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資本政經

「雙學三子」真違法 輕判屬最佳選擇

— 有關行動是違法的,參與者應該很了解將面對的後果。 — 反對派利用全港利益跟政府「賭」,政府有責任去制止。 –「放生」沒有可能,「重判」則會反彈,如今已是輕判。 「反東北發展案」的十三名示威人士,及「衝公民廣場案」的「雙學三子」——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因律政司要求覆核刑期,上週先後被改判即時監禁八至十三個月,及六至八個月,觸發全城再度熱烈討論,反對派更直指兩案為政治檢控。 其實,早於幾年前所謂「公民抗命」的概念被提出時,無論是政府,甚至是提出者本身,都已講得清清楚楚,有關行動是違法的,參與者應該很了解將面對的後果,以及須負上的責任。 尤其是「佔領中環」,堵阻了交通,打擊了經濟,賠上了名聲,影響到很多人之餘,更是反對派以全香港的利益作為籌碼,去增加自己的政治本錢;潛台詞更是,以此威脅港府以至北京,要與反對派談判,否則搞垮經濟,一拍兩散,玉石俱焚。 若然政府被揸頸就命便乖乖就範,後果堪虞——香港以後便難以管治。因此,對於任何違法行為,政府絕對不能鼓勵之餘,亦不能姑息,更要帶出一個訊息——不能容許反對派利用別人的利益作為籌碼跟政府「賭」,政府絕對有責任去制止,反對派自己也需要付出成本。 於是,接下來的問題,只是怎樣處理明知後果仍然干犯者罷了,而選擇共有三個。第一,是「放生」,此乃沒有可能者,否則如上所說,反對派只會變本加厲,故只能選擇第二:輕判,或第三:重判。 如果選擇重判,相信很多人的反應會很激烈,所以,輕判是最佳選擇,而此前判處的社會服務令,則起不到阻嚇作用。這可見於此後在二○一六年年初農曆新年期間爆發的旺角騷亂,可謂相當「無厘頭」,如果任何違法行為打著「抗爭」的旗幟,涉事者只須履行社會服務令掃掃街便能了事,類同事件肯定陸續有來,社會就永無寧日矣。 如今「雙學三子」的刑期全部不足一年,比起「七警案」個個被判監禁兩年,已經算是輕判了。之後上庭的佔中「3+6」人,就要重判,至於怎樣才算重判,恕本人並無如此政治智慧了,留待一眾法官判斷吧。 至於今次是否「政治檢控」?該十六人是否如其自稱的「政治犯」?兩個答案皆是百分之一百否定的,因為一眾被告的行為,根本就是犯法,法官只是有一定的「政治考慮」罷了,如果法官認為事件的影響深遠,為了讓政府日後有效管治社會,判刑自然較傾向於政府。不過,在現有體制下,如果對判決有任何不滿,犯人有權上訴。所以,坊間鬧法官、鬧法制的聲音,完全是嘈音。 吳鴻生 南華集團主席 《資本壹週》社長 劉若文:《資本壹週》總編輯 [...]

