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電視(1137)靠網購翻身 TVB要偷師?

一場武漢肺炎(新冠病毒)令香港本身已經極為疲弱的經濟雪上加霜,飲食業及零售業受到重創。不過,危機中總會出現逆市奇葩,由於抗疫用品例如口罩、消毒用品甚至廁紙的需求極為旺盛,加上本地居民減少出外避免受到感染,令網購業生意急彈。香港電視(01137)旗下的HKTVmall,一月份交易額勁升五成,更不排除集資以擴充業務。反觀電視廣播(00511)經營愈見困難,或可傚法香港電視才能找到出路。 本港最大網購平台,香港電視旗下的HKTVmall,生意好到做不停手。香港電視近日公布,HKTVmall今年一月平均每日訂單數量約二萬二千四百張,按年及按月分別上升百分之六十四點七及十九點八;平均每日訂單總交易額達一千零九十萬元,按年及按月分別上升百分之四十九點三及二十五點三;整個一月訂單總交易額為三億三千八百萬元,按年及按月分別勁升百分四十九點六及二十四點七;不過,平均單值四百八十八元,按月升百分之四點五,按年則跌百分之九。 香港電視認為,業務量增加可能因為去年增長動力效應而來,預計二月份增長動力持續強勁,另外,目前港人到人多擠迫的地方購物意欲減弱,購物重心轉至網購平台如HKTVmall等。該公司指,二月頭九日增長動力及營運狀況均較上月同期更強,預期此增長動力將延續至整個二月。曾於HKTVmall或HoKobuy購物的獨立客戶已達二十九萬二千戶,按年增長百分之三十六點四,較去年十二月增長約一成。 受惠好消息帶動,香港電視股價今年節節上升,由年初的三點四六元,本週一最高升至六點九七元,市值最高達五十三億二千七百萬元,已經超過電視廣播的五十二億七千四百萬元。雖然股價於週二回落,但按收市價六點零一元計算,今年累計升幅已達百分之七十四,成為逆市的中奇萉。 反應夠快 HKTVmall的成功,證明四年前創辦人、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王維基決定退出免費電視業務轉戰網購的決定非常正確。除了是肺炎令市民足不出戶增加網購生意,還有就是在全港極度缺乏抗疫用品的時候,HKTVmall不斷在全球各地採購到口罩及消毒用品在平台上出售,王維基更親自出馬,飛到海外購入口罩生產線,未來將在香港生產口罩,解決供應問題,在「黃色經濟圈」的效應下,將生意進一步急升。 HKTVmall上週於社交平台透露,已向六萬四千名客人出售逾四百五十萬個口罩,王維基於二月初到訪不同地方,尋找口罩生產設備,終以二十萬美元(約一百五十六萬港元)在台灣購入相關機器,對方承諾三十日內交付。不過,最後能否在香港生產仍存在極多變數,因為現時未知外國政府會否停止相關機器及原材料出口,該公司亦沒有防污染廠房(Clean room)專業知識,以及能否取得實驗室認證,成為合資格廠房。 由於HKTVmall生意實在太好,訂單已應接不暇,現時落單的話,要等一個星期才能送貨,所以HKTVmall亦乘勢調高免費送貨的最低消費金額,藉以增加每張單的消費金額。上週HKTVmall公布,所有免運費訂單的金額一律上調一百元,普通會員的單一訂單免運費金額將提高至五百元,VIP會員亦調高至三百五十元,而即使門店自取,最低消費亦要二百元。 擴充網絡 香港電視見現時需求甚大,亦計畫借機擴充,未來數星期陸續推出額外措施以改善客戶體驗,包括建立「邀請購買」平台、將客戶基礎分為若干不同類別等。香港電視表示,「邀請購買」是將熱賣產品例如個人健康設備的繁重瀏覽量,從HKTVmall分流。客戶需在新平台上,預先登記想購買的熱賣產品數量,系統將在指定時間根據產品庫存,作出隨機分配。 此外,集團正與多個知名零售連鎖店商討,拓展訂單自取網絡,為客戶增加地區上的便利及自取時段。