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品牌

Roch Hennessy | The Voyage of Discovery. 解密干邑家族第八代

釀酒是一門藝術,相信沒有人會懷疑。而特級干邑的誕生,往往都需要千錘百鍊。全球第一大干邑品牌軒尼詩公司,自1765年由愛爾蘭退役軍人Richard Hennessy創立,開始於法國干邑地區釀造干邑,其酒液大受歡迎,曾受法國國王推崇,並在歷史上曾經成為歐洲皇室喜愛的貢酒品。經過二百多年的演化,過去雖曾獲併購,但仍無損軒尼詩家族在品牌裡舉足輕重的位置。家族一直承傳至第八代Roch Hennessy,在經歷時間洗禮、人事變遷後,經典品牌又如何在新時代走下去? Text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C:Capital CEO R:Roch Hennessy(軒尼詩家族第八代傳人暨業務發展經理) 當干邑踏足亞洲市場 C:「軒尼詩」這個名字,代表著一個具有歷史味道的百年經典家族酒商。來到家族的第八代,你會如何於高端市場中,繼續為家族保持競爭優勢? R:自1765家族發展以來,我們重視干邑背後的精神,就是發掘潛力,積極開拓新市場,接觸新客戶。我們的策略就是很平常的去聆聽客戶心聲,知道他們真正所想,適應客戶當地喝干邑的文化,達到享受極緻的過程。在亞洲地區,餐飲上盛行喝酒文化,大約有80%的干邑是在用餐時享用的。 C:當干邑遇上中菜,會有不同的火花? R:我們十分幸運,中菜的傳統風格與烈酒較為相襯,故此,複合的干邑與中菜的香氣、味道很匹配。對比如法式菜系的話,通常會配襯紅白酒,若用干邑卻又完全不是那回事。在不同市場上,我們會推介以不同方式去品味干邑。 C:面對不同的市場文化,品牌如何去聆聽需要? R:因為我主力是在在中國地區,我們主要有兩類推廣活動。第一個是Hennessy Declassified,就是透過教育,讓公眾了解干邑的歷史,如何釀造優秀的出品。每滴酒液由釀酒師憑藉多年的知識經驗打造,於干邑地區採摘葡萄作搾取,再經年月陳化,軒尼詩是個需要時間去經驗的品牌。當享受越多,會驅使你想了解品牌背後的故事。透過這些活動,便有接觸點去聆聽人們心聲。這活動從三年前開始起動,已在廣州、上海、廈門、香港及澳門舉辦過。其次,就是從餐飲方面入手,以不同干邑配襯佳餚,並嘗試將這個訊息帶給顧客,讓大家知道從VSOP到Paradis,是如何開展food and wine pairing。我們與上海等地的中式餐館合作,合力創出舌尖體驗,從中聆聽顧客需要。 C:為何在今年五月,會選址澳門推介Paradis Imperial新酒樽設計,並舉辦揭幕晚宴? R:在亞洲地區中,中國是軒尼詩全球的第二大市場。我們專注於釀造經典的「生命之水」(Eaux-de-vie),XO級以上的烈酒如Paradis Imperial,是我們向來重視的尊貴干邑級別,中國更是Paradis和Paradia Imperial的第一大市場。當今年五月Paradis Imperial全新推出水晶酒樽設計時,我們決定在澳門銀河舉行為期3晚的揭幕晚宴。酒店集合娛樂元素,主張享受生活,與品牌的理念一致,同時又具備很棒的中菜廳。在地理策略方面,澳門是個很好的位置。鄰近香港、廣州和珠三角,故此品牌與澳門的連結亦增多,今次便選址在這兒了。 C:這次是你首次來澳門? R:這是我第二次來,上次是大約去年6月,以業務發展的角度出發來個實地考察,感受市場反應。 緊貼時代脈搏的「經典」 C:除了澳門,聽說你們家族與香港甚有淵源,對嗎? R:香港有如中國南方的入口,在傳統貿易上,我們與香港有很緊密的關係。而家族方面,我們過去的其中一位家族成員John Pope Hennessy,也曾為第八任港督擔任政治及殖民官員,這也見證著軒尼詩家族與香港的關係。 C:經典品牌打進市場的同時,如何讓年青一代如你一樣,認識和愛上干邑? R:我們真的想打破所有人對干邑過去的固有印象,當中包括一些誤解。人們可能認為干邑只是老一輩的古老酒品,更有的認為只能吃著雪茄嘆干邑,這一律是很大的謬誤。所以,我們提倡要以嶄新方式去品嚐干邑,加冰或以long drinks品嚐,或用上較年輕的干邑來做mixing,跨界別作聯乘。例如:在新酒吧的開幕禮上,以V.S.O.P創製新混合雞尾酒,這些都是迎合年青一代的需要。再鼓勵大家用「三步曲」來品味干邑,就是視覺、嗅覺和味覺,學習多層次享受,繼而有動力去貯存珍品。 家族傳人的心聲 C:教育大眾有關品味干邑的同時,你又鍾情怎樣的干邑美食配? R:我是愛吃一族。當我第一次來到中國時,真的很喜歡中國菜系豐富芳郁的口味,個人也對中國菜與干邑甚有好感,感到兩者真的是prefect match。日常生活中,我有很多機會品嚐不同菜餚,其中一個最印象深刻的,除了北京填鴨,我更發現烤鵝與干邑味道配搭得無與倫比!鵝肉混有脆皮與柔軟的脂肪,層次複合豐富,那質感比填鴨更難忘。 C:在出任此職位前,你曾投身航空業界,酒業和航空界是兩個不同範疇,為何有此想法? R:我生命中有兩大狂熱,就是飛機和車,是男生都愛的東西。我共有五年時間在航空業界打滾,但不得不承認,自己打從心底裡還是希望整個人生都可以在酒業工作。我愛干邑,軒尼詩是我的一部份,自小在家族長大。但與此同時,我又期盼有機會去做點不同的事,走出世界,發現新事物,去不同的公司察看不同工作的文化和處事方式。所以,我在兩間大型的公司工作五年,賺取了很好的人生經驗。當自覺學得足夠時,便將自己所學回饋家族,返回軒尼詩,帶領品牌邁向世界,特別是中國。 C:當初知道你要轉行做航空業時,家人的反應是? R:我想關鍵是年代轉變。從前的家族成員會背負家族擔子,姓氏(Hennessy)會直接與公司有關連。但現在,如我的表兄弟,他們也有選擇的權利,我們的家族長輩對下一代的職業仕途思想更開放,會放任我們去發展夢想。而我本身對酒業已感興趣,我還記得第一次喝干邑的時間、那種難忘香氣……我在充滿酒香的環境下長大,那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對酒液釀造懷有好奇心,彷如我DNA的一部份,在選擇返回家族生意的工作上,完全不感到有壓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