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賀之穎:資產傳承的終極守護者——家族辦公室

「家族辦公室」這個名詞近期逐漸頻繁出現在公眾眼前,特區政府亦明顯花盡心思搶佔亞洲家族辦公室市場的佔有率,推出不同措施和服務,吸引富有人士在香港設立家族辦公室。家族辦公室行業已成為香港資產管理業的重大部份,那麼家族辦公室的真正業務、目標和理念是甚麼呢?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2020年施政報告時特別提及「家族辦公室」。她表示為了推動香港家族辦公室行業的發展,投資推廣署將成立專責團隊專門負責推動家族辦公室業務。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亦在2021-2022年度的財政預算案中承諾會為家族辦公室「檢視相關的稅務安排」。《2021年稅務(修訂)(附帶權益的稅務寬減)條例草案》(《條例草案》)亦在2021年4月28日獲立法會通過,正式落地。《條例草案》旨在修訂《稅務條例》(第112章),以便為在香港營運的合資格私募基金所分發的附帶權益提供稅務寬減。   顧名思義,家族辦公室是為家族企業及創始人服務的辦公室,其服務範圍通常以金融服務為核心,財富傳承為目的。家族辦公室內通常設立CIO(Chief Investment Officer)職位,為核心管理者之一,並雇用相關專業人才,例如投資銀行、資產管理、稅務和法律專家,來進行企業化運作,目的是配合自身家族企業發展的同時,進行資產管理、資產配置、風險管理、傳承等家族相關的管理。   由家族辦公室牽頭發起的兼併收購、上市、融資發展項目數不勝數,近年亦加入了Pre-IPO、可持續發展、SPAC、虛擬貨幣等新興投資。家族辦公室同樣肩負管理流動資產的重任,這些資產通常會託管在各家私人銀行中。管理者利用不同銀行的產品、低息杠杆,以及多種融資形式,高效地管理這些資產,使其可以在穩定增長的同時迎合企業家及其家族隨時的資金需求。隨着FATCA(美國海外帳戶稅收合規法)和CRS(共同申報準則)的迅速發展,法律及稅務專家為資產頂層架構搭建發揮前所未有的保護作用,稅務的有效性往往超越投資回報的重要性。稅務專家的意見會影響到投資決策,包括家族信託受益人的分配。   家族辦公室的終極目的為資產傳承,所以始終把風險把控放於首位,並且注重於長期投資。近期由Bill Hwang操盤的Archegos Capital如此激進的操作,顯然像是對沖基金。其本質上是一家披着「家族辦公室」外衣的對沖基金,並非典型的家族辦公室。   「流水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才是家族辦公室對於資產守護的動力及責任。   [...]

博客

何民傑:遷碼頭建海景新都會區

香港回歸以來經歷任特首,每一位都非常重視房屋問題,但都無法解決,現時全港21萬人居於劏房單位,輸候上公屋時間也屢創新高,本港樓價高據不下,市民在香港難擁有安樂窩,自然產生怨氣。   特首林鄭月娥最新發表的施政報告中,對土地房屋問題着墨甚多,但一個不能迴避的事實是,施政報告的焦點「北部都會區」計劃要20 年才能完成,而且地點毗鄰邊境,遠離市中心,居民日後上班將甚不方便。   故此,除「北部都會區」,政府亦有需要在市區覓地建屋,滿足市民的住屋需求。香港房地產協會會長黃俊康及副執行委員會主席葉少明日前接受筆者電台節目時提出,議把葵涌貨櫃碼頭搬遷至珠海管轄的桂山島,騰出土地發展為海景新都會區,以連接西九龍及荃灣。他們認為,項目不單對香港有重大益處,同時對整個廣東及粤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有重要意義,相信只要特區府積極推行,中央政府會予以支持。   搬遷葵涌貨櫃碼頭用地作房屋發展並非新建議,於2018年「土地大辯論」中,18個選項亦包括「重置葵涌貨櫃碼頭」及「葵涌貨櫃碼頭上蓋發展」兩個選項。可惜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在最終報告中,並未有將這兩個選項列入優先建議,但近期不少議員及智庫重提此計劃。連特首林鄭月娥也曾稱,搬遷葵涌貨櫃碼頭屬「正路」想法,《施政報告》未有提及上述計劃,料很大程度基於未能決定搬遷的選址。   事實上,香港房地產協會提出的建議選址桂山島,島上約10平方公頃的陸地經開山填海後,可馬上作貨櫃碼頭用途,減省約五至八年的發展時間。該地同時與大嶼山相鄰,並擁有水深優勢,適合作為貨櫃碼頭的新選址,同時也可作為粵港澳「智能物流」產業園,提升香港航運動業的競爭力。   葵涌貨櫃碼頭佔地約380公頃,而且位處市中心,附近有完善的基建及交通配套,無需再花大量公帑興建交通接駁,有研究指若利用整塊土地來建屋,落成的私人住宅規模將等同9個太古城,大大紓緩香港的住房短缺的問題。   搬遷葵涌貨櫃碼頭,再在原址打造成海景新都會區,特區政府值得再深入研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