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毛偉廉:無限QE令美元急跌,但不應過份看淡美元

上週ㄧ(23日)美聯儲局宣布無限QE後,美元應聲下挫,一眾非美貨幣上週全線急升, 相信買入外幣者應大有斬獲。但要留意,剛在週六(28日) 聯儲局表示本週四及五(4月2-3日)將會減少買債額度,所以無限QE並不是永恒,因此看淡美元投資者需留意聯儲局未來會否再進ㄧ步降低買債額度 上週美聯儲局宣布無限QE推出後,提升了美元在市場流通量,導致美元匯價大幅下跌。美元指數(USD Index)從週一(23日)的102.14,一直下跌至週五(27日)的98.30,共跌了3.8%。 除了無限QE外,上週美國國會參議院投票通過了2萬億美元財政刺激計劃,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止美國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紓困受疫情重創的美國經濟, 令美股上週也反彈了不少,道指共升了15.6%。但在週五收市前兩小時卻急跌了740點,全日共跌了1,186點。 道指在尾市急跌的原因,相信是當晚公佈了美國確診人數突破了10萬,成為了全球感染人數最多的國家,市場恐怕美國可能會採取全國封城,導致經濟停擺;市場因不安情緒下拋售股票,令道指在最後兩小時急跌700多點。美國確診人數急速增長,增添了市場對本週美股再下跌的憂慮。 無極限QE不是永恒,聯儲局開始以「試水温」式地降低買債額度(即略為把放水中的水喉收細),留意未來聯儲局會否進一步降低買債額度,若然買債額度進一步降低,預計美元由跌轉升 在週六(28日)彭博新聞指出,聯儲局開始在無限QE下開始減慢買債步伐,宣布將在本週四及五(4月2-3日) 每日買債額度由750億美元減至600億美元。其中Jefferies LLC 的經濟師指出,聯儲局不可能永久地每日以750億美元買債,FED現正開始慢慢逐步降低買債額度,不需用全速(Full bore) 的步伐去買債。 筆者應為,在過去兩週的QE及大幅減息後,FED 可能見到銀行體系的資金流開始流暢,所以作出這個降低買債的舉措。所以,如果FED再進一步降低買債額度,即顯示市場資金進一步回復流𣈱,不排除市場將買回美元令美元回升。畢竟除了美國正進行無限QE外,歐洲央行在上週四(26日)也宣布進行無限QE,其他發達國家也進行了不同程度的QE,所以,當大家着眼在美國的無限QE時,不要忘記歐元區也進行了無限QE。為何美元上週跌得最多 ? 相信原因是3月初至3月20日,市場在瘋搶美元,令美元升勢過急,升幅達8%(或升809點),因此當無限QE消息一出,令美元長倉者(買入)藉此消息大舉平倉令美匯急跌,然而,筆者對美元的看法是不應過份看淡,相反,因上週市場排山倒海地沽出美元,美元的跌幅已多於3月初爆發的整個大升浪的ㄧ半,隨著聯儲局開始以試探式地逐步「收水」,預計美元的跌勢應暫告ㄧ段落,建議開始為美元建立長倉(買入)。 本週留意美國公佈的失業率,美國財長早前曾預測失業率可能跳升至20%,遠比2008年金融海嘯的10.1%更高。而FED官員布萊德(James Bullard) 就更悲觀,他預計將跳升至30% 。 [...]

