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事動態

馬雲退任 阿里「乘雲」走下去

由馬雲創立的阿里巴巴,將內地的零售消費模式徹底顛覆,集團旗下的淘寶易穩坐全球最大零售商的位置。創辦人馬雲本週正式退任,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而未來阿里亦要尋找新的路向。零售業務增長空間收窄,阿里不能再「食老本」,雲計算及虛擬服務將成阿里下個二十年的新重心,在馬雲退出後能否成功走下去將是一大挑戰。 馬雲去年已宣布啟動「傳承計畫」,用一年時間交出阿里董事局主席的職位,並由首席執行官(CEO)張勇在於週二(十日)接任。馬雲一年前開始減持阿里股權,持股量由去年六月的百分之七,降至最近的百分之六點二,並相繼卸任集團旗下五家公司的主要職務,全部移交給張勇等人負責。馬雲本週最後一次以阿里董事局主席身分參加阿里成立二十週年辭任大典,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 淘寶於二○○三年成立,最初只是面向內地的客戶對客戶(C2C)網購平台,其後再發展出企業對客戶(B2C)模式,包括推出「天貓」平台,而網購支援的地區亦愈伸愈廣,除了港澳台之外,亦成立被稱為「國際版淘寶」的AliExpress,及天貓國際,讓全球一百五十多國家的消費者都可以「淘寶」。為了解決電子支付問題,阿里系亦因而成立支付寶,成功推動第三方支付系統,並延伸至移動支付範疇。阿里系更成立了菜鳥驛站以解決物流上的問題,成功殺出一條血路。阿里的成功程度可能連馬雲本人亦感意外,公司今年五月發表的全年財報顯示,集團全年實現營業收入達三千七百六十八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勁升五成;全年盈利八百七十六億元,按年增長百分之三十七。截至今年三月底,淘寶及天貓的月度活躍用戶已達到七億二千一百萬,按年仍有高達一億的增幅。 GMV目標萬億美元 全年計,中國零售平台的已付實物商品交易額(GMV)按年升近兩成,至五萬七千二百七十億元,該公司的目標是下個財年的GMV將達一萬億美元的水平。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去年全國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三十八萬億元人民幣左右,即是一個阿里系,就佔去百分之十五。 以中國約十四億人口計算,有一半已經是淘寶及天貓的會員,未來的增長空間相對較少,加上同行的競爭愈加白熱化,京東、騰訊(00700)、拼多多等一同夾擊,阿里不能再壟斷市場,馬雲在重要時刻退位,自然令市場替阿里未來的發展路向擔心。 為了鞏固地位,阿里上週宣布以二十億美元全資收購中國最大跨境電商「網易考拉」,加強阿里外闖的武器,讓阿里拿下中國跨境電商市場半壁江山。艾媒諮詢的市場研究報告顯示,二○一八年網易考拉以百分之二十七點一的市佔率成為龍頭,天貓國際和京東的「海囤全球」市佔率則分別為百分之二十四及十三點二;收購網易考拉後,阿里成功躍升至跨境電商的一哥,而市佔率亦增至五成以上。 雖然進一步鞏固好零售業,但產業的前景及增長空間,始終是個問題。事實上,阿里的毛利率正不斷下跌,從剛上市的約八成,跌至到現時約五成的水平,淨利率從超過五成跌至百分之二十五,引證生意愈來愈難做。 重點是雖然阿里近十年不斷涉足不同業務,從零售跳到金融、電影、物流、芯片開發等,但主要營收來源仍是電商,營收貢獻率達六至七成,而支柱生意正面對重大挑戰時,絕對要急謀含金量高的生意。 逐步移向虛擬服務 馬雲臨走前亦不忘為阿里未來鋪路,除了三個大的方新發展方向,繼續助刺激內需之外,亦見到未來發展重點的轉移,網購不再成為核心,而是逐步移到虛擬服務上,重點放在雲計算服務,成為阿里下個二十年的增長點。 雲計算(cloud computing)正成為電商下一個兵家必爭的重地,有望刺激到新的投資潮,支撐中國經濟增長。