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陳繼宇:社交商貿帶貨直播營商新趨勢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市民減少外出消費,改為於網上平台購物。然而網上購物平台五花八門,簡單的文字介紹未能讓消費者充分了解產品, KOL帶貨直播成新潮流。   KOL不局限於俊男美女,只要口才好,見多識廣,有一定粉絲人數,能「吸LIKE」,不時於社交平台上載一些包含產品,但非硬銷性質的照片,如果能獲不錯的瀏覽量或LIKE數量,便會有品牌公司邀請他們在社交媒體上推廣產品。而直播帶貨同樣是新的零售概念,由KOL透過直播為粉絲推薦產品,在社交平台上進行交易,這就是社交商貿Social Commerce。 KOL直播帶貨的興起,將代替部份傳統的報章雜誌等廣告,商戶物色合適的KOL推銷產品,將KOL結合商業營運模式。現時電子商貿佔零售市場約兩成,而社交商貿則佔不足5%,預期未來將繼續上升,極具發展潛力。 如何能有效透過直播進行促銷?以時裝為例,每人的喜好都有所不同,有些人更喜歡自己選擇。KOL於直播上親身示範流行服飾,粉絲信任KOL的個人品味及潮流觸覺,再透過即時網上交流,KOL建議如何穿搭服飾,吸引粉絲選購,這些即時互動是電商網購平台不能做到的。不過網購用家一般對價格敏感度較高,亦不是所有產品也能透過社交商貿進行促銷。 成功的社交商貿不能單靠KOL來運作,背後需要團隊負責售後及物流等工作。因此,年輕人在未來將有更多發展機會,而地攤經濟更適用於網上平台。預計未來將以輕資產營商為主,不需要有廠房及辦公室,只要好好地管理現有的資源及技能,將有限資源合併再發揮,實行「Think in the box」,自然能在逆市創造奇蹟。     撰文:陳繼宇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資訊科技總監 [...]

本港時事

Warren Hayashi:吸引中國千禧一代在海外消費

中國旅客近年成為奢侈品市場的主力消費族群,預計到了2025年,他們的海外消費將突破2,550億美元,佔全球奢侈品總消費的三分之一。這些日後消費力強勁的中國旅客,目前半數僅為15至29歲的千禧一代,但未來勢將成為亞太區奢侈品的最大消費族群。  中國千禧一代有學識,獨立有主見,往往會妥善周全地規劃海外行程。他們會到歐美等地的奢侈品購物熱點,尋找「關鍵意見領袖」(KOL),以及在社交平台上吹捧限量版單品及獨家商品。 年輕中國旅客偏愛能夠滿足他們獨特喜好的品牌,下列三大方法有助零售商贏取他們的歡心。 確保公司網頁支援手機瀏覽: 中國千禧一代在日常生活上機不離手,從購物消閒、社交聯誼,以至繳付公共服務收費,概以手機處理。他們非常活躍於社交媒體,在親身前往店舖購物前早已在網上展開品牌探索之旅。要吸納這些顧客,零售商大可經由微信及微博等網上渠道與他們接觸。  在眾多市場開創一體化商務體驗: 要令顧客於購物時獲得稱心如意的體驗,先要掌握他們的需要及喜好。零售商如在顧客步入其店舖前已經透徹了解他們,便可因應需求而提供度身訂做的服務。要做到這一點,零售商必須把實體店與網上渠道緊密連繫,以便透過網站及社交渠道,追蹤與顧客的互動,甚至在接待顧客之前,已經對他們建立清晰的個人簡介資料。 採取簡易方便之付款方案: 能否於付款點妥善作出安排,對於零售商至關重要。不少人以為中國旅客在海外購物時樂於以國際信用卡簽帳,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他們清楚海外信用卡網絡的服務收費高昂,亦日益渴求能夠滿合他們個人偏好的付款體驗。事實上,我們的意見調查結果顯示,只有1% 受訪者於購物時以國際信用卡簽帳。支付寶、財付通及銀聯閃付仍是大部分中國顧客最常用的付款方式。  對於購物者而言,購物純粹是一種讓他們享受,又或是抗拒的體驗。雖然企業把零售業務分別經由不同平台進行,但一般顧客卻不再如此區分。以微信為例,本來是通訊應用程式,現時卻發展成為數碼生態系統,其付款功能已獲多達八億微信用戶的逾半數使用。現時電子商務、手機及銷售點均為購物者體驗品牌的一部分,而購物者與品牌的互動其實早於他們進入店舖前已經展開。至於延續客戶體驗的責任,就在零售商身上。  品牌要增加收入及潛在客戶數目,必須目光遠大,留意到以客戶為中心的一體化商務,其重要性正與日俱增。一體化商務令網上以至店內的購物體驗變得真正緊密無間、流暢自如。透過單一平台來管理與客戶的一切通訊聯繫,零售商可在各個渠道和設備上創造一致的客戶體驗。 現在,企業毋須再經過眾多介面,而只需簡化並提供統一的購物體驗平台。  中國旅客市場繼續蓬勃增長,為中國境外的零售商帶來龐大機遇。中國的千禧一代受過良好教育,而且精通高科技,亦是高消費力的族群。這類購物者講求體驗,認為購物時必須獲得置身其中的良好體驗。零售企業要緊握這個機遇,推動業務增長,必須為顧客創造方便高效的順暢購物體驗。 [...]

