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時事

日韓相爭 中國得利

全球各國近期興起打貿易戰,繼中美之後,日本及南韓亦有開打貿易戰的憂累。事緣本月初,日本決定管制向南韓出口三種重要的原材料,將重創韓國的半導體業。「鷸蚌相爭,漁人得利」,中國最有機會成為這次漁人,在戰火之下得利,找尋新機會。 自特朗普坐上美國總統寶座之後,最令全世界都震驚的「封功偉績」就是四出開打貿易戰。中美貿易戰打了一年多仍在進行,而美國與歐盟及日本等的貿易關係亦如履薄冰,隨時令全球經濟陷入衰退。這股貿易戰風潮最近更蔓延至其他國家,日本突然決定限制部分原材料出口至南韓,而相關產品正是南韓用作生產電子產品及半導體的主要原材料,絕對是「斷米路」的一招,令兩國貿易關係急轉直下,全球的貿易格局亦將造成極大影響。 日本於七月初宣布,限制光阻劑、氟化聚醯亞胺、氟化氫等電子業關鍵耗材出口到南韓。上述原料,對以電子業為核心工業的南韓來說,可謂較黃金更為重要,氟化聚醯亞胺主要用來生產電視機和智能手機顯示屏;生產半導體則必需使用光阻劑及俗稱「蝕刻氣體」的高純度氟化氫。南韓一直以來依賴日本供貨,由於日本為相關原料最大輸出國,南韓霎時之間根本沒有可能找到替代品。 現時全球的氟化聚醯亞胺與氟化氫,日本的產量佔比高達九成;光阻劑的產量亦佔去全球七成,最大問題是相關原料難以大量儲存,氟化氫具有腐蝕性與劇毒、光阻劑則保存期限短,品質很快劣化,所以日本停售,等於即時叫停南韓的生產,影響極大。 或擴大制裁範圍 不過,最壞的情況仍未到來,韓國智庫韓亞金融經營研究所最新報告指出,日本有可能進一步擴大限制,下一個目標會是半導體和面板的製程設備上。南韓去年進口設備當中,來自日本的半導體設備比重達百分之三十二,而在南韓半導體設備市場部分,南韓國產半導體設備市佔率僅得兩成,而日本設備則佔比近五成,若日本制裁目標擴大,南韓的半導體產業將會再受重擊。 日本突然要置南韓於死地,與上世紀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主要報復去年南韓提出「徵用工訴訟」。事緣自一九五二年起,日韓關係推動正常化期間,南韓便要求日本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其在朝鮮殖民地強徵的過百萬名勞工做出賠償,金額為三億六千四百萬美元。而過去十三年,雙方經過多次談判,最後協商定日本提供三億美元無償援助、二億美元有償援助及三億美元商業貸款,以解決受害者索賠問題,而韓國政府則放棄索賠權,雙方亦簽署《日韓請求權協定》。 不過,到了二○一二年,韓國最高法院首次裁定「個人索賠權並未消失」,因為《日韓請求權協定》沒有涉及對二戰被日本徵用的勞工進行精神損失賠償的問題。去年十月,韓國最高法院再判決日本必須為被強制勞動的徵用工個人做出賠償,並因此向「新日鐵住金」、「三菱重工」等曾實施徵用工制度的企業求償,同時由訴訟律師團向法院申請扣押凍結這些企業在韓資產。 到了今年六月,陸續有其他日本企業被韓國法院判決賠償。日本外務省曾提出折衷方案,希望基於協定向第三國要求仲裁,但遭到韓國拒絕,而今年三月,日本財務相麻生太郎就已放風,稱不排除採取各種對韓國的經濟制裁手段。 全球電子產業受累 兩國的領導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及南韓總統文在寅在六月底的G20峰會上雖有碰面,卻沒有任何正式或非正式的接觸。等到七月,日本經濟產業省終於出招,宣布將對韓國實施嚴格的半導體出口限制,將現行的簡化程序改為每次出口都要大約九十日的審查。 日本的反擊殺傷力奇大,除了嚴重打擊到南韓的經濟,對全球的電子產品市場亦將造成翻天覆地的影響。韓國中小企業中央會於本月初,向受管制措施影響的二百六十九間中小企業進行調查,有高達百分之五十九表示,將撐不過六個月,有兩成企業表示只能撐一年。 日本此招學自美國,卻同樣是「七傷拳」,對自身經濟亦會造成極大打擊。韓國半導體產業人士坦言,若日本繼續強化管制,有可能導致兩國相關產業「共滅」。半導體為南韓最重要的產業,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的統計,今年首五個月,韓國半導體出口總值高達四十五萬韓圜(約二千九百八十五億港元)。市場估計,目前最可能受到衝擊的是韓國三星、SK海力士與LG等企業,而韓國半導體與顯示技術協會會長朴在勤估計,韓國政府可能會反擊,或採取的反制措施,限制OLED面板或半導體出口,可能將影響Sony、夏普等日本企業的電子產品生產。 衝擊兩國GDP 兩國貿易戰一旦正式開打,對兩國都有嚴重的影響。韓國經濟研究院估計,日本的管制措施將令韓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減少百分之二點二,日本自己亦要減少百分之零點零四,而若南韓向日本反擊,採取相應管制措施的話,南韓GDP的減幅則要擴大至百分之三點一,日本則為百分之一點八。 [...]

