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ROYAN JADE 林明慧:自創品牌 翡翠飾品年輕化

年青人創意無限,九十後林明慧(Linda)於去年將家族珠寶生意改革,將翡翠飾品帶向年輕化路綫,成功吸納年輕客戶群及外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陰霾下,逆市打造自家品牌,早前更進軍在銅鑼灣設立實體店,期望加深年青人認識翡翠這種長青的首飾之餘,開展自己的創業路。 ROYAN JADE創辦人林明慧。   九十後的林明慧,其家族出身珠寶首飾行業,祖母一代開始經營家族玉石生意,她的祖母成立了永昌珠寶玉器,以專營玉石批發起家,之後由她的爸爸接手,由只做批發擴展到零售業務,在油麻地佐敦一帶,開設門市賣玉石翡翠,是公司的第一次轉型。 作為企業第三代的林明慧,從小與翡翠結緣,但小時沒有想過要與其作終身事業。Linda大學選修商科,原想在商場發展,惟認為翡翠是東方文化的瑰寶,形象傳統未獲年輕人接受及欣賞,她希望把翡翠增添創意,把再其包裝及品牌活化,故在大學商科畢業後,曾到過銀行工作,但最終決定返回家族企業中幫手。 Linda接手後,銳意將翡翠融入現代設計,開設新品牌,為公司進行第二次轉型,希望除年長一輩外,還能吸納更多年輕的顧客,為現有的顧客群帶來「新血」。她說:「市面上翡翠首飾的設計普遍比較傳統,可說是年長一輩也只有大時大節,飲宴場合才會佩戴,不常用作日常穿搭,翡翠首飾便容易令人卻步。其次是選擇翡翠首飾門檻高,價格高昂是其一,另一方面是玉石雖設有證書認證,但只限證實玉石是否天然,且沒經過加工。」 此外,她續指,玉石的變化之大、種類之多,故未有設立評級的標準。過去購買翡翠的另一門檻,是需具備玉石相關知識,懂得挑選才能避免被騙,才會願意入手。種種的條件,令到翡翠的受眾較少,雖然比較固定,但難以吸納新客。 重新定義翡翠  成日常佩戴飾 Linda加入公司的第一步,就是成立新品牌ROYAN JADE,為翡翠首飾加入新設計,不再只按石材的特質和顏色去限制設計,而會嘗試以不同切割方式,配合整個設計,「希望能重新定義翡翠,變成日常外出都可以佩戴的飾物。」店舖也會明碼實價,列明所有飾物的價錢,「顧客不需要再擔心在問價後要講價,或者下一次來鋪頭時,價格會變得不一樣。」她指,店員也會詳細解釋每件玉石的稀有之處,令客人了解當中的價值。由品牌的網頁可見,一對翡翠配以18K黃金及碎鑽石的耳環最平6,800元就有交易。 Linda表示,ROYAN JADE強調個人風格,主打中檔市場,開業前曾作市場調查,發現商場消費力較高,銅鑼灣的年輕人及上班一族亦較多,而且大部分消費在時尚精品上,而疫情下租金成本大大降低,於是決定逆市開店。為加強顧客的新鮮感,每一季會設計出一個新系列吸客,而最近品牌推出Roulette系列翡翠飾品,以輪盤為概念,將天然翡翠結合鑽石、彩色寶石和18K金等珠寶,創造出年輕時尚感。 至於未來發展方向,Linda表示,計劃與本地設計師合作,進行聯乘設計,讓更多人接觸到翡翠玉石的首飾設計。現時集中力量主打本地市場,待站穩陣腳後放眼海外市場,希望能將品牌拓展到日本及歐洲地區,會積極參與各項展覽,「雖然玉石首飾不能大量生產,但希望令海外市場都知道有我們這一個品牌,吸引到外國買手購買,期望品牌走向國際舞台。」 她坦言,目前玉石首飾多以傳統實體銷售為主,難於進行網銷;但她透露,期望日後公司與客戶與建立信心後,不排除未來會經營網店,打通線上與線下的銷售。 Linda早前更進軍在銅鑼灣設立實體店。   [...]