本港時事

DQ四議員 誰是贏家

履新不到一個的特首林鄭月娥,上任至今的言行,無不為了修補社會撕裂和緩和行政立法關係,大家都以為香港社會終可重拾正軌,但梁振英遺留下來的問題,在七月十四日引爆。高等法院當天下午頒布裁決,裁定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的宣誓屬於無效及沒有法律效力,議員資格被褫奪。「DQ四議員」成為梁振英扔給林鄭的「大禮」,梁振英和律政司乃於去年底入稟高院司法覆核,梁宣布不連任的時間為十二月頭,或許梁振英只是緊跟後人大在之前的一個月為「宣誓風波」釋法走,向有問題的議員提出司法覆核,但從裁決到今所引發的振盪,相信是梁振英也難預計。 DQ後,民主派方面手忙腳亂,因為一下子失去了三位直選議員和一位功能組別議員,連同之前褫奪資格的梁頌恆及游蕙禎,共失去六個席位,本來在直選分組點票還佔決定權的局面,在七月十四日驟然失去,至於能否保住關鍵否決權,還要看日後補選的勝負。但補選是以合併還是分開,將成為泛民可否重奪立法會話語權的關鍵。而四位被DQ的議員會否上訴又是另一個關鍵,首先四位已失去議席的前議員,除要被法庭頒令支付訟費,以及要交還議員薪津,兩者金額合共逾一千萬元,要是上訴的話,又是無財不行,以四人的財政能力,相信是有心無力。 法理方面,區慶祥法官頒下的判詞,對剝奪四名議員資格的依據,是《基本法》一百零四條及人大常委會對此的解釋、《宣誓及條例聲明條例》相關案例,而按照法律的嚴格要求,四名議員在宣誓中「加料」,明確抵觸法律。尤其甚者,港大法律學者陳弘毅日前撰文提到「釋法確有追溯力但對當事人或有不公」,對當事人不公已擺在眼前,問題是追溯力是可追溯到香港回歸之日。換言之,有市民或是梁粉向上屆在立法會宣誓同樣有問題的黃毓民或梁國雄提出司法覆核,法院會否接受或是有何判決,均是民主派要思量之事。以絕大部分民主派支持者來看,梁游兩人之被DQ,實犯了不該犯的錯,但梁國雄等四人之被DQ,則是徹底暴露人大釋法對香港制度之影響。 建制派在DQ出了結果後,形勢更是大好,首先如先前所述在直選分組點票中,壓過泛民,只是在日後補選成功達陣,立法會勢必為建制派主導。不過建制派部分成員,似乎樂極忘形,譬如陳曼琪便在其面書中舉起「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之道具,慶祝民主派四名議員被DQ,行為極之膚淺。當然,於部分建制人士看來,前後六名民主派議員被DQ,既是除去了眼中釘,心頭恨,建制派必然會在立法會十月復會,把握千載難逢時機,通過打壓民主派的議案。但正所謂「趕狗入窮巷」,民主派必然作出頑強或拼命的對抗,現時的民主派雖則呈現混亂,但也罕有地團結,共同迎對危機。再者,民主派必然在補選中大打悲情牌,喚醒中間派的選民,到時,選舉或會有出乎意外的結果,所以,建制派何必在現階段作出如小學生之幼稚舉動。 林鄭新政府本以為在開局之初,做好民生議題、和梁振英劃清界線,便可有個好開始。但高院的裁決,完全打亂林鄭的部署,下一步如何應對,百分百傷透林鄭新政府腦筋。要是林鄭應泛民要求,政府在應對梁、羅、劉、姚上訴時不作答辯,等同放生四人,還他們議席。要是這樣的話,如何向中央交待,也會失去建制支持,所以,林鄭斷不會讓不答辯情況出現。林鄭最應做的,就是讓補選分先後進行,即是先補選游梁兩人議席,再補選其餘四個空缺,讓建制或泛民來個了結,誰勝誰負,與她無尤。林鄭稍有偏袒的話,修補社會裂痕或緩和行政立法關係,只會成為空話,香港只會重回梁振英的鬥爭歲月。 [...]

專題

泛民潰散 政改曙光

① 最厲害的一著是,港府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② 泛民可謂揸頸就命,任由宰割,相關議員隨時破產。 ③ 現時採取的「拖」字訣,絕對是下下策,不如呈辭。   四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的宣誓案,高等法院上週五(十四日)裁定,四人資格被撤銷,並且由宣誓當日(去年十月十二日)起生效,及須支付訟費。計及此前被判喪失資格的梁頌恆與游蕙禎,非建制派合共已丟失了六個議席。   雖然,特首林鄭月娥聲言,暫無計畫再就議員宣誓問題提出司法覆核,不過,這並不代表事件就此告一段落,相反更是陸續有來。皆因當日涉嫌在誓詞中「加料」的反對派議員,多達十五位,減去被褫奪資格的六人,還有九人可能「有手尾跟」,即使特首不提司法覆核,市民也可出手,正如下週三(二十六日)便輪到朱凱迪及鄭松泰的案件展開聆訊。   事實上,連串的DQ,乃前特首一早鋪好的路,林鄭可以置身事外。而最厲害的一著是,港府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從前泛民最喜歡玩法律,往往提出司法覆核,窒礙政策推行,如今港府只是遵循法律途徑執正來做罷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誓詞中「加料」的議員中,沒有一個來自公民黨,可見後者相當醒目。   這還不特止,佔中「3+6」人則被控以屬於刑事的公眾妨擾罪,當中亦不乏立法會議員。事件發展下去,泛民的幾大巨頭,包括陳方安生、李柱銘,以至陳日君,都可能會被檢控。   [...]

