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ROYAN JADE 林明慧:自創品牌 翡翠飾品年輕化

年青人創意無限,九十後林明慧(Linda)於去年將家族珠寶生意改革,將翡翠飾品帶向年輕化路綫,成功吸納年輕客戶群及外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陰霾下,逆市打造自家品牌,早前更進軍在銅鑼灣設立實體店,期望加深年青人認識翡翠這種長青的首飾之餘,開展自己的創業路。 ROYAN JADE創辦人林明慧。   九十後的林明慧,其家族出身珠寶首飾行業,祖母一代開始經營家族玉石生意,她的祖母成立了永昌珠寶玉器,以專營玉石批發起家,之後由她的爸爸接手,由只做批發擴展到零售業務,在油麻地佐敦一帶,開設門市賣玉石翡翠,是公司的第一次轉型。 作為企業第三代的林明慧,從小與翡翠結緣,但小時沒有想過要與其作終身事業。Linda大學選修商科,原想在商場發展,惟認為翡翠是東方文化的瑰寶,形象傳統未獲年輕人接受及欣賞,她希望把翡翠增添創意,把再其包裝及品牌活化,故在大學商科畢業後,曾到過銀行工作,但最終決定返回家族企業中幫手。 Linda接手後,銳意將翡翠融入現代設計,開設新品牌,為公司進行第二次轉型,希望除年長一輩外,還能吸納更多年輕的顧客,為現有的顧客群帶來「新血」。她說:「市面上翡翠首飾的設計普遍比較傳統,可說是年長一輩也只有大時大節,飲宴場合才會佩戴,不常用作日常穿搭,翡翠首飾便容易令人卻步。其次是選擇翡翠首飾門檻高,價格高昂是其一,另一方面是玉石雖設有證書認證,但只限證實玉石是否天然,且沒經過加工。」 此外,她續指,玉石的變化之大、種類之多,故未有設立評級的標準。過去購買翡翠的另一門檻,是需具備玉石相關知識,懂得挑選才能避免被騙,才會願意入手。種種的條件,令到翡翠的受眾較少,雖然比較固定,但難以吸納新客。 重新定義翡翠  成日常佩戴飾 Linda加入公司的第一步,就是成立新品牌ROYAN JADE,為翡翠首飾加入新設計,不再只按石材的特質和顏色去限制設計,而會嘗試以不同切割方式,配合整個設計,「希望能重新定義翡翠,變成日常外出都可以佩戴的飾物。」店舖也會明碼實價,列明所有飾物的價錢,「顧客不需要再擔心在問價後要講價,或者下一次來鋪頭時,價格會變得不一樣。」她指,店員也會詳細解釋每件玉石的稀有之處,令客人了解當中的價值。由品牌的網頁可見,一對翡翠配以18K黃金及碎鑽石的耳環最平6,800元就有交易。 Linda表示,ROYAN JADE強調個人風格,主打中檔市場,開業前曾作市場調查,發現商場消費力較高,銅鑼灣的年輕人及上班一族亦較多,而且大部分消費在時尚精品上,而疫情下租金成本大大降低,於是決定逆市開店。為加強顧客的新鮮感,每一季會設計出一個新系列吸客,而最近品牌推出Roulette系列翡翠飾品,以輪盤為概念,將天然翡翠結合鑽石、彩色寶石和18K金等珠寶,創造出年輕時尚感。 至於未來發展方向,Linda表示,計劃與本地設計師合作,進行聯乘設計,讓更多人接觸到翡翠玉石的首飾設計。現時集中力量主打本地市場,待站穩陣腳後放眼海外市場,希望能將品牌拓展到日本及歐洲地區,會積極參與各項展覽,「雖然玉石首飾不能大量生產,但希望令海外市場都知道有我們這一個品牌,吸引到外國買手購買,期望品牌走向國際舞台。」 她坦言,目前玉石首飾多以傳統實體銷售為主,難於進行網銷;但她透露,期望日後公司與客戶與建立信心後,不排除未來會經營網店,打通線上與線下的銷售。 Linda早前更進軍在銅鑼灣設立實體店。   [...]

專題

維珍集團Richard Branson要賣島救命?

