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事動態

社會衝突及貿易戰持續令樓市量價齊跌 逼近首季水平

房地產服務商戴德梁行表示,本地社會衝突持續,加上中美貿易關係再趨緊張,令第三季香港樓市轉差,住宅成交量價齊跌至接近首季的水平;部分受歡迎屋苑在第三季迄今的價格,已較6月時的本年高峰期下調了3-5%。物業投資市場亦同樣淡靜,投資者普遍持觀望態度,令大宗交易的數目按季減少了55%。 自從5月起,中美兩國再就貿易問題表示要調高關稅,觸發環球股市作出調整,加上本地的政治風波,令樓市氣氛驟變,物業成交量於6月開始下跌。據香港政府的住宅物業臨時買賣合約數字顯示,住宅成交從5月的8,208宗,跌至6、7、8月每月少於5,000宗;7月及8月(第三季度首兩個月)累積的住宅成交僅8,889宗,較上季同期下跌了45%,接近本年首季首兩月合共8,632宗住宅成交的水平。戴德梁行大中華區副總裁及大中華區策略發展顧問部主管陶汝鴻先生表示:「社會衝突持續,中美兩國新的關稅措施亦如箭在弦,市場氣氛趨向審慎,在此一背景下,預料9月住宅成交量將維持在大約4,500宗的水平。」 樓價亦跟隨市況回落,根據政府數字,私人住宅價格指數在6月及7月已經連續兩月下跌,戴德梁行預料8月份指數跌勢持續,跌幅將較5月峰值下調2.7%。個別受歡迎中小型屋苑如沙田第一城及太古城,截至9月中的價格已較6月時的峰值下調了4-5%;同期貝沙灣及君臨天下等豪宅的價格跌幅則較小,較6月時的高峰值下調了大約3%。截至9月迄今,沙田第一城及太古城的價格較年初分別上升了19.9%及14.9%,貝沙灣及君臨天下的價格則較年初上升了約一成。 陶先生表示:「雖然市場氣氛轉差及成交量下跌,但目前業主普遍持貨力強,市場上並無太多割價求售的成交,『劈價潮』並未出現。不過,影響樓價走勢的主要因素始終是本港的經濟基調,而連月的示威已影響到本地旅遊業、零售業及消費情緒,假若衝突持續並影響到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及失業率,屆時香港的經濟表現將會受到更大打擊,樓價亦會面對更大的下調壓力。如目前衝突情況仍將持續,預料樓價至年底前將再下跌5-10%。」 截至9月中,物業投資市場暫錄得30宗1億港元或以上大額交易,按季下跌了55%,亦是自2013年第三季雙重印花稅推行以來大額交易宗數再次回落至30宗的低位。本季總成交金額暫為106億港元,亦較上季的344億港元大幅回落。 物業類型方面,豪宅仍然佔大宗交易的最大佔比,達47%,但寫字樓(包括整幢及分層寫字樓)成交則大幅減少,宗數按季跌87%,金額則按季跌97%。本季工業物業成交表現與上季相若,地皮及酒店則較上季增加,季內主要成交包括西營盤高街111號的服務式住宅項目,以及屯門景秀里住宅地皮,令這兩類別物業的大宗成交金額自上季的8億港元增至本季的21億港元。 戴德梁行香港資本市場部執行董事高偉雄先生指出:「連月的政治風波及衝突已影響到本港投資物業的租金與價格走勢,令本地投資者傾向觀望;內地買家因受制於人民幣貶值故亦在市場上較為淡靜,只間中參與豪宅買賣。至於基金,對他們而言,能否促成大宗交易主要視乎目前香港局勢的發展。只有待目前的不穩定因素消除後,市場信心回升,投資市場的表現才會有望好轉,然而在目前情況下,預期來季的物業投資大額成交宗數仍會再度下跌。」 [...]

