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鄧耀昇:特斯拉神話

特斯拉身為電動車先驅,而且外型吸引,受用家喜愛。不少車廠已陸續加入研發甚至生產電動車,但假如特斯拉能一如科技界代表之一的蘋果,在設計和技術上領導智能手機軟硬件市場,這個既屬汽車業也是科技業的電動車神話,有望延續下去。 南韓的三星電子由做日本家電的代工廠起家,後來開展研發工作,逐漸自行生產電子產品。發展至今日,規模已經趕過昔日的日本電子企業,成為全球數一數二的智能手機生產商。特斯拉生產第一款電動車Tesla Roadster期間,同樣也為平治製造電池和動力總成系統。此外,特斯拉亦曾與豐田合作研發電動車,直至豐田成立專屬的電動車部門後,才結束與特斯拉的合作關係。2012年,特斯拉在美國正式發售Model S型號,接着的Model X和Model 3也大受歡迎,自此總產量穩步上升,人們亦把特斯拉當成電動車的代名詞。 一般人普遍把特斯拉看成汽車製造商,但它在股市卻獲看成科技公司,售賣電動車的設計概念,結果它猶如蘋果,人們總是期待特斯拉的新型號和新設計。特斯拉行政總裁馬斯克(Elon Musk)與蘋果已故創辦人喬布斯(Steve Jobs)一樣,創意想法多多,鏡頭前甚有魅力。如果說蘋果的產品除了設計簡約精美外,也包含着一種高端科技生活的品味;同樣,特斯拉電動車系列的跑車外型,令人覺得駕電動車是很型格。箇中關鍵,就是人們認同產品所反映的生活態度和品味,對它們所預示的未來有良好想像,因而產生源源不絕的需求。 很多人都知道我們鄧氏家族是以物業投資為主,由我參與家族業務、推動轉型以來,便銳意擴展業務範疇,集團不止要塑造企業形象,更要營造和實踐對未來的想像,而使人們對集團留有長遠深刻印象的,就是「創造共享價值」的精神。發展業務時,同時關注和推動社區發展,理由是我相信這是應對二十一世紀社會形態的最佳辦法。 業務和股價必定有高低起伏,但願景無限,只要都是為人們謀福祉,推動整體社會進步,神話的定義就會闊起來。特斯拉如是,相信我們亦如是。 [...]

博客

鄧耀昇:企管難題

雷諾-日產-三菱同盟前總統,雷諾-日產-三菱同盟前任州長,前日本政府和日本前政府卡洛斯·戈恩去年12月,卡羅爾·戈恩 透過,私人的私人航班逃離了日本,其父親的後任父親的起源起源於自我剝削的起源。 對於世界報紙“單一過程”,“ Kei-on”而言,這是一個戲劇性的理想主題。 事實上,早於2018年11月戈恩在被日本當局拘捕時,我便意識到這宗關於這名公司醫生被捕案件,斷不會只涉及表面上的金融罪行。及後細讀他的資料,發現戈恩案件的背後,是雷諾與日產的權力不平衡,使他銳意促成雷諾、日產與三菱合併(日產在2016年10月購入34%三菱股份成為大股東),挑戰豐田和福士的汽車王國好夢成空。 日本汽車工業聞名世界,豐田、本田、日產和三菱等均是知名的日本車廠品牌。日產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爆破後,公司業績不振,頻臨破產,促成雷諾以54億美元購入36.8%日產股份(現增至43.4%),日產購入15%雷諾沒有股東投票權的股份(non-voting stake),兩間車廠結成雷諾-日產聯盟。雷諾的大股東是法國政府(至今持有15.01%股份),故此這個法日車廠聯盟,實際上是法國政府擁有最大控制權。戈恩在1999年以雷諾副總裁身份,獲派往日本擔任日產董事長。 戈恩的日產復興計劃,非常成功,至今成為企業管理的經典案例。日產業績甚至趕過當年入主拯救的雷諾,戈恩由純粹是日產的公司醫生,逐漸變成推進雷諾與日產加深合作的舵手。法國官員多次公開明示暗示渴望看到雷諾與日產合併,但日產不滿業績較自己差的雷諾,以不平等的交叉控股優勢吞併日產。戈恩被捕,貪錢明顯是一大原因。另外戈恩無法擺平日產員工對合併一事的怨憤情緒,結果他的愛財,成為敵人舉報的把抦。 撇開戈恩的私德,他的企業顧問任務絕對超額完成。但在整合的方案中卻忽略最重要的人心問題,導致法日兩家企業員工產生矛盾。企業的凝聚力,我認為是來自共同的目標、價值觀,即使不同國家不同企業,仍可有統一企業文化的可能,但整合過程必然漫長,而且很大程度上依靠領導者的能力。正如綜合企業,有不同業務範圍,文化亦不一樣,但共同的目標則可以讓大家攜手合作,步伐一致。 團隊忠誠度,亦是戈恩事件的重要元素。最基礎的經濟學甚至人類學也指出,人類是以極大化利潤為目標。作為企業家必須要理解,適當並讓大部份人滿意的回饋或鼓勵方案,是建立忠誠而具效率的團隊的重要元素之一。因此,與員工共享成果,也是我的管理哲學之一。 [...]

