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黃永昌:雲端數據主權

隨著雲端服務的日益普及,企業可透過租用的方式,享有雲端服務,輕鬆地使用處理器、儲存容量、網路等基礎的運算資源,毋須自行購置基礎設施,節省成本;而且可按實時需要快速擴展。企業部署技術服務、構思以至實施,都比前快許多,企業因而可自由進行試驗、測試新構思,為客戶帶來不同的體驗,以及實現業務轉型等。 據Statista Q4 2019市場統計,雲端服務市場份額,主要由大公司所佔有,包括美國的AWS(33%)、Azure(18%)、Google Cloud(8%)和 IBM Cloud ( 5% ), 以及中國的阿里巴巴(5%)。由於許多雲端用戶為滿足業務需求,將個人資料存儲在雲端資料庫,需要符合相關數據存儲的規定,因此,大多數雲端服務商都在本地設置數據中心,讓客戶將資料加密,並存儲其中,以滿足有關法律要求。 由於歐洲沒有主要的雲端服務供應商,歐洲企業越來越依賴外國,特別是美國的雲端服務。但根據去年生效的美國的《雲法案》,地方當局可以命令美國供應商,上交存儲在服務器上的任何公司數據,無論該公司位於何處,包括歐盟在內。 缺乏數據自主權和自決權,特別是日益增加的敏感數據,例如知識產權、研究結果、公共衛生信息等,更不應受到外國當局的監控,法例自然引起歐洲企業的不滿和擔憂;加上越來越多的地緣政治憂慮、貿易爭端、政治不確定性,以及普遍對Amazon Web Services之類近乎壟斷的供應商產生懷疑等因素,促使歐洲企業有意將數據的雲端自主權,帶回歐洲本家。 因此,歐洲企業在德國和法國牽頭下,低調地在2019進行一個名為Gaia-X的大計,目的是打造一個歐洲本土的雲端服務,讓歐洲重拾數據的控制權。 為免失去數據的自主權,跨國企業在考慮與全球電子通信服務或遠程計算服務供應商,簽訂服務協議時,應對美國的服務供應商的組織設置,進行盡職調查,調查其是否可以「擁有、保管或控制」非美國分支機構持有的數據。服務接受者應盡量修改服務協議,以限制美國對非美國司法管轄區擁有的取得數據的權力。 而為降低風險,企業應評估與美國服務供應商的協議,以確定其是否可通過使用美國語言鍵盤,有權取得非美國實體在美國境外持有的數據,並在服務協議中,明確列明非美國數據,在非美國數據存儲的位置,須被「隔離」,包括物理上和邏輯上的隔離,並且不能從美國取得。此外,除非當地法律有所禁止,否則企業在簽訂協議前,應以合同語言通知美國服務供應商,作為服務接受者,已收到根據《雲計算法》所提出,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請求。 如果關鍵數據是存儲在雲端,包括個人專有訊息、機密訊息或個人數據等,企業應利用最新的網絡安全方式,包括靜態加密和傳輸中加密處理,並且確保在任何情況下,加密的密鑰管理,都必須在企業的完全控制下;並在未經數據控制器的允許下,美國雲服務供應商不准取得數據。     撰文:黃永昌   香港電腦學會網絡安全專家小組執行委員會成員 [...]

博客

黃永昌:雲端數據主權

隨著雲端服務的日益普及,企業可透過租用的方式,享有雲端服務,輕鬆地使用處理器、儲存容量、網路等基礎的運算資源,毋須自行購置基礎設施,節省成本;而且可按實時需要快速擴展。企業部署技術服務、構思以至實施,都比前快許多,企業因而可自由進行試驗、測試新構思,為客戶帶來不同的體驗,以及實現業務轉型等。 據Statista 第四季(2019)市場統計,雲端服務市場份額,主要由大公司所佔有,包括美國的AWS(33%)、Azure(18%)、Google Cloud(8%)和 IBM Cloud ( 5% ), 以及中國的阿里巴巴(5%)。由於許多雲端用戶為滿足業務需求,將個人資料存儲在雲端資料庫,需要符合相關數據存儲的規定,因此,大多數雲端服務商都在本地設置數據中心,讓客戶將資料加密,並存儲其中,以滿足有關法律要求。 由於歐洲沒有主要的雲端服務供應商,歐洲企業越來越依賴外國,特別是美國的雲端服務。但根據去年生效的美國的《雲法案》,地方當局可以命令美國供應商,上交存儲在服務器上的任何公司數據,無論該公司位於何處,包括歐盟在內。 缺乏數據自主權和自決權,特別是日益增加的敏感數據,例如知識產權、研究結果、公共衛生信息等,更不應受到外國當局的監控,法例自然引起歐洲企業的不滿和擔憂;加上越來越多的地緣政治憂慮、貿易爭端、政治不確定性,以及普遍對Amazon Web Services之類近乎壟斷的供應商產生懷疑等因素,促使歐洲企業有意將數據的雲端自主權,帶回歐洲本家。 因此,歐洲企業在德國和法國牽頭下,低調地在2019進行一個名為Gaia-X的大計,目的是打造一個歐洲本土的雲端服務,讓歐洲重拾數據的控制權。 [...]