本港時事

DQ四議員 考驗行政立法關係

上週五,高等法院裁定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四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結果和預期只有部分被DQ不同,連同之前的梁頌恒及游蕙禎,泛民地區直選議席驟減得十四席,被建制派超過,分組點票堡壘即時淪陷,建制派大可修改議事規則防「拉布」,關鍵否決權也如風中殘燭。泛民陣營經過連日商討,決定會在週三財委會上利用規程,令財委會難以審議其他撥款,以宣示民主派對政府之不滿,更直言若DQ解決不了,民主派與政府是不可能有正常關係,議會不能正常運作。   律政司和梁振英於去年十二月頭,再出手要求法庭取消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的議員資格。案件於七月十四日下午有裁決,四人全部敗訴,被取消議員資格。四人及泛民陣營得悉結果,同感意外。一眾民主派議員和四人在判決後於立法會召開記者會。梁國雄指,今日是法國國慶,即法國大革命紀念,紀念法國人在巴士底監獄起義,爭取民主,在香港卻是在劉曉波逝世之下,港人同時被打入「巴士底監獄」。他感謝劉曉波給予勇氣,建議全體民主派議員及記者為劉曉波默哀。     劉小麗則指,到這一步大家都應清晰見到,不論是梁振英還是新特首林鄭月娥,都是用「一手蘿蔔、一手大棍」的威權政府管治模式來管治香港,今日是DQ議員,未來是一地兩檢和廿三條。羅冠聰表示,民主派不論政見也是整體,可惜政權打壓之下,超過六分一地區議席被奪,損失關鍵否決權。他批評政府一直指是法律爭議,以釋法實行政治決定,破壞法治,破壞立法會,反問一個會打壓政見的立法會,未來如何參與。他指政權打壓不可怕,最可怕是人民不決志起身反抗。姚松炎則形容,今日是香港民主運動向前踏出的力量,政府愈邪惡,市民愈要努力,民主運動需要大家努力支持。   分組點票失守   DQ案判決後,再有三名直選議員被褫奪資格,民主派只餘下十四席,建制派的十六個直選議席壓過民主派,加上功能界別早為建制主導,意味泛民失去分組點票的堡壘。建制派大可在十月復會,透過修改議事規則,收窄民主派的「拉布」空間。按《基本法》規定,有關政改、修改基本法、彈劾特首等重要議案,須取得全體議員的三分之二,即最少四十七票支持,只要泛民守住廿四席,便可手握「關鍵否決權」,令港府無從入手。民主陣營由最初的廿九席,到有六人前後被DQ,民主派的議席縮減得廿三席,如果補選後六個議席全由建制派取得,民主派又不能取得醫學界陳沛然支持,相關議案便可通過。 不過泛民議員因應DQ裁決作出激烈反彈,上週五及週六兩次財委會會議都因秩序問題而腰斬,影響五十億元教育新資源等多項撥款審議。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週一及週二一連兩日開會,商討對策。週二晚上,泛民會議召集人涂謹申及各黨派亦有代表出席,包括民主黨胡志偉、許智峰、鄺俊宇、尹兆堅、公民黨郭家麒、譚文豪、人民力量陳志全、街工梁耀忠、教協葉建源、香港本土毛孟靜、衛生服務界李國麟、工黨張超雄與及同樣要對DQ官司的朱凱迪。     經過近一個半小時會議,涂謹申稱明白社會對此撥款有很高期望,民主派在週三財會上,會審議三十六億元的教育新資源撥款,至於會如何處理議程上的其餘七項撥款申請,涂謹申拒絕透露,「我地肯審議呢個教育撥款,至於其餘細節、安排和策略,我地係唔會公開」。教育界葉建源則稱,有信心教育撥款明天能通過。涂謹申表明,現時要視乎林鄭如何把上屆政府成功取消四位議員資格的「死結」解開,直言若解決不了,民主派與政府是不可能有正常關係,議會不能正常運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