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英雄之國 巴爾幹小國北馬其頓

北馬其頓共和國(Republic of North Macedonia),自立國以來使用馬其頓共和國的國號,常常簡稱為「馬其頓」;但馬其頓共和國和馬其頓地區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因此存在名稱上的爭議。 撰文 | 攝影 李秀恒 馬其頓地區除了包括今天的北馬其頓共和國,也包括希臘北部、保加利亞西南、塞爾維亞和科索沃南部,以及阿爾巴尼亞東南一角。希臘方面認為,「馬其頓」是希臘歷史上的一個概念,直至今天,希臘北部3個大一級行政區的名字都有「馬其頓」,因此反對北馬其頓使用「馬其頓」名稱,所以一度暫名為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直到迫於壓力將國旗由16芒星(取自馬其頓帝國的維爾吉納星符)改為8道光芒,並於2019 年2 月在國名加入前綴,更名北馬其頓後,矛盾才得以化解。 城市的過去和現在 斯科普里(Skopje)是北馬其頓共和國的首都,也是北馬其頓最大的都市,全國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居住在此。同時,斯科普里也是北馬其頓的政治、文化、經濟、學術的中心都市。 古代馬其頓名震遐邇,更以亞歷山大大帝的歐亞征戰彪炳入史冊。在馬其頓人心目中,亞歷山大是民族的英雄。在斯科普里市中心最大的馬其頓廣場(Macedonia Square)之上,豎立著一尊亞歷山大的雕像,極有氣勢。然而因擔心希臘的抗議,雕像並不敢直接命名為「亞歷山大大帝」,而使用了「馬上的戰士」(Warrior [...]

博客

梁穎雯:積穀防饑與家族財富傳承

疫情陰霾下,在香港、以至全球(中國以外)的新冠肺炎的確診新數字還是高居不下,阻礙國內外與香港的溝通與交流,讓多項工作計劃的實行都變得遙遙無期。大家對於經濟前景與未來的發展,儘管都難免帶著一點忐忑不安,但依然保持非常正面的思想,繼續努力,一步一步勇敢的向前邁進。 在疫情與經濟問題還沒到盡頭的情況下,從家族企業運營的角度來說,現金流的處理就變得尤為重要。看到不少的食店,因晚上禁堂食,市民亦少外出並在家工作,收入大減超過五成,其他不同行業也有類似的情況。如果現金流一時挺不過來,那就難免要面臨倒閉,甚至破產的命運。 從家族財富傳承規劃的角度來說,不其然想到兩句老生常談:審慎理財與積穀防饑。不少客戶在一般情況下,都會把自己家庭的財務與公司的營運緊緊的鏈接在一起,在業務成功的時候,為了把業務做大做強,都會把賺回來的錢,繼續投到家族企業中,或投放在高風險的投資項目,希望賺更多錢。但是,如果在可以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比較保守的安排,我們為客戶做傳承規劃的時候,會建議把部分累積下來的財富,放進家族信託裡面,第一,可以作一些審慎的投資,讓資產長期保持增長活力,並在有確定性的情況下保留資產給與自己退休或後代的長期使用。第二,由於資產的法律擁有權已經與信託的委託人分割,建立了防火牆,在遇到不穩定因素,或大衝擊的時候,如個人或家族企業撐不下去,需要倒閉或破產時,已經放進信託的資產,都可以得到信託的防火牆保護,不會受到影響。第三,信託裡面的錢也可以變成家庭的救命稻草,有機會可以讓企業繼續營運,或者讓家庭的生活水平,不會因為事業改變而受影響。 在現時的情況下,大家可以清楚感受到,建立防火牆與積穀防饑的作用,有什麼比留得青山在更加重要呢!祝願大家珍重,平安!   [...]

本港時事

李小加構思「滴灌通」助中小企融資

港交所(00388)前行政總裁李小加自退任後,市場一直關注其動向。李小加表示,正在構思一項是名為「滴灌通」的計劃,即透過數碼平台,將資金引流至有資金需求及具回報潛力的中小企業,令中小企可以更低的成本取得融資。 內媒《第一財經》報道稱,李小加在瑞銀大中華研討會上解釋,「滴灌通」概念靈感來源於以色列,因該國雖缺乏水資源,卻善用滴灌技術,最終成農業大國。他指,自己亦希望將傳統金融機構的資金「精準導入」私人中小企,相信做法可為交易所培養潛在上市企業。他說,計劃仍在初步構思階段,但見到現時全球主要交易所均主要從事股票融資,自己則希望探索新型金融服務,如為公司的現金流或收益權融資,令企業融資不再是「高高在上」。 另外,談及拜登正式上任美國總統,李小加認為,隨著拜登上台,今年全球地緣政治中的政策隨機性將會減少,加上零息政策總有一天會有副作用,因此全球投資者在未來十年都不得不加碼配置中國,以尋求更多收益。「若果在未來十年全球投資者不配置中國,那麼增速來自何方?怎麼賺取收益?又要如何創造價值?」 他指,雖然疫苗已經面世,但可能要中長期才能對社會發揮作用,短期還要持續應對疫情反覆及確診數目高企等問題,預期上半年環球經濟仍有挑戰,但下半年會有所改善。 對於香港前景,李小加表示,「香港不可能不成功,香港擁有成功的一切要素。」他續稱,儘管香港此前有一些波動,但即使這些波動放大,也不會阻礙香港的成功,因為「香港屬於中國,香港又是(中國)最國際化的城市。」 李小加亦提及兩大市場潛在風險,分別為地緣政治風險,以及美國寬鬆貨幣政策的潛在後果。他表示,美國債務高企,再加上預算赤字,若未來貨幣政策正常化,將會對市場造成一定震盪。他又指,現時美國實行零利率政策以及新貨幣政策,兩政策未來或出現「副作用」。他表示,相信全球投資者未來數年將會轉而配置中國資產,而香港亦將從中獲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