博客

【港股專家】藺常念 :中美貿易戰升級,內部因素欠佳,港股再跌

中美貿易戰延續超過1年。首先美國向500億中國進口徵收關稅,跟着向2000億中國進口徵收關稅。但首兩階段關稅主要是工業產品,對消費者影響不大。自美國開始向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徵收關稅,中美雙方自2018年5月展開關稅談判。今年4月份,雙方都表示非常接近達成協議。但是在最後一刻,談判破裂。中方表示不能接受三點分歧。1. 美國一定要立刻撤銷所有關稅;2. 解決條款美方不能干預中國內政;3. 及中國購買美國產品必須有真正市場需求。談判破裂,5月份特朗普宣佈向中國2000億產品徵收25%關稅。 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6月底在大阪會面,同意解決關稅問題,為解決中美貿易戰帶來希望。但是中美談判團經歷兩個月談判,不能達成協議。特朗普立即報復,宣佈在9月貿易戰升級,由9月1日起,美國開始向112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徵收第三輪的關稅,主要是消費目。由9月1 日起,向下類消費品包括鞋類、紡織品、耳機、蘋果手錶等,徵收15%關稅。到12月15日,1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包括電子產品手機、手提電腦、電子遊戲機等將需要支付15%關稅。特朗普為了避免美國家庭需要付出更高價的聖誕節禮物,例如手提電腦及電子遊戲機等,特別把這類產品徵收關稅生效日期延至12月15日,在聖誕節購物之後。美國國會的預算部,估計中美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影響。美國消費者每個家庭將需要支付額外580美元。關稅等於向美國市民每人納税,每年經濟增長將減少0.3%。摩根大通估計美國家庭的損失比美國政府高,估計每個家庭每年要額外支出1千美元。這和特朗普強調中國會支付關稅,不會影響到美國消費者的言論相反。 中方報復美國單方面加關稅名單,把750億美元美國進口納入關稅名單。涵蓋1717種類、5078個產品,主要是農產品,大豆在現有25%關稅再加5%,肉類再加10%。小麥、高粱、棉花等加10%關稅。本來暫停的25%汽車關稅重新徵收,再加10%關稅;汽車零件加5%關稅。中國向美國徵收關稅,主要是針對特朗普的選情。特朗普2016當選美國總統,農民及勞工界的支持功不可抹。中國向美國農產品徵收高關稅,美國中西部的農業州受害最大。關稅令到美國農夫失去中國市場,把大豆市場拱手送給巴西。針對美國汽車業的關稅,令到汽車重州密西根州重創。2016年密西根州投票給特朗普,失去汽車工人的支持,對特朗普選情不利。中國對美國貿易對策,明顯是針對特朗普選民。中國不期望和特朗普達成任何貿易協議,已經作最壞打算,短期內不會和美國達成貿易協議。只期望特朗普2020年總統競選失利,屆時中國和一位更有理智的民主黨總統談判。 中美貿易戰直接影響到中國經濟。8月份的製造業指數跌至49.5,連續三個月低過50點,顯示製造業收縮。為了應付額外關稅,人民幣滙率八月份跌了3.6%,跌至7.08。如果美國再加關稅,人民幣可能再貶值至7.25。美國經濟同樣受損,經濟增長將降至2.2%,比第二季的2.5%幅下跌。但事實上是中美兩國經濟規模夠大,足以承受貿易戰帶來的負面影響。因此,中美雙方沒有意願達成貿易協議。 外圍因素欠佳,香港本地經濟更差。旅遊業、零售業、地產等受到重創。經濟陷入衰退,經濟學家估計香港上市公司下半年盈利減20%。香港本地藍籌公司股價要跌20%。港股由26000點下跌,20%調整,即是5000點,恆生指數要跌至21000點。但香港本地公司佔恆指成份40%,因此估計恆生指數今年將跌至22000點。 [...]