現時,集團已與其中一家現有商戶Foodwise合作,增加七個自取點,並期望其他零售連鎖店將加入。集團亦正在增加外判物流資源,包括第三方物流公司及個人,以拓展送貨到戶的配送容量並舒緩延長的送貨等候時間。 進一步擴充自然需要資金,香港電視發出公告指,可能在市場條件及集團需求配合下,考慮為支持集團營運及業務發展而進行的不同融資活動,包括股權及債務融資、貸款及信貸額度等。 香港電視當年一等再等,始終未取得免費電視牌照,其後改為透過OTT(over-the-top)方式傳送節目,客戶要額外購買機頂盒或使用行動裝置,透過互聯網網絡才能收看節目。雖然節目質素受到肯定,但當年香港仍未形成OTT的潮流,NETFLEX及亞馬遜等同樣透過OTT提供服務的供應商,仍處萌芽狀態,香港電視「走得太前」,收視始終不及免費電視,廣告收入難支持龐大支出,所以決定另闢電視消費頻道,向觀眾銷售產品,以增加收入,想不到其後副業變主業。一八年該公司宣布放棄申請免費電視牌照,全面撤出電視業務,反而走得更順暢。香港電視早前公布截至去年六月底的半年業績,營業額勁升六成至六億二千六百萬元,雖然仍在虧損,半年蝕一億五千五百萬元,但毛利增加七成,至一億二千五百萬元,毛利率提升一點四個百分點,至百分之二十四點九。該集團半年訂單總商品交易額已達十二億三百五百萬元,按年勁升百分之五十四點七。 空間龐大 網購在內地一早落地開花,反觀香港網購市場發展一直落後,原因之一是香港人口較為密集,超市及便利店隨街可見,減少網購的意慾。其次是數年前,電子支付在香港仍未流行,亦阻礙了網購的發展。到金管局正式開放市場,批出多個電子支付工具牌照,如WECHAT PAY HK、支付寶(香港)、PAYME,以及後來推出的「轉數快」,令電子支付潮流開始形成,網購市場才後來追上。不過,以香港接近八百萬人的城市計,網購的滲透率仍低,除了HKTVmall之外,另一間網購平台「士多ztore」的規模亦遠遠不及,事實上可以容納更多的平台加入。 PayPal早前發布的《二○一八PayPal香港跨境消費者調查》指出,到一八年底,本地網購消費總額亦按年增加百分之二十七至三百八十九億元,到二○年前,香港網購市場消費總額預計將達五百五十四億元。以HKTVmall一月訂單只有三億多元計,市場其實仍然容得下更多的參與者。 主力外賣送餐的Foodpanda去年十月開始試行pandamart,主要負責日常雜貨送遞服務,現時有一千個合作夥伴,共售一萬四千件商品,其中利亞零售(00831)經營的「OK便利店」亦是夥伴之一,今年底店舖數目可增至三千間,商品選擇達五十五萬件。 轉型翻身 電視廣播現時的情況,難免被拿來與香港電視比較。雖然TVB仍然是香港最大免費電視台,但隨着觀察流失至互聯網平台,廣告商在反修例風波後大幅減少在TVB落廣告,電視廣播的經營已愈來愈困難,正步「風水輪流轉」的格局。現時唯一可以拯救到電視廣播的,或許是效法香港電視,布局網購。 電視廣播一九年上半年收入為十九億六千五百萬元,跌百分之十一點九,雖然仍有盈利,但半年只賺二億一千三百萬元,當中香港電視廣播營業額減少百分之十四點四至十二億二千八百萬元,分部溢利大跌百分之四十三至五千八百一十六萬元,而myTVSuper、Big Big Shop等新業務收入佔比仍十分低。以去年六月底的三千九百二十名員工計,單單一個月公司就要支付一億三千萬元作薪酬。 電視廣播於一八年開始拓展電子商貿,利用Big Big Shop展示銷售產品,借助TVB同時宣傳產品的優勢以落實銷售交易。為了推廣Big Big Shop,TVB亦推出不少綜藝節目,例如「香港原味道」、「大灣區活好D」及「食好D食平D」內的產品及服務均可於網上購買。電視廣播亦已與OK便利店合作,成為取貨服務夥伴。Big Big Shop的目標是一年營業額達三億元,並在今年內扭虧,近期Big Big shop亦有推出口罩,未知能否趁是次疫情再下一城,幫電視廣播翻身。 [...]

