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M+博物館董事局主席陳智思 打造不一樣的藝術風景線

現任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Bernard ),是香港市民公認的公職王,最新的任命,是出任西九文化區M+博物館董事局主席。或許因為有藝術訓練的背景,他先後被政府委派擔任保育及與藝術相關項目的領導層。而對於經常與藝術文化掛鈎,他表示並不抗拒,更是樂在其中,而能夠提升市民的藝術水平,平衡大眾的利益,讓世界領受香港的獨有文化,將是作為未來兩年M+博物館董事局主席的使命。 「藝術家」的光環,讓陳智思成為芸芸政治人物中,一抹獨有的風景。每次被委派擔任藝術項目主席時,他最常聽到的理由,包括:因為讀藝術、是藝術家、芸芸官員中只有他有藝術訓練,類似等等理由,他笑道已習慣接受。「其實我不算是藝術家,只是讀藝術,如果找藝術家來做,當然不會是我,政府只是需要一個既明白藝術,但又懂得商業的人來平衡各方利益的人來領導。」於是他一次又一次成為了政府的心水選擇。 當然,亦有人好奇,修讀藝術,又怎會懂得經濟利益?但隨著時間累積,陳智思完美演繹了藝術訓練的好處,讓自己成為有創意的人,然後放諸任何事上,都可以帶出效果。 從此愛上藝術 「現在回想,我是非常幸運,因為原本遇上不幸,以為人生就此平平無奇,但又慢慢活出精彩人生。」在大學時期,他一直與死神搏鬥,這是旁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 最初他是修讀經濟,但患上高安氐動脈炎,經歷了幾次手術,因為要需要休養,故此能夠讀書的時間有限。「為了有足夠的學分可以畢業,我開始看看是否有其他學科能讓我即使不用回校,亦能夠完全課程。後來看到Art  Department有科Independent Study,覺得有趣,也適合當時的我,於是選了Studio Art,課程講求創作,沒有對錯之分,也沒有美與醜之見,最重要是,不需趕及課程的進度。」 假如陳智思沒有患病,父母未必不接受他修讀藝術,但因為大病,所以隨他心意而行,甚至不讀也可以。患病的辛苦,不在於治療,而是需要一生與它伴隨,慶幸遇上藝術,為他分心,也讓他開心。「大學第三年,發覺藝術可以讓自己任意發揮,於是很快愛上了。讀到第四年,終於可以完整地完成所有課堂,而且在藝術及經濟的學分均有,當時我想,藝術系很特別,而且我亦喜歡,但將來未必再有機會修讀,反而自己可能會因為工作,需要再讀經濟相關的課程,思前想後,索性轉讀藝術,以此為主修科。」 對藝術沒有後悔 讀Studio Art,畢業時需要展出作品,可以是有攝影、繪畫、陶瓷、多媒體。計及他,班上共有7個學生,然後同學的創作風格及作品都是由第一年開始累計,陳智思是中途空降,未有任何風格可言,因著要突圍而出,他的創意也由此被激發。「藝術系競爭也很大,要think out of the box(打破常規思考問題),我決定以新手法在傳統藝術中找出路,以塗改液在黑色畫紙作畫,視覺效果突出,更引起教授的好奇,讓我順利畢業。」 畢業後,他在美國的投行工作了一段時間,卻害羞不敢表示自己是讀藝術出身,更不想解釋因為患病而轉系,於是只說自己是畢業於商科。「現在的香港是進步了很多,30年前的經濟理論今天未必有用,反而30年前的藝術在今天仍然有價值,仍受人尊重。我絕對沒有後悔讀藝術,而且幫了我一大忙,當刻未必覺得有用,今天卻覺得可以幫助我在任何事都能跳出既有框框。」 因為藝術,就是一項訓練,例如學習音樂,可以訓練紀律,而繪畫、攝影等,能夠激發人的創作精神,在任何工作及生活上,都可套用。在八十年代,有商業背景,亦有藝術訓練經驗,陳智思是幸運的。 [...]

時尚

從M+寫下新的美術館定義? | The redefining of art museum

從2015年初開始動工的西九文化區視覺文化博物館M+,終於在上月中正式對外開放,令香港能繼續保持在全球藝術市場上的前列位置。M+立足亞洲,從本土出發,並以美國MoMA及英國Tate Modern為目標,成為世界級文化地標。M+籌備經年,耗資近50億港元,故曾有「大白象工程」的民間評語,它如何繼往開來,聚焦香港本土文化藝術之餘,又與國際藝術市場接軌,將成一大挑戰。然而,隨著西九文化區的藝術生憑圈逐漸成形,香港無疑已脫離了昔日「文化沙漠」的稱號。   西九文化區作為於1998年提出的一個世界級綜合文化發展項目,整個項目佔地23公頃,當中包括17座建築物,至近年開始有部分建築項目陸續落成,從戲曲中心、西九藝術公園、M+展亭、M+博物館,還有明年開幕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等。當中M+博物館可謂千夫萬喚始出來,經歷過多番被公眾質疑浪費公帑以購入部分藝術品、造價過高淪為大白象工程、撤換承建商,還有遇上新冠肺炎疫情,要延遲近兩年才開幕,並預算未來三年的營運赤字達39億元,同時要在開館一年後才開始徵收120元入場費,雖然已蝕得比海洋公園為少,但亦足以為未來M+的發展產生隱憂。 M+博物館11月12日正式開幕,而開幕首天即吸引了1.6萬多名觀眾入場參觀,其後整個開幕周內均維持每日約有一萬人次入場。M+作為一個如此轟動國際的藝術建築項目,有如此不錯的入場數字,亦算正常。西九文化區管理局M+董事局主席羅仲榮曾表示,不少人會對M+的價值存有疑問,然而他亦相信當市民參觀過後,都會覺得M+是值得他們投入資源的。至於「+」的定義,他指出,M+是個大膽的概念,目的是為了創建一所超越傳統的博物館,故此當中的「+」是意味深長的,象徵了他們希望博物館除了購藏、保存、研究和展示藏品外,也會與社會溝通和對社會引起啟發,又希望透過研究、教育、消閒及鑑賞,提高市民的生活質素 。 展示20世紀以來之多元藝術 M+博物館小組於2005年提議M+的使命為:「從香港的角度出發,配合宏觀及具國際性的視野,專注於收藏與展示20及21世紀的視覺文化。M+將採取開放的態度,靈活多變、高瞻遠矚,旨在引發、教導和吸引市民、鼓勵對話、促進創意,携手探索視覺文化的多元性。」 為迎合全球藝術市場朝多元發展的大趨勢,M+的發展重點,自然亦落在20至21世紀的視覺文化藝術上,其展品的範圍包括藝術、建築、設計和影像作品,並致力於收藏、展示與詮釋這段時期的視覺藝術、設計及建築、流動影像,與及香港視覺文化。   香港的公共建築項目,對建築師而言,反而有更大的發揮空間,而這次M+大樓便由世界知名建築事務所Herzog & de Meuron,聯同TFP Farrells和奧雅納設計,自然出師有名,成為全球藝術及文化界的焦點。大家可能會對Herzog [...]

