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科大 詹華強教授 拓中藥研發專利 對抗新冠肺炎病毒

詹教授早年在美國的研究主要是生物化學、基因工程、神經科學,如老年癡呆症、抑鬱症方面的研究工作,卻於20年前轉向做中藥研究,為何由西方科學轉向中藥研究? 他解釋:「中醫中藥是我國歷史和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20年前很少有人去問如何用西方的科學講清楚中醫中藥,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去做這件事。而中醫中藥有很多理論是我們國家歷史和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如陰陽的概念、原理就是從儒家、道家,還有周易思想中延伸出來的。我們學西方的科學,總是追求原因。但是中藥的原因在哪兒?功能如何實現?沒有人說得清楚。所以我決定轉向,把中藥真正的價值及好處向世界說明。」 研發專利  成果與企業共享  詹教授在大學裡主要研究方向包括:以系統生物學的方法來進行中草藥標準化;找尋常用中藥的基因及化學特質;研究中藥復方的作用機理。他多年來致力把中藥「物盡其用」,既減少浪費,也增加農民的收入,並降低生產企業成本,提高產業效能,當中最具代表性的研究便是2010年研發的燕窩碎渣項目。 教授研發團隊成功將燕碎內含有美白功能的唾液酸用酶(Enzyme)充分提取出來,並將其製成面膜,為此成功申請了多個專利,2013年更轉讓有關技術予深圳某化妝品企業,令該項目可以產業化。其後,該企業也與科大共同成立了化妝品創新研發中心,開展更多研究工作。他領導的中藥研發中心,至今已累積逾40個美國、中國及本港研發的專利,並已成功轉讓多項研究成果給大健康、中醫藥及化妝品企業。 中藥產業  潛力巨大  詹教授提及,全世界中藥相關產品每年銷售額超過500億美元,日本及德國賺取了當中約七成,中國卻只賺取一成,但相關產品的原材料有95%是來自中國,「中國的中藥產業是很悲哀的,國家出人、出原材料,但賺的錢卻很少,因為技術較差。舉例說如上世紀70年代,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發現青蒿素有抗瘧效果,引發抗瘧新藥品的研發,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這些抗瘧藥本來可以為中國帶來可觀收入,但事實卻非如此。按照國際慣例,重要的藥物化學結構和產品都應先申請專利,再發表論文,但屠呦呦發現青蒿素的時候,並無就此申請專利,結果這重大發現被瑞士一間公司搶先註冊。」 他指出,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內地沒有專利制度,多年來中國的醫藥公司只能以低廉價格出售青蒿素原料予瑞士公司,令該公司單靠該抗瘧藥,每年已有逾8億美元的銷售額。他又謂,中國有不少古代中藥複方早年外流,如日本某著名品牌腸胃藥,其配方及原材料來自中國,優質國藥變了他國的名藥,甚為可惜。「我們的中藥材不送去日本,也按國際先進標準在大灣區研發、製造、銷售,可以想像到這個產業有不俗的空間和收益。」 抗中藥新冠肺炎配方 為香港帶來開心笑容 他強調,中醫藥除了有治病功效,只要合理及有效地利用現代的創新科技,也可推出美容、保健等領域的大健康產品,令創新產品服務於民,更可提高產業效能,有助推動中醫藥產業發展。他提及, 5 年前便發現抗炎中藥黃岑的地上部分原來亦有其價值,團隊把其製成改善魚類腸胃炎作用的魚糧,令其可取代抗生素,化廢為寶,令廣東大鵬灣漁民受惠。事實上,大學研發中心團隊一直與內地的農場合作,如早年協助雲南文山的三七產業升級,幫助他們改善種植技術、改良種植品種,並希望透過AI、區塊鏈等高新科技,協助內地中藥種植產業邁向智能化生產。 他續稱,最近其團隊更與一本地香薰治療品牌合作,利用其中藥抗新冠肺炎病毒的研究專利配方,配合改良的香薰成份,成功研發成香薰口罩貼,那除了為大眾帶來健康身體,亦有助平衡情緒,令科研產品更富意義。