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葉錦添【In the Island of Thinking. 解讀「世界」中的一角】

認識葉錦添(Timmy),是當年從媒體得知,他憑藉電影《臥虎藏龍》,獲得第73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藝術指導。但他的身份不止於電影界,廣義上是集服裝、視覺藝術、電影美術創作等於一身的藝術家。而在去年的11月,葉錦添的首個個人展覽更在HKDI登場,主題以「藝術、服裝與記憶」命名,藉著當中的作品向大眾說話,展開交流。當一個提及「記憶」的展覽出現時,自然引發觀者的想像力。 Text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跟葉錦添做訪談,腦海中不期然浮現出這兩個字 — 「很玄」。言談之間,他的話語包含著羽毛般的質感,彷如有種「不帶走一片雲彩」的悄然感覺。今次訪問,我們先試著潛進他的「世界」,一探大師腦海中的所思所感。有時會想,凡人如我,是否能夠解讀大師的心事?    C: Capital CEO T: 葉錦添(Timmy) 多維發展的人生觀 C:提到電影的美術指導(美指),葉老師你是前輩級人物,在事業上已經去到一定位置,如何能夠保持初心? T:這(初心)好像一直沒有變過,而且也不會改變。我是屬於不會在這方面有改變的人,我還是想嘗試新事物。 C:知道你八足很多爪,除了做電影的美指,還有其他的如舞台劇的服裝指導、電影創作、寫書等。你會否對某樣特定事物特別鍾愛? T:(樣樣)都鍾意,因為我很鍾意攝影,又愛做雕塑,同時也喜歡做衣服,現在又喜愛拍電影。我發覺將來的人應該好像我一樣,會是多維,而不是一維的。 C:既然涉足多個範疇,是否每件事都能隨心隨意? T:我自己慢慢地訓練有這種能力,實際上是怕自己會「諗嘢」去做。我常常相信,你直接感覺那事情是最真實的。不要去想,直接感覺;當你一想時,就已經是過去式。我做設計、做衣服也是如此。不會先想那人是怎樣,而是在還未確定時就做出來。不要去定義,要不然你便會跟著定義去走。 空間x時間的抽象演繹 C:那若然要用一件作品,甚或一齣戲來形容自己,你會選擇甚麼?  T:Lili會比較像吧!她是根據我整個世界的theory而展現,有關時間與空間的想法。人們經常都在時間、空間裡,你看到的事物中總會看不到自己。但Lili就不同了,我會經常拍攝不同照片,(將Lili)放在不同空間。我只為拍攝那個空間裡的人,有中環的大排檔,也有在印度拍恒河。我知道她(Lili)不是真人,但在相片中又好像真人,與相片中的人與事像是有所關連。又是真像,亦是假像。 C:聽說Lili大約是個17歲的女生。她既是個仿真度高的玩偶公仔,又經常出現在你近年創作的藝術作品中。某程度上,是否代表著你心底裡的一片童心? T:不是,我經常想做最抽象的事。人的世界很奇怪,一但成熟便會有所偏向;當你超過20歲時,你便會有一種傾向,慢慢成為你的性格。但我assume當你十多歲時,你是有傾向但還是不確定。我將Lili放在不同地方,她就是還有一種年青人的不確定性。而為何選女生呢?在男權世界,雖然現在情況有點不同,但女生通常是被動的。她有情緒,但沒有動機。這件事給我一個懶洋洋的方法,可以收納不同的東西:若然她是很積極,經常要做不同的事,但觀者看來不想做的話,兩者便會有距離,就會覺得「她」不是你。   在他眼中的「工作」 C:你一個人的時候,應該會經常思考這些事情吧! T:我承認現在的我在不停思考,但我的theory卻是「不思考」。我不是迤,而是沒有動機。迤可能真的甚麽都沒有,但你需知道我是好迤但我又很積極。我不會主動去找別人說「你開戲,給我工作啦」,我完全不會,而是別人跟我說後,便好好去做。就如流水一樣,像水般遇到石頭和山,對我來說沒分別,仍會一路繼續走。這不是隨遇而安,我控制不到結果之餘又不去控制結果,而結果卻又很清晰!當帶有目的時,這件事會有所規限。當你甚麽都沒有時,就會甚麽都可以來;當你未決定它時,便會有無限可能。 C:在你眾多的工作範疇裡,其中的美術指導取得了不俗的成就,你如何看這份工作? T:以前是沒有美術指導的,是從張叔平年代開始才有美術指導,幾乎香港的美指都在他那個年代才開始有的。那些年剛剛有一批人從外國讀書回來,受著法國新浪潮所影響,有徐克、許鞍華、譚家明等,他們革新了香港電影。我一路都沒有入行,一直像做個藝術家。我的電影通常都很藝術性,很少做commercial的,就算沒有飯開也不肯做。後來順理成章去到台灣開始研究京劇變裝成新的,我一直都將一些根底很深的東西翻來覆去。 C:當時幫助李安導演為《臥虎藏龍》擔當美指,都是因為它很有藝術性? T:都不是,但與李安是有很大關係的。那時候在台灣做舞台劇做到很失望,當李安找我時便去做了,工作時並沒有期待感。 C:在台灣面對的失望是? T:在台灣的失望,是因為你怎樣做整個行業也沒有起色,依舊沒錢請助手,做到很好卻仍不夠觀眾。同時間,又要面對資助問題,這種文化很特別。在香港又有點不同,(本土文化)會覺得很重要,我們會用很大力氣去做這些事。很多事從文化而來,但「商業」卻經常會從外國人視覺來看待;但我們會把文化想得很深入,會決定下一步如何是處。 C:反觀現在想入行當美指的朋友,你認為是難多於易嗎? T:提到機會,現在(新入行)又不是沒有機會的。在中國(市場)存有中間位,一方面電影很大規模,但制度尚待發展,中間處於一個很混沌的時間,可以做的有很多,中國電影存有中國式的狂熱。 C:做了這麽多嘗試,有沒有想過有退休的一天? T:這不是我選擇的,而是看運數。不止是因為知名度,我們的心總會有些感應。好像當你再也做不出一些作品時,就是時候叫你休息一下了。但若然一直有出品,你便會仍舊在「這件事」上不會放棄。這完全要看上天,如果它跟我說那裡還有好玩的地方,我便會繼續玩。 回港不忘尋找「答案」 C:今次回港做這個展覽,契機又是?  T:其實之前已很想返回香港。剛好我有個舊助手在這裡教書,學校的老師知道後,便跟我傾談。他們知道我做著很多展覽,香港人仍是要重新認識我,大部份香港人還以為我好像以前般還在做電影。我(做這個展覽)還帶有一個想法,就是我做了展覽後會否有更多人會「發神經」呢?香港真的太悶了,沒有機會去做些好玩的事。藝術家有樣好處,就是可以肆無忌憚地去發掘問題,然後在問題中去尋找答案。 C:這次展覽你也透過一些裝置為大眾尋找答案。 T:最主要是我想尋找一個香港新的視角。我多年沒有回港了,一回到香港當然是懷緬以往香港的舊事,這會令事情變得沒有前瞻性;但你要細找香港有甚麽特質,從以前到現在,其實內在不斷有所轉化、重組、update [...]

