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時事

【政經香港】股樓債匯延續升勢,出口信心跌至新低

香港的PMI 已經跌到歷史新低。 踏入2020年,隨著貿易保護主義進一步影響實體經濟,預期環球低增長的狀況將會延續,打擊港商信心,影響出口表現。在「低增長」及「低通脹」的環境下,造就歐美央行延續其寬鬆的貨幣政策重啟量寬(QE),如果繼續「放水」,股、樓、債、匯等資產價格有望延續2019年的升勢。不過,困擾本港的社會事件仍未平息,訪港旅客人數大降,嚴重影響零售、酒店和租務市道,料2020年初飲食業或有大規模的倒閉潮,商業地產的租金或住宅樓價均有下跌空間,或會影響港股表現。 撰文 葉永成 | 攝影 鄺銘漢 建銀國際首席策略師趙文利指出,2020年內地GDP增長將繼續略微放緩,預測2020年GDP增長將下滑至6%。通脹將在2020年上半年繼續上升,在今年第一季度見頂,上半年維持在高位,提高類滯脹風險,市場亦通常在滯脹或者類滯脹的背景下表現不佳。PMI(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及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領先指標顯示內地經濟可能短期見底反彈,但彈性不大。 已陷入衰退狀態 本地經濟方面,他認為,香港2019年第三季度GDP已下滑至2009年以來新低,同比增長下滑至-2.9%,環比增長下滑至3.2%,香港經濟正式陷入衰退狀態。香港近期的PMI 資料顯示中美貿易爭端及本地政治動蕩強烈拖累經濟,PMI 已經跌到歷史新低水平,10 月數據跌至38.5,顯示私營經濟的景氣度下滑至2003 年4 月以來最低。 建銀國際首席策略師趙文利。 「惟目前的數據大概還沒有完全反映下滑壓力,特別是如果就業市場開始惡化。因此相信經濟回暖需要等待的時間會比較長,至少要等到社會波動較穩定後,吸引更多的自由行、海外遊客流回香港。」 出口貨值按年跌2% 另一方面,香港貿發局預測本港今年整體出口貨值按年縮減2%,而2019年最後一季出口指數為18.8,較上一季下跌8.6,創歷史新低,反映港商看淡前景,認為未來數月出口繼續下滑。 香港貿發局研究總監關家明指出,環球經濟放緩,加上中美貿易摩擦,影響本港出口表現。「保護主義進一步擴散至更廣泛的經濟及地緣政治領域,令全球經濟持續不振的風險愈來愈高。」 香港貿發局研究總監關家明。 他說,這些不明朗的因素為本港出口商帶來前所未有的壓力。「香港貿發局調查顯示,65%受訪出口商預計明年整體銷量下跌,而環球需求減少(37.3%)取代了中美貿易摩擦(31.5%),成為他們首要憂慮。」 信心指數歷史新低 香港貿發局出口指數反映近期出口表現及港商情緒,50為盛衰分界線。香港貿發局大中華區助理首席經濟師曾詩韻表示,本港主要行業的第四季出口指數均遠低於50,當中以電子及鐘錶業跌幅最大,分別降至18.2及15.5,是有紀錄以來的最差水平,顯示出口商對前景愈來愈不樂觀。 在各出口市場中,日本被受訪港商看高一線,指數為47.4,中國內地及美國緊隨其後,同時錄得40.1。歐盟則下跌4.5至36.8,創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新低。她表示:「中美貿易摩擦已對逾半(56.5%)受訪港商的生意有不利影響,訂單下跌(70.8%)外,亦有更多港商被壓價 (由上季的44.1%,增加至今季58.1%)。」 她又說,超過三分之一受訪者(37.9%)已著力拓展其他替代市場,以減少依賴美國;一半表示將聚焦亞洲,接近兩成則會擴展業務至東盟國家。其他應對策略包括減價(17.9%)、降低最低訂貨量(15.4%)、轉移生產或採購基地(14.4%)及增加產品附加值(12.8%)等,較悲觀的受訪者則選擇縮減公司規模(17.9%)。 開拓東非成港商出路 中美貿易摩擦促使廠商另覓生產基地,東非成為其中一個選擇。香港貿發局亞洲及新興市場助理首席經濟師馬穎德表示,東非各國深化融合、城市化持續,加上基建設施改善及科技進步,均有助東非發展工業及優化產業結構。 她認為,埃塞俄比亞輕工業發展迅速、消費市場不斷增長,加上政府持續進行公共投資,帶動該國經濟強勁增長,成為東非崛起的領頭羊。「埃塞俄比亞政府除了改善當地營商環境外,亦在中國內地支援下,大力投資工業園,興建道路、鐵路及航運設施,以推動出口。當中連接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和鄰國沿海城市吉布提市的『亞吉鐵路』,有效改善對外交通,提升這個內陸國家作為製造業樞紐的吸引力。」 [...]

