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迎戰16度:疫情過後 綠色旅遊先彈

疫情之下,全球旅遊業幾乎陷於停頓,五一黃金週更首現零內地團。然而隨著疫情有望過去,旅遊業亦將出現新機遇。本港旅發局預期,疫情後的區內搶客競爭將會十分激烈,並預計內地和日韓台旅客會以公共衛生安全為首要考慮,較傾向綠色旅遊。因此,旅發局將重新審視本港旅遊定位,加強開發綠色旅遊市場。 事實上,綠色旅遊是全球旅遊經濟穩步增長的動力之一,有關市場的全球市值每年達一千億美元。 五一黃金週過去一直為本港旅遊及零售業的吸金檔期。但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訪港的內地團數目出現首個「零」的紀錄。香港入境團旅行社協會主席吳光偉指,在內地抵港人士強制檢疫令仍然生效之下,今年五一肯定是零旅團,連個人遊亦不會出現。 但隨著本港疫情漸退,旅遊業有望始露曙光。不過旅發局預期,疫情後的區內搶客競爭將會十分激烈,而估計旅客會以公共衛生安全為首要考慮,並會先開始短途旅程,預計內地和日韓台旅客較傾向綠色旅遊。至於歐美地區目前疫情仍然嚴峻,料長途旅客到第四季才會外遊。 短途旅遊先啟動 當中雖然內地開始復工復市,但經過長期留家抗疫,相信內地客出遊初期仍會相當小心,挑選低健康風險地區,而且即使來港亦會選擇綠色旅遊。 另外,疫情影響經濟,料他們對價格較為敏感,或會追求物有所值的旅遊產品;同時短途市場及新市場競爭將會相當激烈,其中年輕及中年客群的外遊意慾較高。 由於亞洲各地旅遊局均密鑼緊鼓籌備大型推廣活動爭奪鄰近地區旅客,本港將面對激烈競爭。旅發局正同業界籌備復甦計畫,包括跟全球辦事處及逾一千五百間業界代表透過網上開會,部署推廣工作。旅發局總幹事程鼎一透露,待疫情消退後,會先啟動港人本地遊,再推出大型活動宣傳香港旅遊業再出發。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從二千年至一九年,全球旅客旅遊人數已翻漲超過兩倍。聯合國世界觀光組織(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UNWTO)則指,一八年全球的海外旅遊人次已達 十四億,更預計至二○三○年將達到十八億。 綠色旅遊可永續 隨著旅遊產業蓬勃發展以及旅遊人次成長,雖然帶來可觀的經濟產值,但大量旅客對環境的影響亦劇增。根據世界觀光組織報告指出,到二○三○年,全球旅遊交通碳排放預計將從一六年的十五億九千七百萬公噸,增加到十九億九千八百萬公噸,佔人為二氧化碳總排放量的百分之五點三。 隨著近年環保意識高漲,綠色旅遊漸成為全球旅遊大趨勢,根據全球線上訂房領導品牌 Booking.com 調查發現,有百分之七十二 的全球旅客認同永續旅遊以及為下一代拯救美好的地球環境的重要性。綠色旅遊(亦稱生態旅遊)泛指觀光遊覽自然景區,而這種旅遊模式的精髓,在於減低旅客對自然景區的影響,並配合自然環境的長期保育。如近日英國薩塞克斯公爵(Duke of Sussex)哈利王子與 Booking.com、Ctrip、Skyscanner、TripAdvisor 等多家旅遊界服務供應商領導品牌共同合作推動「Travalyst」計畫,旨在發掘和推廣符合永續發展目的旅遊解決方案,並透過鼓勵旅遊業實踐永續旅遊行動,以促進保育、環境保護以及幫助在地社群改善經濟發展。