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時事

林鄭:望港深多合作 不介意GDP被超越

國家主席習近平10 月12 日南下廣東展開「南巡」,今天上午(10月14日)將出席深圳經濟特區成立四十周年慶祝大會,屆時預料發表重要講話。這是繼2012年和2018年後,習近平第三次到訪深圳。習近平這次到深圳,不論對深圳、香港、大灣區下一階段的發展,乃至對全中國的發展布局都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因而也備受關注。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將出席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慶祝大會,她昨日接受深圳傳媒《深圳衛視》專訪訪問時稱,不介意人說深圳本地生產總值(GDP)超越香港,認為兩地未必有直接競爭,冀兩地有新合作平台。 林鄭月娥在訪問稱,不太介意有人指深圳GDP已超越香港,因為深圳的人口、土地等各方面都比香港豐富,認為港深之間未必有直接競爭,但在個別範圍、企業或專業人士之間的競爭是無可避免,甚至是健康的。她稱,期望中央未來可繼續給予深圳一些「先行先試」、創新、突破的政策,讓深港合作可在新的台階上進行,又稱每次到深圳都獲得市領導關心和同情,因在香港推行政策遠比當地難。林鄭月娥說:「我不是很介意有人經常說,深圳的本地生產總值已經超越香港了,因為畢竟深圳人口、土地各方面都比香港豐富一點,未來的發展,我真的希望中央繼續給予深圳特區有先行先試、突破性、創新的政策,香港跟內地其他省市未能做到的事,可否先跟深圳結合達成。」 深港兩地是競爭還是互補一直是外界所爭論。有專家指出,其實港深金融業更多的是互補而非競爭。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在金融領域有自身的獨特優勢和競爭力: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香港擁有完善的法治制度,沿用與國際接軌的普通法體系,而且資金可以自由進出,信息能夠自由流通等深圳在金融領域也有其戰略定位,例如深圳的高新科技產業在內地較發達,是中國的創業投資中心;而且深圳擁有全國兩大證券交易所之一的優勢。香港背靠內地資本市場,深圳的優勢讓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功能得以有效延伸,並提供重要補充。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分析,香港與深圳的金融業之間,優勢互補大於直接競爭, 他說:「全球金融市場好大,我們的競爭對手是紐約、倫敦、東京,只要我們在那些地方搶部分市場份額回來,便足夠內地幾個城市去發展。因此香港與深圳之間未到競爭對手的階段,反而應該加快互補,聯手與外面的大型金融中心競爭。」   [...]

深圳取代香港?

博客

梁鈞宇:深圳取代香港?

香港內部矛盾和問題仍待解決之際,國務院在8月18日,發布了《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文件,目標把深圳特區發展為全球標竿城市,其中提到的金融政策,如外匯管理改革及人民幣國際化等,過去甚少跟深圳扯上關係,此改革變成為了討論焦點。 內地推行政策,一般先由高層拋出大方向或基本理念,再由下級建構相關理論和實際執行方案,由此推之,涉及區域性發展的大型政策,由提出到落實,往往要多年時間,大灣區的推進便是例子。 該文件發出後,深圳朋友無不興奮雀躍,而儘管短期影響不大,但難免引來中央計劃降低或削弱香港重要性的猜想。 回顧深圳的發展,由1979年GDP約2億元(人民幣),增長至去年約2.4萬億,不但剛超過香港,其40年複合增長達27%,是經濟史上少有的奇蹟。雖然香港人均收入仍高深圳近一倍,但經濟實力往往由總量決定,在年GDP增長的差距下(見右圖),深圳應會長時間為珠三角經濟的龍頭。 至於深圳能否在金融方面趕過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仍取決於三大關鍵因素,即法律、資訊和資金的自由流通,多年來相關的評論不少,在此不贅。 從中央角度看,香港大慨非「聽話」的孩子,加上近日局勢變化,故有其PLAN B,是正常不過,這亦是香港人必須認清的事實。此外,金融業的產業鏈十分龐大,非所有業務也需上述三個因素才可發展,加上未來港澳居民在深圳可享市民待遇,或吸引不少中環人或企業搬到深圳,此融合亦可能是政策的目標之一。雖然很多專家認為未來會有更多內地人來港工作,但中長期看,若政策傾斜深圳,結果是難料的。若流入香港的資金及人材真的有減少跡象,房地產等本已處高位的資產或會首當其衝,投資者不可不防。 [...]

專題

呂慶耀:香港精神

丹麥雖然只有570萬人口,但該國在2017年的國民生產總值(GDP)卻高達3,249億美元。反觀擁有逾736萬人口的香港,同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卻只有3,415億美元。原因何在? 眾所周知,丹麥擁有高科技農業、現代企業化工業、完善的政府福利制度及舒適的生活水準,並且擁有頂級的世界級品牌,如 LEGO、嘉士伯啤酒、哥本哈根的 Noma 餐廳及著名富創意的Bjarke Ingels Group 建築事務所等。 丹麥的成功,全建基於丹麥人民豐富的創意和創作力、勇於創新的精神,以及一個完全現代化的市場經濟體系。丹麥的教育制度優質而完善,以大多數人的人格與技能發展而設計,更重要是他們的教育著重訓練和鼓勵獨立思考。在丹麥,上學讀書是免費的,學生有時甚至可以領取政府津貼,目的是要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接受教育,培訓各方面的人才。丹麥的人民還有被培育出國際化的視野,開放的態度,令丹麥雖然只是一個小國(以人口計算),但就得以在全球佔上重要的地位。 至於香港,社會經濟的重心差不多全落在地產項目發展及各類型炒賣活動上。隨着大灣區的迅速發展,很多人都擔心香港將會被邊緣化。在大灣區打造成功之後,香港是否仍然可以維持現有的競爭力?首當其衝的很可能就是香港作為中國一個重要金融中心和商業城市的地位,香港如果依然只沉醉於現在的優勢,將來地位還能夠保得住嗎?然後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品牌又是否會褪色?以上問題着實值得香港人思考,到底我們現在缺乏的是什麼呢? 為了維持並加強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香港人更應該擴闊自身的國際視野,停止再只專注在區內的炒賣活動,改變我們的目光及心態,多面向世界,探討全球經濟及社會發展趨勢,思考香港如何藉着本身優勢,在國際市場穩佔一席位。同時,我們亦應該摒棄舊有思想,多創新,在世界潮流的前方思考如何在國際市場上加強影響力。 其實,香港獨特的環境,培育了一群具備國際視野的出色建築師。從過往的經驗,他們善於設計優秀的超高層建築和高密度的公共交通導向開發項目。這些香港建築師擅長的設計模式,正是現今應對環球城市化中各種嚴重問題的一個可行謀略。香港的建築師,確實具備應要的條件成為世界級的建築師,設計世界級水準的建築物,為發展商、建築物的用家、整個社區、全球保護環境措施,以至全球社會及人類帶來貢獻。 身為一位建築師,以及作為香港的一份子,我希望建築業界可以本着我們香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香港精神」,共同攜手發揮我們的專長,加點創意,贏得國際間的認同與尊崇。而我和事務所將繼續引領香港卓越的建築設計成就邁向全世界,延續事務所一直堅持的信念及核心價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