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事動態

外派僱員生活費用城市排行榜 香港位列亞洲第三位

通過資訊、軟件及專業知識協助企業管理世界各地人才派遣的全球領先人力資源顧問機構ECA International,於近日發表最新的「生活費用調查」結果,指出香港現已成為外派僱員生活費用最高亞洲城市的第三位,並且在全球城市中排名第六。 ECA International 亞洲區域總監關禮廉表示:「今年香港的排名保持穩定,仍位列全球外派僱員生活費用最高城市排名的第六位。雖然香港仍然面對持續的社會政治動盪,而且出現經濟衰退,但我們尚未見到這為本地的生活費用帶來實質影響。事實上,香港被東京超越的原因是日元在2019全年走勢強勁,令許多日本城市的排名上升。此外,我們預期日本的物價將會因為最近提高消費稅而進一步上漲,而明年的東京奧運會亦可能會進一步加劇通脹。因此,邁向2020年,我們預計東京的排名仍將在香港之上。」 ECA International進行外派僱員生活費用研究已超過45年。該公司每年都作出兩次主要調查,以協助企業計算生活費用津貼,從而使員工派駐海外時的消費力得到保障。有關調查針對全球超過480個地點,比較外派僱員普遍會購買的一籃子同類消費品及服務。住房租金、公用事業費用、買車費用及子女教育等特定的生活費用通常由另外的福利津貼支付,故此ECA International會另外採集這些費用的數據,不會把它們包括在 ECA 的一籃子生活費用之中。 亞洲重點 雖然豬瘟肆虐令豬肉價格上升,但在ECA研究中,許多中國城市的排名卻輕微下跌。原因是過去12個月以來,人民幣對全球主要貨幣的匯率持續疲弱。關禮廉表示:「過去12個月,儘管豬肉價格的上升令許多中國家庭的開支增加,但這對中國城市外派僱員生活費用所帶來的影響卻很有限。其原因是豬肉並不受大部份外派僱員歡迎,而且人民幣走勢疲弱。」澳門的走勢與整體大中華區趨勢則相反,其排名從去年的第25位持續上升至18位;而台北作為生活成本最昂貴的台灣城市,排名保持在第31位不變。泰國城市的生活費用排名升幅仍然在榜內數一數二,其中曼谷上升了43名至第47位,首次進佔50大排名。 關禮廉表示:「長久以來,曼谷一直以價廉物美而廣受度假人士和外派僱員的歡迎,但這次排名顯著躍升,升幅冠絕亞洲城市,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泰銖升值。在過去幾年來,我們發現泰國城市的排名大幅上升。僅在過去兩年,曼谷和清邁就分別上升了75位和56位。」 另一方面,新加坡元持續強勢,推動當地的排名連續第二年上升。新加坡今年上升5位,成為全球生活費用最昂貴城市的第13位。「雖然新加坡通貨膨脹率低而且全球貿易增長減弱,但由於新加坡元持續強勢,令新加坡上升5個名次,成為全球生活費用最昂貴城市的第13位。對於外派僱員來說,現在新加坡的生活成本比首爾和上海還要昂貴。」 全球重點 根據ECA的研究,亞洲中部國家土庫曼斯坦的首都阿什哈巴德蟬聯全球外派員工生活費用最高城市。當地通脹嚴重而且黑市貨幣匯率遠低於官方匯率,除非外派僱員能夠以非法的黑市匯率兌換,否則他們以本國貨幣消費時則特別昂貴。這個情況令阿什哈巴德從2017年的第146位飈升至去年的榜首,並保持至今。關禮廉表示:「土庫曼斯坦日後的相對生活費用走勢可能會類似目前的安哥拉。安哥拉首都羅安達以石油發展經濟,一度十分蓬勃。在2017年生活費用排行榜中,羅安達佔據榜首,但後來排名則持續下滑。今年,其排名下降了50名,位列第92位。就像土庫曼斯坦的天然氣出口量下降一樣,該國的石油產量下降是由於2014年之後的價格下跌導致當地貨幣貶值。因此,儘管當地通脹很高,但外派僱員的生活費用仍然較低。自九月份完成調查後,羅安達的貨幣已再次貶值,其在排名榜內的名次在未來勢必繼續下跌。」 其他非洲國家方面,哈拉雷的排名下降幅度最大,在一年內下跌159名至第206位。 當地政府在六月重新引入津巴布韋元,同時禁止以外幣作為法定貨幣,希望能夠穩定經濟。然而,從六月到九月份ECA展開調查這三個月內,當地貨幣對歐元的匯率已下跌了一半,而通脹率則持續飆升。 中東國家的生活成本普遍持續上升,這主要是由於許多當地貨幣與美元掛鈎,貨幣表現強勢。在以色列,外派僱員的生活成本顯著上漲,其中特拉維夫的排名更躍升至第9位,首次進入十大,耶路撒冷則排名第12位。除了瑞士城市繼續雄踞全球十大排名,大多數歐洲城市排名自去年起均開始下滑。英國脫歐不明朗的形勢持續,令倫敦排名跌至第140位,是自ECA在2005年開始發表生活費用排名以來的最低名次。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在九月份達到頂峰,無協議退出的陰霾瀰漫。ECA進行調查時,英鎊對歐元和美元的匯率尤為疲軟。而自去年以來,許多歐洲城市已跌出前100名。 關禮廉指出:「在全球需求疲弱的情況下,德國雖然勉強倖免於經濟衰退,但受中美貿易戰和英國脫歐的形勢不明朗影響,柏林和慕尼黑都跌出了排行榜前100名。由於歐元區內最大經濟體疲弱導致歐元相對弱勢,令歐元區內大部份國家的外派僱員的生活費用略為下降。」由於美元持續強勁,美國各個城市的排名已經連續第二年上升。自2015年以來,紐約再次進入了前20大排名,從去年的第24位上升至第15位。檀香山亦打入前20名,佔第20位,超越了之前排名前20位的其他城市,包括哥本哈根和上海。 *ECA的生活費用調查在每年3月和9月開展,針對外派僱員經常購買的一籃子日常貨品及服務進行價格調查。上述的數據反映ECA於2018年9月和2019年9月調查之間的同比變動。ECA全球外派僱員生活費用排名由2005年開始。 [...]

