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邱柏民:淺談中港兩地的陪審員制度

香港很多案件審訊當中都會出現陪審員,此制度的存在與香港曾作為英國殖民地有很大關連。《基本法》第八十六條規定,香港實行的陪審團制度會繼續被保留。根據《陪審團條例》第四條,陪審員一定要是品格良好的香港居民,他們要具有對審訊採用的語言足夠的知識及理解能力。在審訊過程中的內容必須絕對保密,但審訊時卻不需要給任何定罪或不定罪的原因。 中國歷史上並沒有陪審團制度,但在30年代初期,邊區和解放區都實行了人民陪審員制度,直至2004年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完善人民陪審員制度的決定》,並在2005年5月1日起施行,人民陪審員任期為五年。為了保障人民陪審員行使權力,規定人民陪審員和法官組成合議庭審判案時,人民陪審員所佔人數比例應當不少於三分之一。 在2016年第一批港籍人民陪審員在深圳前海就職,這批陪審員多數是由前海港資企業、聯營律師事務所推薦,也有少數是自薦。港籍陪審員的選任條件,不僅要符合《人民陪審員法》規定的擔任陪審員的基本要求,還設置了候選人需具有:金融保險、知識產權、互聯網、現代物流或融資租賃等方面的專業知識或從業經驗,是名符其實的“專業陪審員”。 前海法院將港籍陪審員分為“普通陪審員”和“專家陪審員”兩大類,其中的“專家陪審員”按照:金融、貿易、財會、股權、知識產權等分為五個組別。建立了“專業法官 + 港籍陪審員 + 行業專家 ”的專門審判機制,通過港籍陪審員制度對接國際通用的規則和體系,有效消除因制度理念和生活環境差異對司法公信力的影響,提升了涉外案件審理的專業水平化。 在2019年深圳法院重點著眼於創新涉外、涉港澳台商事審判機制,深化深港澳司法交流合作,研究推動粵港澳法治領域協調機制,全力保障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撰文:邱柏民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國際博士後協會 — 中國粵港澳大灣區主席   [...]

博客

廖錦興:己有能 勿自私 人所能 勿輕訾

「己有能,勿自私,人所能,勿輕訾。勿諂富,勿驕貧,勿厭故,勿喜新。」清康熙年間李毓秀作品《弟子規》的《泛愛眾》一章中告訴我們,幫助他人、樂於助人是人生快樂的源泉,亦是行走職場的美德,凡成大事者都懂得相互幫携及助人為樂。香港的繁榮背後,有不少市民過著相對舒適的生活,同時又因環境因素令人透不過氣,毫無疑問房屋是核心問題,香港山多平原小,1107平方公里的土地生活了750萬人,加上華人社會着重擁有自置物業的文化和自港英政府實行的高地價政策,年輕人不吃不喝幾十年才能上車的說法何不震撼? 上週在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的線上講座中認識「要有光(Light Be)」創辦人及行政總裁余偉業先生(Ricky Yu),從Ricky這位香港仔的人生閱歷可見獅子山下仍有不少有心人,屋邨長大的他憑上進心和能力做到企業管理高層,但毅然放棄高薪厚職去為弱勢社群設想,2010年創立「要有光」,一個採用嶄新社會房屋企業(社房企)模式發展新房屋選項,開拓可持續發展的社會房屋項目及促進短貧戶向上流動。十年間「要有光」已獲多個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支持,其房屋項目遍佈全港18區,我深信Ricky這嶄新社房企模式必定受到多番質疑並遇到不少挫折,但憑他的獅子山堅毅精神,將愛心化為力量,創造了香港首個社房企。 「要有光」的特點有兩個,首先是將房屋問題分為短貧户和長貧戶,事實上香港社會上有不少有知識有能力的人,當他們遇到暫時性的經濟或家庭困難,這些可視為短貧戶,若能協助解決他們的短期居住煩惱便可繼續向上流動,否則便有機會轉變成長貧戶。所謂長貧難顧,長貧必定成為社會沉重負擔,持續性的社會上流不足,更可能引致跨代貧窮問題。其次「要有光」更注重為租戶提供「短貧戶訓練」,租戶在配對到居住的同時,也會配對到一位「短貧戶教練」,教練在不多於三年的租期及訓練期內,訓練租戶訂立個人發展目標,每月跟租戶會面,並每年就各項關鍵發展指標跟租戶進行檢討,訓練重視租戶經濟性發展及非經濟性發展的平衡,提升租戶的創造力和向上流動力,以至租戶可以自己找出有效的方法及累積到足夠的成效,便可遷出租用單位,建立更美好的生活方式,這種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理念,確實值得稱讚。 《弟子規》的《泛愛眾》解釋以廣泛的愛心對待社會大眾,每個人在為自己的同時能夠兼顧他人、國家、天下,用心去感受別人的需要,並且真誠去感恩那些曾幫助過的人。我相信Ricky及他的「要有光」社房企團隊也是抱著這種《泛愛眾》的精神為香港人帶來新的希望。 [...]

