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邵志堯:恒生指數和香港經濟的相關性

《逃犯條例》而演變成的社會衝突,至今已逾3個月,發展有越演越烈之勢,本港有很多行業已受牽連及影響,除了倚靠遊客賴以維生的酒店、旅行社、零售和餐飲行業外,物流地產甚至金融現在也開始叫苦連天,而且事情仍未有解決之象。 在七、八月時,有朋友請教筆者此段期間的投資策略,可否沽空期指去對沖其在投資市場的損失,或希望賺回一些「香港難」之財,因為坊間有些分析員已預測港股的最壞情況,可跌至二萬二千點或一萬八千點,若以當時的恒生指數二萬五千多點計算,每張期指可有三至五千點的賺幅,以每點五十元計算,投資者即可賺十五至廿五萬元;若以每張期指十三萬元的保證金(俗稱Margin)計算,每張期指可賺「對開」以上,回報可謂不菲。 但筆者的意見卻不認同此做法,本人絕對不鼓勵,以自身對香港經濟的個人感受,作出沽空期指的投資部署。因為目前恒生指數和本地經濟表現的相關系數之關係不大。 現時,恒生指數由五十隻成分股組成,大部份是在香港上市市值大及在行業中有代表性,才能晉身成為成份股;而大部份成股份的核心業務是自來內地,倚靠本港業務為重點的約有14家,分別是:滙豐銀行(10.2%)、長和(2.12%)、太古(0.42%)、新鴻基地產(1.4%)、恆生銀行(1.49%)、恒基地產(0.63%)、香港交易所(3.12%)、港鐵公司(0.96%)、香港中華煤氣(1.79%)、中電(1.71%)、九龍倉(0.59%)、電能實業(0.83%)、新世界(0.7%)和信和置業(0.41%),這14家公司加起來的比重只有26.37%,但當中也有部份盈利也是來自內地,即反映香港經濟佔恒生指數不到四分之一,若以自身感受去沽空恒生指數,相信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件,筆者相信,恒生指數從高位三萬二千多點調整至今,是基於中美貿易戰的因素,大於香港經濟的下滑,相比九七時期,因為香港經濟轉差而導致股市跌過半的情況,恐怕不能重現。 回顧在九七年時,當時恒指只有三十三隻成份股,當中大部份和香港房地產相關,估計比約八成,故此,本港經濟下滑自然對指數影響較大,尤其當年由一萬八千點跌至八千點有其道理;但在今天,單單一間的上市企業騰訊,已佔恒指成份股中的10.27%,這間主力內地業務的公司,只要國家改變一些政策,便可以令其盈利變更,從而影響指數的表現,畢竟內地始終是一個封閉市場,國家有絕對能力做到,以人為影響恒指的表現。 若一天,當國家將其思維調整為鬥爭模式,可讓敵人無法從沽空期指去賺錢得逞;故筆者暫不建議採用沽空策略,反而認為,若中美貿易戰在未來一段時間稍為舒緩,或全球央行出現再量化寬鬆政策,會將恒指推高也說不定,故此各位切記在投資市場上,不要人云亦云,作出錯誤的決定 。 [...]

名人系列

新旅發局主席 彭耀佳:「香港再出發」

一條《逃犯條例》,令香港社會引起極大的爭議,中外均關注事態的最新發展。而同在國際舞台上,中美貿易戰正著角力拉鋸的狀態,環球經濟前景仍不明朗,均對本港企業及經濟經營雪上加霜。新任旅遊發展局主席彭耀佳堅信,香港人只要團結一心面對逆境,便可共渡難關;坦言待事件平息後,旅發局聯同業界隨即推出新一輪振興旅遊業措施,與本港一同再出發。 Text / Henry Lau Photo / 張展銳 不知是否恰巧,筆者每一次訪問彭耀佳,本港都正值多事之秋。記得上一次相約彭耀佳,正值2014年他上任香港總商會主席時訪問,本港仍受「佔中事件」等影響,經濟表現疲弱。這次也恰巧發生《逃犯條例》爭議,事件仍在發酵當中。這兩次事件也與青年有關,而同一樣在獅子山下成長,1999年獲選傑青的彭耀佳期望,各界不同意見人士應盡力放下成見,令香港可以再度重新振作。 E:Capital Entrepreneur 彭:彭耀佳 E:近月本港受到中美貿易戰及逃犯條例影響,你如何看這場風波對旅遊業帶來的打擊? 彭:這次事件相比「佔中事件」而言,「佔中」影響是局部性,如中環灣仔及金鐘一帶,這次影響層面及地區較為廣闊,相信對旅遊業的影響較大,旅遊業界多為中小型企業,抗逆能力較低;加上外圍因素如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遍及全球經濟,部分公司可能面臨營運困境。再者,在旅客角度,在貿易戰下的影響不只在中美兩國,周邊國家都會受影響,因全世界經濟一環扣一環,預料旅遊業都會受影響,可令旅客憂慮失業或收入減少,開支轉趨謹慎,便會減少外遊。 E:在事件仍未解決的情況下,你有何對策? [...]

