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陳家樂:中國神華(1088)值得考慮的幾點原因

中國近期缺電,媒價飛揚,中國神華(601088.SH;1088.HK)貴為全球第一大煤碳上市公司(按銷售量計算),股價表現卻僅屬普通,究竟有多少投資價值? 中國近期缺電的原因主要有:1、各地工廠年底趕工,加上天氣酷寒,居民大開暖氣,用電量急升;2、國內煤產量,經過幾年「去產能」,又限制澳洲煤入口,電廠燃煤局部短缺;3、地方政府爭取節能減碳達標,限制火電廠擴充,出現季節性缺口。這三大原因,就有二項同煤碳有關。 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界面新聞,近日一篇報道:「煤價飆漲、礦區排隊等煤:有貿易商一筆交易就掙600萬」,道盡「搶煤盛況」。據表示,「11月中旬以來,煤碳需求持續高漲,煤價不斷攀高。這個月的煤價,是十年一遇的行情」。 該新聞引述稱,近日北方港煤5500K動力煤現貨價格已達850元/噸,現貨交易成交價約823元/噸。動力煤價格可能會達到1000元/噸,幾乎是2008年以來煤價的高位。實際統計則顯示,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至上月中旬已連升三周,每噸人民幣約578元,累計升幅約2% 煤電至今仍是中國最大火電來源,由於國家主席習近平明確宣佈,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節能減碳已成為國策,煤碳行業長期必然是汰弱留強,剩下如神華般大型龍頭企業。 神華早已不是傳統煤企,旗下擁有神東礦區、準格爾礦區、寶日希勒礦區等優質煤碳資源;經營裝機容量31029兆瓦的大規模燃煤機組(年售電1440億度);控制並運營西煤東運大通道和地方運煤鐵路網共約2155公里;控制並運營黃驊港等多個綜合港口和碼頭,並擁有2.18百萬噸船隊;運營年產能約60萬噸的煤化工烯烴廠。 神華2019年約447百萬噸煤碳銷售量,其中約162百萬噸屬於外購煤,由於神華強大的綜合實力,許多地方煤礦必須仰賴神華,出售煤碳,神華不必直接運營這些礦場,有利於減少資金和管理壓力,增加經營彈性。 這些都是神華不讓自己成為「夕陽公司」,所作出的努力。財政方面,神華也從幾兩方面增加投資者信心: 一是回購H股。上週神華A股收市價人民幣18.01元,H股港幣14.6元,兩邊差距明顯,回購計劃主要針對H股。9月25日神華公告,授權董事會,可回購不超過已發行H股總數的10%,即不超過3.399億股H股。至12月初神華合計回購1904萬股,名列去年中資港股回購前10名單。 二是增加派息。神華最近一次派息,每股達人民幣1.26元,派息率提高至60%,同過去一般派息率比較,增加約25個百分點。該次派息約為上週H股收市價的10.2%。公司又承諾,2019至2021年派息比率不低於50%。神華2020年業績雖略遜於前一年,而資本性支出逐年降低,負債比率亦降至25%以下,相當符合一般低增長型公司的管理原則,只要公司願意,有條件保持較高的派息。 據神華2020年第三季報告,前三季營業收入合計人民幣1661億元,按年減6.6%;歸屬上市股東淨利335.6億元,按年減9.5%。其中,第三季單季獲利由負轉正,按年增2.8%。公司上月公告,在四大類業務中,煤碳銷售量、煤碳海陸運輸量、煤化工銷售量,按年都有明顯升幅,僅發電量減少。以此估計,全年獲利不會比2019年減少太多,2021年首季有機會出現較明顯增長。 神華獲得政策支持。中國限制澳洲煤入口,既有政治原因,也有經濟收穫,中國煤蘊藏量和產能巨大,南方一些電廠,原本部份使用澳洲煤的,有些已由神華供煤取代。 公司在同業中競爭力強,H股息率高,最近煤價升幅大,共同構成近期神華股值得考慮的原因。 (筆者是證監會持牌人士及未持有上述證券) [...]

