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毛偉廉:印度疫情幾何級地惡化,或成「五窮月」元凶

儘管上週聯儲局「放鴿」,以及美國多個經濟數據表現亮麗;美股並無因此而展開新一輪的升勢,因為市場開始對印度的疫情失控感到擔憂,更恐怕擴散至其他多個國家。同時週五晩有一位聯儲局官員發表了「鷹派」言論,令美股跌美元升。美股指數在技術指標上出現「背馳」,提升了「五窮月」效應出現。 聯儲局在上週四(29日)凌晨2時發表了鴿派言論,當中重點是市場擔心會否開始進行「收水」(減少買債) ;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說經濟前景仍存有不確定因素,因此減少買債行動屬言之過早。此番言論舒解了市場憂慮,美股輕微上升。隨後當晚美國亦公佈了第一季GDP數值,預測是增長6.1%,結果是增長6.4%,數據表現強勁。週五(30日)公佈了4月芝加哥採購經理人指數, 預測是65.3,結果是72.1,大幅優於預期。拜登亦在上週二(27日)公佈了一系列刺激經濟方案及基建項目。總括來說,上述的市場消息全是大利好美股,但這些好消息並沒有刺激美股上升。事實上美股在上週的整體表現只是在歷史高位附近徘徊,相信主要原因是印度疫情失控,週五(30日)印度單日確診已超過39萬宗;而世衞(WHO)更認為實際確診人數可能是官方公佈的20至30倍,消息一出令市場哇然。因此,即使市場出了多個好消息,但恐怕印度疫情張蔓延至全球其他國家,或再次令經濟停頓。這個陰霾頓時籠罩著整個市場,令投資者卻步,降低了投資情緒,此外,部分投資者更進行了獲利了結,令美股下跌。 另ㄧ個消息令週五晚美股跌美元升的是 ; 有一位聯儲局官員發表「鷹派」言論,這位官員叫卡普蘭(Robert Kaplan) ,他在公開場合表示 ; 聯儲局應盡早開始討論調整QE(意思是縮減買債規模)以及應在2022年開始升息,言論與鮑威爾的大相逕庭,雖然這位鷹派官員今年沒有投票權,但他的鷹派言論也是導致週五晚美股跌美元升的原因之ㄧ。 上週五晚,道指曾最多跌近262㸃,最後收在33,924。當晚美股的下跌,令資金流入美元避險,導致週五晚美元匯價大幅上升,美元指數(DXY)急升74㸃,由90.59升上最高91.32。美匯急升,導致非美貨幣全線下跌,其中歐元/美元急跌117㸃,由1.2127跌至1.2010,並收在1.2010。 直至週日晩,印度單日新增確診人數仍在39萬宗以上,預料本週印度疫情持續惡化,因此本週預計美股將持續下跌。美股下跌勢將令美元匯價繼續上升。 見[圖一]道瓊斯指數日線圖,杜指上週在多個利好消息下都未能冲上,反映投資者在印度疫情不確定下沒有意欲追買。 在技術指標杜指與RSI呈現了「背馳」,圖中可見下面的RSI(相對強弱指數)從4月19日開始下行,但杜指則ㄧ直維持在歷史高位徘徊橫行,因此預計杜指本週將下跌。 此外,標普500及 納斯達克100指數與RSI同樣出現「背馳」。 印度疫情大規模惡化,避險資金流入美元,令美元指數(DXY)ㄧ夜間升破阻力線,本週或挑戰92.32,非美貨幣將面臨沽壓。 見[圖二]美元指數日線圖,因市場對世衛(WHO)就印度疫情的驚人預測,令美元指數在週五(30日)一夜間爆升,更升破了下行通道的阻力線,本週料美元指數持續上升,或挑戰92.32。 非美貨幣中的歐元方面,見[圖三] 歐元/美元日線圖,上週五受到美元急升,歐元下跌了近117點,也是在一夜間跌穿了上升通道支持線, 本週料下試1.1859。 後記 : 本週除了要留意美股變動外,也要留意拜登的基建項目及刺激經濟方案進度。本週的重頭數據如下 ; 週ㄧ 美國Markit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終值 (4月) 美國Markit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終值 (4月) 週三  美國ADP就業人數變化 (4月) 美國Markit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終值 (4月) 美國ISM非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 (4月) 週四  英國央行利率決議 週五  澳洲央行公布貨幣政策聲明 美國4月非農業新增職位及失業率 [...]