本港時事

政局困擾 零售商遭殃

政府於上月突然十萬火急推「逃犯條例」的修訂案,引發香港出現史上罕見、浪接浪的大型示威活動,更造成大量警民衝突。本港零售業在今次反修例風暴中受到重挫,六月及七月零售額最多錄雙位數字跌幅。 今次的反修例風波未有冷卻跡象,警民關係更進入前所未見的低點,週日(十四日)沙田新城市廣場出現的商場混戰,更令本港市民、遊客及國際社會為之震驚。零售商在過去一個月內飽受打擊,香港零售管理協會表示,大部分會員公司在六月及七月初的生意額均錄得下跌,若示威持續,全年整體銷售額預測將要下降至雙位數跌幅。 大部分會員公司表示,六月及七月第一個星期的營業額平均錄單位數至雙位數跌幅。就算七、八月是傳統暑假零售旺季,但面對遊行開始在各區遍地開花,會員對暑假的生意額亦不敢寄以厚望,預計銷售額會錄得雙位數跌幅。 協會指出,大型遊行活動導致個別店鋪暫停營業,除了令公司受影響,店鋪員工的收入亦會有減少,呼籲僱主與僱員應保持緊密溝通,面對特殊情況時,應以僱員安全為最重要考慮因素。 多間上市公司近日已發出盈警,佐丹奴(00709)指主要受大中華地區的零售環境疲弱,以及中美貿易戰導致市場情緒不佳,預期今年上半年純利大減百分之三十八。卓悅(00653)則指,今年上半年業績將轉盈為虧,主要由於中美貿易戰、人民幣貶值以及本港六月社會動盪拖累。永旺百貨(00984)週三(十七日)亦發出盈警,預期截至今年六月底止,半年虧損較去年同期擴大,而集團去年同期蝕五千零四十八萬元。永旺指出,中期虧損擴大,除會計準則變動外,亦因香港及中國較疲弱的經濟影響消費,以及零售情緒,導致期內收入低於去年。 周大福(01929)截至今年六月底止首季港澳零售值及同店銷售,亦分別跌百分之六及十一。周生生(00116)大中華營運總經理劉克斌亦指,六月份初步銷售數據顯示跌幅近一成,六月下旬起,不少內地客均改變行程,令人流明顯減少,不論本地客或內地客均減少於週末購物,七月上半月生意跌勢持續。 零售管理協會呼籲政府早日和平解決問題,使社會秩序重回正軌。協會指,業界亦擔心事件會打擊香港作為安全城市、美食之都及購物天堂的國際形象。 [...]