博客

【港股專家】藺常念:中美貿戰升級,未見解決跡象

上週中美貿易戰升級,特朗普宣佈向餘下3千億美元中國進口,由9月1日起徵收10%關稅。即是所有中國進口都需要支付關稅,違反世貿組織規定。特朗普不理其幕僚的反對,只有出名的反中鷹派貿易顧問那華路贊成;而財長姆欽、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及商務部部長羅斯都反對。特朗普不滿意姆欽及萊特希澤沒有為美國帶來農產品訂單,在6月底大阪特習高峰會,特朗普同意放寬華為限制,交換中國採購大量美國農產品。但是美國仍未對華為供貨放行,中國也不落大額農產品訂單。特朗普立即宣佈新10%關稅,雙方只是同意9月再在華盛頓開會,展開第13輪會談,但現時看第13 輪談判也有可能取消。 美方宣佈徵收新關稅後,人民幣兌滙率美元立即下跌。上週中央銀行人民幣兌美元訂中間價跌跌7算。市場估計這是對沖美國新徵收10%關稅。特朗普揚言,如果沒有進展,9月份在華盛頓的會議也不必展開,更計劃把關稅由10%提高至25%;同時宣佈中國為滙率操控國,徹底放棄今年內和中國達成任何貿易協議。中國立即回應,指美國在貿易談判出爾反爾,有四次達成初步協議,但每次都被特朗普推翻。而且每次都在談判期間,加碼徵收關稅,令到談判受到破壞。 其實美國把中國列為滙率操控國,象徵性義意比實際大。在三項條件中,中國只符合一條,即是對美貿易盈餘多過200億美元。但是中國外貿盈餘不足國民生產的2%,及中國並沒有實際操控滙率。就算美國向國際貨幣基金投訴,也不會有結果。G7國家中,沒有一個工業國和美國同一陣線,宣佈中國為滙率操控國。美國沒有放寬對華為制裁,美國晶片供應商未有華府出口許可。中國也沒有向美國訂購大量農產品。 上星期公佈的經濟數據顯示,中美兩國都成功消化貿易戰帶來的惡果。中國七月份出口升3.3%,市場預測一跌。美國就業數據仍然強勁,7月份非農職位增加164000,失業率維持3.7%。通漲微升,核心消費物價指數升至2.1%,超過目標2%,但仍未到警界線。最重要是聯邦儲備局在七月底減息1/4厘,紓緩通漲壓力。本來9月份再減息機會只有20%,但自中美貿易戰升級,人民幣滙率跌至7算後,9月份美國減息機會增至9成。有經濟學家計數,人民幣貶值至7算可以紓緩美國10%關稅。若特朗普再把關稅提高至25%,人民幣需要再貶值至7.2至7.25。似乎中美兩國都找到對沖關稅帶來的負面影響,中國把人民幣貶值,而美國就減息來減少關稅帶來的負面影響。兩國只會更加堅持各自立場,不會讓步。特朗普指控中方拖延政策,不想和特朗普達成任協議。只計劃和2020年總統大選後,和總統選舉勝出的民主黨總統談判。特朗普揚言,他將會輸贏得總統選舉,而中國將會承受後果,所得到的協議將會比現時更差。 中國針對特朗普的票倉,中西部的農業州,例如艾奧華大豆出口州。把大豆訂單轉給巴西、阿根廷,令到美國農夫受損。中國依賴美國的芯片,中國也找到加拿大代替。中美貿易戰展開後,墨西哥、台灣、韓國、日本、加拿大對美國出口大增。同期內,澳洲、瑞士、巴西、香港、加拿大對中國出口亦大增。澳洲對中國及美國出口的升幅遠高於其他國家,澳洲是中美貿易戰最大得益者。巴西受惠於中國向巴西採購更多農產品。加拿大出口中國的電子產品大升,取代美國產品。當然向美國出口增長率最高是越南,增長30%,遠比其他國家高,因此美國考慮向越南實施制裁。 中美兩國都是經濟大國,都可以承受中美貿易戰帶來的負面影響,兩國談判立場只會更加強硬,市場要接受現實,中美今年內都不會達到任何貿易協議。 [...]

博客

【港股專家】植耀輝:貿易戰升級貨幣戰,港股技術反彈未宜撈底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正當大家仍為本地局勢弄得心力交瘁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再出招,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此一舉動亦正式標誌著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演化為涉及程度更廣、影響更大之貨幣戰。 短期有兩件事值得大家留意,其一是人民幣匯率表現。原先以為短期不會「破七」,但週一已馬上失守,隨後更跌至一美元兌7.1以下水平。人行會否任由人民幣貶值暫難有結論,但若以人民幣作為抵抗貿易戰之武器,則未必是一個理想部署,特別是一旦貶值預期升溫,會否引發資金外流?宜關注濠賭股會否受到不利影響。另外,一眾與人民幣相關股份如航空及紙業股等亦可能受到拖累。 其次則是聯儲局未來息口去向。筆者一直有個想法,是特朗普為逼使聯儲局出手,會視貿易戰為其中一種威脅手段。事實上根據利率期貨市場最新顯示,在財政部出招後,9月減息0.5厘之機率已由早前不足5%急升至近35%!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恐怕聯儲局又要再一次「被逼」減息矣。當然此舉亦是特朗普一貫用來刺激美股及美國經濟的方法,背後動機則肯定是為其競選連任舖路。 不過,中美貨幣戰的最終影響,恐怕就是會掀起環球新一輪貨幣戰。歐洲經濟已頗為嚴峻,歐央行亦已打算推出新一輪減息或寬鬆措施;事實上,年初至今已有多間央行進行減息,特別是新興市場。例如巴西便在聯儲局宣布減息後隨即減息0.5厘至6厘。全球央行正再一次重啟寬鬆貨幣措施,然而成效如何實未敢過於樂觀;反而在企業層面上,面對各國政經局勢混亂及錯綜複雜形勢,資本開支亦無可避免放慢。可以肯定帶來之負面影響將相當深遠。 最後亦要談談港股行情。港股昨日出現絕地反彈,不過筆者相信僅為超跌後之技術反彈,畢竟眾多不利因素依然未見解決跡象,特別是本地因素對後市影響深遠,亦是筆者對後市看法變得悲觀的最大原因。基於對前景的不樂觀,故筆者在過去兩星期已減持大部分持股。除非出現突破性發展,否則筆者亦沒有信心在現水平「撈貨」。 (筆者並未持有相關股份) [...]

