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黃曉鋒:香港是金融城 也要成為花園城-香港城市綠化的迷思

香港的郊野公園資源位列世界首位,全港只有24%的範圍是可建設用地(住宅用地只佔7%),郤有42%的土地被列為郊野公園,是港人值得自豪的地方。反觀市區,綠化覆蓋率只有20%(新加坡為50%,深圳為43%),往往道路旁邊就是行人道,連灌木都欠奉,更不要說遮蔽陽光的行道樹。     筆者多年來一直從事園境設計,在大灣區和東南亞有不少落成的案例,在此淺談一下綠化與公共空間對城市的影響。   以新加坡為例,從樟宜機場到市區,道路兩旁的參天大樹 – 雨樹歡迎著世界各地的遊客,綠化一直延伸至市區的街道,甚至綠牆和空中花園,形成一個立體的城市綠化網絡。   深圳深南大道在十多年前就成為全國著名的綠化主幹道,道路兩旁寬闊的綠化帶,其中種植鳳凰木、木棉、小葉欖仁等樹種支撐起整個深圳的天際線,車流穿行其中有時甚至看不到高樓。近年因應城市的洪澇情況,深圳在所有街道和廣場推行海綿城市策略,力求通過透水磚、雨水花園等措施,讓雨水盡快回歸地下。同時,街道綠化大膽採用各種濕地植物、觀賞草等配搭,讓街道充滿生機。   優秀的綠化空間與城市公共空間,不但可以舒緩市民壓力,還可增加城市的吸引力和競爭力。筆者認為有幾個方面可以讓香港的城市綠化大大提升。第一,完善街道綠化系統,在有條件的地方種植特色的行道樹樹種,在沒有條件的地方,可以放置樹箱,種植小型喬木。第二,灌木地被種植層次可引進深圳經驗,種植持久、低維護的觀賞類灌木品種。第三,翻新現有的城市公共空間和設施,包括小廣場、口袋公園、兒童設施、健身設施和休憩空間等,針對每個城市空間,組織年輕設計師、小型設計公司進行競賽,公眾參與投票並落實優勝項目,使之成為一個全民參與的盛事。   相信通過以上幾點,香港可以在10-15年內建成一個完善的城市綠化系統,與郊野公園綠化系統相接,成為世界級的花園城。     撰文:黃曉鋒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青年組會員 源點設計創始合夥人 [...]

博客

周伯展:發展生態價值較低的邊陲綠地興建公營房屋

香港房屋問題持續,一屋難求,公屋輪候時間愈來愈長,平均5年,創22年來新高。隨著人口增加,未來房屋需求只會有增無減。儘管已設法在有限的土地上興建房屋,讓市民「有瓦遮頭」,但樓價一直攀升,對大多數人來說已經無法承受。 較早前有報告將香港列為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紐約、新加坡和倫敦。該排名並未考慮到香港房屋的面積很小,市民的平均生活空間與停車場車位的大小相同(即每人僅13.4平方米),普遍市民過著繳付高昂租金的低水平生活。 日前,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建議撥出不超過100公頃、位於大欖郊野公園的邊陲土地,即約千分之二的郊野公園土地,興建約3萬個500平方呎的居屋單位,每呎劃一售6千元(即每單位300萬元)。售價包括開發土地及建築成本,若工程有盈餘,則留予屋苑作日後維修和翻新儲備之用。因此政府在財政上將處於無盈無虧的狀態。 由於郊野公園目前佔香港土地總面積的40%,相比之下,新加坡的郊野公園面積僅佔其土地總面積的2%,因此上述建議非常值得參考,而且可行性甚高。別忘記郊野公園用地在2008年增加了2,360公頃,僅使用100公頃的郊野公園土地為香港家庭建造3萬個住屋單位,並不會對香港郊野景色造成很大影響,絕非不可行。 與政府早前於新界收回3幅私人土地以興建1,300個單位相比,大欖郊野公園邊陲土地建屋更有效益,且具可持續性。可惜的是政府於2018年無限期中止了大欖郊野公園部分建築的顧問研究,香港人連顧問報告也看不到。 香港的房屋問題已持續了數十年,必須及早解決。房屋短缺加劇各種社會問題,包括教育、貧富懸殊以及年輕人向上流動等問題。政府已將《明日大嶼》作為優先發展項目,但「遠水不能救近火」,何不利用生態價值較低的邊陲土地興建公營房屋,解決市民的住屋需求,才能讓社會和諧。   撰文:周伯展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 眼科專科醫生   [...]