專題

科技去美國化 中國釜底抽薪

中美貿易戰打了年多,美國不時使出禁止中資科技企業使用美國產品的招數,令中方受壓。美國在電腦設備產業,無論軟、硬件均有領導性地位,中國為了不再被威脅,決定用三年時間完全去美國化,政府部門逐步以國產貨取代美國貨。雖然過程總會遇上困難,但為了取得更大話語權,來個釜底抽薪,亦有望為中國的軟、硬件市場帶來更大的機遇。 為免被美國牽著鼻子走,中國近日將反擊升級,決定在主戰場之一的科技產業入手。英國《金融時報》近日報道,北京當局已發出最新指令,要求中國所有政府辦公室及公營機構,在未來三年內全面移除外國品牌電腦設備及軟件,達到全面的「去美化」,以反制裁美國。 中央發出的行政命令指出,計畫在二○二○年更換掉三成電腦、二一年再換掉五成、二二年更換最後兩成,估計合共會有二千萬至三千萬部電腦會被更換,而外資品牌惠普(HP)、戴爾(Dell)及微軟(Microsoft)等外國品牌將成被拋棄的對象。當局亦要求中國所有政府辦公室及公營機構,在未來三年內全面移除外國的軟件,將以中國軟件全面取替。 報復針對華企 中國出此招的原因,一來是想美國企業失去大量生意,以報復美國在貿易戰上對中資企業如中興(00763)及華為的打擊。美國政府除了不准當地企業售賣零件予部分中資如中興及華為,更禁止部分美國科技公司與中國電訊企業合作,並拒絕使用華為的5G設備。除此之外,美國亦向盟友施壓,要令華為在其他地方都做不成生意。 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全球科技政策分析員Paul Triolo指出,「三—五—二」政策背後的意義與過往中國為了自給自足而推動的政策並不相同,其目標是替中國科技公司打造不受美國制裁威脅的生存空間,免受中興、華為、曠視、曙光等中國公司目前正面臨的威脅。 中國拒用外國貨,將令美企的收入大受影響。投資銀行傑富瑞(Jefferies)估計,美國科技公司每年在中國市場的收入達一千五百億美元,若放棄外國品牌的政策落實,美國電腦設備和軟件企業的在中國市場份額將受到影響。以蘋果公司為例,來自中國的收入佔比甚高,一九年全年收入當中,高達兩成來自大中華市場,相等於五百一十九億美元,而除了手機之外,蘋果電腦亦是主打產品,未來在內地的銷售將會大受影響。 扶持軟硬件業 另一個原因,是中央想藉此扶持中國的軟硬件行業,在現時困難的經濟環境下找新的增長點。其實中國政府已經在傾向採購國產品牌電腦,有了明確政府後,日後在選購新設備時,方向將更為明確。 不過,有分析員坦言,即使出發點是好,但中國要實行國產化難度很大,因為全球的個人電腦,均是使用美國的操作平台系統(OS),美國的微軟旗下視窗及蘋果的macOS操作系統,已雄霸整個市場。此外,如何定義「國產」也是問題,以聯想集團(00992)的電腦為例,雖然電腦大部分在中國組裝,但處理器仍然是用美國的英特爾生產,硬盤又來自韓國三星,仍未是百分百的國產產品。 雖然難度大,但為了中國未來不再受美國的威脅,全面國產化實在是在所難免,情況有如手機的芯片,中國早年錯過了最佳的研發時機,令中資科技公司現時要依賴美國的芯片才可生產手機,而美國政府一聲令下,就可以令中國的手機廠完全進入休克狀態。自去年開始,中國各科技企業都前仆後繼的進入芯片行業,並投入大量資源,希望可以追到落後。經過一輪努力之後,華為亦已成功開發出5G芯片,為中國的科技行業帶來最佳的示範。 華為於今年九月宣在德國柏林消費電子展(IFA)上宣布,將推出華為最新一代旗艦芯片麒麟990系列,包括麒麟990和麒麟990 5G兩款芯片,而麒麟990 [...]