受到新冠疫情衝擊,全球航空業重創。面對經營困難,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都各施奇招,不外乎是削減航班、裁員、向政府尋求幫助等措施。維珍集團布蘭森(Richard Branson)旗下的維珍航空也不例外,為救助公司業務,布蘭森更揚言賣出私人島Necker Island作抵押,希望能獲得政府的補助資金。 提到維珍,大家可能只會想到維珍航空,但其實企業的業務範圍十分廣泛,包括旅遊、娛樂、汽車、金融及生活用品。根據彭博新聞報導,部分維珍品牌由布蘭森全資擁有,其他則只有部分股權,如分別持有維珍大西洋航空(Virgin Atlantic)及維珍澳洲航空(Virgin Australia)的51%及10%之股權。 在疫情影響下,維珍集團旗下的航空公司、酒店、郵輪業務大受打擊。布蘭森曾發表公開信,尋求英國政府出手幫助,向維珍大西洋航空承提供5億英鎊貸款諾將私人島嶼作為抵押,以盡量籌集資金及挽救職位。由於公司並不符合緊急基金的標準,所以遭英國政府拒絕。 布蘭森只能靠自己方法尋找投資者,避免公司破產。最後成功獲美國對沖基金公司Davidson Kempner Capital Management提供1.7億英鎊有抵押貸款,而最大股東維珍集團將再提供2億英鎊,連帶之前拖欠公司的貸款,達成近12億英鎊的拯救計劃。這樣,布蘭森不必賣出私人島,更能夠重掌公司控制權。 澳洲業務方面,維珍澳洲航空早於今年3月已經裁員,亦曾經向澳洲政府求助14億澳元貸款卻被拒絕。在4月21日,維珍澳洲航空宣佈公司已申請破產保護,並進入自願管理程序。目前,公司由德勤團隊接管,等待有興趣的私人投資者注資並提供明確的業務方向。現時仍然有9000名員工停薪留職,他們相信在短時間內未必可以重回崗位,等待遙遙無期。 [...]

博客

鄞志輝:柏傲莊大賣之謎

市場焦點大盤,新世界及港鐵發展的大圍站上蓋柏傲莊,早前開放示範單位吸引大批準買家排隊參觀,人龍擠滿整個商場,有準買家需排隊輪候近接8小時。除此之外,該新盤同時出現入票狂潮,短短6天累積票數衝上逾2.27萬張,成為1997年後首輪收票最勁的新盤,以首兩批推售391伙計,大幅超額57.1倍,約58人爭購一伙,可說是疫市的一大奇迹。   柏傲莊成功大賣,其中一個原因為大圍站一帶已有約十年沒有大型新盤出現,再加上該盤交通四通八達,除了為多條港鐵綫的轉車站,更坐落未來的沙中線之上,大大縮短前往港島區的時間。再加上有商場面積大如65萬平方呎,較青衣城商場的58萬平方呎,自然成為一大吸引賣點。 柏傲莊以莊園生活、綠化健康為主題,會所及園林面積便分別達5.9萬平方呎及21.9萬平方呎,其中最創新之處是設有大型階梯田園,讓住戶足不出戶已可體驗栽種樂趣。難怪新世界執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鄭志剛對項目充滿信心,更視為集團的代表作之一。 事實上,自鄭志剛接手新世界大小事務後,為集團物業注入新活力,除了標誌為重點發展項目外,在用料、質素、管理和設計上作多方面的嘗試及突破,銳意將集團旗下物業塑造成生活和高質合人的高端組合,遠期有北角柏傲山、近期有荃灣柏傲灣。多個樓盤銷售成績理想有財經評論人形容為「ACheng吸力」。 在鄭志剛掌舵下,新世界近年積極發展大灣區,並計劃斥資逾百億元,發展深圳太子灣大型一站式綜合項目。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在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上提及「深圳是大灣區建設的重要引擎」,可見鄭氏的眼光獨到。 另一方面,鄭志剛亦不忘關注文物保育,新世界發展早前投得一級歷史建築北角皇都戲院大廈的全部業權,決定斥巨額聘請保育專家團隊進行修復工作,保留全球罕有的「飛拱」,並將戲院活化成文化藝場地,這確是相當難得。   撰文:鄞志輝  堅策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