博客

陳家樂:寧德崛起意義大

2020年A股市值前十大,增加了新面孔寧德時代(300750.SZ),長期盤據榜上的中國石油、中國石化跌出榜外,或者會有人認為,中石油、中石化只是時運不濟,但重點似乎是,為何上榜的,是新能源行業的寧德時代,而不是其他公司,是否存在某些值得重視的典範轉移因素。 若非習近平曾經擔任寧德地委書記,世人恐怕很少聽聞這個僻處福建東北的城市。寧德時代創辦於2011年,當時中國動力電池生產水平,仍大幅落後於外國。2012年,寧德克服技術難關,符合寶馬汽車標準,供應動力電池,開始在行業嶄露頭角。復經近十年努力,建立產品研發、工程設計、測試驗證、製造體系,並持續進行上游原料和工藝佈局,奠定發展基礎。 再加上中國扶植新能源汽車政策,先後實行市場准入清單,鉅額市場補貼,寧德利用機會,順勢崛起,強大的實力表現在,不斷追求技術突破的同時,能將技術快速轉化成產品,並實現規模生產。相對於國內其它對手,可能只有其中部份優點,寧德卻能三者兼備。 動力電池是電動車的心臟,通常佔最大的成本比例,寧德電池被高級車普遍採用,包括寶馬、積架、特斯拉、富豪、福士,以至其它數量龐大的普通車及客運車款。2020上半年,共有3900餘款車名列中國工信部新能源車型目錄,其中2千餘款使用寧德配套電池,比例超過5成。 七、八年前,電動車尚處於普及化初期,動力電池市場,主要掌握在日本的松下,韓國LG手上,其它主要參與者,還有三星電池、和特斯拉、豐田自產的電池。時至今日,市場已由寧德、LG、松下瓜分,而寧德的市佔率,甚至能壓過LG。 至於業積表現,車用動力電池由於投資巨大,競爭激烈,LG、松下兩巨頭,常擺盪在盈虧之間,三間公司以寧德獲利相對穩定,並對市場未來實現油、電車同價,快速充電,持久電力等方面,表達高度信心 電動車巨頭特斯拉願意採用寧德動力電池,是一個重要里程碑,而寧德決定在德國設廠,若對本身技術和生產成本無足夠把握,不會進入歐洲汽車工業重鎮,參與競爭。 肺炎疫情下,上半年中國車市衰退。寧德前三季營業收入(以人民幣為準)315億元,按年減4.1%;歸屬上市公司淨利潤33.6億元,按年減3.1%。其中,第三季營收127億元,按年增0.8%;歸母淨利潤14.2億元,按年增4.2%,出現轉機。寧德股價上週收人民幣312.79元,同去年底106.4元比較,升幅194%,市盈率163倍,而市場不吝給予厚愛,主要看重: 1、中國以至全球電動車市場前景明亮:中國新能源汽車上半年銷量39.3萬輛,佔全部汽車銷量3.8%。當局預計到2025年,規劃銷量比例,將增加至25%。歐洲國家如挪威、德國、瑞典、英國、法國等,將於2030至2040年間,陸續禁售燃油車,電動車市場潛力巨大。 2、產業鏈完整:中國已成為全球電動車最大市場,經過近十年發展,形成上下游、軟硬件,相當完整的產業鏈,優於其它國家競爭對手。 3、政策支持:准入清單政策,雖已退場,補貼政策亦正逐年減少,但最新的國內大循環政策,支持發展本國技術和產業鏈,像寧德這類具備核心技術和國際競爭力的公司,將長期獲得支持。 4、企業基因:寧德重視技術和工藝研發,能快速配合市場需要,已在行內建立口碑,有利於公司降低集資成本,全球電動車巨頭,亦願意同寧德合作。 (筆者是證監會持牌人士及未持有上述證券) [...]

博客

陳家樂: 比亞迪(1211)貴不貴?