名人系列

西九文化區M+獲林偉而夫婦捐贈「Living Collection」的重要藏品

西九文化區M+於日前宣布,獲香港知名建築師、收藏家及藝術家林偉而及夫人林梅若梅捐贈來自其「Living Collection」的珍藏。是次捐贈包含合共90件藝術作品,出自53位香港及世界各地藝術家之手,另外還包括「PAWN SHOP」這由46位國際藝術家參與創作、極具歷史意義的藝術項目。 這批藏品涵蓋2000年代以來新晉及成名香港藝術家的作品,獲廣泛視為這一領域舉足輕重的私人收藏。林偉而及林梅若梅自 2000 年代起有系統地收藏藝術品,這些藏品記錄了香港藝術開始蓬勃發展,以及香港藝術家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的關鍵時期。由林偉而及林梅若梅命名為「Living Collection」的這批捐贈藏品,現存放於林氏位於香港黃竹坑一幢工業大廈的工作室內,並以別開生面的方式對外展出。M+表示將秉承此精神,於M+大樓内向公眾展出這些藏品。 是次捐贈的藏品中,包括26名香港藝術家的作品,其中逾20名藝術家的作品首次被納入 M+館藏,如楊東龍的作品《黃竹坑──工業大廈及畫像》(2015)是一幅高達兩米的雙聯畫,由林偉而委約創作。另亦有區凱琳、林東鵬、鄧國騫、黃榮法等當代香港藝術人之作品,以及來自亞洲其他地區的重要藝術家之作品,包括南韓李昢、梁慧圭之作品。 林偉而談及是次捐贈:「我把此次捐贈的藏品視為保存香港藝術家作品的時間囊,期望這些藏品在香港未來歷史上發揮重要作用。」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指出:「『Living Collection』反映出收藏家矢志記錄二十一世紀香港藝術獨特的演化軌跡。隨着香港本地藝術界於2000年代初具規模、漸成氣候,私人收藏家成為支持本地藝術家群體的重要支柱,而這對於制度尚待完善建立、歷史較短的新興藝壇來說尤其重要。」 M+博物館館長華安雅闡述是次捐贈對M+的重要性:「自M+開始蒐集館藏以來,香港視覺文化一直是我們購藏的主要範疇,更是現時M+藏品系列的重要部分。是次捐贈不但加深和拓闊了M+的香港藝術館藏,更大大加強了博物館鑽研此範疇的決心。M+致力豐富香港的文化景觀,增添了這些藏品有助我們這方面的工作,並鞏固M+作為亞洲首間全球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的地位。」 [...]

企業策略

首屆「希克獎」獎項得主將揭盅

由位於西九文化區、致力收藏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視覺文化作品的香港博物館M+主辦的首屆希克獎及「希克中國藝術研究資助計劃」,將於今年5月13日(星期三)在網上分別公布獎項得主及獲選研究學人。其中著名名表品牌HUBLOT宇舶表表示,將全力支持該網上公布。   希克獎具前瞻意義 兩年一度的希克獎由M+於2018年成立,其前身為烏利.希克於1998年在中國創辦的中國當代藝術奬(CCAA),六位入圍首屆希克獎的藝術家包括胡曉媛、梁碩、林一林、沈莘、陶輝及楊嘉輝。此外,同樣是兩年一度由M+舉辦的「希克中國藝術研究資助計劃」,則延續CCAA中國當代藝術評論獎的工作,以M+藏品系列為素材,支持聚焦中國藝術的全新研究。首屆計劃的研究主題為1980年代中國前衛藝術的起源。     關於HUBLOT宇舶表 HUBLOT宇舶表於1980年在瑞士創立,自推出首創的黃金及橡膠配搭後,一直以創意而馳名。「融合的藝術」衍生自品牌主席Jean-Claude Biver的非凡想像力,並自2012年起由品牌行政總裁Ricardo Guadalupe大力推動。2005年推出的經典系列Big Bang屢獲殊榮,為其後各款旗艦系列(Classic Fusion及Spirit of Big Bang)奠定基礎。作品涵蓋簡單至超精密的複雜功能,彰顯瑞士製表品牌的優良基因,令品牌實力日添雄厚。在致力保留傳統的同時,發揮尖端工藝,憑藉創新物料(防刮Magi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