綜觀全球,綠色旅遊是旅遊經濟穩步增長的動力之一。據估計,全球自然環境旅遊業務每年總值達一千億美元。以中國為例,以生態旅遊為代表的新興項目不斷湧現,已建成一百家森林體驗、森林養生國家基地和十二條國家森林步道。而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數據顯示,在一八年中國的生態旅遊人數達到十六億人次,綜合產值一萬五千億人民幣。 良好監管為秘訣 而在各地中,以擁有大量自然觀景的澳洲,其綠色旅遊發展得較為成熟。在一六年,當地的自然環境旅遊活動吸引了約五百二十萬國際旅客和二千零一十萬國內過夜旅客。而參與自然環境旅遊活動的旅客,每次旅程的消費亦較一般觀光客高出百分之五十三。澳洲的成功,是經過長年策畫和良好的監管而得來的,早於一九九四年,澳洲為全球首個頒布《國家生態旅遊策略》(National Ecotourism Strategy)的地方,內容是促進各項生態可持續發展的措施、切合生態旅遊營運商的業務需求及推動行業自我規管。澳洲政府在隨後四年間投放一千萬澳元(五千七百萬港元),在業務開拓、基礎設施、地區規畫和行業認證等範疇支持生態旅遊發展。 以昆士蘭這個澳洲首選的綠色旅遊目的地為例。全州擁有五項世界遺產,包括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岡瓦納雨林(Gondwana Rainforests)和費沙島(Fraser Island)。據估計,到訪昆士蘭各個國家公園的旅客,每年消費四十四億澳元(約二百六十億港元),佔昆士蘭旅遊總消費超過五分之一。為了保護這些重要的旅遊資源,昆士蘭州政府制訂嚴謹的評估和審批程序,以確保生態旅遊設施符合可持續原則、對環境影響輕微及合乎公眾利益。整個程序包括初步評估、影響評估和公眾諮詢。同時,當地政府制訂了一套管理措施,以估算生態旅遊活動的最佳旅客接待量,並每五年進行檢視,讓自然觀景不會因為太多旅客而遭到破壞。 香港有綠野風光 此外,為確保生態旅遊設施及導賞團達致預期效益,生態旅遊營運商須取得澳洲生態旅遊協會(Ecotourism Australia)等非牟利組織的生態旅遊認證,以顯示其對可持續措施的承擔。當局亦可施加許可證條件,例如要求營運商開放部分設施供公眾使用,或撥出部分收益用作支持野生生物保育。在嚴格監控的同時,各州政府致力開發多元化的旅遊產品,以釋放經濟增長潛力。例如,南澳洲政府投放逾二千三百萬澳元(約一億三千萬港元),用以發展多日遠足徑、越野單車徑、近距離野生動物接觸和海洋環境親身體驗項目。 另外亦致力發展出低度環境影響的住宿和設施,如聖誕島國家公園(Christmas Island National Park)上有一個名為Swell Lodge的生態小屋,便透過公私營合作建造而成。小屋採用多種綠色科技,如獨立太陽能系統及中水處理系統。另在昆士蘭瑪姆熱帶雨林的天空步道(Mamu Tropical Skywalk)的空中走廊,採用可持續的材料建成,並將伐林範圍縮至最小,以盡量減低對環境的不利影響。香港是一個坐擁眾多自然景點的城市,包括二十四個郊野公園及二十二個特別地區,總面積達四萬四千三百公頃,佔全港土地面積四成,故發展綠色旅遊的潛力很大。 事實上,香港的綠色景點亦漸成為訪港旅客喜愛的旅遊點。根據旅發局資料,一八年有百之十一的長途市場過夜旅客曾遊覽「綠野風光」景點,例如郊野公園、遠足徑和海灘,相較一五年的百分之六有所增加。 [...]

