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樓市速報:樓市明年前景 新加坡大勝香港

羅兵咸永道(PwC)及城市土地學會(ULI)發表2020年亞太房地產報告,調查訪問94個私人投資者及463個機構代表,包括發展商、地產相關服務、基金經理等,衡量明年區內樓市前景,當中新加坡在亞洲22個城市中排行第一,而香港則由今年排行14直線滑落去22名,於亞太區敬陪末席。 上述兩者聯合發布的《2020亞太區房地產市場新興趨勢報告》指出,以價格漲幅預期衡量,新加坡成為2020年最具房地產投資前景的市場,而香港則從今年的第14位跌至榜尾。城市土地學會行政總裁沃特(Ed Walterc)指,香港明年將會成為最不受歡迎的房地產投資地方,因為旅遊和零售業遭受重創,對經濟增長構成影響,但由於本地商住物業業主槓桿比例低,大有機會靜侯風暴過去,因而未必出現太多投資機會。不過,即使零售業在風波過後迅速反彈,但香港的政治問題及金融中心地位是更大的問題所在。 報告指,新加坡的辦公室需求已經脫離供不應求的情況,空置率處於歷史低點,中期前景有所恢復,再加上投資者有意避開對地緣政治衝突地點,包括中國及香港,從而提高對新加坡物業的興趣,令新加坡成為香港困局的短期受惠者。沃特續稱,香港的困境為新加坡帶來了機遇,至少短期內是如此。他指,很多投資理論都很少涉及過往,而是更多地針對現在或未來。在過去數季度,新加坡公寓價格反彈,住宅市場顯現出恢復力,商業辦公室領域也在很大程度上消化掉了過量的供應。 香港在該份榜單去年排名第14,受到修例風波影響,排名掉到現時的第22名。沃特表示,香港的觀光及零售業受到示威衝擊,拖累經濟成長,導致排名下滑。一旦示威活動結束,各產業將反彈,但更大的議題是香港的政治前景以及金融中心地位所受影響。報告顯示,新加坡是上半年亞太地區中,為數不多的幾個房地產交易增長的市場之一,而且大多數交易由跨境資本推動。上半年新加坡房地產交易總額達到49億美元,按年增長73%。 早前高盛的報告指出,由今年6月至8月已有不少資金從本港流往新加坡,規模介乎30億至40億美元(約230億至312億港元)。新加坡海外居民存款則連升兩個月,8月份按月多5%,反映有外資流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長孟文能上月承認,投資者對當地的資產配置查詢有增加趨勢,亦有少量資金流入該國,但幅度不明顯,強調不想大量資金由香港流去新加坡,因為這反映香港局勢轉差,屆時整個亞洲區的經濟都會受損。相對而言,目前香港的形勢顯然比之前為差。 [...]

深圳取代香港?

博客

梁鈞宇:深圳取代香港?

香港內部矛盾和問題仍待解決之際,國務院在8月18日,發布了《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文件,目標把深圳特區發展為全球標竿城市,其中提到的金融政策,如外匯管理改革及人民幣國際化等,過去甚少跟深圳扯上關係,此改革變成為了討論焦點。 內地推行政策,一般先由高層拋出大方向或基本理念,再由下級建構相關理論和實際執行方案,由此推之,涉及區域性發展的大型政策,由提出到落實,往往要多年時間,大灣區的推進便是例子。 該文件發出後,深圳朋友無不興奮雀躍,而儘管短期影響不大,但難免引來中央計劃降低或削弱香港重要性的猜想。 回顧深圳的發展,由1979年GDP約2億元(人民幣),增長至去年約2.4萬億,不但剛超過香港,其40年複合增長達27%,是經濟史上少有的奇蹟。雖然香港人均收入仍高深圳近一倍,但經濟實力往往由總量決定,在年GDP增長的差距下(見右圖),深圳應會長時間為珠三角經濟的龍頭。 至於深圳能否在金融方面趕過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仍取決於三大關鍵因素,即法律、資訊和資金的自由流通,多年來相關的評論不少,在此不贅。 從中央角度看,香港大慨非「聽話」的孩子,加上近日局勢變化,故有其PLAN B,是正常不過,這亦是香港人必須認清的事實。此外,金融業的產業鏈十分龐大,非所有業務也需上述三個因素才可發展,加上未來港澳居民在深圳可享市民待遇,或吸引不少中環人或企業搬到深圳,此融合亦可能是政策的目標之一。雖然很多專家認為未來會有更多內地人來港工作,但中長期看,若政策傾斜深圳,結果是難料的。若流入香港的資金及人材真的有減少跡象,房地產等本已處高位的資產或會首當其衝,投資者不可不防。 [...]