本港時事

TVB再裁員 港電視業末路?

全港最大的免費電視台電視廣播(00511)(TVB)宣布月底前裁減一成員工,以現有約三千五百名員工(不計藝員)計,即裁員約三百五十人。雖然實際裁員人數較之前市場傳出的八百至一千人少,但該公司去年才裁員以百計,短短一年時間再裁減人手,加上集團業績每下愈況,是否意味香港的電視業已走入末路?還是其實另有出路? 電視廣播日前發表內部通告,解釋因「本港示威衝突事件至今持續超過半年,重創旅遊、飲食及零售市道,經濟衰退已成定局,各行業包括廣告界、電視、報章和其他媒體將無一倖免,但最令人擔心的是香港前景不明朗,社會事件未有平息跡象,無法估計社會何時恢復秩序和經濟復甦。所有企業面對這嚴峻情況,均有責任採取措施,令公司營運得以持續發展及保存主要動力。」 結果就是「有鑑於此,公司需要重組部份業務流程以增加成本效益。有關措施已考慮到對公司營運所需和同事就業作出平衡。公司現有約三千五百位員工(不包括藝員),將會有約一成人受到影響,公司將最快在年底前通知大部份受影響員工,按法例作出賠償包括代通知金等,同時亦會發放特別酬金。」 至於未來發展方向,集團表明「公司會加快在內地,特別是大灣區的業務發展,並擴大營運設施及資源投放,此亦可為同事提供新的發展機會。在本港的OTT服務myTV SUPER已有約九百萬終端登記用。在海外方面,TVB Anywhere亦正積極在東南亞和北美市場推出新產品和服務,加強拓展業務。」 一四年始走下坡 觀乎TVB近年業績,自從二○一三年純利增至十七億三千八百萬元後,就一直走下坡,以致集團於一五年宣布,在一六年初推出無線電視「第二」平台,並採用over-the-top(OTT)機頂盒技術通過開放的互聯網,提供大量無線電視頻道及多個第三方頻道和節目,以及提供視頻點播服務,而OTT服務之收費遠低於傳統收費電視業務模式。公司管理層相信此OTT服務能成為具吸引力和受注視的服務,以滿足觀眾的娛樂需要。 結果,集團的一六年度業績報告內披露,有關OTT服務myTV SUPER於二○一六年四月推出,已成為領先市場的華語內容OTT平台,提供五十條無線電視及國際頻道以及超過三萬二千小時點播節目。而於二○一八年度,OTT業務更終於獲得盈利一千六百萬元,相對一七年度虧損達八千五百萬元。至一九年中期業績,myTV SUPER錄得三千二百萬元盈利,比一八年全年還要多一倍。由此證明,集團走向OTT一途的策略成功。 可惜的是,由於集團投資了八億三千萬元星美控股(00198)債券,在一八年度作出五億元減值支出或虧損,令集團在該年度轉盈為虧,錄得近二億元虧損,相對一七年度純利為二億四千三百萬元,更成為集團最少三十年來的首次虧損。不過,這項虧損與公司的電視本業並無關係,只算是一項一次性的投資失誤。 OTT收成正果 誠然,受到觀眾娛樂模式的轉變,以及網絡視頻的盛行,近年TVB的收視大不如前,難免影響TVB免費電視台的廣告收入,但集團在發展OTT業務的成功,一定程度挽回了這方面的缺失。同時,在這次傳出裁員消息期間,亦有消息指集團其實是改變以往的純由公司全權負責的製作模式,改為更多外判或採購他方製作的模式運作,藉以減低恆常開支。 這模式其實壹傳媒(00282)都已經採用,其部分內容就是由原員工自行成立的內容製作公司提供,這可以讓公司本身減低強積金、醫療等一大批聘用固定員工的開支,而且只要監察方面嚴謹,也可保障內容的一定質素,因為外判公司要自力更生,盡量滿足客戶要求。 [...]

專題

邵志堯:從電視節目看香港變化

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電視產業曾在東南亞處於領先地位,香港製作的電視節目及劇集更能遠銷至歐美各地有華人地區。但香港電視業近年的發展,正如本港經濟增長一樣,已逐步被鄰近地區迎頭趕上。 香港免費電視台雖然美其名有三家—無綫電視、開電視和ViuTV,但大比例的收視仍在無綫之中,其餘兩家只可稱小眾之選,若做一個街訪,肯定超過九成多人不知兩小眾電視台有什麼節目,雖然無綫電視在收視上取得絕對優勢,但和全盛時期八九十年代相差很,所以業績便倒退得很厲害,這和觀眾有更多選擇有關。從前觀眾只可被動式由電視台安排,隨著互聯網的興起,觀眾已取得話語權,不再會靜靜地等在電視機旁欣賞,他們隨時可以重看或挑選世界各地合他們口味的節目,香港其他行業也是一樣,消費者也由被動變為主動,從前靠廣告鼓勵消費,今天卻會主動搜尋相關信息去作決定,商家不作改變去適應市場只會坐以待斃。 為此無綫電視企圖用MyTV Super 和Big Big Channel去作調整等平台,前者以希望打破時間和空間限制,後者以直銷去彌補廣告損失,但經營需時,不可能短期取得巨大效益。香港其他公司也是一樣,雖知必須要轉型才能活下去,但投入和產出卻未如理想而陷入困局。 為此,無綫電視開始節流,減少自拍劇集,多了外購內地生產劇集,劇集數目減少一半,今天已難再出現巨星如周潤發,因為收視排首次名是處境劇集《愛回家》和八卦時事《東張西望》,劇集製造不了全城焦點,巨星便不會出現,只剩下演員,《愛回家》用不同大小角色去帶領劇情,人物能投射到身邊的人,每人性格不一樣,而《東張西望》用低成本關心熱門話題也引起共鳴,反而長期超越其他劇集收視。雖然很多人說,《愛回家》劇情無聊,但收視卻証明策略成功,由活生生小人物去帶動,比劇情集中在主要明星也能牽動人心,放大至整個香港,內地劇集和企業侵入了香港已是事實,香港人亦從強勢一方,由明星變為普通市民也是事實,電視台剛好便是寫照,筆者最擔憂是電視台日後再不生產本地劇集而變成合拍劇,很大機會已被不幸言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