專題

迎戰16度:疫情驅使ESG投資新浪潮

一直以來,兼顧E(Environmental,環境)、S(Social,社會責任)、G(Governance,公司治理)三個面向的企業,在全球股市起伏中走得更穩、更長。彭博最新數據分析,雖然新冠肺炎疫情衝擊造成美股大跌,然而ESG相關基金的跌幅卻較細。 分析指,企業如把ESG問題納入投資流程,會更有效應對供應鏈中斷、防災準備及氣候變化等問題。亦因此,企業重視ESG已是不能抗拒的趨勢,無論是新一代投資者,還是各國的主權基金都希望藉ESG減低投資風險,並發展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金融生態圈。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美股在今年首季反覆下跌,道瓊斯指數從年初至三月中崩跌了百分之三十三;與此同時,ESG指數─道瓊斯永續指數(DJSI)雖也下跌,跌幅卻只為百分之二十七。而在債券中,亦唯獨ESG債券指數最能力保不失,「彭博巴克萊MSCI全球企業社會責任債券指數」同期跌幅不到百分之八。 根據富達國際的研究,在今年二月十九日至三月二十六日的三十六日期間,二千六百間企業在市況波動之際,ESG評級的高低與股價的高低呈正比關係。富達由A到E,對各企業評級,發現評級每高一級,其股價表現就領先標普五百指數約二點八個百分點。 分析認為,這是源於重大的災難中,投資者往往會傾向避險,一如金融風暴出現時,投資者往往會避開新興國家或是細價股。而重視ESG的企業,會把環境、社會責任、企業治理相關的風險納入營運的考慮中,如會為供應鏈中斷、災害及氣候變化,早作準備。是故在疫情之中,這些公司可作出更快的應變,如緊急改造生產線,迅速調整方向,如允許員工在家遙距辦公,採用彈性工作制,用電話會議代替公幹面談等。 除了應變力強,由於有更強的社會責任,部分重視ESG的企業更會為醫院生產消毒洗手液和呼吸機,有的企業甚至無償供應原材料,給醫院帶來了莫大的幫助,亦能得到更正面的形象。 抗跌力一流 事實上,從過往的數據亦可以了解ESG企業一般有較強的抗跌力,根據巴克萊(Barclays)對○九年八月至一八年四月的統計,若將美歐投資等級債券以ESG的評分,分為兩大族群,會發現評分較高的十年間累積回報率,比評分低的族群高出百分之三點五。 研究指,重視ESG的企業會產生較高的投入資本回報與額外回報,企業的ESG表現往往與其財務表現呈正向關係。摩根士丹利的報告亦指出,ESG評級較高的公司風險管理亦較佳,意味ESG可為企業帶來較低的資金成本和更高的估值。 相對而言,不重視ESG的公司易於出現風險問題。如去年加州主要電力公司之一太平洋瓦斯電力公司,過去一直對線路疏於維護,在去年加州持續異常乾旱下,成為多起中大火災的罪魁禍首,結果天價賠償讓其面臨破產危機。 又例如共享辦公室WeWork雖然有新興的概念,一度受到投資者的青睞,但由於其複雜的公司結構、全男性的董事會,以及行政總裁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的私生活醜聞頻出,如不計成本大搞雞尾酒派對、飛機上吸食大麻、揚言想成為以色列總理、耗資六千萬美元購入私人飛機等,結果令企業估值一路從四百七十億美元大幅降至一百億美元,上市計畫被無限期推遲。 亦因此,投資ESG企業已是不可抗拒的投資趨勢,美盛集團在一八年發表的投資者報告中,發現高達七成的千禧世代(指十八至三十六歲人士)會在投資時納入ESG因子的永續基金,遠高於嬰兒潮世代(指五十一至七十歲)的兩成。 美林研究則顯示,未來二十至三十年間,將會有三十萬億美元總資產規模轉移至千禧世代,其中約百分之六十七的比例將會投資在ESG領域,即十五至二十萬億美元,顯示ESG概念在未來將備受看好。 被多國納入 [...]

