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利用數碼科技促進包容性增長

隨著新冠疫情出現,全球數碼經濟正面臨一個分水嶺。疫情加速了企業和消費者轉向數碼營商及支付工具,但同時又拉遠了那些能夠和未能接觸到數碼工具和技術的人之間的距離。 在亞太區,朝向數碼未來的趨勢更為明顯。各種如數碼貨幣或電子錢包等新興支付方式的應用在各地蓬勃發展,這很大程度促使區內電子商貿在2020年急增了16%[1]。此升勢伴隨著Web 3.0的來臨,包括人工智能、雲計算、擴增和虛擬實境、3D 設計等新技術的融合,讓我們重新思考如何將科技應用到未來之中,尤其在分散式金融和開放銀行服務方面。 這種數碼經濟中的快速轉變如預期般備受歡迎。新技術讓人們能夠以更快捷、更便宜和更方便的方式轉移資金,同時為企業及消費者提供更多銀行服務及支付選項。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提高警覺。一些缺乏新興技術支援的地區將可能面臨財務差距擴大的風險,進一步排擠已被剝削的一群。因此,我們正面臨的挑戰是在繼續善用數碼經濟優勢,同時也要追求一個更宏大的目標:包容性增長。 應對財務及數碼差距 簡單來説,包容性增長指為所有人創造就業機會、提供平等獲得教育和醫療保健等基本服務的權利,以及幫助降低貧窮率。普及金融──平等獲得金融服務的權利──是包容性增長的重要支柱之一。在數碼世界,由於許多金融活動都在線上進行,金融和數碼包容性的關係將越來越緊密。 據統計,全球有17億人口和小企業負責人缺乏金融服務支援[2],而這數據在越接近我們的地區越明顯。以東南亞為例,6.7億人口中約一半沒有銀行戶口,也沒有渠道獲取金融產品,另外有18%的人沒有得到足夠的銀行服務,他們除了銀行戶口外缺乏其他支援[3]。同時,世界有接近一半的人口被自動排除投入新興數碼經濟,這加大了Web 3.0時代下的財務差距。根據2021年的聯合國報告[4],有37億人仍然無法連接互聯網。在發展中國家, 超過80%的人口仍然未能上網。 數碼差距為經濟發展帶來嚴重後果。以中小企為例,它們是亞太區的經濟支柱,佔所有企業總數96%以上。單計香港,便有超過340,000 家中小企,合共聘用了約 45% 私營機構僱員。不過,由於網絡基礎建設不足、數碼素養處於低水平或資金短缺等原因,現時仍有大量中小企未能受惠於數碼經濟。 解決現實世界問題的技術 新興科技可以怎樣縮窄這些差距,並對包容性發展作出貢獻?首先,我們應避免將科技視為靈丹妙藥。如果科技不能解決人們和企業面臨的實際問題,或無法讓有需要的人獲取或使用,就會變得毫無意義。我們應該把科技視為能夠實現解決方案的條件,而不是解決方案本身。 促進包容性增長的關鍵是增加對數碼工具及平台的接觸渠道,和提供人們所需的數碼知識技巧,讓他們最有效地利用科技。Mastercard承諾在2025年或之前幫助10億民眾轉型至數碼經濟[5]。我們的願景是透過最大限度的技術和合作夥伴關係,為企業和社區提供援助、見解和接觸機會。 這正是日益廣泛應用安全、開放銀行軟件所帶來的作用。數碼平台有助提升透明度,讓貸方深入了解中小企過去的表現,以評估其風險和信譽。就如Mastercard與 Kionect正在肯尼亞進行的服務,主要針對以現金交易為主、並缺乏申請貸款所需之財務記錄的微企業。透過為他們提供電子交易數據記錄,零售商便有資格申請微型貸款,從而協助拓展業務。 歸根究底,雖然我們樂見科技進步和數碼經濟進化,但最重要的是如何利用科技去克服金融和數碼包容性等問題。隨著我們邁向數碼化程度更高的Web 3.0 時代,必須持續發掘能夠服務新市場、改善消費者體驗,及真正讓人們獲得更平等生活的技術和應用場景。 作者:凌海(Mastercard 亞太區聯席總裁) 備註 [1] https://recordtrend.com/electronic-commerce/e-commerce-in-the-asia-pacific-region-will-grow-by-16-in-2020-from-forrester/ [2] https://www.unsgsa.org/financial-inclusion [3] https://www.macquarie.com/au/en/perspectives/delivering-digital-financial-inclusion-in-southeast-asia.html [4] https://www.un.org/press/en/2021/dsgsm1579.doc.htm [5] https://www.mastercard.com/news/ap/en/newsroom/press-releases/en/2020/may/mastercard-builds-on-covid-19-response-with-commitment-to-connect-1-billion-people-to-the-digital-economy-by-2025/  [...]

