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品牌

Roch Hennessy | The Voyage of Discovery. 解密干邑家族第八代

釀酒是一門藝術,相信沒有人會懷疑。而特級干邑的誕生,往往都需要千錘百鍊。全球第一大干邑品牌軒尼詩公司,自1765年由愛爾蘭退役軍人Richard Hennessy創立,開始於法國干邑地區釀造干邑,其酒液大受歡迎,曾受法國國王推崇,並在歷史上曾經成為歐洲皇室喜愛的貢酒品。經過二百多年的演化,過去雖曾獲併購,但仍無損軒尼詩家族在品牌裡舉足輕重的位置。家族一直承傳至第八代Roch Hennessy,在經歷時間洗禮、人事變遷後,經典品牌又如何在新時代走下去? Text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C:Capital CEO R:Roch Hennessy(軒尼詩家族第八代傳人暨業務發展經理) 當干邑踏足亞洲市場 C:「軒尼詩」這個名字,代表著一個具有歷史味道的百年經典家族酒商。來到家族的第八代,你會如何於高端市場中,繼續為家族保持競爭優勢? R:自1765家族發展以來,我們重視干邑背後的精神,就是發掘潛力,積極開拓新市場,接觸新客戶。我們的策略就是很平常的去聆聽客戶心聲,知道他們真正所想,適應客戶當地喝干邑的文化,達到享受極緻的過程。在亞洲地區,餐飲上盛行喝酒文化,大約有80%的干邑是在用餐時享用的。 C:當干邑遇上中菜,會有不同的火花? R:我們十分幸運,中菜的傳統風格與烈酒較為相襯,故此,複合的干邑與中菜的香氣、味道很匹配。對比如法式菜系的話,通常會配襯紅白酒,若用干邑卻又完全不是那回事。在不同市場上,我們會推介以不同方式去品味干邑。 C:面對不同的市場文化,品牌如何去聆聽需要? R:因為我主力是在在中國地區,我們主要有兩類推廣活動。第一個是Hennessy Declassified,就是透過教育,讓公眾了解干邑的歷史,如何釀造優秀的出品。每滴酒液由釀酒師憑藉多年的知識經驗打造,於干邑地區採摘葡萄作搾取,再經年月陳化,軒尼詩是個需要時間去經驗的品牌。當享受越多,會驅使你想了解品牌背後的故事。透過這些活動,便有接觸點去聆聽人們心聲。這活動從三年前開始起動,已在廣州、上海、廈門、香港及澳門舉辦過。其次,就是從餐飲方面入手,以不同干邑配襯佳餚,並嘗試將這個訊息帶給顧客,讓大家知道從VSOP到Paradis,是如何開展food and wine pairing。我們與上海等地的中式餐館合作,合力創出舌尖體驗,從中聆聽顧客需要。 C:為何在今年五月,會選址澳門推介Paradis Imperial新酒樽設計,並舉辦揭幕晚宴? R:在亞洲地區中,中國是軒尼詩全球的第二大市場。我們專注於釀造經典的「生命之水」(Eaux-de-vie),XO級以上的烈酒如Paradis Imperial,是我們向來重視的尊貴干邑級別,中國更是Paradis和Paradia Imperial的第一大市場。