The Charles K. Kao Auditorium (centre) at the Hong Kong Science Park. The Science Park development, located near Sha Tin, is home to more than 340 technology companies. 毗鄰沙田的香港科學園匯集超過三百四十家科技公司。圖中為園內的高錕會議中心。

博客

鄧耀昇:2020年初創微觀

初創文化近年終於在香港熾熱起來,陸續有年輕人,甚至從事傳統行業多年的打工仔,願意成立初創企業,善用金融科技、社交媒體及輔助軟件,再加上對市場的觸覺,不斷革新香港的經濟產業,甚至把成功經驗輸出境外。 政府和民間近年踴躍投資初創,而我今年更舉辦第二屆「陞域創越計劃」(The STILE Initiative),扶助有前景的亞太區初創企業,運用我們的平台及資源,實踐創業理想。參考近年初創發展和未來經濟發展趨勢,我嘗試列出兩個個人認為未來一年大有作為的產業方向,給有志投入初創的熱心人士思考和研究。 一:諮詢及課程教學。每個人總會有不擅長的地方,總需要請教別人,或者找門路學習,務求得心應手。現在社交媒體和網上平台五花八門,人人都手執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隨便上網找資料並不困難,但要突圍而出,把精心教學和寶貴意見變成擁有優勢的生意,或者要好好組織和系統化。例如,有意教英文或其他語言,首先要做的未必是寫計劃書,可以是先精心製作圖文並茂的懶人包,或有趣的教學片段,在各種免費的社交媒體打響名堂,慢慢累積人氣,從而推出特選的收費教學服務,把部份忠實的追隨者轉化為客戶。到時候已經具備了透過初創集資拓展業務的條件。 二:全方位數碼營銷推廣。隨著網絡影響力越來越大,香港的大企業近年大舉投放資源在數碼廣告以追貼社會趨勢,為大企業承包數碼推廣的第三方公司如雨後春荀般誕生。同樣是聲、色、藝之外,數碼廣告與傳統廣告最大分別,是前者會不斷更新,講求與受眾的互動,從而增加受眾成為用戶或長期用戶的機會。從初創角度出發,假如自己或生意拍檔,本身擅於撰寫廣告文案和製圖製片,只要陸續尋找網頁設計、搜尋器優化,甚至社交平台及網頁系統管理的人才,加盟協助或和促成業務合作,那麼數碼營銷初創便會有更堅實的基礎。 初創當然遠遠不局限於網上生意,而以上舉的兩個例子,只是有潛力發展初創的一小部份,我絕對相信以香港人的創意,加上擅於把握和適應形勢的優點,不少初創的好主意已經陸續醞釀。政府在自2017年《施政報告》起,增加撥款予創科發展,積極透過旗下部門和科學園,協助初創公司招攬人才,以及增加初創企業在香港、大灣區以至「一帶一路」的發展機會。我自己一直看好大灣區前景,特別是深圳內地初創市場,非常值得香港初創企業北上交流和尋找發展機遇。2020年會是艱難的一年,但有危便有機,初創正是因應變革而誕生。     [...]