至於該專利配方的研發詳情,他表示最初是在篩選中藥材的過程中,發現當中部分精油在散發香味同時,亦能有效抑制新冠病毒,於是便與該香薰治療品牌展開合作,令香薰口罩貼產品化,造福社會大眾。 他同時表示,研發中心其中多個專利均與不同的企業展開合作,幫助其中藥產業科研化及產品化。至於談及本港發展中醫藥產業優勢,他指出,近年不少內地城市如深圳在中醫藥發展迅速,香港未來是有條件追上,尤其在大學層面,香港具國際化視野,大學有不少出色的科研成果,未來必須與內地加強聯繫,包括在科研人才及創新科技等層面加強交流,促進兩地科研院所與企業的合作,共同推動中醫藥的創新研究發展。 詹華強教授info 香港中文大學生物化學系畢業、英國劍橋大學獲得博士學位。詹教授在1992年曾在美國史丹福大學醫學院從事博士後研究,並於同年加入香港科技大學,現為科大生命科學部講座教授及中藥研發中心主任。 科大學生:企業提供機會 學以致用 詹教授除了與產業合作、研發藥物、推動中小企創業升級,與企業合作同時,亦為學生提供項目實習的寶貴經驗。 生物科技及商業學四年級同學曹展立 (Justin):「研發中心與企業合作的4個月時間中,能夠幫助把大學科研技術,轉為產品市場化,十分有意義;企業提供機會給學生在企業中實習,我們看到產品由孵化至成品,市場推廣、品牌建立,令我眼界大開,也使我更了解到時間管理、項目管理上之技巧。」 生物科技及商業學二年級同學黃梓欣(Cherry):「科研產品化為社會創造了價值,我們看到把普通產品增添了活力及新價值,未來更造福社會大眾。」 資訊系統及專業會計學三年級同學張栲蓓(Cassidy):「我在企業實習主要負責人工智能及大數據工作,最大的得著是了解到顧客的需要,透過AI了解消費者行為及取向,真正掌握了香薰產品市場的現況。」       [...]

大中華時事

【粵港澳大灣區共同體】加快「前研後製」 形成大灣區創新帶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早前走訪粵港澳大灣區廣州、佛山和江門三市,以了解當地社會經濟的最新發展,陳表示過去中港合作經驗,突顯出香港在基礎科研力量上的優勢,加上廣東省內蓬勃的產業鏈和製造業基地,可以好好利用「前研後製」的優勢,共同攜手推進整個大灣區的創科產業發展。事實,廣東省科技廳正在聯合香港、澳門組織編制《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行動計畫(二○一八-二○二二)》,並提到共同打造「一廊四城多核心」的創新格局,形成「廣深科技創新走廊+香港、澳門」為主軸的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帶,促使粵港澳三地在科技創新領域的合作迎來「更新」和「升級」。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八月頭,在其網誌以「考察大灣區」為題,分享之前出訪粵港澳大灣區其中三個城市──廣州、佛山和江門。他指參觀了當地好幾所企業和科研機構,當中一些是在現時世界潮流中激烈競爭的新技術和產品,例如無人駕駛飛機及語音識別系統,它們務求在激烈的競爭中突圍而出。另外一些公司則是在傳統行業,但卻十分積極投入於研究開發,以新技術、新設計提升產品質素,在國際市場上競爭。也有一些公司看到世界正邁向「工業4.0」的方向,因此積極研發機器人及雲端平台,為製造業迎接新形勢提供支援、做好準備。陳茂波謂,香港擁有不少獨特的優勢,可以參與於其中,助力企業的發展並得到好處。 陳又提到香港擁有多間世界級的大學、科研水平備受國際肯定,加上預算案中宣布加大對創科基建及創新科技平台的投資,將有利吸引更多知名的國際科研機構、大學和創科企業到香港落戶,進一步壯大香港的應用科研力量。以香港的科研實力,加上廣東省內蓬勃的產業鏈和製造業基地,可以利用這種「前研後製」的優勢,共同攜手推進整個大灣區的創科產業發展。 利用「前研後製」優勢 此外,他走訪了幾間仍在起步階段的創新科技公司,他們表示有意把香港作為向國際展示、開拓海外市場,以至集資上市的服務平台。