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香港獨角獸添新成員 | Animoca Brands藉遊戲 為NFTs重新定義數字產權

「獨角獸公司」(Unicorn Company)或「獨角獸初創企業」(Unicorn Startup)是指估值超過10億美元而又未上市的私營公司,香港目前就至少有8家初創已晉升獨角獸行列。本港遊戲開發商兼數碼港社群成員之一的Animoca Brands,最近於5月中成功完成金額總值8,888萬多美元的融資,相當於6.93億港元,公司最新估值已達到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成功晉身獨角獸行列。Animoca Brands自2014年成立,由一間專注手機遊戲研發的公司,轉型成為「數字資產」企業,通過NFTs(非同質化代幣)向遊戲玩家提供數字產權,現時規模已有約400名員工,在多個海外地區設有辦公室。本刊今次請來Animoca Brands聯合創辦人兼董事長蕭逸(Yat Siu)進行深度訪談,細述公司的發展歷程、剖析NFTs的價值及數字資產的前景,並詳談數字產權的意義。 C: CAPITAL資本雜誌 Y: Yat Siu ,Animoca Brands聯合創辦人兼董事長蕭逸 困難在讓人理解自身業務 C: Animoca Brands的主要業務是甚麼?現時規模如何? Y: Animoca Brands是一家通過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 NFTs)參與創建數字產權(Digital Property Rights)的公司,主要通過NFTs(基本上是數字股權,Digital Equity)創造一種新的資本形式(A New Form of Capital),藉此改變人們的娛樂和工作方式。 目前就我們的代幣經濟(Token Economy)和代幣系統(Token System)而言,該業務的估值顯然已達到 10 億美元。我們的代幣和NFTs加起來的日交易量可能在每日2億至3億美元之間,我們的代幣生態系統(Token Ecosystems)的市值大概在30億至40億美元左右,繼續保持NFTs銷售 記錄。 C: 甚麼原因驅使你創立Animoca Brands? Y: Animoca Brands有「多個」歷史。我認為Animoca Brands的起源始於 2014 年,當時是一家真正專注於手機遊戲的視頻遊戲公司。但在 2017 年底,當我們看到NFTs的機會時,我們發現了比電子遊戲更大、更重要的機會 — 圍繞數字產權的機會。所以,今天的Animoca [...]