博客

陳家樂:沒有永恆的企業,只有永恆的股市

1896年,道瓊斯工業指數問世,一共有12隻成份股,首日指數40.94點。2018年6月,當年12隻成份股中的最後一隻通用電氣(GE),繼美國煙草公司、芝加哥煤氣公司之後,從名單上剔除。兩年後的2月12日,道瓊斯工業指數創出29,568.57點歷史新高。 沒有永恆的企業,只有永恆的股市,即使是最聰明的投資者,也難預料美國頂尖企業的興亡,但可確定者,伴隨市場經濟全球化發展,以道瓊斯工業指數、標準普爾500指數、納斯特綜合指數為代表的美國股市,將歷久猶新。這也是美國股市指數型基金(ETF)能夠吸引人的原因。 就如同恒生指數成份股有嚴格的揀選原則,美國股市指數型基金具有更多優點:1、成份股通過委員會高標準審核,執全球行業之牛耳;2、道瓊斯工業指數由30間頂尖企業構成,標準普爾成份股更多至500間公司,可大幅分散風險;3、基金經理按指數成份股名單和比重買賣,管理成本低;4、運作規則清楚,指標明確,不需太多專業知識即可入手;5、工具多,入場費豐儉隨意;6、相對於一般股票基金、房產基金、對沖基金,價格流轉較為溫和;7、回報相對穩定,適合隱健型投資者;8、宜於長期持有。 投資皆有風險,投資美國股市指數型基金,也會買到蟹貨,但這類情況,通常只發生在市場狂熱時大量買入,例如上世紀20年代大蕭條發生前,20世紀末網科泡沬,2008、09年金融海嘯等。在其餘多數情況下,投資者若能保持定期定量買入,不過度追高,盡量長期持有,多能度過特定時期的風險考驗。 美國這類型指數基金,主要有三大板塊:1、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ETF,如DIA。2、最具代表性的標準普爾500ETF,如SPY、VOO,前者市值大,後者開支比率低(0.0945%)。香港本地也有發行標準普爾500ETF(3140),但市場注碼遠小於美國,影響流動性,開支比率(0.18%)亦較美國高。3、以納斯特100指數為對象的ETF,如QQQ,有科技股升跌較大的特點。 若以五年長期,比較美、中、港幾隻主要股價指數變化,至上週為止,道瓊斯工業指數五年累計升43%,普準普爾500指數升45%,納斯特綜合指數升90%,上海綜指跌43%,香港恒生指數跌11%。反映美國股市指數型基金相當強勢。 若以一年為中期,至上週為止,歷經香港社運、中美對立、全球肺炎疫情、美國種族衝突等重大事件,道指一年約跌1.9%,標普500升5.2%,納指22.4%,滬指升0.4%,恒指跌11%。以科技概念為主的納斯特綜合指數表現出色,美股代表性最強的標普500亦表現上乘。 堪稱世紀投資大師的巴菲特曾多次指出,投資者遲早會發現,投資股票最好的方法,是購買管理費很低的指數型基金。為證明觀點,巴菲特在2007年曾經打賭,以10年投資為期,願意挑受考驗的基金組合,若平均表現勝過標普500,即可贏得100萬美元,供作慈善用途。結果標普500的10年平均年化報酬率達到8.5%(期間曾經歷金融海嘯),而對手組合表現最好的一隻基金,年化報酬率僅6.5%,最差一隻甚至只有0.3%,標普500明顯勝出。 在股市全球化的趨勢下,投資者若如巴菲特般看好美國無遠弗屆的企業競爭力和經濟前景,美國股票指數型ETF很值得考慮。 (筆者是證監會持牌人士及未持有上述證券) [...]

博客

【港股專家】王贇:談談股市中的四月效應

前天筆者提到,美股和環球股市,在企業業績好於預期、美聯儲加息步伐停止和中美貿易戰氣氛轉好的情況下,創了十年來最好的第一季。 事實上,股市中有「一月效應」,意思是股票市場在統計學上,一月的回報較大機率是正數的。這也可能和「十二月效應」的負回報有關,畢業市場跌了就有資金低處吸納。 但今天筆者想說說的是「四月效應」。首先看看以下的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在2012年至今的月線圖: 紅色箭頭所指的是四月份的月線圖,如各位所見,2012至2018年的7年間,4月份的指數波動,一般都比當年的其他月份低,甚少大升或者大跌。如果仔細觀察,五月份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 在這裡筆者想快速跳進結論:從數據上來看,四至五月是每年股市的淡季。最好的投資策略是不輕舉妄動,維持持倉的同時,以旁觀者身份在場外觀察不同信息,就是最好的策略。期權投資者則可能利用兀鷹策略(Condor),以期望在低波幅的情況下收取期權金。 值得深入討論的是,為什麼筆者不觀察更長時間的指數表現。另一點是,到底這個四月效應背後有什麼事情發生,以符合因果邏輯。 首先,下圖提提大家十年前發生以扭曲整個金融市場的事件:量化寬鬆(QE)。 因為2007年美國和全球的次級按揭債務危機爆發,以及隨之而來在2008年的金融流動性危機和股災,美國聯儲局(FED)在4年之間進行了三次的量化寬鬆,以「印鈔」方式向市場大量購買美國國債,以提供流動性。自此,市場流動性和運作邏輯,在政府的全面干預下,已完全改變。 由於量化寬鬆之規模空前龐大,市場直至2012年左右的反應才回歸理性。筆者認為任何運用數據、圖表、技術和周期等理論作分析的投資者,應該以2012年所為理論的新起點。 為什麼4至5月市場會比較淡靜,波幅偏低呢?筆者認為是企業的去年業績,一般在3月至4月初全部公布。投資者在4至5月都很難發現一些引起重大投資方向改變的訊息,所以一般來說會按兵不動。4至5月也甚少是重大政治事件的發生月份,股市自然沒有反應。 最後,數據還數據,歷史不一定重覆。去年至今的兩項國際大事:中美貿易戰談判和英國脫歐,在短期內也有機會出什麼重大消息,影響投資者心理和金融市場氣氛。大家還是努力一點,緊貼新聞。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發表的任何資料或意見,概不構成購買、出售或銷售任何投資,參與任何其他交易或提供任何投資建議或服務的招攬、要約或建議。本專欄所載的資料並不構成投資意見或建議,擬備時並無考慮可能取得本專欄的任何特定人士的個別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本人並無持有以上論述的投資產品。本專欄並不存有招攬任何證券或期貨買賣的企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