名家觀點

香港工業4.0 ——劍指未來

2011年,德國藉漢諾威工業博覧會發佈物聯網loT等新技術,意圖提高本國製造業水平,推出工業4.0平台規劃。這道驚雷喚醒了德國製造的可持續發展戰略思考和實踐,卻也啓蒙了遠在東方的中國,必須從「中國製造」轉化更新,走上「中國創造」之路! 工業4.0為世界展現了一幅全新的工業藍圖:智能化、自動化、網絡化、個性化的生產模式,因為物聯網、互聯網,以至5G的廣泛流通,工業創造新價值、新產值、新領域、新格局逼在眉睫!傳統行業界限將消失;產業鏈分工將重組;動態生產規模、極速數據管理、求變的工作方式、全新工業生態圈等新的思維將迎頭而上!智能工廠、智慧生產、智造工業將成未來趨勢!過去需要集聚效應的實體生產規模將轉化為智能管理的網絡化無縫連繫;新興、尖端、綠色產業將應運而生! 當代中國遇上百年難得的機遇!自改革開放及與世貿接軌,中國便經歷40年出口歐美各式各樣產品嚴苛的磨煉,從物料、設備、生產、質量、認証、效益、效能的原生產製造模式,逐漸轉化為以研發、調研、專利、設計、企劃、營銷的原策略創造模式。「中國製造」的稱號誓將升級轉營「中國創造」,創新將成為決戰明天最犀利的武器! 香港工業1.0為上世紀50年代前手工勞動模式。戰後為滿足國際訂單的要求,生產講求效率、效益和效能,快速實現了機械化生產,產能帶動了香港經濟的極速發展。香港工業2.0展現於70年代,實現電氣化,採用電力驅動產品大規模生產,大批量製造的模式大行其道,造就「香港製造」的美譽。香港工業3.0實踐於80年代,生產邁進自動化規模,電子及信息技術當道,能快速回應國際在質量數量千變萬化的供需。工廠北移蛇口、深圳、東莞、廣州,「中國製造」成價簾物美的代名詞。 今天,中國工業朝4.0的發展如箭在弦。反而香港工業北移後本地生產基地卻成為陪都,軟硬設備投資皆放重在中國境內,工業生產後發力無復當年勇!面對世界工業大國高唱入雲的戰國策,香港工業如何延續優勢,創造新的競爭力、新的產值、新的規模?工業4.0如何啓悟香港工業家浴火重生?如何連結中港生產軟硬實力創造新機遇?如何藉大灣區9+2的優勢再開新局?如何利用前海資源再展新姿? 未來中國將邁向更為自主、自立、自強,超越競爭的「中國創造」全新境地。香港地傑人靈,從來是催生創意、創新和創造的好地方!香港工業的輝煌過去大家莫失莫忘,工業4.0如何能從傳統、再創新、求轉化,掌握箇中竅門,才是真道! 未來依然在我們手中!   作者:吳秋全(Charles) MCL品牌企劃首席顧問暨總設計師   [...]