當今年五月Paradis Imperial全新推出水晶酒樽設計時,我們決定在澳門銀河舉行為期3晚的揭幕晚宴。酒店集合娛樂元素,主張享受生活,與品牌的理念一致,同時又具備很棒的中菜廳。在地理策略方面,澳門是個很好的位置。鄰近香港、廣州和珠三角,故此品牌與澳門的連結亦增多,今次便選址在這兒了。 C:這次是你首次來澳門? R:這是我第二次來,上次是大約去年6月,以業務發展的角度出發來個實地考察,感受市場反應。 緊貼時代脈搏的「經典」 C:除了澳門,聽說你們家族與香港甚有淵源,對嗎? R:香港有如中國南方的入口,在傳統貿易上,我們與香港有很緊密的關係。而家族方面,我們過去的其中一位家族成員John Pope Hennessy,也曾為第八任港督擔任政治及殖民官員,這也見證著軒尼詩家族與香港的關係。 C:經典品牌打進市場的同時,如何讓年青一代如你一樣,認識和愛上干邑? R:我們真的想打破所有人對干邑過去的固有印象,當中包括一些誤解。人們可能認為干邑只是老一輩的古老酒品,更有的認為只能吃著雪茄嘆干邑,這一律是很大的謬誤。所以,我們提倡要以嶄新方式去品嚐干邑,加冰或以long drinks品嚐,或用上較年輕的干邑來做mixing,跨界別作聯乘。例如:在新酒吧的開幕禮上,以V.S.O.P創製新混合雞尾酒,這些都是迎合年青一代的需要。再鼓勵大家用「三步曲」來品味干邑,就是視覺、嗅覺和味覺,學習多層次享受,繼而有動力去貯存珍品。 家族傳人的心聲 C:教育大眾有關品味干邑的同時,你又鍾情怎樣的干邑美食配? R:我是愛吃一族。當我第一次來到中國時,真的很喜歡中國菜系豐富芳郁的口味,個人也對中國菜與干邑甚有好感,感到兩者真的是prefect match。日常生活中,我有很多機會品嚐不同菜餚,其中一個最印象深刻的,除了北京填鴨,我更發現烤鵝與干邑味道配搭得無與倫比!鵝肉混有脆皮與柔軟的脂肪,層次複合豐富,那質感比填鴨更難忘。 C:在出任此職位前,你曾投身航空業界,酒業和航空界是兩個不同範疇,為何有此想法? R:我生命中有兩大狂熱,就是飛機和車,是男生都愛的東西。我共有五年時間在航空業界打滾,但不得不承認,自己打從心底裡還是希望整個人生都可以在酒業工作。我愛干邑,軒尼詩是我的一部份,自小在家族長大。但與此同時,我又期盼有機會去做點不同的事,走出世界,發現新事物,去不同的公司察看不同工作的文化和處事方式。所以,我在兩間大型的公司工作五年,賺取了很好的人生經驗。當自覺學得足夠時,便將自己所學回饋家族,返回軒尼詩,帶領品牌邁向世界,特別是中國。 C:當初知道你要轉行做航空業時,家人的反應是? R:我想關鍵是年代轉變。從前的家族成員會背負家族擔子,姓氏(Hennessy)會直接與公司有關連。但現在,如我的表兄弟,他們也有選擇的權利,我們的家族長輩對下一代的職業仕途思想更開放,會放任我們去發展夢想。而我本身對酒業已感興趣,我還記得第一次喝干邑的時間、那種難忘香氣……我在充滿酒香的環境下長大,那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對酒液釀造懷有好奇心,彷如我DNA的一部份,在選擇返回家族生意的工作上,完全不感到有壓力。 [...]

