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迎戰16度:山火頻繁損失大 人工智能環保政策齊救災

澳洲近月發生前所未有的叢林大火,估計數以億計動物葬身火海,經濟損失超過四十四億美元。過去一年,不止澳洲,美國、巴西等地都有大型山火,造成巨大損失,並拖累經濟。 雖然氣候變化不是直接導致山林大火發生的原因,但高溫乾旱的天氣卻令大火加劇。因此,若要防範未燃,重整工業、減少排放、加強推出保護森林等政策,皆為各國未來的首要任務。同時,在今次澳洲山火中,除了依靠人手及各種滅火機隊外,無人機、人工智能(A.I.)等科技亦有登場。預料在未來救災中,科技產業將擔任愈來愈重要的角色。 澳洲新南威爾士州及維多利亞州的「超級山火」燃燒至今持續四個多月,令澳洲南部不少地區遭受濃霧籠罩,悉尼空氣質素欠佳,超標最多兩倍,首都坎培拉同樣受惡劣空氣質素影響,當局至今已呼籲近二十五萬人疏散。 鄰近的新西蘭亦遭煙塵影響,奧克蘭的天空一片橙色。煙塵影響範圍之大,甚至飄至南美。世界氣象組織最新指出,智利天空已變成灰色,而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日落時也變成泛紅,組織估計部分煙塵更可能飄落至南極。 萬頃焦土 百億損失 這場火災在當地已造成二十七人喪生,超過一千零三十萬公頃土地淪為焦土,面積相當於一個南韓;澳洲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 Bank)估算,山火造成的經濟損失迄今已達五十億澳元(約二百六十七億港元)。而信貸評級公司穆迪則估計相關的經濟損失料會打破○九年維多利亞森林大火的四十四億美元。 除了澳洲,去年全球各地均山火頻繁,美國加州在十月就有嚴重山火,重災區包括北加州的索諾馬縣和納帕縣,兩者都是美國最著名的葡萄酒產區和旅遊地,總計有四萬個工作崗位直接依賴於遊客,去年旅遊業總收入約為四十億美元。受山火影響,納帕縣的酒店入住率相比前一年下滑百分之四,銷售下滑百分之五,旅遊業者均在抱怨。此外,為降低風險,北加州政府當時更啟動了大規模的人為斷電,為期一週,進一步加重了加州的經濟損失。總計九十四萬個居民和商業用戶受影響,每停電一天的損失達十三億美元。 此外全球最大雨林亞馬遜森林亦在去年七月陷入熊熊火海,超過二百二十萬英畝樹林被燒毀,由於亞馬遜森林資源豐富,巴西每年從雨林中的橡膠及木材等,得到八十億美元的經濟總值,山火為當地帶來重大損失。 山火一浪接一浪,不少分析都認為跟近年全球氣候有緊密的關係,雖然氣候變化不會令山林大火發生,卻能加劇火勢。如澳洲氣象局及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報告指,在澳洲大部分地區,一九年的夏季異常溫暖乾燥,亦是自七○年以來最乾旱的年份。氣溫上升加速水分的蒸發,令「蒸騰作用」(transpiration)效果更大。即使降雨量與以往相若,但亦令泥土、蔬果及空氣比以往更乾旱,結果持續乾旱高溫令山火一發不可收拾。 人工智能 嶄露頭角 今次澳洲山火,單在新南威爾士州已動員了約三千名消防員及緊急部門人員協助搶救,更有上千的義工幫忙,而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更在一月四日宣布調派三千名後備軍人協助救火,是當地史上首次出動後備軍人救災,不過火勢仍然猛烈。 另外,今次消防隊除了靠重型運輸直升機之外,其中一個重要工具就是「無人機」,由於吸入煙霧對空中滅火機隊的消防員非常危險,無人機則不受此影響,並可拍攝受影響最大區域的圖像及影片等,傳送予地面指揮人員,當消防人員及或其他救援人員失去聯繫時,亦可派無人機幫助搜索。因此在叢林大火危機中,一眾無人機已成為救火隊的「空中之眼」。 其中澳洲無人機軟件公司「Propeller Aero」日前更在Twitter上宣布,向火災調查人員提供義務無人機測量服務,利用數碼攝影測量儀器協助分析。 其實近年人工智能已經廣應泛用在救災和防災的工作,如在一九年二月,美國就宣布會推出火災監控計畫,並以美國國民衛隊無人機收集的山火圖像及影片訓練演算法,助預測山火路徑及提升撲滅效率。 市場上相關的防災人工智能公司亦開始輩出,位於葡萄牙的通訊科技公司Compta最近就開發出一套名為Bee2FireDetection的火災偵測系統,讓消防部門更準確地偵測火源。系統使用了IBM Watson人工智能、物聯網以及天氣數據,能更早提供山火警報,協助當地組織更有效救火。 另一間位於三藩市的公司Silvia Terra,運用人工智能進行森林測繪,為規畫人員提供更多資料,幫助降低火災風險。此外,美國匹茲堡卡耐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高級代理機器人實驗室主管塞卡拉(Katia Sycara)正在開發大批可以進入災區、自主搜尋倖存者的機械人。這些機械人將使用人工智能的機器視覺分析所見場景、作出決策。 而隨各國正加大防災的開支,如在一九年十二月,日本推出了總額達二十六萬億日圓(約一萬八千七百億港元)的刺激經濟方案,主要用於防災改善、基建開支,估計防災和救災型的人工智能產業有望穩步成長。在本地研發火災預警機械人初創公司Insight Robotics最近就獲得海闊天空創投(Beyond Ventures)聯同上海線性資本(Linear Capital)牽頭投資,融資額高達九百萬美元。 經濟政策 解決問題 除了科技可救災,其實各國政府若能改變一些政策取態,也有助解決連年山火問題。如澳洲是全球最大煤炭出口國,全國碳排放總量已連續四年上升,明顯與三十年減排百分之二十六至二十八的目標背道而馳;但近年當地政府依賴信用額度作為環保政策,並非有新的減排量。加上澳洲能源及減排部長Angus Taylor早前探訪幾乎受山火波及的Tahmoor煤礦時,關心化石燃料企業多於前線人員安全,更是為人所詬病。故環保團體如綠色和平已促請澳洲政府正視氣候危機,拒絕為煤癮再找藉口,必須立即制訂並執行減排措施,第一步由淘汰燃煤做起。 又如印尼,該地過往經常發生山林大火,部分更會持續數週,導致學校停課、航班停飛,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的空氣每每受到波及。而這些山火的最大元兇是當地農民,因為他們習慣依照傳統進行火耕(燒芭),即是燒山清理林地,以得到更多地方來種植油棕與製紙漿用的樹木。政府近年已嚴加阻止有關行為,分析認為,政府亦需要資助農民改善農作科技,才有望減少火燒山林的情況。 [...]

