個航點,主要為中國內地和亞洲區內地點。   [...]

專題

Spotify創辦人Daniel Ek 15歲就賺大錢 誠哥都有份投資

有人認為創業要累積經驗和人脈,才是成功之關鍵。對來自瑞典的Daniel Ek而言,他的想法卻不盡相同。從小就有創業夢的Daniel自13歲開始,已經自學寫代碼設計網頁,每月賺取近5萬元的收入。隨後Daniel曾帶領過25人的團隊編寫程式、創立了Tradera及Advertigo等等,於2006年以約125萬美元賣給瑞典網絡營銷公司TradeDoubler。當時的他,只是年紀輕輕的23歲男孩。 Daniel的創業歷程看似順利,但其實成功來得太早也是一個「咀咒」。在賺到第一桶金後,他有一段時間過著揮霍無度的生活,仿單失去了原來的目標。他曾經分享,「雖然已獲得財務獨立,但接下來其實更需要訂下明確的目標。」 幸運的是,他很快就認清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結合音樂和科技兩個興趣,發展串流音樂平台Spotify。該平台初於2008年推出時,Daniel與拍檔Martin Lorentzon需要不斷說服唱片公司和歌手獲得音樂版權,期間更面對大型公司如Amazon、Apple等杯葛,困難重重。 雖然如此,Daniel憑著多年的創業經驗及膽量,成功帶領Spotify突圍而出。根據最新統計數據,Spotify目前的價值約470億美元,用戶數為2.99億人,當中有1.38億屬於付費用戶。另外,原來李嘉誠早於十多年前已經認識Daniel,獨具慧眼的誠哥認為年紀輕輕的Daniel很有遠見,而且平台的前途無可限量,所以願意投資在Spotify。現在Spotify已成功上市,據說公司已經為李嘉誠基金會帶來過百倍的收益﹗ [...]

專題

《海洋的印記》展覽 喚醒關注海洋保育的重要性

對於四面圍海的香港,大家認識有幾多?事實上,香港本來擁有令人引以為傲的海洋生物多樣性,但隨着多年來經濟社會的急速發展,我們可知失去了多少個牠? 近日,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於即日起至11月8日在「海港城‧美術館」舉辦《海洋的印記》展覽,以喚醒人類關注海洋保育的重要性,讓觀者從中反思人類與海洋的關係,探討如何令海洋環境重拾生氣。   置身海洋世界 是次展覽綜合視覺、聽覺和觸覺三種感官元素,由不同海洋物種的角度出發,向公眾訴說牠們正在漸漸消失的故事。場內設有藝術品和油畫展覽、電影放映館及語音導賞區,讓大家彷如置身海洋世界,體驗受威脅海洋物種所面臨的恐懼和威脅,從而了解設立海洋保護區的迫切。 然而,館內的藝術作品,更請來了三位關注社區及保育議題的本地藝術家黃國才、魏詠琳及陳素珊參與,以維護初心,鼓勵大家一起守護海洋。展覽期內,更有海洋工作坊和專家講座,以互動形式與公眾分享海洋生態系統的小知識。 十年後的海洋世界,就掌握在大家今天手裏。   《海洋的印記》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11月8日 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10時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海洋中心二階207號舖) 查詢︰2118 8008 / [...]

專題

維珍集團Richard Branson要賣島救命?