大中華時事

中央托市 三大理由

近期中港股市在貿易戰、土耳其危機及人民幣貶值下,變得脆弱無比。當中,滬指更在本週初逼近二○一六年初「熔斷」後的低點。就在危機四伏之下,市場傳出國家隊終於出手掃貨。中國證監會雖否認出手之說,似乎是為免重蹈早前暴力救市覆轍,只表示對股市弱勢關注。 然而,在今時今日的市況下,中央絕對有理由出手。先從國際層面看,在貿易戰中,美股一升再升,若A股繼續下沉,相信在談判中先輸了氣勢;其二,現時A股破淨股數量反映市場已有見底的徵兆,此時出手並不會造泡沫;加上土耳其經濟危機推高美匯指數,加劇人民幣匯率貶值情況,已造成中國金融動盪的危機。在三大理由下,相信足以驅使今次的救市行動。 上週股指震盪下跌,上證綜合指數一週下跌百分之四點五二,深圳成指跌百分之五點一八。兩市成交一萬三千八百億元,為五月初以來最低。至本週一(八月二十日),A股形勢未有好轉,滬指在接近下午兩時低見二千六百五十三點,逼近二○一六年初「熔斷」後的低位二千六百三十八點。 就在形勢危急之際,傳出中證監與分析員舉行閉門會議了解市況,A股隨即掉頭倒升,以全日高位二千六百九十八點報收,漲逾百分之一點一,終止五連跌。週二(八月二十一日)A股續上,滬指更重上二千七百點,收市報二千七百三十三點。至週三(二十二日)又見調整,上證綜指跌十九點或百分之零點七至二千七百一十一點收市,但似乎已在二千七百點築底成功。 A股瞬間回春,市場認為與「國家隊」出手有關。當中,內地傳媒報道,多家大型保險公司確認已於週一加倉,涉及股分包括滬深三百指數、中證五百指數成分股及金融股,每家公司加倉規模數億元人民幣,令一眾券商、銀行股爆升。與此同時,外電亦引述知情人士報道,中國政府相關資金已入市干預,大手買入藍籌股,支持A股市場。 而在沾染了A股的喜氣下,本港恒生指數亦連日轉佳,週二指數收報二萬七千五百九十八點,上升百分之一點四一。至週三即使A股回軟,但港股升勢未止,再升一百七十四點至二萬七千九百二十七點收市,連升四個交易日,累升八百二十七點或百分之三點零五。其中股王騰訊(00700)近四個交易日漲逾一成,重上三百五十元水平,週三收報三百五十九點四元。 入市?未入市? 雖然國家隊的手影明顯,中證監卻否認有出手,並指週一的會議是由中證監市場部牽頭,是市場部較為常規了解市場聲音的方式,目的只是調查市場觀點、了解行業對目前市場看法,只是在市場波動加劇的情況下,被放大解讀。事實上,上週五(八月十七日)亦曾有內地傳媒報道,中證監主席劉士余召集證監會多個部門開會,分析現時股市局面,商討應對之策,惟消息於週六(十八日)凌晨亦被證監會否認。 市場認為,中證監如此小心翼翼,主要是吸取了二○一五年暴力救市的教訓,以免愈救愈跌,讓投資者失去信心。跟當年比較,現時市場上有至少三大理由,讓出手變得合情合理。首先是貿易戰之下,A股不能跌得太難看,以免失掉氣勢。二是A股現時並沒有泡沫,而破淨股創歷史新高,因此有救市空間。再加上在外圍危機、人民幣貶值因素下,若再不出手,中國恐會進入金融震盪期。 貿易戰的陰霾下,中港股市近期跌跌不休,但在另一邊廂,始作俑者美國的股票市場卻仍有不錯的表現。美股三大指數近週持續造好,而由二○○九年三月九日踏入牛市起計,標普五百指數已累升逾三倍,而至本週二(美國時間),標指更正式創造出有史以來最長的牛市行情,耐力驚人。其中,蘋果公司無疑是美股的主要動力。由於憧憬秋季發布會來臨,將推出新款MacBook和iPhone等,該股早前突破萬億美元市值之後未有停步,上週五更創下二百一十七點九五美元的即市歷史新高。 美股走俏,主要是因為美國現時經濟狀況為近四年來最強,聯儲局雖然正在收水,利率仍然是處於較低水平,同時勞工市場強勁,失業率在歷史低位附近。連同特朗普政府再進一步加推稅制改革及準備大興基建等,吸引了國外資金回流,共有八千億美元支經濟。因此,美股抗跌性較其他市場強,自然是被全球投資者看高一線。 美股前景存隱憂 當然美股本身亦有隱憂,其中最大問題為當全部關稅落實後,對美國經濟影響大約有近一千四百億美元,加上特朗普減稅效力開始消散、聯儲局繼續「收水」等因素。大行就警告,由於美股投資者對沖下跌風險不足,一旦情緒逆轉,跌幅將被放大。再者,目前美股無論是走勢或估值,都與千禧年科網爆破前夕十分相似。 只是論表面繁榮,美股的確更勝一籌,因此美國政府以至特朗普不斷把美股的盛況當成自己的政績,美股每升穿一些阻力位,特朗普便在社交媒體Twitter公布好消息,溫馨提示一下自己對牛市所作的「貢獻」。如今年一月初,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一口氣突破二萬五千點歷史高位,特朗普就在各大社交媒體耀武揚威。同時,他亦不忘大踩中國股市,如本月初就在Twitter 接連發文指中國貨品實施關稅的效果,遠高於其他人預期。他稱,中國股市四個月內下跌百分之二十七,逼使他們要與美國商討,又指美國股市較以往更加強勁,當與中國的貿易協議重新談判後,股市將會大幅上升。 [...]