雲計算現時正逐步取代企業傳統的數據庫及電腦操作系統,研究公司Gartner預測,到二○二五年,八成的企業將關閉其傳統資料中心,改為使用雲計算服務。 雲計算為分散式計算技術的一種,其最基本的概念,是透過網路將龐大的計算處理程式自動分拆成無數個較小的子程式,再交由多部伺服器所組成的龐大系統經搜尋、計算分析之後將處理結果回傳給用戶。透過這項技術,網路服務提供者可以在數秒之內,達成處理數以千萬計甚至億計的訊息,達到與「超級電腦」般的強大效能。 最簡單的雲計算技術在網絡服務中可以見到,例如搜尋引擎、網絡電子郵箱等。智能手機、物聯網、移動裝置等都可以透過雲計算技術,發展出更多的應用服務。雲計算亦不僅只提供資訊,亦可以進行複雜的分析,例如分析DNA結構、基因圖譜定序、解析癌症細胞等,故其發展的空間甚為遼闊,重要性與人工智能(AI)、大數碼平起平坐,三個領域缺一不可。 步入井墳式增長年代 現時全球雲計算市場正步入井墳式增長的年代,Gartner的報告顯示,今年的全球公有雲服務的收入將達超過三千億美元的水平,估計到二○二○年,全球公有雲服務的收入將達四千一百一十四億美元。報告指出,到二○年,全球基礎設施即服務(IaaS)收入的複合年增長率將達到百分之二十三點三,超過百分之十三點四的整體市場增速;軟體即服務(SaaS)收入預計達九百九十七億美元,複合年增長率將達百分之十五點七,亦超過了整體市場增速。Gartner預計,到二一年時,七成的公有雲服務收入將由前十大公有雲服務提供商主導,包括亞馬遜公司、微軟公司、甲骨文公司、阿里巴巴等。 至於中國方面,一七年中國公有雲IaaS市場已超過四十億美金,其中IaaS市場增速達到七成。市場預測,到二○年時,中國的公有雲及私有雲市場規模合共將增至一千三百億人民幣的規模。阿里已佔好位置,現時內地市場已由阿里的阿里雲主導。Gartner的資料顯示,阿里雲穩坐市場領頭羊位置,市佔率達百分之四十五點五;而騰訊旗下的騰訊雲及中國電信(00728)則分列二、三位。 阿里雲在內地已有領導性位置,中國服務超過一半的A股上市公司均是其客戶。雲計算業務亦成為最強的增長動力之一,截至今年六月底的季度業績,阿里的雲計算業務收入增長高達百分之六十六至七十七億八千七百萬元。阿里的發展亦極為積極,單單在第二季便發布超過三百個新產品和功能,包括與核心雲產品、安全、數據智能和人工智能應用相關的產品和功能。 其他虛擬服務亦勢成阿里的另一個發展重心,阿里上週亦再斥資二十億美元入股網易雲音樂,重新出發,再進軍數碼音樂市場。《全天候科技》引述消息人士指,經新一輪融資後,網易雲音樂的估值將超過九十億美元,阿里的持股比重升至兩成。 騰訊壟斷移動音樂市場 市場研究機構QuestMobile數據顯示,以月活躍用戶規模計算,內地今年首季移動音樂行業的前四位均由騰訊系應用程式包攬,分別為酷狗音樂、QQ音樂、全民K歌、酷我音樂,而網易雲音樂僅以一億三千二百萬戶的月活躍用戶排名第五位。 中國的音樂市場在過去十年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一一年之前,內地音樂市場的盜版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但自一五年國家版權局發布《關於責令網路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版權令之後,各大巨頭開始肯斥巨資購入音樂版權,消費者亦逐漸接受付費聽音樂的規模。截至去年,中國數碼音樂平台用戶付費率約為百分之五點三,相等三千九百萬人,雖然比例仍低,與先進國家有較大差距,但亦意味有極大的發展空間。艾瑞諮詢的《二○一九年中國數位音樂產業研究報告》指出,去年中國數碼音樂市場規模為七十六億三千萬元,預計今年升至一百零四億元,到二三年更會增至四百二十六億元的水平。 截至去年底,中國音樂用戶端用戶規模已經高達五億四千二百萬人,亦絕對是潛力極佳的市場。 [...]

