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 引進人才資金 鞏固亞太地位

專題

【封面故事】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
引進人才資金 鞏固亞太地位

「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自今年三月正式開始接受申請以來,投資推廣署已接獲至少85宗申請,近2,000宗查詢,當中不乏東南亞、中東和韓國等國家的投資者,反映高淨值人士對香港充滿信心。投資推廣署預計每年會有4,000人申請該入境計劃,將為香港帶來約1,200億港元的投資。「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旨在吸引資產擁有者在香港落戶發展,並透過財富的調配和管理,發掘本港多元的投資機會。然而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移民計劃,香港具有甚麼優勢可以吸引高資產人士選擇香港呢?本刊就此訪問涉及有關計劃的不同範疇專業人士,解構該計劃會對香港帶來甚麼好處,以及香港具備的優勢。 撰文:劉智恒、李樹明、鄭敏琴 行政長官李家超於去年10月發表的施政報告宣布搶人才、留人才措施,當中包括落實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並於同年12月公布有關計劃的詳情,今年3月正式接受申請。 香港投資推廣署轄下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辦公室負責審查計劃申請人的金融資產和投資,並監察獲批申請人是否持續符合投資規定和投資管理規定,而入境事務處則負責申請者的審批 / 進入許可、延長逗留期限和無條件限制逗留的申請。 根據計劃,合資格人士必須為18歲或以上的外國國民,澳門居民或台灣華籍居民、中國籍而已取得外國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士。申請人必須在提出申請前兩年,證明自身絕對擁有不少於3,000萬港元的淨資產。 此外,申請人須投資最少2,700萬元於證監會獲許的金融資產及非住宅房地產;另外,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申請人須投資最少300萬元於新的「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投資組合」,以用作支持創新及科技行業的發展,而該投資組合設有鎖定期。 計劃有助增強金融業發展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表示,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把「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列為發展家族辦公室的八大政策措施之一,吸引資產擁有人在香港落戶,並透過調配和管理財富,發掘本港多元的投資機會。該計劃將有助增強香港資產及財富管理、金融及相關專業界別的發展優勢,並為業界服務鏈的各個環節帶來更多商機和高質量就業機會。 對於政府在時隔8年重啟「投資移民」推出「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搶人才。許正宇表示,今次計劃中因應香港作為一個境外人民幣樞紐的角色,申請人持有的金融資產中,亦新加入人民幣股票等資產。希望新計劃既吸引到資本流入,亦能支持或促進到本地經濟,同時會將申請流程優化,以便加快審批。 他又表示,今次的入場門檻與相似的經濟體比較,具有競爭力;而且計劃內產品的選擇豐富,當中金融資產已包括股票、債務證券、存款證、有限合夥基金等。另外只要申請人滿足居港7年條件,取得永久居民身份後,對其出行有便利,因持有特區護照免簽證國家入境眾多。 工商物業將受惠 據了解,由於環球經濟出現較變化,因此計劃接受申請以來,申請人選擇投資產品較以往謹慎和保守。本刊訪問了有關計劃投資範疇的負責人,了解申請者的3,000萬港元主要的投資去向,對本港未來經濟發展或能帶來指標性的參考。而在可投資的範疇內,非住宅物業成為最熱門的投資項目,尤其商廈及工廈都是他們未來的主要投資意向。加上政府早前針對樓市「撤辣」,連帶有利非住宅物業市場。 業界指出,投資入境計劃當中的1,000萬元可投資非住宅物業,因此查詢者急增。特別是工廠的銀碼相對較小,得以受惠。其次是一些乙級或丙級的寫字樓都容易受到投資者歡迎。 去年本港經濟復甦不似預期,全年工商舖只有3,843宗成交,涉資610億港元,較2022年分別下跌14%及25%。