本港時事

香港走資流入新加坡

香港及新加坡兩地的最新數字顯示,八月存款數目,香港跌而新加坡升。新加坡外幣存款按月增加百分之十四,同期間本港銀行存款總額卻下跌一千一百一十億元,但幅度仍然輕微。新加坡八月外幣存款增加,受惠於海外居民存款連續二個月,按月增長逾百分之五。高盛指出就兩地存款變化進行對比後,相信在過去三個月共有三十到四十億美元資金,從香港流入新加坡。該行相信數據未必足以緩和市場對走資的憂慮,而九月及打後的數據更是關鍵。 香港反修例示威持續快四個月,各區再爆發激烈衝突,社會動盪重燃市場對資金外流的憂慮。高盛指出八月份香港銀行存款總額按月減少百分之一點六,是近三個月以來首次錄得跌幅,但高盛強調,目前香港銀行體系的本幣及外幣仍然有充足的流動性。高盛續指存款流失之際,本港銀行定期存款利率亦有顯著上揚,三個月定期存款利率中位數約百分之二,與美元存款利率相若。該行又指出縱使香港銀行體系流動性仍然充裕,卻不足以減輕投資者對資金流失的憂慮,往後的數據將更關鍵。 市場近月一直流傳,部分私人銀行客戶因局勢不穩,而將資金調離香港,鄰近的新加坡則成為主要受惠地區。無獨有偶,高盛引述新加坡本地銀行單位數據指,當地的外幣存款再錄得明顯增幅,按月上升百分之十四,而且海外居民的存款連續第二個月錄得按月百分之五增加。高盛補充,即使上述增幅與基數低有關,但亦有可能代表的確有資金由香港外流至新加坡;高盛進一步以新加坡過去三個月,外幣存款及海外居民的累積存款總量增幅推算,港元走資上限介乎三十億至四十億美元,整體而言,相對香港目前的港元及美元存款餘額,規模仍然相對小幅。 目前本地銀行體系的港元存款總額為八千七百八十億美元,而美元存款結餘則為六千五百三十億美元。早前《路透》曾報道,曾有以億計美元資金從香港流向新加坡。其後亦有報道指出,新加坡金管局要求當地銀行勿與香港銀行爭生意。 香港金管局週一(九月三十日)公布八月貨幣統計數字,指出港元存款減少百分之一點六,外幣存款則增加百分之二點一,當局與當月美元存款增加百分之二點七有關。金管局指出港元存款減少,部分反映當月市場集資活動較上月減少,同時指出應注意存款變動受多項因素影響,包括利率走勢、市場集資活動多少,及集資活動前後投資者對港元資金配置等。因此存款額按月出現波動屬正常。按最新數據,港元存款在九月頭三個禮拜輕微上升。 金管局又指出,美元存款增加與外匯基金的資金調撥安排,促使外匯基金存放在認可機構的外幣存款增加。若撇除有關因而增加的存款,美元及外幣存款總額增幅為百分之零點二,存款總額則跌百分之零點七。 [...]