商事動態

HKDI Gallery 呈獻 : 殿堂級奧斯卡得獎美術指導葉錦添香港首展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李惠利院校為職業訓練局(VTC)機構成員,一直致力透過與不同的國際博物館及設計院校合作,推動設計文化活動。近日,HKDI及IVE(李惠利)便帶來「葉錦添:藍 — 藝術、服裝與記憶」,乃本年度HKDI Gallery為公眾呈獻的三項精彩國際展覽之壓軸。展覽現已開幕,亦是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得主葉錦添首次於香港舉辦的個人展覽。 葉錦添為電影和舞台設計非同凡響的服裝及佈景,多年來揚名中國及海外,而展覽亦將分為三部分展示葉錦添超乎想像的創作。展覽的第一部分特別展示21套來自電影的服裝及其他獨立創作,包括李安《臥虎藏龍》、吳宇森《赤壁》和馮小剛《夜宴》中的經典戲服。 從服裝設計到錄像攝影,展覽的第二和第三部分部分將集中介紹葉錦添的繆斯Lili,為葉錦添近年最具代表性的當代藝術作品之一:她驟眼看似一個普通的年輕女性,其實卻是一個戴著假髮的人體模型。曾與葉錦添一同前往世界各地的她塑造出另一個現實,多樣的裝扮使她與不同地方的文化結合。最後第三部分的「Robot Lili」更是全球首次並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首次現身的Lili進化新階段,是葉錦添對人工智能(AI)的冥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