博客

未來企業雲趨勢:香港逐步從傳統數據中心遷至混合雲

雲端解決方案將在香港企業2020年的數碼化轉型中飾演著更重要的角色。雲端運算已經成為商業策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同時也為企業帶來了挑戰,包括安全性、效能以及成本問題。 Nutanix 在2019年底做了一項針對企業雲的調查,評估香港企業在私有雲、混合雲和公有雲上的使用情況,和了解現時及日後企業雲運算帶來的挑戰。   研究訪問了全球2,650名IT決策者,總共24個國家及地區,當中包括香港。報告顯示混合雲將是企業的最佳選擇。越來越多企業開始從傳統數據中心大幅遷移至雲端,而香港企業的雲部署模式亦將跟全球以混合雲為主的主流趨勢相同,但現時香港的傳統數據中心滲透率是亞太及日本地區中最高,亦是全球排名第二。雖然76%的香港企業均以非雲端運算的數據中心作為現時的基本部署模式,但對於將來,不少香港企業將採用「私有雲優先」方式, 並積極計劃在未來五年內將投資轉移至混合雲架構上。然而,在未來五年,香港計劃混合雲部署的比率比全球平均值略低13.74%,反映香港企業計劃更平均分配投資在各個平台上。   報告亦顯示,雖然香港在未來數年,公共雲的投資金額將維持不變,但私有雲的投資金額將會增加接近一倍,同時,企業對傳統數據中心的投資金額則較之前同期下降37.5%。而且香港的受訪企業正計劃在未來數年把混合雲的投資由13%提高三倍至38%,接近70%的受訪者亦表示同意或非常同意混合雲模式為最理想的IT環境。該轉變背後的最大原因是混合雲的靈活性較高,令他們能夠用較低成本,應付不斷改變的環境工作負載。 在企業計劃未來雲端策略時,安全仍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接近一半香港受訪者(47%)表示雲端的安全性對計劃未來的雲部署將產生很大影響。香港受訪者認為混合雲模式比傳統數據中心等其他模式更安全。可是,香港企業視「性能」(19%)為決定運行工作負載環境的最重要考慮因素,其次是「數據安全與合規性」(17%),第三是「總採用成本」(16%)。   當香港企業持續應對複雜的數碼轉型計劃,靈活性和安全性是推動無縫和可靠的雲端應用的關鍵。儘管香港企業在遷移雲端進程比其他國家需時更長時間,他們在雲運算和部署上會更實際,以採用「企業雲」超融合架構、應用程式移動性、跨雲端管理工具、及安全性措施等等,加快應用雲端的腳步。   撰文:楊君霈 Nutanix 香港及台灣董事總經理 [...]

博客

【港股專家】岑智勇:股價已吸引,匯聚科技(1729)受惠雲端及5G發展國策

匯聚科技 (1729)的主要業務為從事製造電線組件產品,集團以CMS為基礎製造及供應電線組件,有關電線組件在各個市場領域包括電訊、數據中心、工業及醫療設備上,均受不少商譽優良的中國及國際客戶所採用。於截至2015年、2016年及2017年3月31日止年度,集團的年度溢利分別約6771.7萬元、7159.9萬元及8168.4萬元,復合年增長率為9.83%。 在「互聯網+」的國策背景下,中國已加大基礎設施建設,為互聯網及流動互聯網的使用打好基礎,同時也拉動了電網、鐵路、數據中心等行業發展。這些行業發展的同時,也會拉動對電線組件產品的需求,為集團帶來更多商機。在「互聯網+」之後,迎來的是5G移動電訊網絡及4K視頻的普及,以及由於雲端運算、網絡遊戲及大數據分析的時代,在在都會進一步增加對數據中心的需求,同時也會令電訊設備及數據中心電線的需求上升,成為集團未來高速發展的契機。 事實上,匯聚科技的來頭不少,其主要股東為Time Holdings,其持股量為63.86%,而Time Holdings由領先工業全資擁有。領先工業分別由羅仲煒擁有 39.68%、由力生控股 (其由羅仲煒全資擁有)擁有 20.14%、由GP工業  (其由金山擁有 85.47%)持擁有 38.13%。值得留意的是,羅仲煒是金山工業(0040)的創辦人,金山工業則持有GP工業的權益,換言之,匯聚科技可算是金山工業系的股份,其豐厚的工業背景,相信將有助集團未來發展。 由於近期市況波動,集團上市後股價也受影響,相信在金山工業的背景下,其股價不難重上0.5元的招股價之上,目標價0.8元,買入價跌穿15%止蝕。 本人為證監會持牌人士,不持有上述股份。 撰文:岑智勇(南華金融集團高級策略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