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系列

【A legendary man on stage】Richard Crawford.傳奇秘密劇場

若不是大館上演Secret Theatre的劇目,也不會認識Richard Crawford。在這個時時都有「劇透」的年代,看Secret Theatre的劇目卻完全沒有這回事。要麽去看戲,要麽就是一無所知。Richard的劇場世界,就是一個跳脫常規的典範,用一套屬於他的風格方式,為劇本進行自我表述,讓別人去發現當中細節。見微知著,真正的劇場,可以不限於一個空間,一個人,或是一句對白。 Text /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甚麽是「秘密劇場」? 也許你會問:甚麽是Secret Theatre?由買票那一刻開始,一切都保持神秘。未到開場那天,仍未知在哪兒看劇。每個劇目的故事結局,取決於觀眾的反應如何。故事不如傳統舞台劇般固定在一個地點,有如像進入電影場景,演員順著路線,親身與你互動,一步一步去經歷故事,在中途,甚至會遇到突發事情……劇場演員跟觀眾一起演,一起互動,彼此協力發展劇情。不少觀眾對這帶有神秘感的劇團充滿好感,由冒起至今,在香港、倫敦與新加坡的公演均大獲好評,堪稱一票難求。 回想2015年,Richard首次將Secret Theatre帶到香港,那次算是最驚喜之作。在此之前,他從未來過香港。他說,會來港做秀,乃因為首次在香港參加朋友的船上派對,驚嘆於香港雄偉的海岸線,那便靈機一觸,想到在船上開展劇場故事。八個月後, Secret Theatre登陸香港,那次故事,起步點是從前往大嶼山的碼頭上開始。 「那次上了一課寶貴的課,也慶幸曾經做過此show。但就應該不會再重做多次了,因為真的很瘋癲!記得有一天演出,還遇到狂風暴雨,我們一眾演員坐在舢舨前往碼頭的路上,狀況簡直像鐵達尼號。我試著打給製作人嚷著要取消演出,但他卻跟我說:『取消的話會損失很多錢,不論如何也要繼續下去!』後來,當觀眾上船後,他們笑言自覺像一批難民,在沿途更問道:『究竟我們要往哪裡啊?』我看得出他們很開心,那語氣正是感到興奮的。可你試想像,在雨中一隻飛快行走的舢舨,又不時有狂雨衝向船身而左搖右擺,我自己就感到很折騰。不過,看樣子大家應該很享受,希望沒有人投訴我吧。」 不想觀眾「坐定定」 大嶼山演出那次是最難忘的一次,但對觀眾來說,其實每個劇目都有驚喜位,這也是Secret Theatre成立的目標。 「我從小在愛丁堡長大,那兒會舉辦一年一度的大型藝術節。每年,一眾的演員和表演者會聚首一堂,一同參與盛事,我就是在這種氛圍下長大,小時候也曾參與過一些街頭演出。到後來,我曾短暫投身音樂界,但又因此而落入了一段迷失時期,內心不斷響起想做演員的呼聲,便毅然由倫敦再去了紐約,重新做著演員的事。」當他在紐約開始演藝生涯時,曾與其餘9位朋友住在一處20,000平方呎的閣樓,他們想到不如在一個狹少的空間演出話劇,而非在租金過高的紐約劇院出演。因此,Richard自家演化出一種令人深刻的劇場模式,扮演劇場創辦人、演員、編劇和藝術總監,帶領Secret Theatre 漸漸在坊間建立名聲。 「我們想冒個險,希望做到與別不同。作為一個演員,當然會跟著劇本做,但作為觀眾的話,又是否有必要在漆黑中被動地坐著看戲?我想到要加插多些互動情節。人們一開始先來到紐約看我們的演出,在演出時與演員互動。不獨演員愛上這種模式,而觀眾也就樂此不疲。此後,我便不斷去發展劇場故事,把演出帶到倫敦、新加坡,及至香港。在不同地方都看到觀眾是享受的。雖然在劇本創作的進路上要考慮的事情是變相增多,但整個體驗也是值得的。」 在沒有正常劇本下,Secret Theatre的演員需要應付排練以外的「對白」。Richard分享,演員不用害怕劇情的發展如何,只管在既定的框架下隨機應變。事實上,於數小時的劇場演出中,同樣也在訓練作為觀眾的我們,如何對事情作出反應。今年大館的話劇秀,Richard就想到除了加入了電影《沉默的羔羊》及《黑鏡》的驚慄元素,更添加美食一環,與高級泰菜餐廳Aaharn合作,讓觀眾選擇劇前或劇後進餐;在古蹟中查案,也不讓舌尖失落,趁機嚐嚐美食。 人們也愛「秘密」 當「秘密劇團」遊走不同地方,總會為每個地方留下一點秘密。將來的劇目是甚麽主題也許並不重要,但值得期待的是,另一個「秘密」又快將出現。 「當我跟你說這個秘密時,那已經就不是『秘密』了。當你今天去完大館看完我們的show,心情還在興奮當中,旁人會問你為何這樣興奮?你會跟別人說:『我不能告訴你發生甚麽事!』可對方下意識會追問說:『告訴我吧!』有關秘密,就好像參與一場生命的冒險。人們都愛秘密,喜歡有驚喜的感覺,但又不等於你會想去一個完全秘密的地方去渡假。人性中總想會知道事情的細節,在旅行前會做很多research,比如是去哪一間酒店、有沒有沙灘等。而今次大館的旅程,就會讓人覺得安心,保留少少神秘感之餘,人們也有掌握到的事情。」 要不停地創造「秘密」,是不是一件吃力的事?“Every show presents challenge.”他認同每場show也有挑戰,但從小就在愛丁堡長大的他,天生愛表演的想法很「入血」。對他來說,惟有不停創作、演出、與不同的人互動,才能真正感受生命的意義。 關於Richard Crawford 來自英國的戲劇導演、演員及編劇,出生於英格蘭,曾在愛丁堡參加許多節日戲劇及音樂劇表演,並在18歲時在愛丁堡國際藝穗節中榮獲 「最佳突破演員獎」。他在英國開始演藝生涯,紮根於倫敦與紐約為不同的劇團表演,在2011年獲著名的 New York’s Actors Studio接納,成為工作室的成員之一。他亦曾經是 Lee Strasberg Theatre and Film [...]

