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時事

國泰擬削一成機師成本

業績轉差的國泰航空(00293),為了救亡,早前已進行兩輪大裁員,以減省成本。不過,裁減後勤員工似乎仍未夠力,國泰罕有地向機師落手。市傳國泰希望減省一成的機師成本,將會透過凍薪及削減退休金達到。 國泰因為燃油對沖錄得巨額虧損,令中期業績勁蝕二十億元,其後只好不斷透過裁員減省成本。《南華日報》報道,國泰的內部備忘顯示,去年國泰的員工成本為一百九十七億元,但機師就佔去當中的一半,雖然機師的數目只佔整體員工的百分之十四點六。國泰航務董事唐安娜(Anna Thompson)直指,此水平屬「太高」,有必要大幅降低有關開支,並增加生產力。 該公司決定向機師開刀,目標是到一九年前,削減一成成本,將進行凍薪,以及調整退休金。自今年五月開始,國泰已進行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裁員計畫,裁走六百名總部職員,佔整體在港員工的百分之二點三,當中更包括近二百個高級及中級管理職位。第二輪裁員則在六月進行,裁減四百名基層及非經理級別員工。到今次罕有地涉及機師,亦有機會影響國泰的形象,因為機組人員以往一直以國泰最優質的資產,亦是在大量廉航搶生意之下,國泰仍能保持競爭力的優勢之一。 市場一關注年否第三波裁員行動,但國泰管管理層一直未有正面回應。國泰主席史樂山於八月曾指出,集團現正推行企業轉型計劃,相信轉型後表現會更好,而三年期的轉型計畫正在持續進行中。 國泰一直將業績轉差歸咎同業競爭大太,而該公司亦在積極轉型,避免與廉航正面衝突。國泰早前將新發展方向重點放在歐洲市場,稱考慮開拓國際二線市場,上半年歐洲航線運力已顯著增加百分之九。國泰去年起開設多條新航線,包括馬德里、倫敦格域、特拉維夫、巴塞隆拿,今年十二月亦有直飛基督城。 港航愈做愈大 當國泰積弱之時,正是其他航空公司上位的機會,香港航空更是另一個世界。該公司近年不斷擴充機隊,今年年底機隊規模將增至三十八架,一九年目標是增至五十架。香港航空首席運營官王證皓近日披露,去年載客量為六百四十萬人次,今年上半年已達三百四十萬人次,同比上升近百分之九,今年上半年是港航表現最好的一個半年。港航更不斷增聘人手,將會再增聘逾一千名員工,當中包括工程師及飛機師,並會自行培訓的機組人員,培訓中心明年落成後可以陸續投入服務。 [...]

商事動態

裁員並非萬靈丹 修正策略更重要

自從二○○八年金融海嘯,以至之後的歐債危機,即使市場資金寬裕,企業經營仍然困難,以致近年各大企業裁員之聲不絕,當中以銀行業最慘烈。以去年計,德意志銀行及德國商業銀行都各裁員約萬人,渣打集團(02888)裁員逾八千,匯豐控股(00005)則在溫水煮蛙,每次裁員一百幾十。今年的裁員潮依然,最矚目當數國泰航空(00293)裁員六百,另國際運動產品巨頭Nike上月亦宣布全球裁員一千四百人,但裁員是否真的可令企業起死回生,還是讓企業走向萬劫不復之地。其實這要看裁員的效益而言,假如裁員純粹是減輕成本,卻可能影響公司運作,降低效益,當然是負面效應;相反,若裁員可提升營運效率,則確是挽救公司的良方。 裁員在學術上大致可分為三類,即經濟性裁員、結構性裁員及優化性裁員。先講經濟性裁員,就是因為市場因素或企業經營不景,經營狀況惡化,盈利能力下降,不得已要透過裁員來減輕經濟壓力。結構性裁員則是一家企業的經營方向或發展至某階段,所需要的員工不同,例如電訊盈科(00008)前身香港電訊在十多年前就曾經多次裁員,以配合集團發展。至於優化性裁員就是一家企業為了保持人力資源的質量,透過績效考核解聘能力不足的員工。 至於是那一種裁員,多數企業都會傾向解釋是結構性裁員。以較新的Nike全球裁員計畫而論,該公司在全球聘有逾七萬名員工,集團表明因應多項整頓結構計畫,例如從明年起把財務業績區域,從六個重組為四個,即北美、歐非中東、大中華,以及亞太和拉美地區,是故會全球裁員百分之二,以其聘用員工人數估計,即約一千四百人。 結構性裁員 坊間對Nike這家仍然賺大錢的運動產品大哥,突然作出的裁員計畫自感疑惑。不過,該公司週前公布截至今年五月尾的第四季度業績,季內每股盈利六十美仙,較市場預期的五十美仙佳。業績令投資者對集團流失市場至競爭對手Adidas的憂慮稍為紓緩。Nike第三季的業績叫人失望,尤其銷售額受到Adidas及Under Armour等競爭對手搶走不少。 Nike行政總裁Mark Parker表示:「Nike繼續在今日的動態環境及未來的增長基礎上取得短暫勝利。」他續指出:「透過Consumer Direct Offense計畫,我們會增加火力於二○一八財年尋找更多機會。這將是Nike創新的一個重要年份,我們透過在世界上更多主要城市與客戶建立更深厚關係,令這些事件成真。」 該公司的所謂「Consumer Direct Offense」計畫,其實就是月前提出的一個縮減資源計畫。集團會在全球裁減百分之二員工及兩成半的鞋款。市場預計公司會集中推廣旗下ZoomX、Air VapourMax、Nike React等核心鞋款。另有分析員認為Nike裁員並非單純為縮減成本,而是希望通過電商渠道發展,減少實體店舖數量及人力需求。換言之,Nike的裁員行動似是結構性裁員居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