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創業家

【創業家專訪】國際匠人協會|建立平台 「拓京都匠人工藝市場」

不少企業家都異口同聲地說,跟日本人做生意不容易。原因很多,如礙於語言、文化、思維、生活及工作方式之不同,然而一旦雙方建立互信關係,往後協商就水到渠成。在因緣際會下,黑國強、張迦南及文嘉麒三人接觸了日本京都府政府,自三年前開始協助對方在香港及亞洲推廣京都匠人的工藝品,同時成立「國際匠人協會」,又通過黑國強創立的「典亞藝博」(Fine Art Asia)平台來開拓市場。日本京都及香港兩地優勢結合起來後,有人、有貨、有技術、有市場,於去年舉行的「典亞藝博2019」上更收成正果,整體銷售成績今人喜出望外,為往後發展打下更牢固基礎。 Text/Jerry Hui Photo/Cheung Chin Yui C:Capital Entrepreneur A:黑國強(Andy Hei,資深古董藏家;「國際匠人協會」顧問、「典亞藝博」創辦人) K:張迦南(Ka Nam Cheung,知名策展人;「國際匠人協會」主席) J:文嘉麒(Jeff Man,資深公關;「國際匠人協會」副主席) 每年十月舉行的「典亞藝博」,除了古董,近年亦加入了當代藝術元素,令整個藝博會的展覽內容更為豐富。去屆「典亞藝博」,有一個展覽區特別人頭湧湧,展品無數,從玻璃杯、竹製品、陶瓷製品,以至鏧等,氣氛異常熱鬧。查詢之下,得悉這是由「國際匠人協會」負責的展品,場內陳列的都是來自京都匠人之工藝作品,由於全手作,工藝不凡,自然富有吸引力。 京都的匠人力量 C:你們跟京都府政府的合作,是如何開始的? K:大約是2016年,京都府政府想做一些傳承文化的項目,希望找到不同地方的領軍人物一同合作,例如收藏界。而我跟Jeff早已認識,後來通過朋友介紹又認識了Andy。之後經過引薦,京都府的副省長與Andy見面,大家很投緣,於是便開始了這個項目。整個過程中,我是主要負責聯繫,Jeff做推廣及宣傳,而Andy的角色最重要,是他去「揀貨」的,因此他是整個項目的核心人物。 C:Andy,其實你本身已經很忙,既要策劃「典亞藝博」,又要管理古董生意,為何會答允加入「國際匠人協會」,一同推廣京都匠人作品? A:「典亞藝博」已舉辦了十多屆,其實我已意識到,不能單靠古董,因為未來的古董市場只會更集中,更高端,市場呈三角形,愈來愈到頂端,而下面的就是腕錶、珠寶首飾、當代藝術這類東西。由於「典亞藝博」的關係,我常往外國參觀不同類型的古董展覽活動,發現當中有日本匠人的作品在流傳,自己甚為欣賞,亦收藏有少量。我是在一兩年前發現這個現象的,一直很想去深究一下,但缺乏門路,後來認識了迦南及Jeff,有他們引路,自然一拍即合。 C:跟日本人做生意不易,尤其是政府部門,京都是個歷史悠的地方,除了名勝,其工藝品亦相當出名,為何當地政府要選擇跟外人合作,將自家出品帶到其他市場呢? J:京都保存了40多種不同的工藝,身為國寶級的工匠更有400多人,然而京都府政府卻面對了工藝傳承的問題,亦不懂得如何往外闖,將作品帶至其他市場。他們意識到當中的危機,同時明白有實際需要,於是就一心求變,試圖走出「舒適圈」。於是在此形勢下,才找到了我們。 K:跟京都府政府做生意亦是不錯的。舉例說,在東京或以外的地方,當中的人脈關係,甚至跟政府的關係,大約二、三年就轉一次,惟獨京都,是10至20年都不變的,其省長及市長都是不變的,並得到各黨派支持,關係相當穩固。京都是個充滿歷史、工藝品及工藝的地方,很多人以為要數旅遊業最興旺,其實不是的,那只佔大約10%的GDP,然而工業生產方面卻佔超過30%,是嚴重被低估的。因此從投資時間、合作關係角度去看,跟京都做生意是很划算的。京都的匠人,部分已傳至幾代,而他們與政府的關係微妙,平時是不易接見陌生人的,亦抗拒外國人,電郵又不一定回覆,我們是基於政府的關係,他們才願意跟我們見面。 與匠人及京都府政府建立互信關係 C:既然當地有如此多的匠人,我想很難跟他們一一見面吧?如何去拜會他們,然後找到一些你們心儀的作品? J:對,我們亦提出了這個問題,於是政府便安排他們來政府的辦公室,然後我們便輪流與他們見面。 K:通常見一個匠人時,下一個已在門外等候,期間我們會判斷哪些作品可以做,哪些不能,如是者一日內可以見十幾二十個匠人。他們往往難以接受的,是見面時間太短,而他們亦自視很高,奇怪為何要進行「面試」。我亦坦白跟政府人員說,若要跟他們的節奏去做事,便不用再做下去,而若他們是做到的,亦不用我們了。 C:跟日本人做生意,語言很重要,你們三人的日文程度如何? K:哈,我們三人的日文都是不行的。可能亦因為這原因,當地政府最初對我們是有點懷疑的,我卻對他們說,我們是在做生意,不是教書呀!他們卻想既做生意,又要教書。但每次開會對話時,我們都用最好的翻譯人員,當地已有一批翻譯,有時自己亦會帶,並按不同的情況及匠人去選用不同的翻譯人員,因為他們對每件事情都有不同的理解;我們是不會隨便找一些旅遊翻譯的,這亦表現了我們的誠意,是有心去做的,而政府亦是感受到的。 A:就像《課長島耕作》,只要努力,到某一刻是會感受到的。到了這時,就萬事易解決了。為了這個項目,我要一年去幾次京都,頻密到過海關時,海關人員以為我是在走私黃金及首飾。 K:京都有很多名勝景點,但我很多都未看過,因為每次去都是為了工作。如過去一年,我便去了18次京都,平均一個月不止一次,所以有當地人亦笑說我是住在大阪的。 去年成功的啟示 C:Andy你是做古董生意的,明白「貨」才是最重要的,而憑你從事古董收藏30多年的經驗及眼光,相信發揮了最大的作用。你是如何「揀貨」的? A:主要是根據我在古董界的經驗,用從事古董藝術的眼光去挑選。「典亞藝博」的展覽內容包羅萬有,而我對西方市場有認識,知道市場的需要,於是自己就愈做愈有興趣。最初是逐個匠人見面的,哪些作品是市場要的,哪些不是;哪些是我想要的,迦南及Jeff便嘗試去找。三年以來,現在是更為精準。而有些匠人的作品,的確是充滿驚喜的。 K:是每次都不同的,每次都有不同的作品混合在一起,就像一個套餐似的,所以Andy次次都為我們帶來挑戰。我們在2017年首次參加「典亞藝博」,只是小試牛刀,試市場水溫,只有兩位匠人參與,結果有市場迴響,但賣得不算好。翌年的生意已有改善,有雙倍上升。至去年的一屆,就算社會氣氛不太好,卻竟然賣得更好,我們有11個京都匠人參與,有些匠人的作品更賣光了,有8成的貨品都賣出了,如「鏧」系列便很受歡迎。 品牌的建立 C:去年在「典亞藝博」的成績如此理想,原因是甚麼? J:一來是「典亞藝博」的平台優勢,集合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買家及藝術愛好者。另外亦正如Andy所說,有好貨,又找到知音人,並可以堅持下去,便會成功。日本亦很支持我們,有份參展的匠人有9成來了香港,他們在現場進行講解,並明白到我們是很用心去做的。 C:但手作工藝向來是量產的,市場一旦擴大,如何能滿足市場的需要?這是莫大的挑戰。 J:我記得上一年,有客戶向我們訂購大約80隻「天目碗」,然後我便通知京都的匠人,他一聽就嚇了一跳,因為他平日做1,000隻碗才有10%是成功的,而更要在3個月內起貨,怎能做到!因為面對市場的大量需求,京都方面無論是運貨及做貨都是難以承受的。 C:但你們亦不能趨迫,或者改變他們傳統以來的創作方式。他們是匠人,素來對作品精雕細啄,所以只能量產。 A:暫時只能讓他們按往日的傳統去做,不會加進我們的意見。我們要尊重他們,正如他們亦尊重我們一樣。但我希望可以通過雙方的交流,去影響他們。現時有些年青一代匠人已開始與設計師合作,不再單打獨鬥。經過幾年合作後,有些匠人已經明白甚麼是Hong Kong Style,甚麼是「澎澎聲」去做,大家開始建立密契。現時已累積有50多個匠人與我們展開合作,未來會跟更多的京都匠人見面。 C:客要等多久? K:正如保時捷出量產車,只要成功建立品牌,你是會願意花一兩年時間去等的,希望我們日後亦可以做到。 C:承接去年的成功,未來有何新的發展? [...]