今年股市最熱門的板塊,無疑屬於電動車。就以紅極一時的比亞迪(1211.HK)為例,由去年底港幣38.85元,升至上週五(12月11日)174.1元,升幅高達348%。同期比亞迪A股(2594.SZ),升幅亦達250%。 從投資教科書的角度,比亞迪313倍市盈率,很貴。不過,如果313倍算貴,那麼早幾個月前,當市盈率仍只有200倍、250倍時,算不算貴?恐怕就有點難回答。 電動車高估值,已不只是香港或中國大陸,個別的市場偏好問題,而是全球性現象性。全球電動車之王特斯拉,美國時間上週五收市價609.99美元,相對於去年底的83.64元,升幅629%,(12個月)本益比甚至高到1166倍。回想今年9月,市場仍在爭論那份高盛研究報告,評估特斯拉股價到12月約295元,實際情況顯然大步跨越這份報告的預期。 另一家在紐約上市、以中國車市為主的蔚來汽車(NIO),2018年在紐約交易所上市,當時每股10美元,2019年股價一度跌至1.39美元,一片看衰之聲。上週五,蔚來股價已升至41.98美元,同去年12月底每股4.02美元比較,短短不到一年,升幅944%。而蔚來今年11月交付電動車5291輛,僅約同期比亞迪電動車銷量的兩成。 至於比亞迪股價,若拿它同吉利、或蔚來比較,可能會獲得完全不同的結論。至於投資者願意接受高估值,最重要是看好中國,以至全球的電動車潮流。 為了保護環境,歐洲主要國家如法國、德國、英國、西班牙、荷蘭、北歐諸國等,以至亞洲的日本、韓國,已先後訂定2030年至2040年的某個年份為期限,禁售電油和柴油乘用車。美國這方面雖然比較落後,預料在拜登就任後,也會修正特朗普的環保政策,提高電動車地位。 中國則由習近平正式宣佈,2030年將是全國碳排放高峰,其後逐年減量,至2060年實現「碳中和」。2060年距今還有整整40年,時間太長難預料,但2030年「達峰」的目標,距離現在僅只10年,時間已相當緊迫,全面性的減碳排放措施,包括電動車普及化和相關基礎建設等,都須及早實行。加上「國內大循環」政策確立,比過去更加重視產業鏈,預見基礎已經不弱的中國電動車產業鏈日益強大,除了本國市場,外銷也會明顯增加。 今年3月,中國將召開全國「兩會」,循國家層面正式通過「十四五規劃」,各種同節能減排有關的配套政策和具體指標,包括提高電動車普及率等等,也將陸續公佈,再加上各國強力推行的電動車普及措施,在未來十至三十年,汽車工業文明將出現革命性轉變,從硬件到軟件創造嶄新的市場發展空間。 1976年當Steve Jobs和他的夥伴創造第一台蘋果電腦,全球絕大多數投資者,都難以預期,一場席捲人類社會的的資訊革命,已正式展開。其後數十年,人類社會徹底受這場革命影響(其間還經歷了一場網科泡沫),無數企業興亡,其中許多是紅極一時的公司,現在回顧當時如恆河沙數的市場「估值」報告,多數毫無意義。人類的投資視野畢竟有限,就連巴菲特大師,也只在幾年前,才真正認識蘋果公司的價值。 面對即將來臨的電動車時代,誰會成為未來的「微軟」,或者「蘋果」,投資者可能需要多一點洞悉時代的能力。至於特斯拉、比亞迪、或者其他電動車公司,估值是否太高,投資者經過評估之後,若認為這間公司十年後仍能維持現在的市場領先的地位,答案應該很清楚。 (筆者是證監會持牌人士及未持有上述證券) [...]

博客

陳家樂:伊利、蒙牛 高質奶企仍有增長空間

中國兩大乳業龍頭,伊利股份(600887.SH)、蒙牛乳業(02319.HK)上週五股價跳升,其中蒙年再次突破前頂,單日升幅6%,創歷史新高。伊利經過約一個月橫盤,單日升幅2.18%,也有力爭上游傾向。 中國食品飲料板塊,上週普遍轉強,可能同12月1日,中證監核准中國第一隻食品飲料ETF有關。該ETF定位,追蹤中證細分食品飲料產業主題指數,選行業內數一數二的公司,例如貴州茅台、海天味業、伊利股份、青島啤酒等。該指數近一年來,升幅高達七成,表現優於大市。食品飲料ETF核准的消息公佈後,單上週五一日,除伊利股份外,先後有貴州茅台升2.52%,海天味業升6.06%,青島啤酒升3.24%。蒙牛雖不在該指數範圍內,但屬於同一板塊,受正面影響。 中國股民偏好食品飲料股,有非常直接的原因。首先,這些食品飲料本身就是中國百姓日常飲食的一環,口感好不好,品質是否優良,價錢有沒有競爭力,他們最清楚,有地緣上的親近性。 凡一地,皆有一地的飲食習慣。如同香港人喜歡出前一丁,愛飲維他奶,一半是口味,一半是習慣。大陸百姓也有自己偏好的食品,外國品牌雖然好,畢竟有地理距離和口味上的差異,不易在短期內,取代國產飲食。因此無論國際貿易戰多激烈,國產飲料食品自成系統,受影響有限。 食品飲料又不同於科技創新,市場需求不容易一飛沖天,但求維持良好口碑,業績穩定增加,只要不發生有害健康的安全事故,就能積少成多,在其他股份熱炒之後,憑著本身的價值表現,吸引投資者。 二三十年前的中國大陸,就像60年代的香港,有鮮奶可飲,已經是很幸運的事。隨著所得與消費水平增長,中國百姓選擇奶品,比過去更加重視營業、健康和口味,由最初的奶粉、煉乳、淡奶、散裝酸乳,提升至高級鮮奶、低溫奶,特殊菌種製作的芝士、乳酪,和各種風味的冰淇淋。純就低階乳品市場來看,近年的增長速度,確比不上五、六年前,但若從高級的乳產品需求來看,仍有巨大的升級空間。 早期中國乳業,水準極為參差,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是加強產品質量的分水嶺,終於形成現在的兩巨頭。伊利股份以市值人民幣2420億元領先,蒙牛以市值港幣1702億元緊追,第三名的光明乳業,市值不到伊利的十分一。兩巨頭皆出身內蒙古,近年皆緊盯對手一舉一動,參考對方產品佈局與市場反應,密切掌握奶源和銷售渠道,同時在國內外進行產品線收購,研究先進技術,導致產品線頗為相似。整體表現目前由伊利領先,在官方支持下,力爭成為球最大乳業集團。蒙牛亦不遜色,尤其是在市增長較快的低溫奶市場。 若僅就上半年業績來看,伊利表現較佳,營業收入人民幣473億元,按年增5.3%;歸屬上市公司淨利潤37億元,按年衰退1.2%。前三季合計,營業收入按年增7.3%,歸屬上市公司淨利潤按年增7.0%,逐漸脫離疫情陰影。 蒙牛上半年營業收入人民幣375億元,按年跌5.8%;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12億元,按年跌42%,數字上並不理想。但進入第二季後,單季營業收入198億元,按年大增19.2%;淨利潤12.9億元,按年大增86.2%,業績呈現「報復性增長」。 股價方面,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市場對乳業板塊的看法,比較保守,股價整體表現,亦遠不如白酒板塊。但6月以來,股價表現漸入佳境,尤其是近期,市場有追落後的分析,頗值得留意。 (筆者是證監會持牌人士及未持有上述證券) [...]