本港時事

【國際視野】迎5G發展「元年」,中美競賽擴至區塊鏈領域

全球有2,371種虛擬貨幣,市值約2,137億美元。 科技發展使私人財富管理業務的發展更加多元化,迅速化和便利化,因此監管和合規是未來幾年重點關注的領域。2020年是5G發展的「元年」,5G商用估計可提供較多機會,5G相關的軟、硬件產業鏈表現將較強勢。值得留意,中、美科技競賽已延伸至區塊鏈等領域,例如中國央行發行的數位人民幣(DCEP)、被美國證監定義為證券的LIBRA(加密貨幣)。 受累多國持續的政局緊張關係,環球經濟已放緩至增長與衰退岌岌可危的邊緣。隨著中美關係有望回暖、多國推出財策措施、主要央行持續實行寬鬆貨幣政策及重新「擴表」等,令市場憧憬環球經濟有望走出谷底。利達集團首席投資謀略師凌卓榮表示,隨著中美關係回暖,以及全球主要央行持續實行寬鬆貨幣政策,令市場憧憬環球經濟有望走出谷底,預期股市年底出現一輪價值型「抄底」浪潮。 雲市場規模勢破3,500億 至於哪些板塊值得留意?他說,中美科技競賽已延伸至區塊鏈等領域,而區塊鏈的發展則需要以雲計算作基礎,相關概念股有美團(03690)、阿里巴巴(09988)及GlobalX中國雲端運算ETF(02826)等。從現時的創新科技發展,如區塊鏈、物聯網及人工智能等範疇,均需要以雲計算作為基礎。雲計算市場規模增長預計2022年將達到3,546億美元。 5G相關的軟、硬件產業鏈表現將較強勢。 「目前,全球2,371種虛擬貨幣,市值約2,137億美元,超過300個交易所,每日處理成交金額逾170億美元,有超過200間銀行引進區域鏈技術,包括中國銀行、建設銀行、招商銀行、摩根大通等。由於美國證監定義比特幣為商品,比特幣近年與黃金同被視為避險工具。但基於區域鏈依靠礦工維持,而礦工從掘礦和處理交易的回報效率越來越低,比特幣的持續性存疑,長遠來看,黃金儲存的價值和安全度更高。」 金價長線受惠利好因素 他又說,金價自去年7月後曾急升至1,557元。其後市場避險情緒稍有緩和,令金價進入整固階段。「我們對於金價長線仍保持樂觀。黃金過去數季供不應求的情況、環球不明朗因素持續上升、環球息率難以大幅攀升等因素,均顯示金價長線具多項利好因素。金價中線目標︰1,640元(12.02%),長線目標︰2,000元(36.59%)或以上。」 利達集團首席投資謀略師凌卓榮。 凌卓榮續說,美國頁岩油及傳統產油量同步加快。幸好美國頁岩油平均成本價過去數月上升至45.05美元/桶,加上最近油組再度減產以達至供求平衡的消息,令油價獲支持。從數據顯示,預料油價在上半年先橫行再上升。紐約期油目標︰每桶63.50美元(8.14%),而下方支持在每桶51.00美元(-13.15%)。 5G生態圈概念吸引 另一方面,亞洲區內經濟近月有所回穩,晴雨表(亞洲出口領先指數)亦顯示經濟應已見底,被市場低估的亞洲貨幣或可出現一波反彈。亞太區半導體銷售亦呈見底回升走勢。相信5G生態圈相關(設備、手機、晶片)主題可看高一線。參考過往數據,每當亞洲區經濟增長回落及亞洲區通脹上升,MSCI亞洲(日本除外)高息指數則跑贏MSCI亞洲(日本除外)指數;因此他認為高息型投資風格較吸引。相關概念可參考中興通訊(763)、小米集團-W(1810)及BMO亞洲高息股票ETF(3145)。MSCI亞洲(日本除外)高息指數目標︰9270點(12.60%)。 私人財富管理重視行業操守。 此外,從債息率及息差比較,可見亞洲債及高息債具吸引力。預料在今年第一季後旬,市場對內地悲觀情緒將逐步回暖。再者,內地仍然保持寬鬆方向及大型指數資金逐步流入,將為內地債市提供支持。相關概念可參考iShares巴克萊美元計價亞洲高收益債券ETF(AHYG.SG)。 [...]