專題

拍賣平台掀數碼革命 區塊鏈技術改寫未來

今年春季拍賣圓滿收槌,蘇富比、嘉德、保利等拍賣行在疫市下創佳績,令人驚喜。因應疫症持續,各行自去年起已開拓線上拍賣,恰巧碰上藏家年輕化的趨勢,以致今年「網拍」反應更趨熱烈。保利11場拍賣於網上及社交平台同步直播,觀看人次突破12萬再創新高,而該行的網絡競投更較去年秋拍飆升逾五成。至於香港蘇富比3場網上直播拍賣亦吸引逾480萬人次觀看,過半數成交由網上買家投得,網上競投人數較2020秋拍勁升六成。 另一邊廂,在資金追逐下,市場新貴NFT數碼藝術品亦屢現耀目成交,3月份佳士德拍賣Beeple的驚世NFT作品,結果以6,900萬美元高價賣出,上月底由Mad Dog Jones創作的NFT作品亦以逾410萬美元獲承接。華語藝人陳奐仁、周興哲及攝影師夏永康亦相繼推出NFT作品拍賣,皆獲得斐然成績,看來拍賣市場正上演一齣翻天覆地的變革。 撰文 曾業俊 保利香港2021年春拍在疫市下圓滿收槌,今次成交總額更超過7億港元。其中有1件拍品以逾億港元成交,另有7件拍品以逾千萬港元成交,並刷新兩項藝術家世界紀錄,表現強勁。現當代藝術部共96件精品上拍,總成交額達2.67億港元,全場成交率高達90%,當中奈良美智博物館藏級別大型房屋裝置《柏林 巴拉克,1 號室》以1.2億港元高價成交,刷新藝術家立體作品成交價世界紀錄,並創下奈良美智個人作品拍賣的第二高價。 此外,中國古董珍玩部共斬獲約2.01億港元成交總額,共3件拍品逾千萬港元成交,成交率高達82.6%。其中法國巴黎杜尚(Duchange)家族重要收藏清乾隆御製鬥彩加粉彩暗八仙福壽紋八方盤口大瓶以5,520萬港元高價成交,為保利香港歷來瓷器拍品第二高價。中國書畫部總成交額亦錄得4,384萬港元,獲得來自現場、電話及網絡買家的激烈競投,成交率達82%,創下中國書畫部歷年新高,兩位台灣名家書畫專題作品悉數成交,喜獲白手套佳績。其中胡適楷書〈理未易察〉以96萬港元成交,為低估價16倍。 疫情下創佳績 璀璨珠寶及名貴鐘錶部總成交額則高達1.46億港元,當中盛世玲瓏緬甸天然滿色翡翠手鐲以3,600萬港元成交,為保利香港歷來翡翠手鐲拍品第二高價。璀璨珠寶及名貴鐘錶部門主管施思表示:「本季拍賣在疫情持續和封關的情況下,仍然取得比預期理想的拍賣結果。精品及收藏級別的珠寶成績遠遠超出了大家的預期,其中包括本場的珠寶封面滿綠翡翠手鐲和8.07克拉緬甸鴿血紅紅寶石,分別以3,600萬及3,120萬成交,體現了藏家對收藏級別的珠寶的強大的信心。隨著天然資源的稀缺,精品的出產更是可遇不可求,這次的買家極具前瞻性。我們依然對頂級珠寶市場的前景也充滿信心,等疫情穩定後,相信能創造更高的拍賣紀錄。」至於錶王之王 ——百達翡麗型號6002G更以3,180萬港元成交,為保利香港歷來鐘錶拍品最高價。 尚品手袋及潮品部成交總達1,659萬港元,領銜拍品包括「包中之王」的25及28公分喜馬拉雅尼羅鱷魚皮柏金及凱莉手袋分別以180萬港元及192萬港元高價成交。手袋專家趙晶晶表示:「在疫情影響下,藏家對於精品手袋的競投熱度依然不減,充分體現了稀有皮種及限量版手袋的極高市場收藏價值。」珍茗佳釀部總成交額達3,195萬港元,來源清晰,品相絕佳的1920年代雙獅同慶號青餅普洱茶(共七片),最終以948萬港元高價成交;一組26瓶輕井澤「能系列」為市場罕見的收藏級拍品,以216萬港元高價易手。 蘇富比春拍40歲下買家佔25% 香港蘇富比2021年春季拍賣亦已圓滿結束,總成交額更高達38.5億港元,為亞洲蘇富比拍賣歴來第二高,僅次於2013年秋季之蘇富比四十週年拍賣(總成交額41.9億港元)。其中,現當代藝術及西方藝術亞洲拍賣總成交額同創歷史新高,分別達22.5億港元及8.94億港元;而現當代藝術拍品平均成交價亦是歷來最高,較2020年秋拍上升43%。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表示:「現時亞洲在全球藝術市場之角色空前重要——是次現當代藝術拍賣當中,藏家對亞洲及西方藝術需求強勁,使成交額創下22.5億港元之歷史新高,市場實力與潛力表現無遺。本季我們喜見不少新一代年輕藏家,在多個藝術品及奢侈品板塊積極參與。在此別具挑戰性的時刻,亞洲市場的強韌意味著蘇富比的未來將會更加精彩,無論是現場還是網上拍賣,我們的業務定將繼續開拓新境界。」 [...]