創業家

【粵港澳大灣區共同體】Okay Healthcare | 余穎章「創物理治療網上預約 | 進軍大灣區」

近年,隨著中港兩地人口老化,對物理治療服務的需求日漸殷切。不少病者面對預約看診困難的問題,於是有本地註冊物理治療師早前創立護理服務網上平台OK Healthcare,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日常陪診服務,以至專業的護理服務;另一方面,她透露,公司計劃與本地大學合作一系列有關物理治療及護理的計劃(持續進修課程),加強人才培訓及醫療科技研發,探索大灣區的市場潛力。 Text / Santos photo / 張展銳 從事物理治療逾25年的余穎章(Ada),面對本港日益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發現社會對護理服務的需求日漸殷切,早前她決心專注提供上門護理服務,並透過友人認識現時拍檔,從事應用程式編寫的技術總監蔡家輝(Louis),兩人一拍即合,余毅然成立OK Care平台。「OK意指一件事或者一個人的狀態欠佳,而擁有健康體魄尤其重要,故希望顧客可以透過我們的服務,將健康當成禮物,贈送予病人。」余說。 余穎章坦言,在成立 Okay Healthcare之前,本身是一位專業的物理治療師,並設有一間私家物理治療中心。她回想創業當年,專業團隊由數人起步,至今已發展至超過40人的大型團隊,其中包括有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保健員及護理員,而且他們均擁有本地認可專業資格並持有相關証書及豐富經驗。 在策劃到成立Okay Healthcare過程中,她曾遇過不同的制肘和打擊,由創業初期只有十多位用戶,直到今天已有超過千位用戶。所以余穎章坦言很感激身邊一直有一班好同事及使用者,給予不少可行及實用的建議,才可以讓她得以有今天的成績:「每次感到氣餒時,想起背後有一班好同事不斷為我加油,我才有回動力繼續走下去。」她表示,現時普遍顧客滿意度高達九成,期望明年中前,Okay [...]