專題

社交媒體營銷趨勢

撰文:吳淑慧(城市大學市場營銷學課程副主任) 品牌利用社交媒體進行市場營銷的是大趨勢,找來的代言人不再限於明星,KOL (Key Opinion Leader)「網絡紅人」亦是近年新興的選擇。KOL的商業價值來自其龐大的社交網絡者,企業可透過他們在網絡的影響力,將品牌推廣至目標客戶。 在社交平台上,除了以粉絲數量來判斷KOL人氣,亦可以參考KOL與粉絲的互動率 (Engagement Rate),以了解KOL的受擁護程度。坊間計算互動率的方法,是將帖文的讚、留言及分享次數加起來,再除以粉絲的數字。互動率越高,KOL的影響力就越大。舉個例子,Instagram的平均互動率是3至5%, 若KOL本身有一萬個追隨者,那他至少要有300至500個讚或者留言才算合格。市面上亦有公司推出社交監測系統,利用大數據來量度KOL的影響力,根據支持者數量、可信性、活躍度、傳播力、投入程度、品牌合作等,來計算出一個分數,讓品牌輕鬆地找到合適的KOL做推廣。 一直以來,大部分KOL都以個人和獨立的身份與公司直接合作,有異於明星和藝人,一般KOL背後都沒有企業團隊作支持。KOL熱潮發展至今,行業亦開始出現整合情況,由個人化轉向團隊化、專業化。 KOL經理人公司相繼出現,為KOL與商戶或品牌做配對,形式就像歌星、模特兒一樣。經理人公司會先了解企業的目標客戶,再選取旗下合適的KOL為產品作宣傳。 事實上,以KOL作宣傳已不再是新鮮事,大眾亦不難辨別某些分享中廣告的成份。雖然坊間對KOL帖文性質的認知度增加,但這並不代表KOL的影響力將因而減退。反之,某些KOL能以獨特的風格,輕鬆有趣地宣傳產品,令大眾更容易接受。 現時企業亦開始搜尋KOL以外的大眾市民或真實用家作產品推廣。對比擁有龐大粉絲數目的KO L,一般人如你我的領導性及宣傳效力雖未及KO L,但於自身的圈子或更具信服力,擔任圈子中的Key [...]

博客

野豬樂的千億夢

8月29日,星期二。恒指未如預期般等到50天線的到來便再創新高,就連北韓領導人金三胖射飛彈越過日本領空,股市亦毫無懼色,反映市場已無視任何壞消息。市傳蘋果公司將於9月12日推出iPhone8以及其他新產品,刺激一眾手機設備股一挾再挾。無貨在手,但不覺得可惜。 另一個今年熱炒的板塊就是內房股,中國恒大(03333)固然誇張,年初至今累積4.3倍升幅,同業融創中國(01918)、雅居樂(03383)、碧桂園(02007)及龍湖(00960)升幅分別為2.4倍、1.6倍、1.3倍及94.9%。從內房股公布的中期業績來看,普遍成績理想,並紛紛將全年銷售目標提高。在眾多累積龐大升幅的內房中,雅居樂仍然值得留意。 假如中國樓市大崩盤跌價五成,雅居樂的銷售均價仍較其成本價高出近1.9倍,只能說賺少了,但不太可能蝕入肉。要炒雅居樂的理由,說來有點可笑,但卻可能是這個時代的真實寫照。話說不少內地炒家喜歡以市值來判斷一家企業的實力,現時恒大、萬科與碧桂園市值超過2,000億元,卓爾(02098)與龍光(03380)市值也有587億元及398億元。 可是,雅居樂的市值卻只得356億元,實在是太不像樣了。看看另一個指標,恒大、卓爾、融創、碧桂園、龍光及龍湖現價分別較每股資產淨值(NAV)溢價6.1倍、3倍、2.1倍、1.7倍、83.7%及53.6%,但雅居樂現價較NAV折讓9.6%。雅居樂的市值與估值折讓,或多或少與管理層折讓(management discount)有關,然而那些都是三、四年前的事,幾年來雅居樂表現穩定,炒上千億市值是應該的。 景揚觀天下:o靚模與KOL 我曾經講過,只要你懂得使用facebook,會寫兩個字,你就是記者。人人都是記者,有好有不好。好的地方,就是毋須受制於傳統媒體的採訪與報導,才能有出鏡及表達意見的機會。不好的地方,就是無從分辨發布新聞的內容真實性與動機,以及文章的質素水平。傳統媒體受制於客觀性及真實性,過去無法發表一些較為踩界的內容,結果近年被一些KOL(Key Opinion Leader)搶了不少眼球,甚至是廣告收益。KOL與內地網紅以至是較早期的微博大V,可說如出一轍,先是在自身領域具有專業性,多年來透過分享個人經驗、意見、分析與建議等累積粉絲。 o靚模沒落KOL行舊路 就以模特兒界別作例子,以前我們看到Model,總是會嘩嘩聲,有樣、有氣質、有身高。然而在大約十年前,一批「o靚模」湧現,第一代彈起的o靚模首選Angelababy、Janice Man與周秀娜,其他稍有姿質的,有樣學樣之餘更拋胸露肉行性感。當年o靚模現身書展,場面墟冚過黎明開show。o靚模界從零開始,到全盛時期人人自封o靚模,到爆煲散水,整個週期不超過兩年。今時今日的KOL,甚有當年人人自封o靚模的影子,玩法一樣,只不過當年叫o靚模,現在叫KOL罷了。僧多粥少,結果就是不少自稱KOL的人,不收錢都願意出post,這是甚麼玩法? 很簡單,不少人為了自封KOL,但求有份出席活動R禮品贊助。所謂一家便宜兩家著,禮品本身不值錢,多送一支又何妨,有供有求,做爛市。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正好用來形容廣告商與KOL或o靚模之間的關係。我想了好久,到底有哪個行業的KOL,能夠較為「襟玩」一點,結果還是回到了財經界。嚴格來說,財經界可能是最早有KOL的存在,發揚光大者非陳永陸莫屬。陸叔的股評人形象直接走入大眾,正正就是財經界的Key Opinion Leader,後來的財經演員,其實都在走同一條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