商事動態

品牌局: 推廣「香港品牌」取代港製造

疫情重挫本港經濟,香港品牌發展局與中華廠商聯合會公布調查,逾八成企業於今年首5個月生意額下跌,當中近四成公司跌逾半,但企業普遍對明年業務發展仍傾向審慎樂觀。 廠商會總裁楊立門建議加強向外國推廣香港品牌,即使標籤沒有「香港製造」。   品牌局於6月訪問110個公司會員,並於8月中作補充訪問,以了解第三波疫情的影響,發現82.7%受訪企業於今年首5個月的業績均有下跌,跌幅超過一半的近四成,其次佔比最多的為錄得三至五成跌幅、達34.1%。疫情期間,逾七成企業選擇減少支出,57.3%會調整營業時間及拓展網絡業務等。 調查亦顯示有九成企業選擇「數碼化轉型」,當中包括建立網購渠道、作數碼推廣等方案;六成企業選擇社交平台作品牌推廣的方式,其次為自家網站及新媒體廣告。至於拓展市場,近六成著眼本地,其次為大灣區及東盟。 中美角力持續,廠商會總裁楊立門表示,美國政府叫停「香港製造」標籤,更凸顯品牌的重要,他建議加強向外國推廣香港品牌,即使標籤沒有「香港製造」,亦能反映產品和香港優良傳統有關,增競爭力。 楊立門表示「疫症無情,品牌有價」,認為疫情雖重創工商業,但同時加快數碼化步伐,又稱社會各界需在控制疫情和恢復經濟及生活正常間尋求平衡,建議政府的政策重心應由紓解短期困難,轉向提升長遠競爭力,如將「遙距營商計劃」恆常化。 身兼餐飲聯業協會主席,品牌局主席黃家和表示,歡迎政府計劃周五起恢復晚市堂食至9 時。他預料,業界整體生意額可回復平時六至七成,與今年第一季水平相若。 品牌局主席黃家和。   品牌發展局公布調查,逾九成受訪企業認同「香港品牌」有助提升競爭力。 [...]

著名品牌

陸羽茶包.王廷 四十年的溫情與茶味

一個屬於香港人的中國茶包品牌、一個兩代人之間溫情故事,還有無數個日與夜,在茶香中洗鍊的歲月,今年剛四十歲,陸羽茶包第二代傳人、萬天茶行總經理王廷,正處於傳統與創新的關口中,卻顯得躊躇滿志。陸羽茶包對他而言,是來自父親的一份執著。「香港製造,從不加入任何化學品,我們就是如此一直堅持到今日。爸爸一直相信,嘆杯好茶,不應是小眾人的專利,飲好茶應是大眾化的,因此陸羽茶包持續堅守實惠的價錢,為大家送上優質的中國茶。」 撰文 許思源 攝影 張展銳 「爸爸創立品牌不久,我便出世了。我是由茶『浸』大的,自小已在公司搗蛋。」眼前的王廷,身型高大,有種泰山崩於眼前亦面不改容的氣勢,然而說話語氣非常和善,給人一種粗中有幼的感覺。 我們正身處萬天茶行位於葵涌的辦公室內。他介紹道,公司佔有兩層,這層是辦公室連貨倉,樓上是廠房,主要從事包裝工序。在眼前的空間內,可以找到不少歷史痕跡,如牆上所掛的早年產品照,甚至室內裝潢、傢具,無不透露歲月的流逝。王廷坦言:「市場競爭大,成本上漲,我們的利潤正不斷減少,但又不想將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惟有節衣縮食。辦公室自爸爸開始就沿用至今,所以很舊,然而我們惟一不會吝嗇的,就是堅持對茶的品質。」 為普羅大眾送上優質的中國茶 王廷指出,萬天茶行由爸爸(王芝泰先生)創立於1977年,最初以銷售紅茶為主,至1980年創立陸羽茶包品牌,推出自家中國茶包產品。「爸爸讀書不多,但很勤力,讀夜校,學日文、英文,因此後來可以在英國立頓(Lipton)公司上班,從事市場推廣工作。立頓經營紅茶,爸爸卻想到,亦可以發展中國茶包產品,可惜英籍老闆不為所動,因當時市場未有人做中國茶包,於是爸爸便決心離開自立門戶,做起中國茶包的生意。」因此,以銷售及製造中國茶包來說,陸羽茶包是市場首創的。「爸爸的想法很簡單,因當時飲中國茶,一定要經沖茶、泡茶這些工序,過程繁複,身處辦公室時更不方便,藉著茶包,就似即溶咖啡一樣,可一沖即飲。他更深信,嘆杯好茶,不應是小眾人的專利,因此陸羽茶包一直以實惠的價錢,為普羅大眾送上優質的中國茶。」 陸羽茶包在創立之初,已定下發展方針,茶葉原料主要採購自雲南及福建的優質茶園,令茶葉出品有保證,並堅持香港設廠及加工製造,又以大眾化的價錢銷售。他指出,在加工過程中,會先將茶葉切割、清洗,然後進行「撈」的過程,目的是將幾種來自不同茶園的茶混合在一起。「一個普洱茶包,便混合了三種不同的普洱茶,如一隻顏色深,一隻茶味濃,另一隻有陳味,混合一起後,便有齊茶味、茶色及香味。茶是純天然的,會變化,為了保持品質標準,便一定要經『撈』這個過程。每做完一批茶,我們便要品質檢定,因此我幾乎是天天都要試茶的。」事實上,陸羽茶包對質量的要求,是從裡到外。他再指出,做茶包的紙,是來自德國,而茶包上更沒有釘子,令飲用時更為安全。 持續佔據市場龍頭位置 產品好,就要做宣傳,王爸爸曾從事市場推廣,自然深諳行銷之道。「在發展之初,市場上仍未有連鎖式超市,我們做推廣的方式,是到各區的獨立超市內『擺枱』做試飲,當時我年紀小,每逢周末日,就會陪媽媽去這些超市幫手。」另外亦在巴士車身賣廣告、參加嘉年華展覽會,以及贊助電視劇等,令市場知名度迅速提升。至85、86年間,陸羽茶包已站隱香港市場,主要銷售普洱、烏龍、苿莉香片、鐵觀音、綠茶等茶包,並以普洱最受歡迎。 其後陸羽茶包更出口至印度、日本、新加坡、加拿大、美國,後來再拓展至英國、歐洲、澳洲及紐西蘭等地。發展至今,陸羽茶包已是業界龍頭,市場佔有率約60%,在香港擁有超過1,500個零售店,包括連鎖超市集團,以及網店等。王廷表示,目前陸羽茶包每日產量約3萬盒,超市為減少存倉,每次入貨不多,因此經常都要向超市補貨。「一直都是賣得不錯的,因為陸羽茶包是個很入屋的品牌,是生活基本所需。就算在經濟環境不景時,對銷售上的影響仍有限,始終我們不是做貴茶,而我們的宗旨就是,就算經濟幾差都好,都可以令大眾飲到杯靚茶。」 從英國開始的創業生涯 王廷於28歲加入家族生意,一直至今。他表示,在香港讀完中三後便往英國升學,讀至大學畢業,便留在當地發展。他說,畢業後先在廣告公司做了幾年,然後自行創業,從事貿易生意,銷售從東南亞各地代理得來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等產品,最初以華人市場為主,其後逐漸打開其他地區的市場。「早年是一人公司來的,甚至都是一腳踢,送貨落貨都得自己來。我一般在周末送貨。我沒錢買車,貨車是租來的,考個貨車牌就可以了。通常在凌晨一點,我先往貨倉上貨,兩點開車,駕車約4小時後,便到客戶的地方,7點落貨,8 [...]