大中華時事

【國際視野】高端製造趨緩,工業強國存隱憂

受經濟不景氣影響,今年在全球範圍內,重要產業紛紛不被看好,除了金融業,多國製造業同樣低迷。根據《全球製造業競爭力指數》顯示,製造業將持續對全球經濟造成影響。從對基礎設施建設、創造就業機會,以及對總體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貢獻等方面的影響力來看,強大的製造業仍是經濟繁榮的保證。 撰文:蘇梓  儘管目前全球製造業增長趨緩,但也有例外:中國進入21世紀以來,製造業發展速度驚人,2012年製造業增加值首次超過歐盟躍居世界首位。上述報告認為,製造業收入和出口拉動了經濟繁榮,導致各國通過投資高科技基礎設施和教育,強化對開發先進製造能力的重視。而隨著人工智能時代來臨,製造業與物理和數碼技術加強融合,對公司和國家的競爭力而言,先進技術變得比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製造業格局大變遷 近20年前,歐盟、美國、日本三大經濟體還佔據全球主導地位,製造業合計增加值佔全球近70%,但進入21世紀,中國的製造業在全球地位顯著上升,2015年在全球佔比達27%;歐美日三大經濟製造業佔比則逐年下滑,而韓國、印度、巴西、印尼、墨西哥等新興國家所佔的比重出現上升,但增幅遠低於中國,在全球格局中地位並無明顯變化。 回顧歷史,全球的製造業發展出現過三次較大規模的轉移,目前正發生第四次轉移。第一次是在20世紀50年代,正值「二戰」結束,美國將傳統製造業陸續轉向日本、德國等戰敗國;第二次是在1960至1970年,製造業向「亞洲四小龍」和部分南美國家轉移;第三次是在1980年代,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和低技術產業轉移至改革開放的中國。近年隨著東南亞新興經濟體的崛起,廉價勞動力的吸引促使部分中低端製造業開始轉向東南亞、印度等新興經濟體。 與上述發展中經濟體相比,在大多數發達經濟體的全球製造業格局中,技術密集型行業佔主導地位,這也正是達到或維持製造業競爭力的強有力保證。有研究認為,美國、中國、日本、德國、韓國和印度未來將是全球高端製造業的受關注焦點,因為這6國佔世界製造業GDP的60%,影響著對全球行業的趨勢。 美國長踞「一哥」地位 美國的技術實力與規模毋庸置疑,在創新方面國際領先。根據經合組織(OECD)的統計顯示,2016年美國的基礎研究支出為863.2億美元。該國有出色的創新生態系統,工業、創業公司、實驗室和大學在研發上進行合作,以增強製造優勢。 其次,美國的國家實驗室和大學享有穩定的研究資金制度。能源部下設17個國家實驗室,被譽為基礎研究的先驅,其研發的開創性技術平均每年創造210億美元的價值,例如網絡開發、對電池製造行業有益的先進陰極技術等。美國更將每年10月的第一個星期五定為「國家製造業日」,製造商們在當日允許公眾參觀他們的工廠,這有助於消除公眾的錯誤印象,如製造業工廠陰暗危險,雇用技能較差的工人等。而總統特朗普對於振興製造業也先後推出多項政策,力度空前,包括降低企業稅率。  不過擁有世界最先進製造業的美國也有「短板」,首先是勞動力成本高,明顯高於諸如中國和印度這樣的新興經濟體;此外,這些市場中人才儲備的可獲得性以及消費的增長對美國製造業也構成了威脅。 日本神話無以為繼 隨著全球化的推進,新興國家尤其是中國高端製造的崛起,「日本製造」的地位受到動搖。去年11月22日,日本機床工業會發布的月度數據顯示,10月日本對華出口訂單同比減少了36.5%,已連續8個月下滑。而就在8月,中國對日本的訂單曾一度高達302億日元。加上韓國的競爭,日本高端製造面臨重大挑戰。 過去30餘年,可說是日本高端製造業的黃金時期。日本以強盛的經濟實力、龐大的人口紅利和先進的科技研發水平,在高端製造業的道路上所向披靡,成為日本國力的強有力支撐。曾有形容指出,除了軍用技術和大型飛機,日本高端製造業與歐洲並駕齊驅,僅遜色於美國。比如高鐵,日本是最早開發的國家,中國高鐵早期的技術來源就包括日本的新幹線技術。在中國的高鐵行業崛起之前,日本是世界四大軌道交通巨頭之一,其他三國則是德國、法國和加拿大;日本的高鐵技術也被公認為世界高鐵技術的標準。 除此之外,日本的生物製藥、醫療設備、高端機床、滾動精密軸承、精密器械、半導體芯片等高端產品,在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有評論甚至認為,2010年之前,亞洲高端製造業只有日本能拿得出手,而且日本在高端產業鏈的布局也非常廣泛,幾乎囊括了各行各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