專題

典亞藝博2019及水墨藝博2019 呈獻無與倫比的藝術平台

享譽國際、亞洲頂尖的典亞藝博2019 (Fine Art Asia) 將於今秋攜手全球首個以水墨藝術為主題的博覽會— 水墨藝博2019 (Ink Asia),盛大回歸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兩大藝博會訂於2019年10月4至7日(星期五至一)同期舉辦,而貴賓預展及開幕酒會於10月3日(星期四)舉行。 典亞藝博2019是國際藝壇公認、於亞洲區內舉足輕重的年度國際古董及藝術博覽會。博覽會自2006年成立以來持續吸引香港及國際藝廊參與,為亞洲提供了一個獨樹一幟的古董及藝術平臺。一如以往,典亞藝博2019將展出五千年以來的達博物館級水準的文化及歷史遺產,包括亞洲及西方古玩;珠寶、古董銀器及鐘錶;現代及當代藝術。 水墨藝博於2015年成立,是全球首個專注於當代水墨的藝術博覽會,現已是備受國際肯定的現當代水墨藝術平臺。水墨藝博2019不僅匯集了承襲傳統水墨脈絡、尋求創新的精彩作品,更集結了受水墨啟發的衍伸性創作,持續拓廣現當代水墨的視野與疆界。 今年,典亞藝博2019 及水墨藝博2019再度於香港的藝術旺季同期舉行,並與各大重要的藝術拍賣會在同一會場舉辦,吸引全球頂尖的藝術商、收藏家及鑑賞家。 隆重呈獻 巨匠臻藏展館 自今年起,典亞藝博很榮幸與巨匠臻藏藝博會(Masterpiec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