大中華時事

股市差 人幣跌 買樓避險

中美貿易戰正式啟動,全球股市被陰霾濃罩,其中國國企指數及個別大型中資藍籌股累計跌幅已逾兩成,技術性已踏入熊市,恒指如今亦徘徊在牛熊分界線間,有大行指出,港股正式步入熊市。然而,目前香港經濟面仍向好,加上企業盈利理想,與熊市的表徵似乎不太吻合。 在股市前景仍是莫衷一是之下,加上人民幣持續貶值,投資樓市似乎是更好的選擇。畢竟人民幣貶值會增加內地人到港投資物業的誘因,作為對沖人幣貶值的手段。再者,如今受惠於港珠澳大橋及高鐵快將通車,配合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都會吸引資金流入,加上在供應未能大增,同時需求不減下,樓價只會繼續向上。 七月首個交易日亞洲股市重挫,內地A股亦不能倖免,上證綜合指數挫百分之二點五二,跌穿二千八百點,創逾二十八個月新低。當天日經指數亦跌百分之二點二一,收報二萬一千八百一十一點,為四月中以來最低;南韓首爾綜合指數收市則跌百分之二點三五,收報二千二百七十一點,創超過一年低位。 環球股市受到貿易戰的陰霾濃罩著,港股自然無運行。七月首個交易日先走一轉地獄,上週二(三日)恒指一度大跌近千點,低見二萬七千九百九十點,創九個月新低,幸好午後在內地A股回升帶動下,才漸漸收復失地,但最終仍要跌四百零九點,收報二萬八千五百四十五點。至上週三(四日)港股再次向下,期指就再穿二萬八千點,恒指則跌三百零三點至二萬八千二百四十一點收市。 觀乎目前港股已是熊蹤乍現,國指連跌九個交易日,已從一月底的高位累挫逾兩成,技術性踏入熊市;至於恒指雖然暫時只較今年一月底的高位回落百分之十四點八,上半年亦跌百分之三點二二,徘徊於牛熊分界線,熊蹤未定,但觀乎往年帶著恒指走的騰訊(00700)及建行(00939)等焦點藍籌,已相繼從高位累挫逾兩成,大市已踏入熊市。 大摩下調目標 摩根士丹利首席亞洲和新興市場策略師郭強盛更警告,港股已步入熊市。他指出,恒指短期內將有大幅下跌風險,該行已將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十二個月目標從一千一百六十降低至一千,原因是美國加快緊縮政策,美國之外的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石油價格上漲,以及中美經貿關係緊張等。 基本上,若只按技術分析的硬指標來看,國企指數及個別大型中資藍籌股累計跌幅已逾兩成,無可否認,觸發市場憂慮港股是否已進入熊市。不過,渣打香港財富管理投資策略主管梁振輝認為,基於現階段的宏觀環球經濟形勢,配以未來一年的前景,依然處於正面狀況,而香港藍籌股普遍的企業盈利預期繼續理想,故不認為港股已陷入熊市。 另一方面,人民幣的跌勢仍未止,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連續八日下調,一度跌破六點六的關口,是去年十二月二十日以來首次。人民幣在岸價(CNY)和離岸價(CNH)於六月二十九日更雙雙插穿六點六四的水平,是去年十一月以來的新低。至週二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價和離岸價一度雙雙跌穿六點七三水平,其後人民銀行行長易綱罕有地指,正密切關注外匯市場波動,相信人民幣下跌主要受美元偏強和外部不確定等順週期因素影響。 言論一出,人民幣兌美匯價隨即回穩,但僅收復六點七的關口。事實上,中美貿易戰令人擔憂全球經濟放緩,人民幣自上月十四日至月底已累計貶值百分之三點四,在新興市場貨幣之中表現最差。 人幣見七點二 目前,市場人士均普遍認為,下半年人民幣會持續貶值。花旗銀行中國財富管理部投資策略主管吳晶晶預期,人民幣會有貶值壓力,短期內有機會進一步下試六點八的水平。內地的分析則認為,預期下半年人民幣匯率將逼近六點八至七之間。德銀的報告指出,寬鬆政策將令樓價面對上行壓力,以及人民幣將面臨貶值壓力,預期今年底及明年底,美元對人民幣將分別升至六點八及七點二。 在股市前景仍是莫衷一是之下,樓市似乎是更好的選擇。據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數字,本港樓價連升二十六個月,五月最新報三百八十二點六點,按月升百分之一點七,相對去年五月的三百三十三點六點,則升百分之十四點七。雖然政府剛推出「娥六招」,可是對於樓市保持升勢的影響不大。 一方面,如今人民幣貶值,令到資金避險情緒升溫,相信會吸引更多內地資金流入樓市。雖然對於內地人而言,人民幣貶值時,買港樓的成本相對增加,然而,在人幣兌美元於上半年微跌約百分之一點三之時,本港樓價在短短半年已升逾一成,升幅絕對可對沖匯價的跌幅。 另一方面,受惠於跨境交通基建港珠澳大橋及高鐵快將通車,配合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都會吸引資金流入。如港珠澳大橋預計在今年年中啟用,通車後,由香港至珠海的陸路交通可望由約三點五小時,大幅縮短至約三十分鐘,日後可在一小時內穿梭香港、珠江西岸及澳門。 [...]