博客

【外匯專家】毛偉廉:ECB本週或宣佈重啟QE,料將間接推升美元匯價

歐洲央行(ECB)對重啟QE已放風多時,本週或正式宣佈重啟QE時間表及規模,形勢將構成美元匯價有上升壓力 儘管市場對7月底美國減息充滿憧憬,加上上週美聯儲局三個巨頭(主席鮑威爾、副主席克拉里及紐約聯儲銀行行長威廉斯)均表態支持月底減息,在這股減息氣氛下,理應對美元有一定的沽壓。而另一邊廂,歐洲央行則打算重啟QE(Quantitative Easing量化寬鬆)政策來刺激其疲弱多時的經濟,一旦歐洲央行落實推行QE,歐元匯價將面臨龐大的沽壓,料間接令美元匯價上升。 本週四(7月25日),歐洲央行將會議息,有多家大型金融機構及銀行,認為歐洲央行將會在當晚宣佈重啟QE時間表及規模,並預計最快在今年九月重啟或最遲明年初。因此,本週四歐洲央行議息後的會後聲明,若果真的正式宣佈佈,預計市場將大手買入美元而沽出歐元,同時也間接令美元兑其他外幣上升。因此,即使上週三及四有三位聯儲局重份量官員對月底減息言論放了「大鴿」,美元在上週五最終亦反彈回升。美元在週中的確曾下跌過,美元指數曾最低見96.67,但由於歐洲央行或在本週宣佈重啓QE的壓力下,令美元指數在週五回升。週五收市前曾上升到最高97.29,最後在97.07收市,屹立在97水平之上。而歐元/美元方面,上週因美官員的減息明示下,令歐元曾升上最高1.1282,但最後亦下跌,週五收市報1.1217。所以,本週市場焦點除了是週二英國將公佈首相人選外,歐洲央行是否正式宣佈重啟QE細節將會更被關注。  若歐洲央行重啓QE,或令美元匯價在減息氣氛下仍然維持強勢 回想2014年8月某日,歐洲經濟因2010年爆發的歐債危機後多年仍未能復甦,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最終要用上刺激經濟方案中最終極的政策-「QE」。他在當晚正式宣佈將在2015年1月開始啟動QE,央行將每月購買資產600億歐元,總規模達1.2兆歐元,規模遠超預期。在他宣佈重啓QE後的幾個月,歐元匯價就像吃了瀉藥般的大跌近幾千點,歐元/美元當時報1.3400。往後至2015年3月初,歐元匯價一面倒地下跌,歐元/美元最低曾跌至1.0462,總跌幅達2,900多點(或-23%),跌幅驚人。由此可見,一旦一個國家推行QE來刺激經濟,其貨幣的貶值幅度及速度可以達到非常厲害的程度。所以,本週四密切留意德拉吉在記招會上的聲明。 [...]

博客

【港股專家】王贇:談談股市中的四月效應

前天筆者提到,美股和環球股市,在企業業績好於預期、美聯儲加息步伐停止和中美貿易戰氣氛轉好的情況下,創了十年來最好的第一季。 事實上,股市中有「一月效應」,意思是股票市場在統計學上,一月的回報較大機率是正數的。這也可能和「十二月效應」的負回報有關,畢業市場跌了就有資金低處吸納。 但今天筆者想說說的是「四月效應」。首先看看以下的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在2012年至今的月線圖: 紅色箭頭所指的是四月份的月線圖,如各位所見,2012至2018年的7年間,4月份的指數波動,一般都比當年的其他月份低,甚少大升或者大跌。如果仔細觀察,五月份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 在這裡筆者想快速跳進結論:從數據上來看,四至五月是每年股市的淡季。最好的投資策略是不輕舉妄動,維持持倉的同時,以旁觀者身份在場外觀察不同信息,就是最好的策略。期權投資者則可能利用兀鷹策略(Condor),以期望在低波幅的情況下收取期權金。 值得深入討論的是,為什麼筆者不觀察更長時間的指數表現。另一點是,到底這個四月效應背後有什麼事情發生,以符合因果邏輯。 首先,下圖提提大家十年前發生以扭曲整個金融市場的事件:量化寬鬆(QE)。 因為2007年美國和全球的次級按揭債務危機爆發,以及隨之而來在2008年的金融流動性危機和股災,美國聯儲局(FED)在4年之間進行了三次的量化寬鬆,以「印鈔」方式向市場大量購買美國國債,以提供流動性。自此,市場流動性和運作邏輯,在政府的全面干預下,已完全改變。 由於量化寬鬆之規模空前龐大,市場直至2012年左右的反應才回歸理性。筆者認為任何運用數據、圖表、技術和周期等理論作分析的投資者,應該以2012年所為理論的新起點。 為什麼4至5月市場會比較淡靜,波幅偏低呢?筆者認為是企業的去年業績,一般在3月至4月初全部公布。投資者在4至5月都很難發現一些引起重大投資方向改變的訊息,所以一般來說會按兵不動。4至5月也甚少是重大政治事件的發生月份,股市自然沒有反應。 最後,數據還數據,歷史不一定重覆。去年至今的兩項國際大事:中美貿易戰談判和英國脫歐,在短期內也有機會出什麼重大消息,影響投資者心理和金融市場氣氛。大家還是努力一點,緊貼新聞。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發表的任何資料或意見,概不構成購買、出售或銷售任何投資,參與任何其他交易或提供任何投資建議或服務的招攬、要約或建議。本專欄所載的資料並不構成投資意見或建議,擬備時並無考慮可能取得本專欄的任何特定人士的個別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本人並無持有以上論述的投資產品。本專欄並不存有招攬任何證券或期貨買賣的企圖。 [...]