大中華時事

開放雲計算市場 兩大巨頭無有怕

中美貿易戰僵持已久,雙方即將舉行第九輪談判,而市場人士認為,今次有機會是中美雙方最後一次會晤,意味今次會議相當關鍵。市場傳出,中方為了釋出善意,同意開放資訊科技領域,而千億級別的雲計算市場將為外資打開。雲計算的重要性被視為與人工智能同等級,但打開大門,不等於外資就能嚐到甜頭。內地兩大巨頭──騰訊(00700)及阿里巴巴在雲計算市場早已布陣完成,而其自主研發的技術,亦完勝外資,即使開放競爭,亦無有怕。 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及談判團隊於4月1日已啟程前往美國,出席第九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並未透露劉鶴此行談判的任何細節,僅指「中方能說的是,希望雙方在已經取得的實質性進展的基礎上,能夠共同努力,相向而行,落實好兩國元首達成的重要共識,能夠爭取達成一個互利、共贏的協議」。 《紐約時報》報道,知情人士指中美雙方的目標均是在此次會晤結束時達成協議,美國總統特朗普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在本月較後時間簽署協議。報道指,美國商會執行副會長、國際事務負責人薄邁倫(Myron Brilliant)稱,兩國已處於「達成協議的最後階段」,意味今次有機會是最後一輪的談判。 在新一輪貿易談判展開之前,中方再釋出善意,美國農業部週一公布,美國出口商向中國出口了八十二萬八千噸大豆,屬兩國官員自上週五的第八輪談判結束後,中國第二批採購的大豆。雖然中國之前為了達美國要求,縮窄貿易逆差,在談判期間加大了對美國大豆的購買,但整體的採購量仍遠低於正常水平。 自貿區作試點 美國明顯仍未滿足於中國的舉動,有傳美國希望在最後一輪談判時突破中國的最後防線,要求中方在科技領域上讓步,開放雲計算市場,讓外國科技公司更能參與。《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稱,中方提議讓外國雲服務提供商在自貿區擁有其數據中心。知情人士透露,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週一會見了超過三十名外資企業的高管,包括IBM、輝瑞、力拓、寶馬等,並透露正考慮在自由貿易區開展「自由化試點」,讓外國雲服務提供商在自貿區擁有其數據中心。李克強在會中強調,外國雲服務提供商需向中國消費者提供充分的私隱保護,並指此提議是中國縮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的一部分,而這負面清單的修訂工作將在六月底前完成。報道又指出,對外開放雲計算市場的自貿區很可能是貴陽,因為貴陽現時為中國的大數據中心。   根據試點提議,中國政府仍有可能對雲計算領域施加管控,因為中方向來都是先在試點地區試行改革,然後再推廣到全國。不過,美方未必肯妥協,有可能認為中國未有為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作出實質性改變。此外,一些關鍵問題仍有待解決,包括是否允許自貿區和國內其他地區之間的數據自由流動;在自貿區設立數據運營業務的外企可提供什數據服務;外企可為哪些客戶提供數據服務等,仍然有待商討。 美方對雲計算市場一直甚有興趣,故一直向中方施壓,要求放鬆對美國雲計算和其他高科技服務提供商,以及中國跨境數據流動的限制。雖然中方終於肯打開大門,但外資仍會抱審慎態度,Stifel Nicolaus & Company分析員Brad Reback認為,美國雲服務提供商會有興趣參與,但仍會謹慎看待。 存不公平競爭 [...]

博客

【港股專家】王贇:華為投入20億美元改善軟件,中國雲計算市場繼續增長

美國近月不斷打壓華為,歐洲和英國的主要電訊營運商仍然喜歡華為的設備。最近,華為在英國市場的發展稍有碰壁,但公司承諾投入20億美元改善工程流程和網絡軟件,以贏得英國以至歐洲的重要市場。 英國是華為最早開發和主打的西方市場。華為早在2010年,於英國設立了第一個海外實驗室,而該實驗室受到政府官員和英國電訊營運商監管。近年全世界的營運商都在建設5G網絡,對設備的需求更是不斷上升,然而電訊網絡系統的安全風險也不能忽視。 最近英國的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er)表示,華為的產品有幾個技術性的產品,包括軟件工程能力薄弱,令軟件在更新、管理和安全問題上可能有漏洞。 因此,華為承諾在5年內投資20億美元進行改善。英國和歐洲的電訊營運商仍然歡迎華為的產品,並要求華為在產品和網絡安全上,更拿快地提出解決和改善方案。 另一方面,就中美貿易談判,中國建議開放外國企業進入中國的雲計算市場,允許在自貿區建立自己的數據中心。現時,外國企業在中國業務所需的數據儲存和網絡服務,須通過中國當地的合作夥伴來提供,並向合作伙伴授權相關技術。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由於雲計算服務涉及對消費者私隱保護的考慮,外國企業即使進入中國市場,建設自己的數據中心,亦有更多障礙要克服。 筆者預期,就中國向外國企業開放市場一事,最合適的仍然是以合資方法營運。軟件服務和雲計算市場前景巨大,外國企業能夠分享中國龐大且高速增長的成果,同時透過與內地企業合作,能夠降低中央政府的監管憂慮,達至雙贏。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發表的任何資料或意見,概不構成購買、出售或銷售任何投資,參與任何其他交易或提供任何投資建議或服務的招攬、要約或建議。本專欄所載的資料並不構成投資意見或建議,擬備時並無考慮可能取得本專欄的任何特定人士的個別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本人並無持有以上論述的投資產品。本專欄並不存有招攬任何證券或期貨買賣的企圖。 [...]