大中華時事

《逃犯條例》修訂 樓市最後稻草

近日全港的焦點都放在俗稱《逃犯條例》的《二○一九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之上,立法會原定週二(十二日)早上二讀修訂,但遇到大批反對的市民到場集會抗議,引發流血衝突,情況極為混亂,令投資者更為憂心,港股當天就以四百八十點下跌回應。而在二讀之前的一日,金融市場,更已流了「第一滴血」,高銀金融(00530)突然宣布放棄上月以逾百一億元投得的啟德商業地王,為香港的地產市道響起警號。 剛過去的週日(六月九日),先有超過一百萬人和平上街遊行,反對修訂條例,人數之多已破二○○三年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七一大遊行。不過,政府繼續無視市民的訴求,亦未有理會商界的關注,堅持於週三(六月十二日)進行條例二讀修訂,亦因而引發大批市民到金鐘集會,更與警方爆發暴力衝突,令香港的政治環境愈發不明朗。 部分市場人士早已擔心,《逃犯條例》落實會引發撤資及投資大減的問題,如今已出現民間反抗行動,港股週三(十二日)下跌四百八十點或百分之一點七三至二萬七千三百零八點收市,成為亞洲區表現最差市場,當中地產股領跌,地產分類指數跌百分之二點七六,皆因上月以一百一十一億元投得啟德跑道商業地皮的高銀金融,突然於週二(十一日)宣布撻訂,消息震撼市場。 高銀金融於週二傍晚時間突然發出通告宣布,指公司三名執行董事,即周曉軍、黃睿及許惠敏,以及三名獨立非執行董事,即石禮謙、鄧耀榮及黃偉樑,認為近期發生的社會矛盾和經濟不穩定將可對香港商業地產市場的增長產生負面影響,所以投票贊成暫停向投標人提供財務資助以清付地價餘額,涉資不低於一百一十億元。投標人為駿騰投資有限公司,為高銀金融全資附屬公司,上月投得九龍啟德第四C區四號地皮。 高銀突撻訂啟德地 高銀突然決定「斬纜」,之前已支付的二千五百萬元按金將會被香港政府沒收,而香港政府將可酌情在適當時間、地點和方式下轉售該地塊,但所有轉售或轉售的損失和費用有機會由高銀支付。寧願白白被「殺訂」,兼要付上賠償風險都不上馬,可見事態並不尋常。高銀作出此決定,原來由地產界立法會議員石禮謙一手策劃,因他以獨立非執董的身分在六月十日召開緊急董事會會議討論地皮事宜,並要求審議暫停向負責投標啟德地王的附屬公司提供財務資助以清付地價的議案,最終董事會決議贊成石禮謙的建議。 石禮謙表示,董事會作出放棄決定是由於近期宏觀經濟及社會矛盾出現變化,或會中短期影響商業項目市場,帶來不明朗情況,加上認為啟德區發展仍是不成熟,強調是以公司風險角度出發,董事決定是較為保守及穩陣。他又指,集團為項目已投放的成本及按金對集團財務影響輕微,對集團影響有限,現時亦難以估計政府轉售項目所帶來的損失。   雖然石禮謙強調,高銀對《逃犯條例》修訂感到正面,但身體永遠是最誠實。今次的決定其實並未獲得高銀主席潘蘇通的同意,他在電話會議上表示,一直認為該地皮屬好項目,若再次投得同一個項目或需要一百五十億元,所以公司絕對是「走寶」,對董事會決定感到無奈及茫然,坦言若並非上市條例不容許私人購買該項目,會希望以個人身份承接。他強調未來集團會繼續投資本港物業市場,對商業及住宅市場都充滿信心,在香港不會暫停投地,其他香港的項目銷售會照常進行,形容對香港地產市道「信心百倍」。 投資期長逾十五年 對於是次高銀放棄啟德的商業地王,萊坊執行董事及估價及諮詢部主管林浩文認為只是「個別事件」,相信大部分發展商對後市有信心,亦對啟德發展區有信心。他認為,啟德項目總發展成本高要一百六十億至一百八十億元,投資額大兼回報期長,又不可分拆出售,資金回籠要十五至二十年,在現時中美貿易關係繼續磨擦下,本港以致全球經濟有著一定的不穩定因素,有可能影響項目的租務及租金,所以才會放棄。 高銀上月投得地皮時曾令市場「喜出望外」,因為之前另一幅跑道商業地皮要流標收場,市場亦曾擔心會出現「歷史重演」,地皮截標時收到六份標書,入標財團包括長實(01113)、新鴻基地產(00016)、信和置業(00083)及會德豐(00020)等,市場估值介乎八十二億至一百一十二億元,最後高銀以貼近市場估值上限中標。 該幅地皮被譽為啟德地王,因為享有無遮擋的維港海景,並鄰近郵輪碼頭,地皮面積約為十一萬五千平方呎,估計可建樓面約為八十六萬三千方呎,當中作酒店用途面積上限為四十三萬二千方呎,每呎樓面地價超過一萬二千八百元。 高銀系近年極為積極在港投地,一六年以六十三億八百萬元投得何文田站一期上蓋住宅,成為該集團首個在港項目;去年十一月亦以八十九億元投得啟德第四B區四號住宅地皮。不過,高銀現時的市值只有約一百六十一億元,半年之內要支付近二百億元的地價,負擔的確極為沉重。 近年業績表現欠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