博客

鄧耀昇:暴風雨前夕的準備

雖說香港失業率仍然低,樓價和股市未見明顯異樣,但在今時今日的環境,特別是在世界經濟增長動力減慢、中美貿易戰結果未明、香港政治及社會氣氛不佳的三重因素影響下,可預期香港企業所面對的將是前所未見的困難局面。要站穩陣腳,甚至突圍而出,港企實在要花心思提高營運效益——開源節流之餘,也要適當運用科技,更精準地尋找潛在客戶和了解客戶需要。 豐田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汽車製造商,於世界各地均設置廠房。豐田在二戰後,趕過多間歐美車廠,成為最廣為人知的汽車品牌之一,秘訣是減少浪費。 浪費來自庫存,過多的庫存就是沉澱成本(Sunk Cost),即是已經定局、無法抵銷的成本,因此控制庫存一直是開工廠、做工業生產的老闆們時常遇到的困難。豐田的管理層當年在美國一間超級市場得到靈感,發現有缺才補、有錯即改的做法能夠在整體生產過程中減少浪費,除了庫存本身,運輸成本、時間、次貨等沉澱成本都能夠大大減低。這種很謹小慎微、小修小補的日式營運,慢慢令世人意識到營運所每花的一分成本,都是已潑出去的水,是企業的負擔,減少不必要的浪費,便是變相為企業騰空更多資源於研發產品及了解客戶需要。 對於不少開廠的港商來說,中美貿易戰迫令他們遷往成本更低的地區,或者做產業升級,減少浪費絕對有助他們儘快適應新形勢和新環境。 串流影視平台Netflix不單是一個網上平台,亦會斥資拍攝自家製作的影視節目,加上訂閱觀看的費用不昂貴,吸引了全球民眾成為用戶群。Netflix與我們一般以往見到的影視網站或平台的最大分別,就是貫徹客戶個別的興趣和需要。 我們上網閱讀資訊或者購物,未必會事前腦裡已經想定要看什麼或者買什麼,很多時候是在網站「流連」一番,但最終一無所獲,對於透過互聯網做生意的商人來說,減少用戶瀏覽時間,吸引他們「一擊而中」購買產品和服務,是他們永遠的目標。Netflix在自己所發展的大數據系統中,歸納和推算出用戶群的普遍口味和愛好,用戶登入後便能輕易獲得個人化享受,眼前顯示的盡是經大數據計算後貼近用戶興趣的內容。 網上創業在香港已經很普遍,但如何把瀏覽量化為真實的營業額以至忠誠客戶群,背後需要大數據分析、搜尋器優化和社交媒體接觸這類數碼推廣方法。市場營銷一向是香港人的強項,這絕對難不到擅於走位的港商。 貿易戰和社會不穩的因素,或令香港的消費市道轉差,港商更難以預測訂單數量和客戶取態,但天跌下來時,飯仍然要食。只要咬緊牙關,適應時勢,準確捕捉客戶需要,我深信香港企業定能抵禦暴風雨,迎接下一個晴天。 [...]

博客

鄧耀昇:未來銀行

銀行業為百業之母,現在講求創新的年代,銀行業又面臨何種挑戰,又應如何發展?早前參與飛躍莞港青英薈的交流活動,參觀深圳微眾銀行,體會到銀行業未來的發展,將有翻天覆地的改變。香港在虛擬銀行的發展,似乎要急起直追。 網絡銀行的優勢,是服務不受時間地點限制。傳統銀行即使推廣網上銀行服務,部分服務仍然依靠實體分行去處理,尤其是文件往來,受制於實體銀行的營業時間有限,令網上銀行服務受制肘,即使可提升效率,面對網銀仍處於劣勢。網銀的全天候服務,建基於數碼化程序,涉及人手的工序越少,營業時間所受限制自然越少。網銀對象一般為小微企及個人消費者,服務需求或來得突然,無限制的營業時間絕對有必要性。 網絡銀行由實體走向虛擬,成本減低下,所能承受的風險,或客戶群特性,正顛覆銀行業發展。因為沒有實體分行,租金、人手成本大減,正如今次參觀的微眾銀行,絕大部份員工是科技專才,不受分行人手限制,至少沒有銀行職員、保安、運鈔等人員,減低絕大多數人力成本。降低成本,最直接受惠的當然是客戶,尤其所需支付的行政費用大大減低。我認為這些僅是前菜,走向虛擬的網絡銀行,可以提供極端個人化使用體驗,才是最重要一環。 傳統銀行的「一對一」服務,受人手所限,每位職員視乎能力,所能提供的服務種類與服務客戶人數亦有限制;相反網銀的人工智能化操作,可同時為大量客戶提供一對一最貼近客戶需要的服務,令每位客戶即使其消費能力有限,仍能享有如VIP般的銀行服務,而且可處理文件工作。微眾銀行的代表亦表示,其98%的客戶服務都由系統去處理,減低失誤及切合客戶所需。 重視個人體驗的世代,網銀能提供人人也是VIP的服務,建基於個人資料,此亦是香港現時難以突破的樽頸。我們不難發現,在互聯網、社交媒體等網絡足跡,已成為行銷的重要數據,瀏覽過的物品,搜尋過的字詞,轉眼已有相關網絡廣告出現在眼前。內地網銀亦會運用大數據,分析客戶喜好與需求,發動適切的軟銷攻勢。更進一步,是透過網絡足跡,核實用戶身分,分析客戶信用評級等,其監控風險的能力更勝傳統銀行。在開放個人資料這方面,香港虛擬銀行要能跟上內地網銀的步伐,難度極高,社會亦需有充足的討論與共識,才能暢順發展。 個人信用體系,亦不如坊間所想一面倒傾向負面,因為其可以照顧被傳統銀行拒諸門外的客戶群,對社會發展並非有害無利。收入不穩定的自僱人士,或微型企業,一向難被傳統銀行接納,但其對銀行服務的需求並不低。通過網絡足迹等資料,網銀可以分析並精準計算出該類客戶的信貸評級,提供差異化服務。當然,不被傳統銀行接納的客戶,信貸風險不低,要維持網銀的呆壞帳率在極低水平,要政策配合。例如,壓縮客戶違約所引申的訴訟成本與時間、提供適當的個人資料數據,也能讓網銀的發展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