受到新冠疫情衝擊,全球航空業重創。面對經營困難,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都各施奇招,不外乎是削減航班、裁員、向政府尋求幫助等措施。維珍集團布蘭森(Richard Branson)旗下的維珍航空也不例外,為救助公司業務,布蘭森更揚言賣出私人島Necker Island作抵押,希望能獲得政府的補助資金。 提到維珍,大家可能只會想到維珍航空,但其實企業的業務範圍十分廣泛,包括旅遊、娛樂、汽車、金融及生活用品。根據彭博新聞報導,部分維珍品牌由布蘭森全資擁有,其他則只有部分股權,如分別持有維珍大西洋航空(Virgin Atlantic)及維珍澳洲航空(Virgin Australia)的51%及10%之股權。 在疫情影響下,維珍集團旗下的航空公司、酒店、郵輪業務大受打擊。布蘭森曾發表公開信,尋求英國政府出手幫助,向維珍大西洋航空承提供5億英鎊貸款諾將私人島嶼作為抵押,以盡量籌集資金及挽救職位。由於公司並不符合緊急基金的標準,所以遭英國政府拒絕。 布蘭森只能靠自己方法尋找投資者,避免公司破產。最後成功獲美國對沖基金公司Davidson Kempner Capital Management提供1.7億英鎊有抵押貸款,而最大股東維珍集團將再提供2億英鎊,連帶之前拖欠公司的貸款,達成近12億英鎊的拯救計劃。這樣,布蘭森不必賣出私人島,更能夠重掌公司控制權。 澳洲業務方面,維珍澳洲航空早於今年3月已經裁員,亦曾經向澳洲政府求助14億澳元貸款卻被拒絕。在4月21日,維珍澳洲航空宣佈公司已申請破產保護,並進入自願管理程序。目前,公司由德勤團隊接管,等待有興趣的私人投資者注資並提供明確的業務方向。現時仍然有9000名員工停薪留職,他們相信在短時間內未必可以重回崗位,等待遙遙無期。 [...]

本港時事

【#資多一點】港龍航空今結束營運|35年來長期虧損

港龍航空於1985年5月由商人曹光彪、包玉剛、霍英東及中資機構華潤、招商局等組成的「港澳國際投資有限公司」成立,當時是帶望有一家有中資背景的本地化航空公司,與當地長期壟斷的英資國泰航空有限競爭,成立資本為一億港元。同年11月由於新的航空政策,規定一條航線只能由一家(本地)航空公司經營,先獲發牌經營的航空公司可獲獨家經營的資格。由於高利潤、高客量的航線都由英資國泰所營運,遲來的港龍只能營運一些利潤低的航線,導致港龍長期虧損,到1989年,港龍的虧損累計已達23億港元。 1990年港龍的大股東漸感無力支撐,逐萌退意,國泰航空眼看時機已到,便開始了收購,在1月份國泰航空和太古集團從曹氏收購了港龍航空的35%,而中信泰富則收購了38%。1995年,港龍航空和國泰航空的合資成立「香港新機場地勤服務有限公司」(HAS),負責營運所有於停機坪的運輸及裝卸等工作。1996年,國泰航空為拓展中國市場把部份的股權售與中航集團,收購了35.86%股權的中航集團成為港龍航空最大股東,其次是中信泰富保持28.5%的股份,太古/國泰佔百分之25.5%,曹氏家族佔5.02%。 2006年國泰航空以將以82億2千萬港元及發行新股(股份佔九成),向港龍航空其他股東全面收購港龍。另動用40億7千萬,增持中國國際航空股權,由10%增至20%。另國航則以53億9千萬,購入國泰10.16%的股權,使國航與國泰形成互控關係。同年9月28日,港龍航空正式成為國泰航空全資附屬公司,並宣布裁減191名員工。 2011年底,港龍管理層制定了一系列未來發展計劃,確立公司定位為地區航空公司,專門營運中國及亞洲短途航線,並配合母公司國泰航空的洲際航點,為乘客提供更佳的轉乘網絡之餘,亦應對主要競爭對手香港航空於中國市場的急速擴張。 2016,國泰航空宣布將港龍航空易名為「國泰港龍航空」(Cathay Dragon),並公開新塗裝,改用與母公司國泰航空相同的「翹首振翅」塗裝,但色調改用紅色,飛龍圖案移向機首,並於機身印上「國泰港龍」的中文字樣。 2020年因應新型冠肺炎事件,導致香港往返各地的航班客量大幅下跌,國泰港龍航空大幅調低運載力,同年10月國泰港龍航空的母公司國泰航空宣布通過重組計劃,並大幅裁員8500人,為國泰史上最大規模裁員,同時宣布國泰港龍航空停止營運,即時生效。大部分航線交由母公司國泰航空公司及同系香港快運航空營運,機隊全部轉至國泰名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