著名品牌

八珍第三代掌舵 伍尚鈞 革新老字號 細味人生

八珍是本地甜醋及調味醬料品牌的品牌,其廣告歌最尾一句「八珍甜醋份外香!」更是深入民心。八珍第三代掌舵人伍尚鈞7年前加入家族企業,傳承爺爺及父輩對優質產品的堅持承諾,更逐步引入創新思維,更讓傳統老字號能夠與時並進,延續品牌的成功。   八珍第三代掌舵人伍尚鈞。 與父親伍錦康一樣,伍尚鈞也是一名工程師,他曾在跨國公司奧雅納工程顧問工作,香港首個零碳建築零碳天地就是他的手筆。從構思到落成不過十五個月,他應用了80項工程技術達到創新環保效果,項目獲頒香港工程師學會工程創意大獎建造組別第一名。他坦言,兩者有其相近之處。「在當環保工程師是用最少的能源,及把最好設計,應用於建築工程當中;回到醬料工廠,把原材料好好運用,掌握發酵過程及時間, 甜醋可說是八珍最皇牌的產品,佔其收入三分一,全港市佔率逾五成,「煮豬腳薑最重要是醋,它溶化豬腳鈣質和蛋白質, 醋夠靚,煮出來的豬腳薑才夠好吃。」伍尚鈞說。 八珍產品一向予人「真材實料」印象。伍尚鈞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是機械工程博士。他接手八珍時只有36歲,從設計最新環保技術的工程師,搖身一變成為老牌醬油品牌的釀製出最優質的產品,兩者同樣有利於人群。」 八珍門市已換上新裝。 八珍仍保留將軍澳工業邨新廠房天台自然生矖醬料。 釀最靚的醋 曬最靚豉油 伍尚鈞童年時與八珍結下不解之緣。他自小與醬油「打交道」,在西貢醬園玩捉迷藏,躲在比他高的醬缸之間;過年時會去旺角舖頭幫忙摺紙盒,再大一點就幫忙遞糕給顧客。他說,當工程師雖然開心,父親想退休了,他回巢接班亦不作他想。「其實不一定要我接班,也可以請管理人,但我覺得這個機會好難得,管理一盤八十年的生意,我都要試一試。我見到爺爺同爸爸如何管理公司,不是做到最大、賺最多錢,而是釀最靚的醋、曬最靚的豉油、煮最香的醬料、做最好食的賀年食品,我想做到和他們一樣。」「八珍」堅持香港製造,以傳統古法天然發酵釀製;更堅持不加增味劑、防腐和添加劑。 八珍產品都標榜香港製造,他們在東莞有廠房,用來採購農作物,及物流運輸,然後交由香港廠房生產。隨著業務迅速發展,「八珍」生產線不斷擴充,於1950年遷往葵涌,於1965年再搬至西貢,其後於2012年遷入位於將軍澳工業邨的新廠房。兩父子同是工程師出身,在將軍澳廠房生產方面卻是傳統與創新兼備;「工廠有傳統方法,亦有利用自動化的機器,如包裝。又如製造豉油,我們還是依循季節步伐,即所謂的『春曲、夏醬、秋油』三步曲,春天讓曲菌生長,然後在夏天日照下慢慢發酵,即是夏醬,再到秋天泵上屋頂的瓦缸中暴曬,所做的豉油才會變得醇厚。」八珍是本港少有以天然發酵的豉油製作的廠商。「現在很少廠商用這傳統方法了,不少(時間較短的)其實加了味精。」他說。 2011年八珍新廠房落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