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策略

維特健靈夥本地空氣過濾物料專家 Focus 生產納米纖維殺菌防毒口罩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肆虐全球,為做好個人衛生措施避免感染,大眾近日對口罩的需求激增,市面出現供不應求情況。為此維特健靈乃希望藉著自身製藥專業,率先於本地製造納米纖維殺菌防毒口罩,與市民攜手共渡難關,為香港出一分力。 見社會最近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爆發而出現口罩短缺,甚至連醫護人員亦擔心所需物資不足,維特健靈兩位醫生創辦人乃決定借助自身製藥專業,與本港生產及研發空氣過濾專利物料 MultiH之廠商百達洋行(Focus)所改良的一種創新納米纖維物料合作生產口罩,以生產藥物的標準及規格去製造高防護性的口罩,幫助解決市民燃眉之急。 維特健靈健康產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曦齡博士表示:「最初首要想到就是親身到前線, 以個人醫護專業照顧病人,但我需向公司數百名員工負責,經多番反覆思量後,我們決定利用維特健靈的專業,撥出最高規格的廠房和資源,以生產藥物的標準去製造口罩,用另一種方式去守 護大眾健康。」 百達洋行有限公司(Focus)董事王潔芳表示: 「Focus 於過去 20 多年致力研發創新物料作空氣過濾之用,去年成功生產 MultiH,改善空氣質素同時減少耗電量及廢棄物。鑑於目前社會情況, 我們設法把新物料應用至更能直接幫助市民的地方,故此與有同樣目標及專業的維特健靈一拍即合。過去多星期,我們投入大量資源時間,日以繼夜改良原有物料,避免因採購傳統口罩的 過濾層而耽誤時間。現時維特健靈及 Focus 更暫緩了各自的業務發展計劃,全力專注製造口罩, 力求壓縮生產時間。」 有別於坊間口罩的三層設計,納米纖維殺菌防毒口罩除了內外吸水及防水層外,中間的過濾層摒棄了傳統口罩的主要物料熔噴靜電棉,改為採用雙層設計,由大型先進靜電紡絲設備生產的納米纖維網(Nanofiber)。 此物料不但比一般口罩使用的超細纖維(Microfiber)更精密糼細及具高透 氣性,有效隔絕空氣中更多懸浮粒子及病毒,同時亦加入了能破壞細菌胞膜的醫藥級別物質,具殺菌之效。預計納米纖維殺菌防毒口罩可達美國材料和試驗協會(ASTM)F2100 指標的第一級 防護級別,即其細菌過濾效率(BFE)達 95%或以上。 維特健靈特地於其符合歐盟生產及品質監控標準 PIC/ S GMP 認証的大埔廠房中騰出專業的無塵車間(Cleanroom)作為口罩生產工場。該無塵室的潔淨標準達國際 ISO 8 的製藥用級別,潔淨 程度可作生產固體口服藥之用。室內的溫度、濕度、甚至氣流、氣壓及照明系統等均有嚴格指引, 部分指標更需由專業人員每天檢查兩次,以達致最高的衛生標準。目前,維特健靈已於生產工場、機器設備、物料採購、人手管理等各方面作好安排,以現有物 料計算,初步估計共可生產約 3 百萬個口罩,首批預計可於 3 月中推出。是次計劃內所生產的口罩均只會作捐贈之用或以成本價發售,不作任何牟利用途。 [...]

時事熱話

天大館開業開展「抗疫一方」義診贈藥公益活動

天大館秉承「上醫治未病」的中醫理念,恪守「中病即止,以人為本」的經營準則,積極融合現代醫學創新技術,提供「專科專病,特色特效,康養結合,天人合一」的優質中醫藥服務。 天大館(銅鑼灣)是天大館(香港)有限公司為港人度身定做的第一館,也是天大館(集團)在粵港澳大灣區第二家旗艦館,位於香港最主要的商業心臟地帶,重點打造中醫婦科、中醫兒科、中醫老年病科、中醫骨傷疼痛科、中醫美容科等特色專科,並提供針炙、推拿、艾灸等傳統治療服務,以及膏滋、湯包、茶包等傳統中藥養生產品。 天大館於昨天盛大開業,同時開展「抗疫一方」義診贈藥公益活動。位於銅鑼灣恒隆中心的天大館是天大藥業有限公司旗下專科中醫館。為響應香港抗疫行動,天大館一連五天 (2 月 24 日至28 日)舉行「抗疫一方」義診贈藥公益活動,每天為100位港人提供義診服務。自上週五宣布是項活動並接受預約後,已有過百位市民登記。在義診期間,天大館安排註冊中醫為每位登記者個別診斷,並贈予「抗疫一方」中藥湯飲(三天湯藥)和向每人派送醫用口罩3個。開業當天,來參加義診活動的客人絡繹不絕。另外,3月1日開始,凡到天大館(銅鑼灣)問診、並成為天大館會員的客戶,免費獲贈醫用口罩每人10個,送完即止。 新冠肺炎疫情正衝擊香港經濟社會,影響著所有港人的健康生活工作。中醫藥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抗疫一方」是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初期,天大藥業旗下天大中醫藥有限公司、天大館(集團)有限公司、天大中醫藥研究院在第一時間會同周超凡教授、盧祥之教授、國醫大師王世民、沈寶藩和雷忠義五位中醫藥權威專家,分析和深入探討新冠肺炎的病因和病機,以傳統中醫藥理論為指導,同時結合粵港澳地域氣候特徵,融現代臨床辨識經驗,共同研製而成,有助提高抗疫體質和能力,守護港人健康。方文權道:「希望通過此次贈藥和義診活動,可以為香港及港人抗擊疫情做少少貢獻、盡少少責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