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鄧淑明:以AI提升競爭力

研究機構CB Insights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加速汰弱留強的情況。 各行各業尤其是金融業,面對不明朗的前景,都計劃加緊引入先進科技,望能逆境自強。 經濟學人智庫(EIU)在今年二至三月疫情正肆虐期間,訪問了全球300多位職務遍及營銷、資訊科技、客戶服務及財務等金融業管理層。該研究顯示,近八成受訪者相信懂得發揮人工智能(AI)的價值,是區分勝負的關鍵。這和金管局去年底就香港銀行業應用AI的研究不謀而合。調查在2019年第三季進行,對象為銀行、業內組織及金融科技公司,接近九成受訪零售銀行報稱已經或計劃採用AI經營業務。 現時,AI的應用已相當普及,如銀行會以AI分析客戶特質,然後度身訂造財富管理,或者以客戶資料確認遠程登入的客戶身份,也可用AI「察看」支票字體、以聊天機械人回應客戶的提問,並以歷史數據製成預測模型,為個人和中小企客戶作風險評估。羅兵咸永道(PwC)研究全球300宗個案後,預計AI能於2030年貢獻全球達15萬億美元經濟效益。 然而,不少本地銀行對採用AI仍存有疑慮,其中的問題是「黑箱思維」。AI的數學模型得到的結果可以非常準確,但因為不是直接的因果關係,所以往往難以解釋,與今天事事講求透明和互信的做法相違背。 個人私隱也是另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私隱專員去年為香港律師會會刊撰文中指出,AI的普及引發公眾對私隱的疑慮。例如廣布的攝錄鏡頭和感應裝置,令個人資料有可能在不知情下被徵集,以作精密的AI算式分析和歸類。 為挽回大眾對先進科技的信心,我們應考慮各種可行措施,如效法歐盟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DPR),要求企業在處理個人數據時採用最高的私隱設置,而用戶也可要求刪除個人資料。這樣,企業便能在無疑慮的情況下,以科技有效地提升競爭力。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撰文:鄧淑明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創會會員 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 [...]

企業策略

「幸.匯」「專業公司」兩公司結盟 冀配對業務生協同效應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有配對公司表示,生意只是微跌;為提升市場競爭力,本地兩間配對公司「幸.匯」及「專業公司」日前組成「專業幸匯交友配對聯盟」,共同分享會員資料庫,大大增加了配對對象的選擇,期望在逆市下為一眾男女提供平台,尋覓真愛。   「專業幸匯交友配對聯盟」共同創辦人韓樹榮(左)和麥耀邦(右)   「專業公司」創辦人韓樹榮指出,配對公司只做寂寞人的生意,由於疫情關係, 因為多了人在家工作(WFH)或停工,大家都感到寂寞。特別多教師、公務員來查詢,曾有教師向他表示,平日工作太忙根本沒有時間尋找另一半,趁著現在不用上課,就試下來找對象。 「幸.匯」創辦人麥耀邦坦言,新冠肺炎下公司的生意只下跌了10%,主要是少了一些從事零售業、文職及醫護的人客。他笑言,目前客人都不是太驚受到感染,始終是一對一見面,不是群體聚會。以往公司的做法是先安排會員見一次面後,才讓他們自行交換電話號碼,不過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確實有一些人不敢出來見面,公司會讓他們先交換電話號碼,互相了解之後再自行決定約會與否。 麥耀邦透露,「幸.匯」及「專業公司」兩間公司一年合共撮成約600至800對婚姻,當中35歲至50歲佔一半,20歲至35歲約三成,50歲以上為兩成,兩公司締結「專業幸匯交友配對聯盟」,相信加強合作後可產生協同效應。 麥耀邦說,公司由去年上半年已開始將一些工序轉至網上,投資額約為6位數字。今次疫情爆發,更證明當日的方向正確,除了資料會利用網上提交,配對上更會採用AI 功能,平台正在測試中,預計在1至2個月後可正式推出。他續指,AI 平台還兼具示愛功能,會員只要輸入欲示愛對象的電話號碼或電郵,系統便會向對象發出示愛訊息,只要對方也同時輸入會員的電話或電郵,雙方便可確認聯絡,發展浪漫關係。         [...]

博客

房地產「智能估價模型」發展的三座大山

人工智能驅動的阿法狗在數年前已能輕鬆打敗中韓的國手。時至今日,人工神經網絡等技術雖說還在完善當中,筆者相信,今日的人工智能技術實際已經可以代替人類進行一些複雜的分析,甚至思考。至於在商業上的應用程度,已經不是技術上問題,而是行業認受性和法律框架等問題。如無人駕駛汽車大可取代人類駕駛,但法律還是未能解決交通事故責任誰屬的問題。 香港作爲第三工業社會,一向尊崇專業人士,筆者亦是一名產業測量師。專業人士的定義,泛指掌握及閱覽大量資訊及數據,配合自身的經驗去運用案例做出分析或服務的一個群體。如今,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科技,其實早可取代這些技能 。就以筆者的專業來説,產業測量師一般專責處理的房地產估值,也正在面臨新興的智能估價模型(“AVM”)之挑戰。香港的房產估值行業還是處於「石器時代」,反觀中國内地早已有科技公司開發AVM,部份按揭銀行更會直接採納AVM所得出的結果,作為按揭批核的依據。似乎,一些從事販賣物業評估報告簽名的測量評估師,正漸漸被科技取代。 教授房產估值的第一門課,開宗明義地說:「房產估值就是藝術和科學的結合」。聽起來很玄,但實際上也說明房產估值其實沒有絕對的對或錯,是一種帶有主觀性的鑑定。房地產評估要通過大量成交案例收集,分析比較一些宏觀及微觀的參數、現金流推測等來進行。但所謂“rubbish in-rubbish out”,人爲操控無可避免。 於香港資本市場,房地產評估報告扮演著不輕的角色,如上市公司收購交易的公允作價、投資物業週年重估可影響其損益表、地產貸款額度的多寡,也是依賴產業測量師的評估報告。行業的房地產評估公司,亦是良莠不齊。據筆者了解,部份測量師行,只會遵從客戶的要求,“評”出一些數字,奈何有關專業學會卻佯作不見,監管失靈。有見及此,證監會及銀監會等亦不能坐視不理。筆者認爲,倘若行業生態難變,AVM或可令機構投資者、銀行及監管機構等,有一個風險控制的可能,撇除人為錯誤及操縱,長遠使資本市場穩定安全。 香港測量師學會去年接受南華早報查詢時,認爲視察物業是專業物業評估報告的一環,故此地產估值完全自動化是沒有可能的。但單憑這點就拒AVM於千里之外,未免有點消極,筆者認爲業界理應懷抱創新,專業監管機構更需積極應對科技衝擊,規範操守。總括來說,香港的AVM發展正面對科技發展進度、行業既得利益阻力及法律框架的三座大山,需要業界與政府共同推動,金融體系才得以透過科技創新來增加安全系數。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撰文:盧銘恩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方土控股行政總裁及Asia PropTech創辦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