如今政府推出「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加上預期美國減息在望,今年工商物業的成交量或可按年升15%至25%。 各國推政策吸納高資產人士 事實上,當全球大多國家面對人口老化,出生率下降的環境下,大多利用投資移民吸納別國的高資產人士和專才。一向被視為香港競爭對手的新加坡,自2004年便推出「全球商業投資者計劃」(Global Investor Programme),並一直與時俱進,經歷了數次改革和調整。最新一次於去年8月作出了調整。 根據新加坡經濟發展局(EDB)的說法,「全球商業投資者計劃」向擁有3年可驗證創業背景的全球投資者授予永久居留權。與任何政府的審理程序一樣,申請GIP所需的步驟結構很複雜。GIP計劃最大優勢在於申請人可以直接獲得新加坡永久居民的身份,並於兩年後,可申請成為新加坡公民。不過,今年3月起,申請人的投資從原來的250萬坡元(1,457萬港元),提升至至少1,000萬坡元(約5,828萬港元),門檻明顯較香港高。 日本方面,雖然日本沒有專為投資移民而設的計劃,但有意透過投資移民到日本的人,也可以申請「經營管理」簽證。申請人須投資500萬以上日圓在日本開設公司,或聘請兩名以上全職僱員。成功申請後,申請人可獲得五年、三年、一年、六個月、四個月或三個月的居留簽證,之後再按時申請延長簽證。 有消息指因日本政府快將推出「天使投資人」簽證(Angel Investors Visa),允許日本13個「國家戰略特區」的申請人(投資者),最長可擁有5年的日本居留權。希望藉此擴充日本所缺少的發展資金投資方。而日本將根據在戰略特區的實際成果,判斷是否新設正式的居留資格。 韓國的投資移民計劃相對較為簡單,基本上只要投放指定金額,便可以連同配偶、未婚子女申請F2居留簽證。申請人可以選擇公益事業移民投資計劃(Immigrant Investor Scheme for Public Business, IISPB)中的其一個投資方案。包括保本無息投資:投資指定金額於公共基金,5年後可退回投資本金。還有有風險的投資:投資指定金額於欠發達地區的開發項目,投資者有機會從中獲利或虧損。最低投資金額為5億韓圜,55歲以上退休人士最低投資金額為3億韓圜。投資五年後,就可以申請F5永久居留身份。 當香港鼓勵中東國家來港投資同時,中東國家同樣希望吸引世界各地的人才和財富,尤其利用房地產作為投資目標。例如中東和北非地區的金融樞紐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自2019年起允許外人擁有永久產權的房產,只要投資約450萬港元的物業,即可擁有至少5年期的黃金簽證,還可攜同家庭成員移民當地。 葡萄牙「黃金簽證」原本只需要投資物業就可以取得居留簽證,但最近已經取消這個途徑。大家仍然可以透過申請投資活動居留簽證移民到葡萄牙,成功申請的人士和家庭成員可以獲得五年居留權,到期之後可以申請永久居留。申請人士的投資活動須符合以下其中一項:創造至少10個就業機會、轉移50萬歐元資本於科研活動、轉移25萬歐元資本於公共服務、轉移50萬歐元資本於商業活動、轉移50萬歐元資本於建立商業公司,並且創造5個永久性就業職位,為期至少三年。 調查指新加坡吸引力勝香港 對比世界其他地方「黃金簽證」,有調查顯示香港未能進入前十名,其中葡萄牙黃金簽證全球最佳,香港競爭地區新加坡則排名第七。 移民諮詢公司Henley & Partners早前公布The Henley Residence Program Index 2024,報告顯示葡萄牙黃金簽證排第一、第二及第三名分別為奧地利及希臘,歐洲國家「黃金簽證」排名較前,申請時可以免簽在歐盟地區創業或生活 。 相反,在亞洲地區排名最高是新加坡,以65分排名第7。而香港則以60分排名第11,其中在「獲得公民身份的時間」、「公民身份要求」兩項為0分。 儘管排名較後,但投資推廣署對「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仍充滿信心,指已在首日收到多個申請和查詢,有來自包括東南亞及中東地區的人士查詢,該署預計新計劃每年可接獲4,000宗申請,但強調沒有訂下目標人數 。 早於2003年10月香港已經推出「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當年門檻設定為650萬港元,資金必須投資於金融證券或房地產市場上,七年內不可套現。後來本港樓價急升,政府於2010年將投資金額提升至1,000萬港元,同時將住宅投資剔出投資選項。直至2015年,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停辦。及至去年宣布重推,並將計劃命名為「新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 (詳細內容,請閱讀《CAPITAL [...]