創業家

【創業家專訪】佘焯成 | 推城市養蜂助保育

小小的蜜蜂,在大眾眼中可能具有攻擊性,未必人人喜愛。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八十後佘焯成(Lancelot),卻對蜜蜂懷有特別感情;過去因工作壓力曾令腸胃變差,無意間驅使他踏上尋蜂之旅,從而燃點起對養蜂的興趣。終在2018年不單成為年輕養蜂人,創立品牌「香港原蜜」,出品原蜜(Raw Honey)同時,更積極推動城市養蜂及其他教育導賞工作,為生態保育出一分力。 Text / 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新一代年輕養蜂人 三十出頭的Lancelot,原本在大學主修數學,畢業後沒按常規成為學校老師,卻當上補習先生。後來因為壓力過大令腸胃變差,至三年前,朋友介紹他吃原蜜養胃。然而市面上甚少有此類蜂蜜出售,要購買便需尋找本地蜂場,因緣際會下,他認識了養蜂30多年的葉偉強師傅。吃了數個月後,腸胃問題漸見好轉,也跟葉師傅稔熟了,令他開始對蜜蜂產生興趣。「聽葉師傅解說許多,發現原來蜜蜂也不是那麽恐佈。我又在網上研讀有關蜜蜂的資料,才知道全球蜜蜂的數量減少了,部份蜜蜂更被列為瀕臨絕種動物,而香港真的沒有很多原蜜出品。基於這些原因,我想到推廣蜜蜂的重要性。」 約在2018年尾,他決心放棄本業,跟葉師傅拜師學習,全身投入養蜂行列。葉師傅更願意借出一些地方讓他養蜂,免卻了尋找地方及「捱貴租」的煩惱,同時,他亦積極與友人製作網站,創立品牌「香港原蜜」,抱持三大理念——推廣「城市養蜂」的概念;其次是出品原蜜,將優質蜂蜜推介給大眾;最後,是讓大眾懂得品蜜。 蜜蜂面臨危機 在未談到原蜜之前,Lancelot特別提到香港大眾對蜜蜂的認知是少之又少。「受到一種名為CCD(Colony Collapse [...]

博客

緊貼世界減碳步伐 讓更多「既有建築」變綠

全球極端氣候越趨加劇,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初步評估2019年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第二年。為減緩氣候變化,聯合國氣候峰會提到2050年全球要達至零碳排放,才能把全球平均溫度升幅限制在1.5°C內。全球各大城市中,與建築物相關活動的碳排放平均為4成,香港則達6至7成。對於香港這類工業活動不多,但人煙稠密且高樓處處的城市,將建築物轉化成綠色建築,對減低碳排放是極為重要。   2009年成立的香港綠色建築議會一直緊隨世界步伐,在推動本地的綠色建築及減碳工作上不遺餘力。議會與建築環保評估協會一起商討並更新舊有的香港建築環境評估法(HK-BEAM)的標準後,在2010年推出綠色建築評級工具「綠建環評」,鼓勵業界為建築物注入更多綠色設施。至今已超過1500幢建築首次獲得綠建環評認證,新建私人發展項目的綠建環評參與率近一半,當中超過七成更達到最高級別的鉑金及金級,成效顯著。   然而,要綠色建築在香港普及化的最大難題在於既有建築物,即舊樓。香港有超過42,000幢既有建築,佔建築物總數逾9成,有極大潛力發展為綠色建築。既有建築種類包羅萬有,有商廈、住宅、學校及公用設施等,要令不同業主有共識提升綠化設施、能源消耗及管理等可持續表現,是香港,甚至全球共同面對的挑戰。   其中一個提升既有建築的可持續發展表現的方法是利用大數據分析既有建築的能源使用,準確了解樓宇設施的實時能源消耗用量,適時檢查效能表現。發展商及物管公司可透過「重新校驗」建築物,以找出操作時可優化節能的地方,從而減低能源費用和提高室內環境質量。科技發展迅速,以數據加上簡單的節能產品,便能於短時間內即時節能減排。   此外,推動更多既有建築參與綠建環評亦很重要。因為不同類型的既有建築有不同的需要、預算及技術能力,不能要求具可持續發展策略的建築物及一些小型單幢建築物作出相同的可持續發展承諾,或使用相同指標。因此,綠建環評為既有建築提供自選評估方式,讓申請人可按樓宇的實際情況和需要,靈活及簡約地選定合適的評估範疇,鼓勵更多樓宇申請成為綠色建築,加快達成減碳目標。議會亦培訓綠建專材和「重新校驗」從業員及專業人員,提升業界的綠建水平,令綠建知識更廣泛應用到不同的建築項目和層面上。   議會去年承諾參與世界綠色建築委員會的「邁向淨零」計劃 (Advancing Net Zero),英國、美國、澳洲等的綠色建築議會亦已經承諾參與,制定目標令建築物於2050年前達到「淨零排放」。如能解決既有建築的難題,加上國際間互相汲取經驗,邁向「淨零排放」並非遙不可及。   [...]