名人系列

香港菁英會 | 曾鳳珠「助本地青年認識國情 擴闊視野」

匯集企二代及青年專才的香港菁英會早前換屆,會計專業出身的曾鳳珠(Ellen)成為新任主席,她坦言上任後致力及深化本地青年的工作,舉辦更多貼地及軟性活動,讓本港青年真正了解內地最新發展,擴闊個人視野,迎接未來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機遇。 Text / Henry Lau Photo / 鄺銘漢 香港菁英會成立於2007年,由參加過國家行政學院、浦東幹部學院、青年政治學院和中華文化學院等中央級培訓院校國情研習班的本港青年組成,成員大多來自企業第二代、青年企業家及年輕專才,現有會員超過1,000人。曾鳳珠提到,在歷屆主席領導下,自成立以來,菁英會籌辦「菁英論壇」、「博鰲亞洲青年論壇(香港)」等大型國際論壇活動,引起社會關注,同時亦積極參與社會事務及青年活動。在社會事務方面主辦各項研討會,例如就金融、貧窮、青年置業、全民退休保障、機場第三跑道、創新科技等熱門議題邀請相關官員、專家及學者分享真知灼見,與會員互相切磋。 至於成為菁英會的首位女主席,她說感到十分榮幸,並指在不少專業範疇裡,女性比例逐漸提升,顯示女性地位日趨重要。同時是執業會計師的曾鳳珠,期望運用女性剛中帶柔、心思慎密的優勢,以關懷的態度聆聽團隊的訴求,讓團員更加團結,並共同成長。她續指出,將秉承「匯聚青年精英、研究傳播國情、關注社會熱點、構建時政智庫」的初心不變,並承諾與菁英會團隊們在日後更加盡心竭力,履行使命。她期望,未來能夠把每年重點盛事「博鰲亞洲青年論壇(香港)」,邁向國際級,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我希望能秉承前人的功績,帶領菁英會再創高峰,攜手締造更美好的香港。現時的香港青年對於社會和國家有很多不滿,所以在新的一年,我們將改革青年工作,除了每年舉辦的青年論壇與實習計劃外,菁英會定必加強力度和資源於調研工作上,希望更了解青年的訴求,正視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 助青年認識國情 辦多元活動 曾鳳珠坦言,青年是香港的未來和希望,並談及近月社會衝突事件,正瀰漫著負面氣氛,香港青年在發展方面遇上了瓶頸,對前景失去了信心,更有部分人為此訴諸暴力,令她感到無比痛心。她認為香港正在「病倒了」。她說:「近來政治風波正盛,年輕的對前景感到絕望,而年長的對政治爭吵感到厭煩,雙方爭持不下,社會撕裂嚴重,而這一切的躁動背後皆是源於經濟。擁有七百多萬人口的香港,人均居住面積只有161平方呎,不僅環境擠迫,生活節奏又快,加上港人工時超過50小時更冠絕全球,作為全球平均壽命最長的香港人,儘管把人生絕大部分的時間貢獻在工作上,依然無法負擔高不可攀的房價,因為根據2017年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的《國際供樓負擔能力報告》,香港已連續第九年成為全球置業最困難城市,需要不吃不喝不消費21年才有可能置業,生活成本全球最高令人生畏,令社會與經濟出現失衡。 她進一步分析,現時社會呈現深層次的矛盾,導致成因甚為複雜,但其中之一是不少年輕一代,對於自身的身分含糊,對國家及社會欠缺認同所致。她指該會多年來曾主辦及支持不同大型青年活動,包括:政制發展論壇、從青年角度看退休保障論壇、青年同繪施政藍圖、京港及粵港澳大學生辯論賽、東華菁英通識多角辯論杯、天津及前海香港大學生暑期內地實習計劃、港澳台大學生網信企業實習計劃、學界菁英檳城遊學團、「走進前海、走近大亞灣」參訪體驗系列活動、Cool elite!菁英哈爾濱交流體驗團、學界菁英馬來西亞交流團、韶關菁英義教交流團及大學生就業招聘會等。 [...]

香港的優勢及長遠機遇仍然穩定;未來將繼續發展金融科技及綠色金融,強化離岸人民幣市場,加強與內地資本市場的聯繫等,有很多挑戰,亦有機遇。

名人系列

金管局新任總裁 | 余偉文Eddie Yue:「聯匯是香港基石」

原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正式退休,結束長達10年的總裁生涯。金管局新任總裁余偉文(Eddie)上月正式履新,正值香港面對外圍和本地環境充滿變數。他表示上任後的首要工作,是保持金融穩定,又指聯繫匯率是最適合香港的制度,毋須亦無意改變,強調聯匯是香港經濟重要的基石。 Text / Santos 論上任後任務 我已經在金管局工作逾20年,對局內人和事已非常熟悉,相信對交接工作問題不大;上任後的兩大首要任務,包括維持香港金融穩定及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論聯繫匯率 聯繫匯率幫助香港抵禦了一次又一次的衝擊,是香港經濟金融的重要基石,深信這是最適合香港的貨幣制度,無意也毋須改變。未來會密切注意市場環境變化,維護貨幣市場的穩定和有序運作。 談近期社會衝突影響 在金融範疇內,尊重法治的環境很重要,希望社會可以早日回復正常。我曾與多國投資者討論,認為香港仍是進入內地市場的橋梁,本港的優勢及長遠機遇仍然穩定;未來將繼續發展金融科技及綠色金融,強化離岸人民幣市場,加強與內地資本市場的聯繫等,有很多挑戰,亦有機遇。 論外匯基金 外匯基金團隊將秉持一貫的保本先行、長期增值原則,審慎管理風險,因應外部投資環境的變化合理應變,以確保香港的貨幣金融穩定,亦同時透過長期增長組合進一步增加資產多元化,分散風險,爭取較穩定、較高的長線回報。 論如何幫助中小企 金管局早前與工商業界、議員及銀行代表會面,探討如何幫助中小企業共渡時艱。我們在會議提出不少意見,金管局將持續關注,亦籌建銀行中小企貸款協調機制,呼籲銀行應以包容態度支援中小企業,不要貿然收緊貸款等,協助業界共渡難關。 論金融科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