本港時事

香港金融盛事周辦連串國際大型盛事 陳茂波:冀協同效應振興經濟

特區政府今日(7日)公布將於三月底舉行香港金融盛事周,屆時多項國際頂級峰會及展覽活動將在本港盛大舉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金融盛事周包括三項盛事,期間將舉行多個峰會和金融論壇,同時亦會舉行多項文化、藝術及體育盛事,冀透過協同效應,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並帶動本港零售、餐飲、酒店等行業,讓行業中的市民受惠。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今日(7日)在金融盛事周啓動儀式致辭。圖示(左起)可持續科技學院創辦人羅寶文、投資推廣署署長劉凱旋、陳茂波、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投資推廣署助理署長吳國才,以及米爾肯研究院亞洲區主席胡以晨主持儀式。 陳茂波:香港是亞洲區內獨一無二 功能全面的國際金融中心 陳茂波說,金融盛事周將包括三項盛事,包括匯聚全球頂尖家族辦公室的第二屆「裕澤香江」高峰論壇、聚焦應對氣候變化和綠色低碳轉型的「世界合一論壇」,以及由美國米爾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首次在香港舉辦的全球投資峰會。他指出,這些金融論壇涉及不同範疇,從資產和財富管理中心到國際綠色創科和綠色金融中心,再到私募基金以至另類投資的樞紐,顯示香港是亞洲區內獨一無二、功能全面的國際金融中心。 陳強調,香港作為「超級聯繫人」和「超級增值人」,連繫着內地和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和資本市場,可為投資者和資金創造價值和機會,另一方面,亦為國家和區域的經濟繁榮發展貢獻力量。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表示,在香港金融盛事周期間,本港將舉行三大國際級金融峰會。其中包括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和投資推廣署主辦的第二屆「裕澤香江」高峰論壇。論壇是為環球家族辦公室而設的頂級專屬盛事,將於3月27日舉行。今屆以「風中掌舵」為主題,突顯香港縱然面對充滿挑戰的外圍經濟環境,論壇將探討全球家族辦公室關注的議題,涵蓋為社會未來創造正面價值的科技影響力投資;於近年愈發成熟、結合品味與投資的藝術及高端精品市場;慈善事業和財富傳承;以及全球家族辦公室經驗分享。今屆高峰論壇邀請演講嘉賓,包括WndrCo創始合夥人、華特迪士尼集團前主席及夢工場動畫公司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Jeffrey Katzenberg;Wade Inc. 行政總裁、NBA名人堂成員、前邁亞密熱火得分後衛名宿韋特;迪拜王子Sheikh Ali Rashed Ali [...]