專題

迎戰16度:對抗疫情及氣候變化 綠色城市規畫成趨勢

傳染病的流行自古至今影響著城市規畫與建設,如不少城市就因霍亂而建設下水道。在新冠疫情之下,近來不少人反思到未來的城市規畫,應更著重綠化環境及減低人口密度,以及預留土地作城市水耕設施,以創造糧儲。 其實,可持續的綠色城市規畫不止對防止疫情重要,亦是應對氣候變化中不可忽略的環節,如印尼雅加達和意大利威尼斯等城市就因為缺乏相關規畫而面臨陸沉危機,並要付上慘痛的經濟代價。故此,推動低碳發展的「海綿城市」規畫,成為不少地方,包括香港的未來發展方向。 新型肺炎疫情於全球尚未平息,在大城市中尤其肆虐,讓不少人反思到城市規畫與疫情之間的關係。原來,自古以來,城市規畫跟流行病有著密切關係。 十九世紀全球霍亂疫情衍生了現代下水道系統,安全地把污水運往下游以遠離飲用水;二十世紀初紐約為應對結核病疫情而改善公共交通系統和鋪平道路;十七世紀歐洲黑死病大流行之後,各城市規畫中建設大量主題公園,包括美國紐約的中央公園。 至於今次疫情則讓人反思到城市人口密集,建築缺乏完善配套,成為防疫的障礙。現時全球大約有一半以上人口集居在城市中,而全球大約六百個城市,創造了全世界三分之二的GDP。人口稠密與高度鏈結的城市擴大了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風險。由於聯合國預測,至二○五○年,生活在城市地區的人口會增加至全球的三分之二以上,故城市必須有更好的規畫,來防範各種流行病再襲。 預留應變土地 當中,專家認為可考慮的措施,包括預留應變土地,例如部分城市在疫情出現後,新建臨時醫院收容病患,有些城市更將渡輪改裝成醫療船。疫情後都市規畫者可考慮留下這些資源。另外,今次疫情引發搶糧搶物資潮,這亦令不少城市反思到穩定糧食的重要性,故預留農業或水耕的土地將成為大趨勢。 從空間規畫而言,疫情之下各城市開始倡議減少密度,並避免人群聚集;長期來看,未來必須關注社區規畫,使人們無需同時擠到一些旺區的餐廳和咖啡店生活。 並且為社區加入綠化環境,如在高層建築中增加更多的室外綠化空間,就非常重要。據調查,根據美國的全國性研究,在空氣污染嚴重的地區,其新冠病毒患者比該國污染較輕地區的新冠病毒患者更容易死亡。 同時,外國開始有研究認為,機場不應該要旅客在擁擠的空間中等候安全檢查,未來城市的最終理想狀態應該是旅客在登上前往機場的自動汽車時,已完成檢查,這種設計可幫助減少在登機口等待的人群。 有利對抗污染 可持續的城市規畫可為城市避過疫情,更有利對抗氣候問題。去年印尼國家發展規畫部宣布,該國計畫將首都遷離雅加達,新首都定於加里曼丹島(Kalimantan)的東加里曼丹省,預計整個計畫於二○二四年完成。遷都原因除了因為該市交通嚴重擠塞,亦因為雅加達正在下沉。 首都下沉,部分原因源於雅加達坐落在海岸邊的一片沼澤地帶上,半個市本身都處在海平面以下,同時亦因為雅加達附近沒有大型湖泊,城市的供水依靠雨水難以滿足,所以不少人都會利用地下水作飲用水和洗澡。當地的地下水開採厲害,加劇了地層的塌陷。 雅加達北部在過去十年下降了二點五米,並且以每年一至十五厘米的速度下沉。在氣候變化,海平線上升加速下,研究指至五○年,這座城市大部分區域可能會被水淹沒,因此當地不得不作出遷都決定。 不過,這個決定就帶來沉重的經濟代價,首先遷都計畫的建設預算初步為四百億美元。加上雅加達是印尼第一大城市,有一千多萬人口,是東南亞地區的經濟中心之一,首都經濟圈更有三千多萬人口,一旦遷徙,當中必然牽涉到更多經濟損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