創業家

FreightAmigo | 注入創科元素「建一站式物流平台」

過去物流行業是本港的重要工業之一,然而隨著市場環境改變,持續備受鄰近地區及競爭遭受打擊。有物流界「老行尊」敢於創新,注入金融科技元素,進行二次創業。物流平台FreightAmigo創辦人周國強夥年輕科技專才拍檔,設立香港首個一站式物流解決方案平台,吸引全球二十多國客戶使用,短短兩年內便滾出8,000萬元商機。   周國強根據其在物流業的40年經驗所得,跨境物流報價要向不同地區查詢,過程繁複尤在國際貿易與物流過程中,因涉及環節眾多,如貿易融資、報關、貨運及保險等等;而價格常受國際匯率及天氣變數等影響,傳統物流業往往需要招聘足夠的人手去處理繁複的貨運採購程序及投放時間等候報價查詢。加上地域時差,以往一個貨運報價可能要用上10天;若要進行貿易融資(Trade Finance),用家可能要花上更長的時間到銀行進行申請及等候審批。最終,由貿易達成到貨運安排,可能要用上以月計的等待。 現今社會科技一日千里,他想到若注入區塊鏈及大數據技術,可節省人手兼大幅提升效率。機緣下他認識另一創辦人謝凱澄,於2018年底正式開通結合金融科技的物流平台,有如「物流界格價平台」,為貿易企業提供國際貨運實時報價、預訂、報關、貨運保險,甚至與貸款機構合作,提供貿易融資等「一條龍」物流服務。 節省人手 提升效率 周國強提到,傳統物流公司員工規模約過百人,該公司至今僅聘用15名全職員工,大部分均為「九十後」或大學畢業生,並負責科技或市場推廣等工作,管理層為提供物流業經驗的「大腦」工作,利用科技節省原有大量工序繁複的行政成本。 FreightAmigo共同創辦人兼董事謝凱澄表示,FreightAmigo與全球多個關連公司合作取得數據,並統一使用格式,變相減少人為錯誤,她指出,綜合而言使用這個平台可為客戶提升20%生產力及減少了80 % 報價搜尋時間,減少60%以上的貨運管理電郵,讓出入口商可專注業務發展。「傳統貨運貿易的查價方式以人為操作為基礎,廢時失事,且市場對貨運資訊欠缺透明度,文件稍為有出入都令整個供應鏈過程減慢。因此我們在平台中加入 FinTech元素,從貿易開始,用家要進行貿易融資或處理貨運保險都可透過平台辦妥。」 隨著中美貿易戰升溫,但業務仍然見高速增長,去年底至今,公司月均營業額平均有雙位數升幅,預期未來12個月內,可達到每年營業額8,000萬元。 周國強透露,FreightAmigo更計劃將業務擴充到海外,他表示,為迎合更多地區客戶,FreightAmigo平台的語言選擇,未來將由現時的繁體、簡體中文和英文,增加到提供德文和拉丁文等語系。未來員工數目可能大增一倍,1年內員工或會增至30人,公司亦有意在內地或東南亞增設辦公室,主要用作營銷之用,令更多潛在客戶了解其服務和優勢。 [...]

Start PR 共同創始人黎悅知(Vanesse)與黃子健(Eiswein)。

創業家

Start PR | 創點餐式公關「助中小企初創推廣 拓藍海」

傳統公關行業競爭劇烈,一直以爭取大型企業客戶為主。兩位九十後年輕人瞄準中小型企業因傳統公關公司的門檻過高,無法承擔高昂推廣費用,於是在去年以一萬元創業,成立新型公關公司Start PR(千云工作室),並以「點餐式」的公關服務及較具彈性的價錢吸引中小企客戶,首月生意額已達10萬,短短半年已擁有逾30個客戶。近日公司更獲本地廣告公司The Bees Group注資百萬收回歸旗下,力攻這大片藍海市場。 「九十後」黃子健(Eiswein)和黎悅知(Vanesse)分別畢業於樹仁大學和中文大學的新聞傳播學系,黃子健曾任職記者及公關,黎悅知則做過非牟利團體、記者及公關。二人於工作時認識,他們都意識到大企業有足夠資源,聘請公關公司做宣傳,吸引到傳媒報道,大大增加公司曝光率。相反,中小企因資金短缺,根本負擔不起公關公司收費,沒宣傳下當然「零」知名度,影響生意。二人正正看到這個市場空白,於是去年決定創業,二人只花費約一萬元創業,開設針對中小企的公關公司。 「零」門檻公關服務 按KPI收費 黃子健指出,「點餐式」的公關服務可簡化公關公司籌備時間和過程,工作室會提供服務的清單,並清楚列明價錢,同時,顧客只需按實際需要選擇,更可即時得知整個計劃所花費的總金額。由於工作室不設顧問費,顧客毋須支付額外的費用,便可「零」門檻入場,Start PR推出明碼實價的「點餐式」公關服務,讓中小企業按實際的需要來規劃宣傳預算,加上工作室設有不達標、不收費的退款服務。「一般傳統公司會和企業簽訂為期12個月的合約,並就同款產品設計宣傳方案,我們有別於傳統公關公司的長合約及一籃子收費,任何客戶均不需簽署長期合約,令中小企的公關成本大減,而且各項目按成效指標 (KPI) 收費之餘更不成功不收費,並不會不論成果亦收取顧問費用。」 Start PR成立後火速獲得企業界支持,其中包括國際級科技公司及跨國初創公司,短短成立半年 Start P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