封面故事|鞏固虛擬資產樞紐地位

專題

封面故事|鞏固虛擬資產樞紐地位

近年虛擬資產投資發展蓬勃,某些產品的價值更一度暴升,吸引不少投資者加入投資行列。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許正宇在網誌中曾經用瞠目結舌來形容虛擬資產的急速變化。為有序發展虛擬資產,堵塞投資漏洞,政府發表了有關虛擬資產的政策宣言,表明香港要以可持續方式發展虛擬資產,其中包括清晰的監管制度。證監會上月終於公布了《適用於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營運者的指引》,利用發牌制度保障投資者,進一步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撰文 鄭敏琴、劉智恒、徐善雯、李樹明 證監會主席雷添良去年在一個活動致辭時表示,隨著虛擬資產逐漸融入主流金融體系,證監會正著手研究為有機會接觸虛擬資產的投資者提供保障,並且將繼續與投資者及理財教育委員會合作,加強有關範疇的教育工作。當時他已經指出,金融基建和市場環境目前更趨複雜,科技同時令各類型投資產品和平台推陳出新,為投資者帶來不少機遇和風險。當局一直密切監察市場最新發展和潛在風險,採取全方位策略監察香港上市和收購事宜、發牌,以及採取執法行動等。 虛擬資產的NFT曾經是炙手可熱的投資產品,不論個人或團體都推出各式各樣的NFT,交易量和交易總額不斷暴升。根據CryptoSlate公布的統計數據示,2022年NFT總交易量為555億美元,較2020年增長了390倍。不過,踏入2023年,NFT首四個月的交易量一直下跌。 ●虛擬資產價格大幅下滑  至於虛擬貨幣方面,近期出現不少營運商破產的個案,幣值亦大不如前。以較為普遍的比特幣為例,徘徊於25,000美元之間,比起最高峰時接近69,000美元,己經難以同日而語。觀乎NFT和虛擬貨幣投資,比起一年以前的熱潮,確有冷卻下來的趨勢。 不過,業界人士指出,在美國多個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相繼爆煲出事,以及銀行業爆發危機之際,全球虛擬貨幣公司爭相將資金轉移出美國。香港銳意發展虛擬資產管理中心,正好吸引虛擬資產公司來港。適逢近期亞洲區多個地方收緊虛擬貨幣的交易,或將有助加速本港打造虛擬資產行業的樞紐地位。 或有投資者質疑,香港政府這個時候推出虛擬資產營運者指引,會不會有一種明日黃花之嘆呢!正如許正宇兩年前在網誌所說,「有人認為虛擬資產只是空中樓閣、曇花一現,亦有人認為其有潛力發展成一種可持續的資產類別。沒有『水晶球』的我暫時下不了定論,須留待市場實踐來作出判斷。」 ●發牌有助規範行業防洗黑錢 從政府制定政策的角度出發,最重要是平衡監管及發展的需要,保護投資者利益及防範洗錢和恐怖分子籌集資金等風險。政府去年10月發表《有關香港虛擬資產發展的政策宣言》,表明為發展具活力的虛擬資產行業和生態系統,訂定政策立場和方針,以配合未來Web 3.0、元宇宙和虛擬資產的發展。證監會上月公布的《適用於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營運者的指引》於本月正式接受申請。對於無意申領牌照的營運者,則應着手以有序方式結束其於香港的業務。其實本港有不少具實力的初創公司擁有大量Web3人才。關鍵是市場發展及監管環境能否給予世界各地的Web3人才信心,如果能留住人才,相信熱錢會更積極凝聚香港。 (詳細內容,請閱讀《CAPITAL 資本雜誌》六月號,按此訂閱) ============= [...]

大中華時事

前海金融30條加強港深合作 放寬跨境投融資

人民銀行聯同多個監管部門及廣東省政府發布《關於金融支持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意見》(下稱《意見》),提出30條金融改革創新措施(「前海金融30條」),包括允許香港私人銀行、家族財富管理機構在前海合作區設立專營機構,支持香港資產管理機構在合作區設立合資理財公司,開展跨境資產管理業務,允許金融機構開展跨境證券投資等業務,以及適度放寬跨境投融資限制,以及加強深港金融市場的互通和監管合作等,目標2025年前基本實現與香港金融市場高水平互聯互通。 文件中特別提到,支持前海合作區以清單式申請授權方式,在與香港金融市場互聯互通、人民幣跨境使用、外匯管理便利化等領域深化改革、擴大開放。 多項專門對港擴大金融開放措施將實施。文件表示,擴大香港居民代理見證開立內地個人II類、III類銀行賬戶試點銀行範圍;在遵守相關法律法規、安全可控的前提下,允許在前海合作區和香港均設有分支機構的中資商業銀行、港資商業銀行開展內部數據跨境流動試點;允許香港私人銀行、家族財富管理機構等在前海合作區設立專營機構,支持符合條件的香港資產管理機構在前海合作區設立合資理財公司,依法開展跨境資產管理業務。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央行等金融部門在文件中提出,在前海合作區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有效路徑,包括允許開展跨境證券投資等業務,取消外商直接投資人民幣資本金專用存款賬戶試點,外商投資企業辦理人民幣資本金入賬結算業務無需開立人民幣資本金專用存款賬戶,便利前海合作區內企業在真實業務背景下靈活開展跨境融資,放寬境外放款限制,將放款上限比例由所有者權益的50%擴大至80%。 「前海金融30條」允許前海合作區內證券公司經香港持牌金融機構授權後,向其內地客戶轉發香港持牌金融機構發布的就港股通股票提供投資分析意見的證券研究報告,支持前海合作區內證券公司在境內開展跨境業務試點、承銷熊貓債業務等;允許證券公司、期貨公司在香港開展直接融資,支持前海合作區內符合條件的銀行和企業在香港直接發行人民幣計價的證券產品。並允許前海合作區內證券公司、期貨公司通過境外上市等跨境融資方式補充資本金,支持前海合作區內企業依法利用香港(開放式基金型公司或有限合夥基金等)平台進行融資及開拓海外業務。 文件還提出便利港企跨境投融資,支持港企港人在前海合作區創新創業,支持前海合作區內符合條件的港資小微企業在500萬元人民幣的限額內從境外銀行獲得人民幣貸款。 另外,將在前海合作區探索跨境支付清算新機制。支持前海合作區內符合條件的機構接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促進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業務。並且,拓展離岸賬戶功能。在賬戶隔離、風險可控前提下,支持符合條件的商業銀行在現行法律法規和外匯管理制度框架內穩妥開展離岸銀行業務。擴大基於離岸銀行賬戶(OSA)的離岸業務範圍,允許已取得離岸銀行業務資格的商業銀行在前海合作區設立離岸銀行業務專營機構或法人機構,為實體經濟開展離岸業務提供金融服務。 李家超:借力前海 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對於「前海金融30條」,行政長官李家超回應表示:「前海合作區一直堅持『依託香港、服務內地、面向世界』,是粵港澳大灣區內重要的合作發展平台之一。香港會以粵港澳大灣區和前海合作區為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切入點,進一步提升與廣東省和深圳市的高水平合作,推進大灣區高質量發展,共同實現新飛躍。」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說:「國家金融改革為港金融業帶來龐大機遇。特區政府和各金融監管機構會繼續與相關內地部委保持緊密聯繫,共同推進《意見》內各項提升深港金融合作水平的政策措施。 [...]