環球時事

倫敦商學院:球隊於世界盃落敗可導致股市蒸發逾百億

倫敦商學院金融系教授Alex Edmans指出,英格蘭國家隊於俄羅斯世界盃的勝負有機會左右英國股票市場的表現,如被淘汰出局更可能導致市場蒸發120億英鎊。他指出:「運動賽事對很多人而言是個容易觸動情緒的話題,而專業及業餘投資者亦不例外。他們的投資決定受情緒影響,因此國家隊在國際賽事的輸贏並不局限於球場上,更能影響股票市場。」 Edmans教授的觀點源於研究運動競賽帶來的情緒波動與股票收益的關係。他與 Diego García和Øyvind Norli組成的研究團隊針對39個國家,分析了多達1,100場足球賽事的賽果對其股市的影響,發現當國家隊在國際賽事中落敗時,會令國民產生負面情緒,繼而引發該國股票市場波動,損失可達過百億英鎊。他續稱:「撇除環球市場狀況帶來的波動,我們發現如球隊於世界盃淘汰賽落敗 ,可造成該國股市翌日下跌0.5%。將這個數字套用到英國股票市場,便相等於120億英鎊的損失。今年股票市場的波幅顯示投資者目前相對敏感,假若國家隊未能於世界盃中晉級,此過敏的投資態度很有可能會持續。」研究同時發現,當國家隊於一個規模較大的賽事(如世界盃)中落敗、甚至被淘汰時,金融市場亦會受到更為顯著的影響。此現象對於英國、德國、法國及西班牙等熱衷足球運動的國家特別明顯。 Edmans指出:「我們發現國家隊的勝利並不會帶動該國的金融市場表現。這可能是因為球迷大多對自己追捧的球隊充滿信心,所以勝利算不上是驚喜,反而輸掉比賽卻令人吃驚。畢竟一場勝利僅代表球隊晉級,而落敗則代表球隊與賽事緣盡,後者帶來的情感反響自然更大。」2014年世界盃的賽果便印證了此研究結果。當國家足球隊於賽事落敗時,研究顯示,當中三分二的國家之股票市場會出現遜於環球市場的表現。例如,當年英格蘭以1比0不敵意大利,其富時100指數下跌了0.4%,而全球市場表現則維持平穩;當法國在八強的「世紀之戰」中敗予德國後,其股市下跌1.4%;而西班牙破天荒以5比1輸給荷蘭時,前者的股市亦出現了1%的跌勢。 研究結果唯一反常的是,當年主辦國巴西在準決賽中以7比1被德國擊敗後,其股市卻上漲了1.8%。Edmams教授表示:「這出乎意料的現象可能是因為戰果過於慘烈,反令投資者認為當時社會黨總統羅塞夫(Dilma Rousseff)在10月份的選舉中被趕下台的機會大大增加,更會被親商界的Aecio Neves取代。畢竟羅塞夫當選後並無兌現其選舉前承諾投資在教育、醫療和基建上,卻集中斥資數十億美元於建造世界盃球場,與巴西足球隊之間的密切關係令她的知名度大增,這次球隊慘敗自然影響她的名聲。以此個案而言,股票市場亦同樣受到比賽賽果牽制,只是箇中原因涉及其他因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