專題

粵港澳大灣區共同體:廣州出錢出力 成港澳台青年「雙創」基地

廣州市港澳台青年來穗創新創業基地建設經驗交流會八月底在廣州市天河區召開,會上透露廣州已有二十八個港澳台青年創新創業基地,累計落戶港澳台創新創業團隊達二百七十三個。廣州搖身一變,成為港澳台青年創新創業的首選地,以此為「家」,港澳台青年的創新創業種子將生根發芽。事實,廣州將發揮政府性基金引導作用,設立總規模十億元覆蓋創業各階段的港澳青年創業基金,重點投資各類優質港澳青年創業項目。這些創業基地及基金正充當著港澳台青年來穗的堅固的橋樑,不僅給他們有「家」可依,切實友善的貼身貼心指導,幫助他們擴大「朋友圈」,擴展更多機會與資源。 香港青年馬頌棋經歷兩年潛心研發,帶著十幾個項目比賽所斬獲的七成獎項、從香港到深圳再到廣州──創業,一年多的日子,他的公司酷飛發展已落地天河,完成A輪融資,企業進入高速成長期。馬頌棋的公司就坐落天河區華夏路的專創.眾創空間之中。作為天河區港澳青年之家創業基地之一,這裏提供了公司落地、配套、財稅、創業培訓一系列服務。馬頌棋指,從報稅到開公司、項目落地,都有人協助;公司發展,在這裏能得到指導;創業基地位於天河寫字樓之中,吸引人才為我們組建創業團隊。這些服務讓我沒有了到新環境的任何陌生感與不適應感。得到如此之多的方便,馬續指這讓我可以專心將業務做大。 天河區港澳青年之家創新創業部部長、專創.眾創空間創始人陳經湛說:「我們基於多年的孵化服務經驗和對市場趨勢的把控,通過充分瞭解港澳青年創新創業的需求,並從公司籌備到落地運營的不同階段給予他們不同的幫助或建議。依託成熟的孵化服務體系、專業的服務團隊和完善的服務生態鏈,通過全鏈條的服務幫助港澳青年從『想創業』到『敢創業、能創業、創成業』。」 天河:專創眾創 來自香港的年輕人吳嘉惠而言,人才公寓、租金優惠等支援,絕對是港澳青年來穗創業一顆「定心丸」。天河在全市率先出台政策,將港澳台青年人才創辦的企業納入天河區人才公寓分配範圍,「天英」國際雙創大賽港澳賽區三年來共吸引了二百六十六個港澳項目參加,對八個項目給予落戶獎勵和租金補貼兩項支援,精簡審批流程,替港澳台青年創新創業在企業註冊、項目申報、個稅優惠、就業登記、社保補貼辦理等方面提供「綠色通道」。 對於大部分想在廣州創業的港澳青年,對政策「矇查查」是主要「缺憾」。因此,天河率先全省成立由區委統戰部、區司法局牽頭、十一個相關職能部門參與的港澳青年支援中心,為在天河區學習、就業、創業、居住的四十五歲以下港澳青年提供政策解答、法律諮詢、法治宣傳、法律援助、人民調解、心理輔導、臨時救助等九大類支援,維護港澳青年合法權益,替港澳青年紮根天河、安心發展提供保障。 截至目前,天河區在省內率先成立了港澳青年之家和港澳青年支援中心,先後設立港澳台青年創新創業基地五家,服務接待港澳青年五千多人次,幫助扶植七十家港澳青年創辦企業落地廣州。如今,通過口口相傳,很多港澳青年來到廣州的第一站就會選擇天河區港澳青年之家。天河區委統戰部相關負責人透露,今年,選址在天河路繁華路段的天娛廣場西塔樓將建設天河區港澳青年之家總部,以「政府提供場地、機構籌資建設、專業團隊運營、公益服務為主」的模式建設運營,替大灣區青年創新創業發展提供開放式、全鏈條、貼心式服務的綜合性平台,讓天河區成為港澳青年進入大灣區的樞紐和創業首選地。 南沙:青創空間 另邊廂的南沙,完善的服務無疑是集聚港澳青年人才創新發展的加速器。廢舊廠房升級改造成為高端創業基地,開闢「香港青創空間」、「澳門青創空間」、「網商青創空間」等特色功能區為「創業者」提供完善的服務措施外,還積極鼓勵港澳學生通過學校交流團、暑期實習等渠道來到廣州,瞭解廣州的創新創業環境。「創匯谷」粵港澳青年文創社區精準聚焦在校港澳大學生初創團隊,提供針對性創業扶持,通過資金、技術、政策等多方面的支援,以人文交流、實習就業、創新創業、經貿往來、居家置業五方面為依託,服務港澳青年創新創業。 南沙區委統戰部相關負責人透露,截至目前為止,「創谷」簽約入駐項目團隊(企業)一百三十五個,其中港澳青創團隊八十三個,當中,香港團隊有六十五個,澳門團隊有十八個,在校大學生團體及初創團隊佔比接近百分之一百。 商事登記隨來隨辦、即來即辦,企業註冊「只來一次,只待一天」則是落戶南沙的港澳青年創業者享受到的商事登記「綠色通道」服務。在「創匯谷」粵港澳青年文創社區,設立了「廣州南沙政務服務中心港澳青創分中心」,為港澳青創企業提供包括但不限於商事登記服務、企業幫辦、政策兌現、稅收指引、政企互動等無償性政務服務。 而在番禺區,十一條政策措施扶持港澳台青年創新創業。番禺區委統戰部相關負責人介紹,「生根計畫」、「一百天助跑計畫」等政策,替港澳台及海外企業免費提供工商註冊地址、工商財稅解決方案和港澳居民居住證辦理等一系列服務,助力粵港澳青年創新創業團隊快速動和成長。在番禺區,粵澳青創國際產業加速器二○一八年十二月正式投入運營,截至目前,已進駐二十八家粵港澳台企業,涉及新一代資訊技術、人工智慧、生物醫藥、新能源等領域,包括澳門高訊、香港小魚親測、花鎮教育諮詢、基迪奧生物科技、雲創資料科技等明星企業。 廣州:樂創廣州 粵澳青創國際產業加速器副總經理和學斌指,未來,粵澳青創將立足番禺、深耕廣州、輻射珠三角地區,加大在番禺區的投資力度,加強在廣州市的布局,進一步凝聚粵港澳創新創業力量,深入服務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創業者。 今年六月一日,廣州市在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中率先出台並實施支援港澳青年發展的綜合性政策文件,正式推出「樂遊廣州」、「樂學廣州」、「樂業廣州」、「樂創廣州」、「樂居廣州」計畫以及搭建高效便利服務平台共十五項措施,實實在在地支援港澳青年來穗發展。在探索澳門青年創新創業的過程中,粵澳青創以實現粵港澳大灣區青年企業家的互聯互通與攜手合作?宗旨,為粵港澳大灣區青年企業家提供全方位一站式創新創業服務,有效聯結粵港澳三地創新資源,幫助澳門青年創新創業。 [...]