本港時事

許宇正:將就虛擬資產交易開放予零售投資者展諮詢

特區政府今日發表有關虛擬資產在港發展的政策宣言,闡明政府為在香港發展具活力的虛擬資產行業和生態系統而訂定的政策立場和方針。當局正加緊籌備新虛擬資產服務提供發牌制度,並對於日後檢討代幣化資產的產權和智能合約的合法性,抱持開放態度。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表示,虛據資產交易存在一定風險,如匿名性、反洗錢風險等,但同時帶動科技發展。因此政府將以兩步走推動虛擬資產發展,包括規管交易所以及操討開供於散戶投資者。許正宇指,政府建議引入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的法定發牌制度,而現時虛擬資產交易僅供800萬以上的專業投資者,證監會將就新發牌制度下開放予零售投資者展開諮詢。此外,政府亦會考慮引入虛擬資產交易所買賣基金(ETF)。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指出,香港正探索一些試點項目,藉以測試虛擬資產及其於金融市場的應用所帶來的效益,項目涉及NFT(非同質化代幣)、債券代幣化及數碼港元。他強調,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對全球從事虛擬資產業務的創新者社區開放和包容;政府正與金融監管機構一起努力,促進香港虛擬行業的可持續發展。陳補充,早前建議訂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制度,正由立法會審議。此外,金管局就發牌制度所收到的反饋進行分析,以確保制度反映國際監管機構的建議,同時應對當地情況。   對於證監會就引入虛擬資產ETF作出的相關公布,港交所聯席營運總監及市場聯席主管姚嘉仁表示,歡迎證監會的公布,准許以虛擬資產為基礎的在香港上市,進一步加強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並支持香港作為亞洲首選ETF市場的持續發展。他表示,非常期待虛擬資產領域將帶來的機遇。港交所已準備好迎接各項市場創新,實踐其「連接現在與未來」的企業戰略,並將與發行人及各方持份者緊密合作,專注於為香港ETF市場順利引入此類新產品,將適時向市場公布最新發展。   Web3.0營銷策略公司及領先非同質化代幣NFT交易平台Popsible對政府發表有關虛擬資產在港發展的政策宣言及有關的立場及方針表示歡迎。Popsible首席執行官顏昭輝指出:「宣言支持香港虛擬資產行業得以可持續和負責任地發展,明確和清晰的整全監管框架有效協助Web3.0及NFT的健康發展,期望可以解決行業亂象,建立公眾信心,並鼓勵更多商業及金融機構參與。我們亦積極向政府及有關方面提出建議,並期望政府可以向業界收集市見,一同推動金融創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