博客

陳家樂:匯控(0005)政治風險漸淡未來挑戰仍多

新冠肺炎疫情再度升高,本地股價本週遭遇壓力,上階段可能因為股勢升太猛,對風險有疑慮的投資者,年底前或可斟酌低位入市的機會。 一個多月前,有朋友問起,滙控壞消息壓頂,還有誰敢入貨?筆者當時建議他,不如把問題調整一下,此時滙控還有那些「壞消息」,是你想像範圍內,仍有可能發生的?朋友左思右想,回答「沒有」,於是酌量入市。 上週六滙控收市報42元,不算太高,但比較一個月前,升幅已達3成,短期內若有獲利回吐壓力,亦份屬正常,但由於投資者態度審慎,目前的情況,處於攻守各有空間,但若將滙控近期股價,同疫情前的恆常情況比較,仍處於相對較低水平。 滙控的壓力,來自幾方面: 1、中美貿易戰,亞太經濟陰霾。2、香港政治、社會、經濟不安。3、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4、個別人物針對滙控施壓,影響信心。5、英國金融監理部門以穩定為由,禁止銀行派息。6、滙控在亞洲以外的業績,長期以來不夠理想,特別讓老股東揪心。 以上6點,有些屬於管理層面,更多是政治和信心因素,直到11月,隨美國大選投票結束,投資者終於看見轉機。 第1、拜登預定的執政團隊,主要來自歐巴馬的舊人,從他們歷來的表現來看,對中國的經貿政策取向,普遍較特朗普執政時期緩和。由此預料,在拜登就職後,基於彼此都有需要,兩國可能很快就會展開,多層次的接觸談判,中方也會把握機會,用行動來證明,協商對雙方都有利,為市場帶來好消息。 第2、香港局勢暫趨緩和,政府各種強硬手段,某些方面亦已運用到極致。在中美高層恢復接觸的初期,有關方面若能採取更審慎態度,減少兩國關係的不安因素,主動降溫,美國對香港施加的一些針對性措施,可能會被重新審視,或不再升級。在共同營造的緩和氣氛下,部份人士針對滙豐的尖銳批評,亦有機會收斂。 第3、中國及歐美國家有關肺炎疫苗的研究,陸續取得進展,明年可望對全球經濟的重新開放,產生重要作用。 第4、英國監管部門有關銀行派息的禁令,主要因疫情而起,只要疫情出現緩和跡象,放寬禁令,應是預期中的事。 上述四點若能實現,大環境逐漸改善,滙控恢復派息,股價將有較大機會,重登2020年初、甚至2019年的水平。至於更長期展望,一方面離不開中美戰略關係的長期發展與變化,另一方面必須回歸滙豐的經營策略與管理體質,更露骨地說,能否解決近十年來頗引人爭議的「西方不亮東方亮」問題。 作為成立155年的老牌英資,滙控念念不忘在歐美和其他國家推動全球化佈局。在銀行年年賺大錢的時代,個別地區在個別年份表現欠佳,實無傷大雅,但最近一兩年,滙控的挑戰來自四方八面,有些問題,已到了不可忽視的時候。從積極的角度來看,其實也是困境中拋棄包袱,獲得進步的好機會。如何把資源往自己最擅長領域集中,避免未來在大環境改善後,「好了傷疤忘了痛」,將決定滙控股價未來能否重登高峰。 (筆者是證監會持牌人士及持有上述證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