本港時事

香港餐飲聯業協會黃家和:擔心骨牌效應

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 自區議會選舉日以後,社會氣氛緩和不少,然而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表示,市民的消費意欲及旅客的訪港人次仍未復元。過往4個多月,香港餐飲業生意額下跌超過35%,損失達105億港元,有餐廳要求員工放無薪假,逾400間食肆結業,擔心情況持續會出現骨牌效應。而從業員失業率急升至6.1%,即大約有兩萬人失業,但有關數字並未包含俗稱「炒散」的臨時工,受影響的範圍絕對不止此數。 黃家和表示,自6月中以來,受社會予盾衝突影響,打擊了傳統暑假旺季的生意額。踏入10月黃金周,情況更加惡化,港鐵不時提早關站,市民出行不便減少跨區消費,尤其是每逢周末生意額急跌,對蘭桂坊、銅鑼灣、尖沙咀等傳統旺區的餐飲業衝擊最為明顯,跌幅超過50%以上。單計10月,業界已經損失27億至30億元。若由6月示威爆發起計算,整體餐飲業生意額累計損失達105億元,按年減少一成半至兩成。 他說,去年內地旅客港訪約4,600萬人次,今年減少達30%至50%,每年餐飲業有7%至8%來自遊客消費,約80億元,半年即約40億元,「旅客是餐飲業等行業的重要消費群,若旅客減少,直接影響的本地的旅遊、餐飲、零售和酒店業界。「若吊鹽水情況持續,估計聖誕、農曆新年過後,約有1,000間食肆結業,基於四大行業環環相扣,恐怕會出現骨牌效應。香港人的失業隊伍正在擴大中,未來失業率會有上升趨勢。」 食肆最大開支:人工租金食材 黃家和又說,一間食肆最大的成本開支為人工、租金和食材,業界因應生意減少已出現讓員工放無薪假,棄用「炒散」臨時工,在人手大幅縮減的情況下,服務質素一定受到影響。「現時餐飲業從業員有約20萬至30萬人,持有食肆牌照的店舖數目約2萬多間,失業率6.1%,即大約有兩萬人失業,加上臨時工及兼職員工職位亦減少,料餐飲業失業情況持續惡化,受影響的範圍應該更加大。」 餐飲業至今有兩萬人失業,數字還未包含「炒散」臨時工。 租金方面,港鐵只願意把關站時段按比例減低應繳租金,受影響的站內的3,000多間店舖委實幫助不大。而港鐵商場物業的食肆沒有明顯的租金優惠,他說曾經向港鐵董事局反映過,但回應只說上市公司要向股東交待,未能作出支援。私人業主方面,只有個別業主主動提出減租10%到25%。而政府旗下的商舖則減租50%,維期6個月。 至於食材採購,個別如豬肉等因受到非洲豬瘟影響,價格趨升1倍,其餘則大致平穩。不過由於交通不便,供應商未能送貨或員工無法上班,不少食肆提早關門不做生意便造成生意額下降。 貨款50萬可捱多3個月 他建議政府的中小企融資借貸擔保最好加到100%(目前為90%),因為在現時環境下,中小企老闆要用10%的物業做抵押,一些更是拿不出資金來做。而借貨款項可以毋須600萬,減至50萬至100萬便可,因中小企每月營運成本約10萬至20萬,只要支撐到3個月的開支,而往後3個月的市道能夠回復正常,便可以多捱6個月。 四大行業環環相扣,業界恐出現骨牌效應。 他指當年沙士過後也需要6個月的回復期,中央接著推出CEPA,放寬自由行旅客,而社會比較團結,各機構行業都在想方設法救港,做了大量後續工作。對於目前坊間有人提出政府派出消費券予市民,以刺激消費。黃家和表示最重要的是社會事件平息,市民要有心情才會出來消費,再加上旅遊、餐飲、零售及娛樂界聯手推廣全城優惠,才有望走出谷底。 對於近日社會氣氛稍見緩和,他希望情況可持續,12月份業界的生意額跌幅才有望繼續收窄。12月及1月是聖誕節和農曆新年消費旺季,食肆生意一般比平日多兩至三成,倘若中小企再失去旺季生意,很難營運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