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博客

朱君璞:香港醫療在大灣區的機遇

中國在經濟高速起飛下,人民對健康的需求更高。香港醫療專業享譽全球,「一國兩制」的優勢讓香港一方面可深化醫學領域合作,另一方面可建立國際認可的培訓標準,提升大灣區醫生在城市醫療互聯互通。2021年香港醫療可以把握大灣區的以下機遇。   在經濟衰退下,香港的上市醫療機構除了投資老牌化驗中心和脊醫痛症中心外,亦與高盛等機構投資者達成戰略合作,拓展大灣區業務。中國近年更出現許多健康龍頭企業,如平安好醫生、京都健康、阿里健康,一站式醫療健康服務平台已成為投資主流。   創新科技也是醫療發展大趨勢,包括機械臂的醫療運用、癌症的生化治療、網上遙距問診及開發手機應用程式。透過網上渠道進行登記預約、問診和付款,打破地域界限,為病人節省輪候時間,舒緩前線醫護人員工作量,減少交叉感染機會。簡單病痛可以透過遙距問診解決,而手機應用程式則將健康資訊電子化,民眾可隨時隨地查看自己的健康記錄。例如利用程式將體檢報告結果存放在雲端,覆診後可即時作比較。   疫情令政府實施封關措施,市民在家工作導致腰痛背痛。脊骨神經醫學(脊醫)是一個受惠的醫療行業。脊醫是唯一香港政府醫療架構下中國沒有自我培訓的專科人員。有別於一般手術治療,脊醫擅長使用手法和科技理療:不開刀、不動手術的科學方法治癒病患。香港可將先進醫療技術引進大灣區,脊醫可根據三地不同的培訓要求成立國際脊醫學院。只要通過CEPA兩地資格互認獲取內地的專業資格,本港脊醫可往內地培訓中國脊醫,造福大灣區腰背痛的問題。   以往人們覺得沒有生病就是健康,但隨著生活質素提高,許多香港上市集團已成立疼痛中心,透過多元服務和不斷整合,發展醫療人工智慧,才能為大灣區提供專業、安全、有效的痛症管理及健康預防服務。       撰文:朱君璞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創會會員 醫思健康持股管理人和商務總裁 [...]

本港時事

【政經香港】港醫療系統超負荷,業界亟待結構性改革    

近幾年,香港公立醫療系統壓力不勝負荷的消息常見諸報端,且愈演愈烈,即使香港一向因先進的醫療水平在世界享有盛譽,但「看病難」的問題使這一光環正在褪色。特別是每年的流感高峰,也使公立醫院的壓力達到頂峰。正如治病需要對症下藥,醫療系統的弊病也必須找出源頭,並藉社會各方的努力改變現狀。 撰文  蘇梓 港人的健康指標和平均長期居於世界前列,然而一旦生病,往往要經歷漫長的折磨。且不論慢性疾病的輪候治療時間動輒以年計,急症室的輪候已出現20小時以上的記錄,平均輪候時間也在常常在六、七小時左右。此外各大公立醫院的病床佔用率更長期高超過100%。這些現象,在一個富裕的社會,不能不算荒謬。 從業人員長期短缺 問題的癥結到底在哪?最直接的原因,是香港的公營醫療體系人手流失非常嚴重,只有私營醫療體系的醫生相對充裕,所以整體而言,本港醫生人手長期不足。有統計顯示,至2017年底,香港的註冊醫生總數只有14,290人(公私營醫生合計),香港醫生相對人口的比例為1.9:1000,即每千人中只有1.91名醫生,遠低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國際平均水準3.3:1000,僅僅略優於中國內地和土耳其(1.8),與挪威(4.6:1000)及德國(4.1:1000)等發達國家則相差一大半,甚至連哥倫比亞(2.1)和韓國(2.3)都不及。香港的醫療系統亟待增加人手,早已是各界共識,據悉醫管局的醫護人數一直增加,醫生人數從2008年的5,058升至2018年的6,336,增幅達25%,但多年來仍未能解決香港這一「痼疾」。 另根據香港統計年報,2017年的註冊醫生人數為14,290人,在醫院管理局和衛生署任職的醫生人數分別為6,072人及465人,剩餘的7,000餘名「私人醫生」,只是統計上的數字。衛生署2015年曾進行調查,在6,213名回應調查的註冊醫生中,只有5,591名醫生從事經濟活動,故註冊醫生可包括已退休醫生。 資源配置嚴重失衡 導致香港醫療系統超負荷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香港人口老化日益加劇,從而造成醫療資源短缺。政府統計處推算,到2066年,每1.4人就要撫養一名長者,可見對香港而言,人均壽命延長是一把「雙刃劍」。 另一方面,有分析指,香港公私營醫療體系本身也長期存在內部結構性問題,並隨著外圍因素變化而進一步惡化。目前香港的醫療系統主要分為公營和私營。公營醫療系統由醫管局營運,私營醫療服務由私人執業醫生及私家醫院組成,並由政府監管。由於公營醫療機構提供的服務收費低廉,市民看病有約95%費用可獲政府資助,很多市民會選擇到公立醫院求醫。而本地醫護人員中,有六成服務於公營醫療系統,卻要照顧全港近九成病人,比例明顯不對等;相反,在私營醫療系統工作的其餘四成醫護人員,卻只需照顧約一成市民,這就導致公私營醫療系統人力資源嚴重失衡。而這還不包括部分市民缺乏正確使用公共資源的概念,濫用公立醫院服務的情況,例如稍有不適就叫救護車送往急症室,使急症室失去原本為搶救重大危急病症的意義。 有數據表明,香港公營醫療機構的醫護人員流失嚴重,從醫生、護士到其他工種,不一而足。原因顯而易見:私家醫院或診所的薪酬比公營的高出很多,工作環境也相對吸引,工作量更是相對較少;相形之下,儘管政府近年大力增撥公共醫療服務資源,但公營醫療機構的醫護人員面對龐大的社會需求,經常要超負荷工作,所受的壓力與報酬並不對等。 醫療人員人手不足,加上近年社會怨氣越來越大,市民難免將醫院負荷能力「爆煲」的原因歸結為社會人口結構的改變。最常為人提起的就是太多內地新移民來港,有些其實長期居住在內地,對香港毫無貢獻,但一生病就來香港看醫生,佔用本就緊張的醫療資源。 這一說法遭到一些社區援助團體的質疑。有團體負責人表示,雖然現時內地每天有150個赴港單程證名額,但過去20年每日的平均數字只131個;而根據統計處的數字,留在香港居住的新移民每日平均只有64個,現時醫管局亦沒有相關的數字證明新移民為導致公立醫院「爆煲」元兇。該負責人又援引醫管局數據表示,2017/18年度,本港65歲或以上的病人已分別位佔住院人次、急症室求診人次、專科求診人次約三至四成不等,亦佔超過醫管局總住院日數的一半。 使用公營醫療服務方面,新移民的數目不多,每年只有數百名;如果對過往7年作出統計,本港65歲以上的公營醫療服務使用者也只在幾千人左右。 對症下藥增加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