本港時事

恒指研W股S股染藍 新股市場再掀高潮

外圍市況極為動盪,大量不明朗因素相繼浮現,美伊戰爭、中美貿易戰再加朝鮮半島局勢。不過,香港的股票市場可能又有另一番風景,尤其是新股市場,二○二○年絕對是大好的一年。恒指公司本週一(十三日)起進行諮詢,研究會否將W(同股不同權)股及S(第二上市)股納入,一旦落實,新股市場的高潮勢必一浪高於一浪。 去年阿里巴巴(09988)終於「回歸」香港掛牌,成為市場最矚目的新股。第二上市的阿里,或以同股不同權形式掛牌的公司,能否成為恒生指數成分股,在今年五月便有分曉。恒指公司從本週一起,就恒生指數應否納入同股不同權及第二上市公司進行為期兩個月諮詢,預計到五月份可以公布諮詢結果。 諮詢的內容包括恒生指數定位、同股不同權公司應否被納入恒生指數選股範疇、第二上市公司應否被納入恒生指數選股範疇、恒生指數中金融行業比重情況,以及恒生中國企業指數相關事宜。恒指公司指出,從今年二月的指數檢討開始,以第二上市形式掛牌、非同股不同權公司,已經會被納入恒生綜合指數的選股範疇。 諮詢文件指出,市場對恒指應否納入同股不同權公司有不同聲音,但基於有關公司多為業務遍及全球的中國科技巨頭,從市場代表性而言,恒指無視此類大型上市企業亦似乎不太合適。此外,過去在港第二上市的外國公司的成交相當薄弱,現時只有四間公司在港第二上市,但阿里巴巴上市後,預期之後將有更多已在海外主要市場上市的大中華公司來港第二上市,文件會就限制同股不同權及第二上市成分股,在恒生指數裏的比例諮詢市場,包括公司數量及應否折讓此類公司在恒指內的比重。 反映經濟增長模式 港交所(00388)為了吸納更多大型企業來港上市,之前幾經辛苦,終於成功爭取到容許企業以同股不同權(WVR)方式上市,但之後此類企業尚有很多關卡要闖,首隻W股小米(01810)於一八年七月上市,與另一隻同是W股的美團(03690),要等到去年十月才正式納入港股通交易名單,反映在其他「配套」上未能即時配合W股的出現,亦阻礙了W股上市的進程,所以若容許W股以及第二上市的股份「染藍」,相信能吸引更多企業到港掛牌。 德勤中國全國上市業務組聯席領導合夥人歐振興表示,改革大方向是好事,特別是同股不同權制度已經落實一段時間,市場普遍接受和理解風險,認為可以適當調整恒指比例,以把握新經濟的機遇,吸引更多投資者參與市場。他估計,改革初期或會限制同股不同權及第二上市公司的比重,但相信恒指的行業比例仍會跟隨經濟結構而定。 信安資金管理(亞洲)亦指出,目前港股行業結構未必能確切反映中國經濟增長模式,尤其是被動投資者,或無法享受新興經濟企業所帶來的資產增值潛力。信安引述港交所數據指,中資佔港股市值比例已突破七成,由一八年的百分之六十七點五,增至去年的百分之七十三點三,反映港股市場與大陸經濟關聯性較強。 該行指出,隨著中國經濟轉型,新興行業在中國實體經濟中佔比愈來愈高,以包含海外上市中資股的市場基準指數MSCI中國為例,權重最大的十隻股票中,新興經濟企業如阿里巴巴、騰訊(00700)、百度、京東等權重超過百分之三十二,料未來會有更多來自內地的W股或第二上市公司來港掛牌,並以新經濟行業為主。