專題

多雲策略:別把所有系統跑在同一雲平台上

李猷達博士 香港電腦學會雲端運算及企業架構設計專題組顧問 CEO, Throput   「上天」還是「落地」或許是現今CIO(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常要考慮的問題。「上天」的意思是利用雲計算平台(下稱雲平台)去提供應用系統方案,「落地」則是購買或開發傳統應用系統,放在自家數據中心運作。過去基於數據安全、系統穩定性及財務安排等因素,CIO普遍認為只有少量系統適合採用雲計算。 但時至今日,隨著雲科技逐漸成熟,不少CIO開始投放資源於雲計算上,部分更指示IT經理,除特定商業或技術考慮外,須盡量使用雲方案。而一些大型企業甚至開始制定雲計算政策,去規範使用雲科技的方向和標準。除了大企業,初創企業大多已不再考慮「落地」,完全應用雲服務。究竟企業有什麼迫切需要去加強雲應用? 實際使用過某些企業雲服務的IT經理,可能會告訴你這些服務價格高昂。雖然雲產品供應商或會解釋雲服務能夠大大節省系統開發和維護的人手以及數據中心的租金,所以總體擁有成本(TCO)還是較低。但筆者認為很多企業用的雲服務實在不便宜,其實雲計算為企業帶來的主要優勢並非節省成本,而是提升企業競爭力,因為雲服務能在最短時間以最簡單方法為企業提供綜合IT方案及如大數據甚至人工智能(AI)的最新技術。 傳統IT系統多是安裝在特定作業系統(Operating System或OS),例如Windows和Linux。現在的雲平台猶如雲服務的OS,主流的雲平台包括亞馬遜的AWS、微軟的Azure和谷歌的GCP。不同的雲平台雖然提供類似的基本服務(例如虛擬機即VM),但也擅長於不同的增值服務;AWS提供較新的軟件開發工具,Azure較容易與Windows系統整合,GCP則在高端研發應用如AI、多語言語音識別,以至基因數據庫等方面較領先。如果企業希望使用最新的雲服務同時亦要能滿足特定需求,通常需要使用多於一個雲平台。事實上,有些企業使用多個雲平台的另一目的是為了當某一平台發生故障時,其他平台可作後備使用,從而增強業務連續性(Business Continuity)。可惜的是,如傳統OS一樣,不同雲平台的服務卻多是互不兼容,令應用系統和數據難以在不同雲平台之間遷移,導致供應商鎖定(Vendor Lock-in)的問題,那麼企業應怎樣去制定一個多雲策略? 雲服務大致分為基建服務(IaaS,如VM和存儲),平台服務 [...]

博客

王俊文:量化投資與人工智能

股壇小塵埃: 近年有關AI(人工智能)、雲計算及大數據的話題興起,市場關注電腦能否幫助各行各業創造新價值。在Fintech(金融科技)方面,其實很多年前,不少投行也利用數學模型幫助決策人進行量化投資。對此你有什麼想法? 王sir: 這個我也略有研究。傳統選股方法比較依賴分析公司的各項基本面。包括分析公司的盈利、現金流、管理層有關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從供應商及該公司主要客戶了解公司的信譽及還款狀況等,最後再以經驗判斷選股。 但基本分析需要大量人力及時間,專業的投資經理能挑選40間公司進行追蹤研究,已是極有效率。香港現時已有超過2000間上市公司,若再加上亞洲、歐洲及美國等不同股市,進行基本分析便非常吃力。一般小型基金公司因而難以進行全球性的投資佈局。 股壇小塵埃: 那利用大量歷史數據選股的電腦數學模型,在選股方式上又會否出現不同局面? 王sir: 鑑於以上的限制,近年不少基金公司轉用電腦及金融數據為客戶分析及投資股票,此亦之為「量化投資」。所謂量化投資,其實是用數學模型,以大量金融數據去挑選股票及建構投資組合。這些金融科技分析師會用歷史數據,測試該量化投資策略或數學模型的成效,再根據測試結果反覆優化調整策略並進行實際交易。 舉個例子,有部份投資者喜好買高息股,但投資高息股能帶來最佳回報嗎?透過量化投資的數學模型,篩選出最高派息排名的多隻港股,模擬成一個高息股投資組合。再以真實的歷史數據測試該組合投資的回報。該測試會持續改變交易時間、所投資的股票數量、調整頻率以及持股比重,直至得出回報最高及風險相對最低的策略。最後便以此進行實際操作,以看策略能帶來怎樣的回報率。 以上用股息率為基準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其實所有金融數據都可進行大數據的挖掘。市盈率、平均綫、各項宏觀經濟數據、趨勢綫、價格技術分析、市場傳言等等,均可便用歷史數據觀察其變化規律,再進行量化模擬建設、測試及實際投資,以期發掘出有效的模型。 提高紀律性排除主觀因素 股壇小塵埃: 這個好處真的很明顯。一般基金經理做決策時,容易受市場變化及主觀判斷等心理因素影響。但以電腦執行預定的投資策略,能大幅提高紀律性,排除心理因素的影響,投資過程從而更理性,更具系統性及成效。 加上雲計算的普及,電腦在處理不同數據如估值、價格變化及各相關數據等方面具有明顯優勢,能分析海量的公司及行業歷史數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透過數據了解新進入的市場,能大幅減低研究時間,走少不少冤枉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