商事動態

加密藝術免除中介人 WAVE於 Art Basel展示作品/ NFT拍賣

傳統藝術的創作、展示、收藏的模式已運作超過數百年,是時候作出革新。網絡興起數碼資產,數年前更開始了網上數碼藝術品拍賣,無論是影像、畫作、歌曲又或者圖片,均可變成拍賣品。這種網上拍賣模式以「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形式來作出拍賣,簡稱為NFT。 本港新晉藝術家WAVE,決定趁着2021 Art Basel 巴賽爾展覽期間來一次考驗傳統之舉:將實體作品置於Art Basel的內作公開展出但不會在現場出售,WAVE會在展覽同期會將數碼作品放上NFT平台OpenSea.io拍賣,這種打破傳統的展示和銷售方法,目的是希望借助新的方式與技術來改變藝術市場的遊戲規則。由於希望作品能引起更多人注目及反思,WAVE更會在海港城多個戶外及室內的大型視像屏幕向大眾展出作品。 WAVE是一個由本港一家藝術科技初創公司The Screens Guru育成及管理的NFT藝術家,將最新作品以NFT形式拍賣,正是因為想從藝術家觀點出發重新思巧藝術的創作、展示和收藏的形式,The Screens Guru代言人Peter Yu 表示,今時今日要成為藝術家門檻實在太高。 「藝術系畢業生百中無一能得到畫廊垂青,有幸被畫廊簽約旗下,再假設畫廊為你投資百萬的個人展覽成功,然後能夠售出作品,你都需要上繳一半收入,藝術家要維生實在太難。」為了扭轉狀況,The [...]

名家觀點

一幅價值6,934萬美元的數位藝術作品 揭開NFT背後的潛力

隨著網路分享媒體平台盛行,不少藝術創作者經由網路平台傳播及分享他們創作的作品,包括創作影片、圖像、文字、動畫等等,吸引每天數以億計的平台使用者瀏覽、觀賞,甚至乎使用。讀者現在可能很難想像,這些被創作出來的作品有朝一日將會成為投資商品在網路上交易或者炒賣,但科技發展卻似乎已經打開了屬於數位藝術作品投資市場的潘多拉盒子。 佳士得拍賣早前以美金6934萬元天價,賣出數位藝術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除了令作品的創作者美國藝術家Beeple成為目前在世第三貴的藝術家外,亦瞬間吸引全球藝術品收藏家/投資者的目光,更加吸引加密貨幣投資者的注目,因為是次拍賣是的是該數位藝術作品的NFT(Non-Fungible Token)— 非同質化代幣。 非同質化代幣 什麼是NFT? 首先「加密貨幣」是應用了區塊鏈技術,從電腦計算中生成一列不可逆轉的代碼紀錄來綁定目標物件,這物件可以是虛擬的物件,也可以是真實的存在的物件。若果這些代碼是用來紀錄的物件具同質性,就會產生如比特幣等的常見加密貨幣;但若果代碼是用來紀錄一些非同質的物品,例如藝術品﹑收藏品等等不可以分割和獨一無二的物件,這種「代碼」就會成為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 所以嚴格來說NFT並不是「加密貨幣」的一員,因為它的非同質性令每一個代幣的價值並不一樣,而且亦不像其他加密貨幣般可以分割/細化單位來進行交易,投資者無法用交易美元、黃金的方式,將NFT拿去交換另一個NFT,所以更貼切的形容應該是應用了加密貨幣技術的加密資產,甚至乎是獨一無二的收藏品。當然和其他加密貨幣一樣,NFT將所有權記錄在區塊鏈的共同帳本上,因此無法被竄改或偽造。 NFT不一定能證明知識產權誰屬 NFT的應用可以用於不同的物件,可以是現實的藝術品﹑收藏品﹑商標﹑遊戲裡虛擬道具等等都可以連結到獨一無二的NFT來標明擁有權。而NFT的出現最切實解決的就是令數位藝術作品的知識版權和擁有權得到了保障,與傳統的藝術成品例如繪畫﹑雕塑等等不同,這些網絡上的作品並沒有實物,只是以編碼的方式存在於網絡伺服器上,而且在網絡上容易被他人抄襲和複製亦難以證明其擁有權,往往令作品的創作者和版權持有人的利益受到侵害。現在透過NFT的加密技術令每件數位藝術品加上一組獨特的代碼,成為擁有權的憑證,除了可以使作品的知識產權得到保障外,亦令到該物件的擁有權實現交易的可能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