環球時事

【股災十周年】金融海嘯回顧,莫忘歷史教訓

今年是金融危機爆發10周年。2008年,美國出現「次貸風暴」,旋即引發美國老牌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出現財困而倒閉,留下龐大債務,在金融體系引發骨牌效應,最終導致全球金融海嘯。10年過去,世界格局發生了巨大變化,但人們更關心的是,金融危機會否再次來臨?本刊試從多個角度來審視及剖析金融海嘯如何影響世界經濟乃至政治,並找出各方學術界如何從是次危機中總結教訓,以免受到下一次的金融危機重創。 撰文  蘇梓 上月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警告,與10年前全球金融體系爆發危機相比,今天雖然比較安全,但仍不夠安全,監管出現更寬鬆的跡象。在其博客文章中,拉加德提供了一份簡短的清單,列出全球金融系統中揮之不去的漏洞。該文指出,太多的銀行仍然表現疲弱,尤其是歐洲的銀行,需要更多資金,而機搆的規模和複雜性大增,代表「太大不能倒」仍然是一個問題。拉加德認為,最令人擔憂的也許是政策制定者正面臨來自行業的巨大壓力,要求其回歸危機爆發後的監管規定。 文章又指出,大多數經濟學家未能預測這場10年前的危機,錯過了如今看來顯而易見的警告信號,包括銀行「瘋狂」承擔風險、較低的貸款標準,以及過度依賴短期融資等。 美國市場喜中有憂 2008年9月15日,擁有158年歷史的老牌投行雷曼兄弟受次貸危機所拖累,最後宣布破產。這一癱瘓全球信貸市場以及重挫經濟活動的事件,被稱為「經濟大衰退(Great Recession)」。雷曼的倒閉無疑只是世界金融危機的導火索,而它造成的大恐慌,如今仍在影響著市場。 首先,是美股中上市公司數量呈現大幅下降。在互聯網泡沫破滅之前的1998年,美股中的上市公司數量在7,500家左右,隨後在2004年下降至5,000家。在2009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後,進一步下滑到了4,300家。而截至去年年底,則不足3,500家。其次,市場中的波動性大幅度降低。有分析認為,這是由於全球各大央行在過去10年中紛紛實行超低利率政策,而這樣長期不正常的貨幣政策推高了股市等風險資產,使得波動性降低。 隨著美國宏觀政策大勢逐漸明朗,全球正在回歸常態。但由於政策效果的不對稱性和時間不一致性,全球經濟復蘇進程仍然充滿著極大的不確定性。一些數據指標也讓不少人擔心,特別是債務水平上的迅速回升,以及美國開始有苗頭要重新放寬金融管制。 同時,美國的公司債務佔GDP比重在快速上升,使得不少經濟學家開始擔心私營市場中的債務償還能力。而且這些公司的債務很多都和能源相關,這意味著,如果油價再度下跌,這將讓不少公司的償還能力受到打擊。因此,不少經濟學家已經數度警告,全球的負債問題可能會引發下一次的危機。  QE製造更大泡沫 在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後,美國聯邦儲備銀行(「美聯儲」)以擴大資產負債表的方式,在6年間先後推出三輪量化寬鬆(QE)政策,在金融市場投入近4萬億美元,帶動歐洲、日本、英國等國的央行紛紛跟隨,實行大量印鈔救市。於是10年之間,全球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從2008年的3.68萬億美元暴增至逾16萬億美元,擴大了4倍之多!這種扮演「救世主」角色、無限度撒錢的貨幣政策,帶來的是一個超低利率、信用不斷擴張、資金到處泛濫的金融環境,也為一個更大的金融泡沫出現製造了條件。 截至今年8月,全球債市規模已逾57萬億美元,是2008年金融海嘯前的兩倍;到2017年底,全球股市市值佔GDP比重近113%,和金融海嘯前114%的水準相當。根據國際清算銀行及IMF數據,全球政府及私人債務佔GDP比重都達到歷史新高,可以說全球央行共同製造出一個更大的泡沫,來化解因泡沫崩解所造成的金融海嘯及歐債危機等問題。但央行畢竟不是上帝,在製造出前所未有的巨大泡沫後,能否藉由緩步升息及逐漸縮小資產負債表規模以讓經濟及金融市場「軟著陸」,恐怕沒有任何專家敢打包票。 成民主衰退肇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