大中華時事

【迎戰16度】坐擁龐大郊野公園 港適合發展綠色旅遊

貿易戰持續,加上本港商舖租金昂貴推高物價,過去素有購物天堂之稱的香港,近年逐漸失色。為了保住旅遊業的優勢,香港需要積極轉型。當中,因應坐擁龐大郊野土地的特點,讓政府決心開發綠色旅遊。 綠色旅遊在歐美、澳洲等地近年甚為流行,中國亦致力發展,如四川省今年第一季度的林業生態旅遊收入便達到二百二十一億元人民幣。綠色旅遊潛力之高,可望拉動香港旅遊業及經濟;同時,由於當中包含着「生態旅遊」的環境保護概念,若政府能遵行當中理念,將有望打造出旅業、環保的雙贏局面。 香港旅遊發展局公布,今年上半年訪港旅客為三千零六十一萬人,較去年同期上升百分之十點一,當中過夜旅客增加百分之六點二,主要由內地旅客帶動,人數為二千三百六十九萬,上升了百分之十三點四;至於國際旅客則有六百九十二萬人,與去年同期持平。唯內地以外的短途市場卻按年下跌百分之一點五。當中以印尼、新加坡及日本表現較差,旅客量分別下跌百分之八點五、百分之五點九及百分之五點七。 旅發局總幹事劉鎮漢指出,由於經濟環境不明朗,美元強勁,加上中美貿易戰間接令人民幣貶值,將令下半年來往香港的機位增長緩慢;與此同時,鄰近旅遊目的地之競爭加劇,推出不少簽證便利或優惠搶客,亦會進一步影響旅客數量。為抗衡貿易戰的影響,劉鎮漢指旅發局已加大推廣力度,包括與航空公司,特別是廉航,推出更多優惠旅遊產品。此外,更會與新加坡及菲律賓媒體合作,宣傳香港綠色旅遊。   傳統優勢不再 除了經濟環境及對手增強,其實過去香港的旅遊景點原地踏步,自身的魅力漸漸減弱,亦急需轉型。內地旅客喜愛在旅遊時購物,早年多來香港,原因不外乎價格便宜、質素好和款式較多。然而,近年本港租金昂貴,同樣的東西,在香港的售價往往比台灣、日本、泰國等高,部分電器產品的價格更高出百分之五十或以上。因此,不少內地旅客現已改到日本及東南亞地區購物。 香港的零售天堂名聲漸減,相對而言,香港自然景觀的吸引力,卻漸漸被多家國際雜誌媒體所發崛。早在二○○四年,港島徑第八段的龍脊已被《時代週刊亞洲版》選為亞洲區的「最佳市區遠足徑」。另《Lonely Planet》於二○一六年公布的亞洲十大最佳旅遊景點中,香港名列第五,該刊認為本港吸引遊客的景點不是主題公園或夜景,而是香港的自然景觀。而本港的麥理浩徑更被國家地理頻道選為「二十大全球夢想遠足徑」。 的確,近年除了有不少海外人士來港遠足,每逢長假期,亦有大批內地人來港露營,雖然有指部分是為節省住宿費,但亦有不少是來港享受野外生活,證明香港的郊野對旅客的魅力正在增加。政府若想在旅遊與郊野環境兩方面作出平衡,相信最佳的方式是小心地規畫及發展「綠色旅遊」,完善本港郊野地區的措施。   自然景觀吸引 狹義來說,綠色旅遊是指到農村、山區、漁村等充滿「綠色」的地區度假休閑的新興旅遊活動。由於融合了觀賞、學習、考察、娛樂、度假為一體,使旅遊者充分親近大自然及認識當中的知識。而廣義來說,綠色旅遊還包含「生態旅遊」等含義在內。即以自然環境的保護與合理利用自然資源為重點。 按照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WTO)定義,綠色旅遊又稱可持續或永續旅遊,旨在將旅遊對環境和當地文化造成的影響減至最低,令未來後代可繼續得享所用;同時亦為獲取收入、增加就業及保育當地生態系統作出貢獻。當中包含三大層面,分別是環境保育、社會文化保養及發展以及經濟發展,其中經濟發展主要是為了確保有關經濟利益在所有持份者中公平分配,為東道地區提供穩定的就業和收入機會以及社會服務。創造出保護環境的同時,讓經濟持續發展的雙贏局面。 近年全球旅遊熱點正面對旅遊業的負面影響,例如旅館與餐廳營運造成的大量垃圾,遊客人數過多令生活環境擠迫、物價飆升、噪音滋擾等。因此,不少國家漸漸興起綠色旅遊,改善旅遊業的形象,減少當地人對發展旅遊業的反感程度。旅遊網站Booking.com一項調查發現,約五成二旅客傾向根據是否能避免對環境的衝擊,或是否對當地社區有正面影響而決定旅遊目的地,反映不少旅客亦偏好「綠色旅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