美酒佳餚

打破想像的玩味白酒登陸香港

喜歡白酒的朋友,未知對以下的品牌有何感覺?由一群來自不同國家的外籍釀酒師聚首一堂,懷著惜酒如金的初心,攜手創立「白酒協會(Baijiu Society)」。他們誓要打破東西方想像界限,創製一系列具世界級傳奇中國白酒,而新已於香港登場,讓一眾香港酒迷可以對白酒另一番體驗。 初心:源於與中國白酒及品酒文化結緣的啟蒙之旅 中國白酒獨有的魅力穿越多個世紀,更跨越不同國家文化的界限,凝聚一班來自世界各地的惜酒之人攜手創立「白酒協會」,一切始於創始人克雷格·巴特勒先生(Mr. Craig Butler)的一個宏願。巴特勒先生與中國白酒結緣自 25 年前一趟引人入勝且對品酒傳統及文化影響深遠的中國啟蒙之旅。巴特勒先生當時於抵埗中國後所接觸的第一杯酒正正是傳承上千年的中國白酒,這杯中國白酒不但成為這趟旅程的靈魂,燃點起巴特勒先生對中國白酒及其傳統品酒文化的激情,更成就了今日「白酒協會」的誕生,啟發未來世界以迎接嶄新的品酒體驗。   揉合中西文化   打造世界級中國白酒傳奇 「白酒協會」自始以來一直致力尋找不同方法,將逾千年歷史的中國白酒內的神秘特質保持歷久常新並世代相傳,其耐人尋味的複雜性和絲絨般順滑的收結為「白酒協會」奠定基礎。團隊突破了地域文化規範,不但向中國白酒的傳統致敬,於保留東方獨特的神秘魅力的同時,更融入西方大膽熱情的元素,為白酒新製品注入生命力,帶來了一系列令人眼前一亮的兩款手工啤酒和六種再製酒。 零售點: Baijiu Society [...]

本港時事

【#資多一點】港龍航空今結束營運|35年來長期虧損

港龍航空於1985年5月由商人曹光彪、包玉剛、霍英東及中資機構華潤、招商局等組成的「港澳國際投資有限公司」成立,當時是帶望有一家有中資背景的本地化航空公司,與當地長期壟斷的英資國泰航空有限競爭,成立資本為一億港元。同年11月由於新的航空政策,規定一條航線只能由一家(本地)航空公司經營,先獲發牌經營的航空公司可獲獨家經營的資格。由於高利潤、高客量的航線都由英資國泰所營運,遲來的港龍只能營運一些利潤低的航線,導致港龍長期虧損,到1989年,港龍的虧損累計已達23億港元。 1990年港龍的大股東漸感無力支撐,逐萌退意,國泰航空眼看時機已到,便開始了收購,在1月份國泰航空和太古集團從曹氏收購了港龍航空的35%,而中信泰富則收購了38%。1995年,港龍航空和國泰航空的合資成立「香港新機場地勤服務有限公司」(HAS),負責營運所有於停機坪的運輸及裝卸等工作。1996年,國泰航空為拓展中國市場把部份的股權售與中航集團,收購了35.86%股權的中航集團成為港龍航空最大股東,其次是中信泰富保持28.5%的股份,太古/國泰佔百分之25.5%,曹氏家族佔5.02%。 2006年國泰航空以將以82億2千萬港元及發行新股(股份佔九成),向港龍航空其他股東全面收購港龍。另動用40億7千萬,增持中國國際航空股權,由10%增至20%。另國航則以53億9千萬,購入國泰10.16%的股權,使國航與國泰形成互控關係。同年9月28日,港龍航空正式成為國泰航空全資附屬公司,並宣布裁減191名員工。 2011年底,港龍管理層制定了一系列未來發展計劃,確立公司定位為地區航空公司,專門營運中國及亞洲短途航線,並配合母公司國泰航空的洲際航點,為乘客提供更佳的轉乘網絡之餘,亦應對主要競爭對手香港航空於中國市場的急速擴張。 2016,國泰航空宣布將港龍航空易名為「國泰港龍航空」(Cathay Dragon),並公開新塗裝,改用與母公司國泰航空相同的「翹首振翅」塗裝,但色調改用紅色,飛龍圖案移向機首,並於機身印上「國泰港龍」的中文字樣。 2020年因應新型冠肺炎事件,導致香港往返各地的航班客量大幅下跌,國泰港龍航空大幅調低運載力,同年10月國泰港龍航空的母公司國泰航空宣布通過重組計劃,並大幅裁員8500人,為國泰史上最大規模裁員,同時宣布國泰港龍航空停止營運,即時生效。大部分航線交由母公司國泰航空公司及同系香港快運航空營運,機隊全部轉至國泰名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