名家觀點

以創新思維 重塑香港優勢貢獻大灣區

10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當中的經濟篇章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為題,認為香港有獨特優勢。2021 年都快將完結,但不少香港人還沉醉在以往「亞洲四小龍」的光環,正正是這種歷史包袱令香港面對大灣區的龐大機遇都裹足不前。 我出身自中文中學, 1978年於浸會學院(香港浸會大學前身)工商管理學院畢業後就投身社會,經歷香港經濟發展最蓬勃的黃金時代。43年後的今天,經歷疫情等重大事件打擊,有人憂慮香港前景模糊,對未來失去信心;我卻認為如今香港正面對過去20年來最大的機遇:人口超過8,600萬、地區生產總值達16,688億美元的粵港澳大灣區。珠玉在前,問題只是香港人能否、以及如何抓緊跑道再次起飛。 深度分析香港的強弱危機 過往香港的確是大中華的龍頭城市之一,但事實上內地很多城市在各方面現在都超越了香港,但憑著我們作為國際都會、匯聚中西,容易吸收西方思維,令我們具備創新的心態。現時香港整體社會包括教育界,都應抱著企業家的創業精神;企業以至政府都應嚴肅認真地進行的一次全面的強弱危機(SWOT)分析,看清自己的長處,修正短處,放開心眼改進自己以向大灣區獻策。尤其是教育界,社會氣氛令年輕人對大灣區卻步,大學教授應以身作則走進大灣,將自己的第一身感受與同學分享。 企業高層應當聆聽者 我在不同企業工作數十載,對外打造品牌,對內帶領公司與時並進。多得浸會商學院的啟蒙,我晉身管理階層後主張創新思維,不著重繁文縟節;而我認為2020年代理想的企業管理層應做到以下三點: 謝絕一言堂:猶記得當年謝志偉校長的一次演講將我的負面想法扭轉;工商管理系主任陳靜文博士接納我的個人見解,讓我知道只要我敢於表達就一定會找到自己的觀眾。將這些往事投射在商業社會,使我深明企業高層必須學習聆聽,商業機構亦應塑造更良好環境與基層員工交流、互動。 成為團隊之一,不是第一:職權上,上司作為決策者,更應成為保護者,承擔起公司的責任全然擔當下屬;但除此之外上司應視同事為伙伴而非下屬,將辦公室打造成一個融洽的大家庭,放下階級觀念,必能成功建立團隊精神。 不斷蛻變:每間公司都需要蛻變(rejuvenate),由人、思維以至管理模式都應不斷推陳以應對環境和時代變化,同時在競爭者之間脫穎而出。年輕和新入職員工對公司內部改進絕對有重要的推動作用,而企業高層「自己講少點、聽年輕人講多點」的態度也是不可或缺。 作者:王克勤(香港浸會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特邀教授、1978 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市場學系) [...]

香港

供樓供半世?按揭年期如何考量?

自近年樓價拾級而上,加上新按保政策出台,不少人為了更容易上車,不惜將按揭年期延長。根據最新金管局的數字反映,10月份的平均按揭貸款年期已增至333個月(即接近28年),創有紀錄以來新高。 如何選擇最合適自己的供樓年期?大部份銀行最短的按揭貸款年期為5年,最長則是30年。而借款人亦可根據人齡、樓齡、利息、每月供款及壓力測試等幾項因素而去決定最合適的貸款年期,以下將詳細說明。 樓齡/人齡: 大部份銀行沿用「75減樓齡/人齡」來計算最高按揭年期,並以較低者為準。假設A先生40歲,購入樓齡50年的物業,最高按揭成數為75-50=25年。樓齡無法改變,但人齡卻有可能因增加較年輕擔保人而降低。假設B先生60歲,購入樓齡20年的物業,本應最高按揭成數只有75-60=15年,但如B先生的20歲女兒作擔保人,而女兒的每月收入大於每月按揭供款,按揭年期便有機會以女兒年齡計算,最長可增至30年。 利息: 年期越長,利息越多。假設貸款額500萬元,承造20年及30年的供款年期,以實際按息1.4厘計算,20年的全期利息逾73萬,30年的全期利息更逾112萬,兩者相差39萬或53%!不過,全期利息只供參考,因利息除了根據年期,亦會根據拆息(Hibor)、最優惠利率(P)而有所改變。如未來遇上加息周期,利息將有機會大幅上升。 每月供款/壓力測試: 借款人當然想縮短貸款年期,以盡量減少利息開支。但年期越長,每月供款自然減少,更有利通過壓力測試。以首置客為例,供款佔入息比率及壓力測試基準分別為50%/60%,即每$10,000元收入,每月供款不可超過$5,000及$6,000。如每月供款超過此水平,拉長年期亦是其中一個較易通過入息基準的方法。 因此,借款人可根據自身條件,選擇較長的按揭年期以便更易通過入息審查,或選擇較短的按揭年期以節省更多利息開支。另外,借款人亦可在轉按時,配合自身需要增加或減少按揭年期,筆者亦建議借款人不要借盡,預留按揭年期作緩衝。 撰文:經絡按揭轉介營運總監 張顥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