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Social Stand.Bernie Wong 引領數碼營銷之路

資訊科技的發展,助長了社交媒體的興起,令數碼平台成為了新的商業戰場。面對網絡上海量的資訊,由上線到下線兩者無縫融合,為要令商業品牌在數碼平台上傳頌千里,已不是一般既有的傳統思維方式可以應付。擁有豐富數碼媒體營銷經驗的Social Stand創辦人黃啟亮(Bernie Wong)指出,就算數碼平台如何在變,但當中以創意內容做推廣策略是不會變的。 Text / Toby Chan  Photo / Sam Kwong 社交媒體的出現,改變了營商生態,從前是鬥規模、鬥資源、鬥品牌,但隨著資訊科技進步,減少了經營成本上的門檻,只須充分展示創意及掌握市場趨勢,拉近了大小公司之間的距離,令小公司亦足以打贏跨國公司,成為市場上的Change maker,熱愛社交媒體,總是創新意念不斷的Bernie,自然是其中之一。   從大公司到蚊型小公司 Bernie入行十多年,一直都在數碼媒體的行業發展。他表示,在大學時期修讀創意媒體,畢業後曾從事網頁編輯,其後加入美國雅虎搜尋網站,為跨國廣告客戶做宣傳工作,之後再加入國際著名廣告公司WPP集團,卻於5年前毅然放棄大公司的優薪厚職,自立門戶創立Social Stand。 由大公司到小公司,規模自然是差天共地,但當中的滿足感及公司發展前景,卻推動他一直往前邁進。「市場已改變了,客戶聘用廣告公司的趨勢亦有所改變。我們的公司只有十多人,怎與市場上的大型4A廣告公司競爭呢?我亦是從那些大型廣告公司出來的,故此明白到,品牌已經開始相信,『蚊型』廣告代理的彈性會更大,亦更容易抓緊市場上社交媒體的最新趨勢。那令我們更能明白客戶的需要,並快速配合,只要客人同意了,就很快可以將之展示出來。」訪問期間,發覺辦公室一角的電視上長期播放Bloomberg節目,他指出,那亦是為了緊貼美國市場的最新動向,一有風吹草動,就可以將有用資訊傳遞給客戶,同時亦有助激發靈感。公司同事都是年青人,工作方式亦與傳統不同,如常以Stand-up meeting方式開會,為的就是令工作更有效率;有時輕鬆地傾談一番,而新的意念就往往在此間蘊釀出來。 與客戶建立長遠關係 但凡大品牌,一般都會有發展及推廣上的制肘,那是基於國際市場及地區之間的發展策略之不同。Social Stand如何去贏取大客戶大品牌的心? Bernie指出:「我時常都強調,要做好的內容,而品牌及客戶之所以記得我們,亦因為我們可以將品牌故事和產品,以創意手法於社交媒體平台上演譯出來。我們有很多同事都是曾從事大型廣告公司,與很多跨國品牌公司合作過,因此會明白到跨國品牌有其限制,不過若果不將品牌的推廣策略向本地化調整,便會有很嚴重的後果。此時同事的豐富經驗就可以幫到客戶,大家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客戶可以放心,我們既可以符合品牌的全球市場方向,亦可以在本地市場順利執行,並做出成績。」客戶對Social Stand的認同,不止來自其對市場的精準拿捏,還有對客戶、對品牌的深入認識。「當一開始,我們就會花很多時間了解品牌的DNA。」因此有很多客戶,都是長期合作的,如Tempo紙巾、GAP、 Starbucks等。他笑說:「市場上選擇多,我們如何與客戶維持如此長遠的合作關係?事實上我們沒有刻意去做甚麼,只是經常會將社交媒體的新趨勢,告訴給我們的客戶,共同制訂策略應對。」 商業發展,向來著重業務多元性,Bernie卻深明專注的重要性,公司一直只專心做好數碼營銷上的工作。「我們想專注地去做,至於其他工作,則可以交給其他合作夥伴,通過彼此的協同合作,希望將件事情做得更好。」數碼媒體不斷在變,由平台、技術、內容,以至受眾,都是日新月異的,如何面對變化?「的確是在變,但有兩方面是向來不變的,那就是優質內容及制訂策略。當然在變化面前,我亦會驚的,因此我是每一日都在學習的,如在電台做主持、在大學教書等,希望將經驗傳授給新一代讀廣告的年青人,同時亦可以偷師,從他們身上得悉年青一代的想法及消費行為。另外通過教導從事市場推廣工作的人,令他們的知識得以提升,從中可以明白到,甚麼才是最好的數碼媒體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