大中華時事

深圳再升級 仍難撼動港地位

當香港還受困於一連串的社會運動中,中央政府日前突然發出《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當中內容罕有提到要深圳「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上先行先試,探索創新跨境金融監管」,是之前《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畫綱要》沒有的,叫人懷疑中央是否有意升級深圳以取代香港。 不過,分析認為香港單是歐美系的法治制度、資訊及資金自由流通,就已是深圳無法取代,所以深圳未來仍難撼動香港地位。只是本港若再陷政治困局,不思進取,一直依靠老本,就非被深圳超越,而是自毀長城。 中共中央國務院於日前突公布題為「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稿件,內容提到「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支援深圳高舉新時代改革開放旗幟、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有利於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改革開放,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新格局;有利於更好實施粵港澳大灣區戰略,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 文稿提到此舉「有利於率先探索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新路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支撐。為全面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深圳工作的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精神,現就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提出如下意見。」 這份文稿發表的時間一來較敏感,適逢本港正經歷回歸以來最嚴峻動盪的時期;二來在用字上也處處流露與港競爭之意。首先在文稿首段提到「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目前全國只有香港及澳門實行一國兩制,而文稿卻在促進深圳發展的文稿內提到「一國兩制」,是否意味深圳也要實行「一國兩制」?更深含意是否要深圳取代香港? 同時,在今年二月發表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畫綱要》,雖然亦有提到「支持深圳依規發展以深圳證券交易所為核心的資本市場,加快推進金融開放創新。」但更明確的規畫是要深圳「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加快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城市,努力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 至於香港則被規畫為「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推動金融、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事業,培育新興產業,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打造更具競爭力的國際大都會。 可惜隨着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於今年七月起顯著升級,社會暴力抗爭愈趨頻繁,本港金融市場率先受影響。恒指於八月十五日最低見二萬四千八百九十九點,比較七月四日高位二萬九千零七點,累挫四千一百零八點或百分之十四點一六。 貿易方面,香港本身已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嚴重影響,今年六月香港整體出口及進口貨值齊創四十個月最大單月跌幅,期內整體出口貨值按年跌百分之九,遠超市場預期的百分之二點三,連續第八個月倒退,拖累上半年整體出口貨值按年倒退百分之三點六。展望七、八月數字,基於貿易戰升級及本港社會動盪,料數字更悲觀。 國際航空樞紐蒙污 而原本被國家定位發揮「國際航空樞紐地位」,早前亦因為機場被示威者圍堵,影響航班升降,嚴重打擊國際聲譽。香港政治風險增加,從而影響各行各業,將打擊本港的國際地位,歷多年建立出來的國際金融中心甚至航空樞紐地位,都已被前所未有地撼動。 由是之故,中央日前突然祭出《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難免叫人揣測是否「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央電視台在本月十九日播出的一個節目《主播說聯播》中,主播李梓萌在介紹有關《意見》時,亦疑問深圳要建造「先行示範區」,「那麼都會示範給誰看呢?」這個設問更登上了微博「話題榜」和「熱搜榜」,閱讀量超過三億二千萬,而普遍相信所要「示範」的對象,正是香港。 早在今年二月尾,當香港統計處公布二○一八年香港本地生產總值(GDP)按年增長僅百分之三,至二萬八千四百五十億港元後,這數字就即被拿來與深圳比較。因為深圳去年經濟增長達百分之七點六,GDP達二萬四千二百二十億人民幣,以香港統計處去年人民幣兌港元平均匯率一點一八五五計,即深圳GDP達二萬八千七百一十億港元,超越香港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經濟總量第一位。 然而,由於深圳人口達一千二百五十三萬,而香港僅得七百四十八萬,所以計算人均GDP時,香港有三十八萬一千多港元,較深圳折合約二十三萬三千多港元多,且高出達六成三。換言之,深圳GDP總量超越香港,但實際消費力及個人財力仍有不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