博客

劉敏儀:科技是文化藝術升級的燃料

「藝術科技」(arts tech),它是個具有豐富想像力和創造力的名詞。藝術」從精緻的藝術文化帶到人們的日常生活,「科技」無所不在地便利個人到群體的重要連繫。世界發展瞬息萬變,看似互不相關的「藝術」與「科技」也逐漸慢慢融合起來。   藝術科技其實早已遍佈生活,在英國、法國,一些博物館會將科技融入藝術中,在一些傳統藝術作品添加新的元素,以嶄新的形式表達,例如東京TeamLab無界美術館展出的互動數碼裝置等。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各行各業,人們生活大受限制,欣賞藝術品就更為困難。故此世界各地的藝文機構紛紛開始開放網上資源,透過網上渠道進行視像演出和虛擬導賞等服務,讓人們不受疫情限制,仍然能繼續將藝術帶到生活中。疫情把兩者結合並帶來更多的機遇,創新科技讓我們能夠足不出戶便可欣賞各種各樣的藝術表演,更打破藝術與其他界別的隔膜。 「藝術科技」作為一個嶄新且代表未來的藝術形態,它附着能影響甚至改變人們對藝術及文化的觀感。科技為藝術家創造更多的可能性,也為藝術界和創意產業帶來得更多機遇。「藝術科技」將會是一片充滿潛力的藍海,值得香港進一步積極開發,與世界一起邁步向前,煥發藝術文化的新氣象,讓香港文化之都的形像在世界上更進一步,發展得更遙遠。 生活的美好感受不可欠缺藝術的美感與科技帶來的實用性。讓科技為藝術賦能,在藝術之路上追求更多不同體驗,滿足人們對精神和美的追求。但只是利用科技作為工具,並不是真正將藝術和科技結合,只能算是發揮了藝術科技潛能的冰山一角。要把科技融合為藝術的一部分,就要把前者注入設計概念的根本。期待着藝術家創造更多關於科技和藝術的多元融合成果。 如果科技與文化融合必須經由藝術才能產生創新的動力,那麼科技絕對是文化藝術升級的燃料和藝術家的新選擇。   撰文:劉敏儀博士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理事 中西區文化藝術協會主席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

博客

邱柏民:大學生在粵港澳大灣區的機遇

近年來大家都知道粵港澳大灣區的成立,那麼它為時下的大學生帶來甚麼機遇呢?中國政府制定政策致力推行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而各地方政府亦制定相關的配套設施和政策希望加速將大灣區盡快融合發展起來。一些精英優才計劃、資助補貼、創業孵化、手續流程簡化等紛紛在各地出籠,其中以深圳、珠海、廣州等地尤為積極。 過往有不少年輕人於國內升學,近年由於香港學位不足,負笈海外成本較高,亦多了學生選擇返回國內升學。此外,年輕人亦看到中國的發展和機遇,希望在學成之後可以留下發展。校方亦有舉辦就業展覽、職業論壇等活動,也有和一些企業合辦在職培訓和就業輔導,讓學生了解社會和市場情況。而這些相關平台直接對接企業,企業可以利用這個對接吸收人才進行擴展,使企業健康成長,相信也是港澳學生的指南針。 另一方面,內地一些有涉港業務的企業,或外資機構與港澳機構企業在內地有業務需求,他們都較為喜歡聘用有兩地經驗的港澳青年,不少年輕人在加入後迅速走上管理的崗位,其中以90-95後佔大多數,以運營、銷售兩大類行業較多。 現時很多地方對高學歷人才是非常歡迎的,例如:博士、博士後等,地方政府或企業除了對該等人士提供豐厚的薪酬外,還有大量津貼,如:住房或購房津貼、稅務優惠、醫療補助等。而其所服務的企業亦會享有不同的補貼,所以擁有高學歷的萃萃學子無論在大灣區內打工抑或是創業也有著明顯的優勢。 中國在短短二十年間迅速騰飛,而現時國內職場要求亦普遍提高,學士學位是基本要求,持有碩士學位、博士學位者比比皆是。但是相對於企業的高速發展,人才仍然趕不上補給,仍有大量空缺存在,這個亦是港澳大學生一個好機會,只要年輕人有著一定的學歷加上兩地經驗,相信必能在粵港澳大灣區闖出一番事業。   撰文:邱柏民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國際博士後協會 — 中國粵港澳大灣區主席 [...]

博客

黃偉雄:對檢討《上市規則》有關紀律處分權力及制裁條文之建議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認同香港交易所就《上市規則》作出檢討,加強若干紀律處分制度,確保在面對不同類型的不當行為時,都有針對性的有效監管措施應對。   為更有效針對董事和高級管理層成員失當行為,本會支持聯交所降低現行作出聲明的門檻,包括只要相關人士繼續留任可能會損害投資者權益,便能作出損害投資者權益聲明,且無論有關人士於聯交所作出聲明時是否仍然在任。 現行《公司條例》規定,公司董事需共同承擔責任,若一位董事因疏忽而違反《上市規例》,其他董事均會受責。本會建議聯交所鼓勵公司高級管理階層,需保存會議記錄及工作報告,保障自己及公司。 為確保損害投資者權益聲明能有效制裁作出失當行為的人士並達到阻嚇作用,本會認同聯交所能作更多跟進行動,包括聲明中所述的上市發行人的所有公告和公司通訊中,必須提及損害投資者權益聲明,除非及直至該人士不再是該相關上市發行人的董事或高級管理階層成員為止。本會建議聯交所設立名單,公開曾被發出損害投資者權益聲明的人士,讓相關投資者一目了然。 此外,本會同意擴闊披露範圍,要求提供法定或監管機構對該等人士作出的任何公開制裁詳情,讓信息更為全面及一致。 本會同意若聯交所認為有關人士「因其作為或不作為導致違反《上市規則》,又或在知情的情況下參與違反《上市規則》的情況」,所有相關人士均違反《上市規則》必須承擔責任。不過,必須清晰定義「相關人士」,聯交所須明確指出「相關人士」涵蓋的範圍,而被納入「相關人士」的人,聯交所必須要求其簽署文件確認,得悉自己被列為「相關人士」。除此之外,「高級管理階層」亦須作清晰界定,令市場更加清晰及明確。 本會同意聯交所將結構性產品的擔保人納入相關人士,同時建議將發行債務證券的擔保人納入《主板規則》下的相關人士,確保若涉事人士未能履行《上市規則》下的責任,聯交所可對其採取紀律行動。   撰文:黃偉雄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