現時在美股上市的內地企業接近二百間,符合港交所第二上市要求的約為三十間,隨愈來愈多的中資股回歸,市場對於投資在港第二上市公司的興趣亦有望提升,可以一改過往成交薄弱的情況。 螞蟻金服後來居上 在恒指公司未有任何決定之前,內地新經濟企業到香港上市的熱衷程度本身已在升溫,繼阿里後,同系的螞蟻金服亦將啟動來港上市的程序,近日有消息指,螞蟻金服正加快上市工作,或會爬過百度、攜程等在美上市的科網股的頭,更早一步來港上市。 內地傳媒報道,阿里來港上市後股價表現甚好,令多間在美上市的科網公司,如攜程、百度、網易等,都希望傚法。報道引述消息人士稱,螞蟻金服可能較預期更早來港。之前有消息傳出,估值逾一千五百萬美元的螞蟻金服,計畫同時選擇在內地科創板及本港兩地上市,但螞蟻金服未有正式過回應市場傳聞。 上月螞蟻金服宣布人事調動,總裁胡曉明出任首席執行官、井賢棟繼續擔任董事長,市場解讀螞蟻金服正為上市鋪路。其實螞蟻金服要來港上市已傳多年,一直只聞樓梯響,原因可能與需要獲監管部門批准外資持股才能上市有關。 去年九月,阿里以八百七十五億人民幣獲得螞蟻金服百分之三十三的股份。分析亦認為,是次股權交易亦是為螞蟻金服上市掃除障礙。阿里原先透過一間內地子公司持有螞蟻金服股權,根據雙方在一四年的利潤分成安排,螞蟻金服每年需向阿里支付智財權及技術服務費,金額相當於螞蟻金服稅前利潤的百分之三十七點五,在完成股份交割後,相關利潤分成亦隨之而終止。 科網巨頭排隊來港 [...]

專題

【國際視野】 半導體巨頭退場,行業前景仍可期

近十年來半導體產業一直處於低迷。 去年12月,日本松下電器宣布退出半導體業務,將旗下相關工廠、設施及股份轉讓,成為近年日本半導體廠商調整和重組進程的重大事件,也反映了日本半導體產業的興衰和變遷。事實上,近10年全球半導體產業一直處於低迷。日本半導體巨頭退出市場,是否意味著整個行業進入衰退?我們不妨從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發展來作出判斷。 撰文 蘇梓 松下的半導體產業始於60多年前。1952年,松下與荷蘭飛利浦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從此涉足半導體業務。1980年代末,松下半導體銷售額一度躋身世界前十大。但近年來,隨著其他國家和地區同類企業的崛起,以及松下家電的銷量減少,松下半導體業務近年來規模不斷縮小。 美國地位難撼動 由上個世紀中開始,世界進入以電腦和互聯網技術為核心的革命。整個過程中,以美國為主導涌現了一批高速成長的優秀科技龍頭,如Intel、德州儀器、微軟和Google等。而在這個技術周期中,半導體一直是承載著技術的底層基礎硬件。 回溯至1958 年,美國德州儀器設計出第一款集成電路(IC)芯片;1971 年,Intel推出第一款處理器;1980年代又推出第一款通用微處理器(MPU);1990 年代互聯網革命開啟,2000 年起新一輪通信技術革命加速;2010 年 4G 帶來移動物聯網時代,以及當前即將開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