大中華時事

貿易戰暫緩 華為開打專利權反擊戰

中美兩國領袖在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會面後,兩國的貿易戰終於可以暫時緩解,華為亦獲「解禁」,但美國暫時仍未遵守承諾,迫使華為部署打反擊戰。這家中國科技企業已正式向美國通訊商索取十億美元的專利費,且相信只是開頭,華為坐擁近九萬個專利,成為向美企反擊的最強武器。 美國承諾暫不向餘下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符合市場預期。不過,今次的會面出現了一個驚喜,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諾,稍為鬆綁華為的禁令。特朗普上週表示,美國可以有限度放寬對華為限制,允許供應商向華為出售或提供不涉及安全問題的零件及服務。特朗普在會上迴避了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的議題,只表示會容許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售產品。 不過,所謂「解禁」的細節仍未出台,究竟華為可以採購的產品包括那些,暫時未有清的指引。美國商務部於今年五月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禁止在未獲許可證下與美國企業做生意,引發爭議,商務部之後發出臨時許可證,延遲禁令九十日。當有記者問特朗普會否把華為剔出「實體清單」時,特朗普亦沒有直接回答,只稱美方會研究。除了芯片之外,華為更關心的是其智能電話日後是否仍可以使用美國Google的安卓( Android)系統操作。 特朗普突然轉,有消息指是因為受到美國企業的巨大壓力,尤其是美國半導體行業,對失去華為這個大客非常憂累。代表英特爾(Intel)、博通(Broadcom)和高通(Qualcomm)等企業的半導體行業協會(SIA)向美國政府施壓,指禁售華為將切斷美企對內地市場的供應,並損害美企的投資能力,而華為亦可以從全球其他企業買到零部件,所以過度的制裁倒頭來只會限制美國半導體企業在全球的業務,對華為的制裁將使美企成為不可靠的合作伙伴,美企會於全球處於嚴重劣勢,反過來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現時記憶體芯片產業已由南韓製造商主導,市佔率高達百分之六十八,假如美光、英特爾和威騰電子再失去中國市場,情況就更加勢危,所以特朗普終於肯軟化態度。 未見解禁內容 不過,美國釋出的「善意」似乎是虛有其表,因為到了今個星期,「解禁」內容仍未有落實,特朗普仍未兌現承諾。事實上,美方走到現時這一步,要回頭解禁華為一點都不容易。特朗普擬放生華為的舉動在美國政壇上已惹來極多批評,共和、民主兩黨的國會議員都指華為與中國情報部門關係密切,因此憂慮有關技術會在全球被不當利用。   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在週日(六月三十日)表示,特朗普放寬美國科技公司向華為提供產品的決定,只限於全球普遍發售的產品,至於最為敏感的產品則繼續維持在禁令範圍以內。他指美國商務部會向部分普遍發售的通訊產品批出許可,但認為這並非全面特赦,強調一切仍以國家安全為優先考慮。 《路透社》報道,美國商務部官員於本週發給執法人員的電郵中,仍指華為還在實體清單之列,如有美國企業申請出售產品給華為,照舊按「默認為不予許可」(presumption of denial)來處理。報道指,見到美國商務部產業與安全局出口執法辦公室副主任桑德曼(John Sonderman),於週一(七月一日)發給執法人員一封電郵,澄清該單位人員應如何處理美國企業申請出貨華為的許可。桑德曼在電郵中引述實體清單相關法規說,此類申請應依法處理,且註記「當事方(華為)目前列入實體清單」,即根據「默認為不予許可」的政策來處理美企的申請。 變成談判籌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