最近香港成功推行了上市制度改革,容許「同股不同權」的新經濟公司和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進一步提升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吸引力和競爭力,繼續是內地企業向海外集資和「走出去」的首選平台。 陳茂波認為香港能夠在大灣區發展中扮演重要而獨特的角色,香港的各種特質亦不會因為兩地經濟融合而消失,因為香港的獨特優勢正正是大灣區發展的所需,也是很多內地企業和國際科研機構欣賞和重視香港的原因。 事實,「前研後製」的優勢經已在中港兩地開展。繼香港大學、廣東藥科大學與中山市共建的「廣東藥科大學—香港大學創新平台」於七月初啟動後,日前中山市又跟香港大學達成意向,有望通過「香港設計+中山製造」的模式,設立虛擬現實內容研發中心,讓由香港大學工程學院研發的高新科技虛擬系統imseCAVE在中山落地開花。不只是中山市,珠三角城市近期均加快了引進香港、澳門科研資源的步伐。 在已披露的頂層設計中,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是粵港澳共建大灣區的重點合作領域。近年來,已有深港創新圈、廣深科技創新走廊、內地科研資金「過河」等政策支援三地的科創合作。像這樣聚焦科創領域的政策設計,將繼續延續。廣東省科技廳近日對廣東省政協提案委員會的一份提案做出答復。據答復函件透露,廣東省科技廳正在聯合香港、澳門組織編制《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行動計畫(二○一八-二○二二)》(下稱《科創行動計畫》),有望近期發布並實施。廣東方面同時提出,香港聯合廣東省共同打造「一廊四城多核心」的創新格局,形成「廣深科技創新走廊+香港、澳門」為主軸的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帶。 中山市與香港大學的合作等案例顯示,這樣的創新格局已在搭建之中。同時,隨著多領域科創合作的深入推進,粵港澳加工貿易時代「前店後廠」的模式,正「裂變」為「港澳研發+珠三角轉化」、聯合研發等多種方式。這將是未來五年粵港澳合作的重大「變數」。 一七年九月,廣東省提出對標矽谷一零一公路、波士頓一二八公路等國際先進經驗,打造一條貫徹珠江東岸的「創新廊道」,並印發《廣深科技創新走廊規畫》。在其後相關文件的表述中,無論是廣東省建設科技產業創新中心,還是粵港澳大灣區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廣深科技創新走廊」均被定為主要載體。該規畫提出構建「一廊十核多節點」的空間格局,包括十大核心創新園區、平台以及多個次一級的節點性研發平台。 廣深港科技創新走廊 前述的《科創行動計畫》亦提出,廣深科技創新走廊「一廊十核多節點」的基礎上,增設若干港澳的載體和平台。而《廣深科技創新走廊規畫》已有明確提及廣深等城市要深化與港澳地區合作,埋下了推動粵港澳三地深化科創合作的「伏筆」。值得注意的是,廣州市政府一直在努力推動廣深科技創新走廊的「延長」。一八年一月廿二日的記者會上,廣州市發展改革委官員提出,廣州將與深圳、香港等三個核心城市共同打造「廣深港科技創新走廊」,更好地服務粵港澳大灣區產業轉型升級。 儘管廣東省科技廳的答復函沒有透露更多《科創行動計畫》的編制細節,但明確了一大原則——推動粵港澳三地產學研深入融合,強化國際科技合作。這樣邀請香港、澳門「加入」的構想,更加符合市場的邏輯。如此背景下,澳的「加入」將使得廣州、深圳如虎添翼。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院長申明浩分析,廣州與香港都是科研資源集聚的城市,但香港有四所全球百強高校,國際化水平、開放程度更高。香港與廣州、深圳共建科技創新走廊,有助於整體提升廣州、深圳高校的研究水平,從而為產業的轉型升級提供基礎研究支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