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迎戰16度:綠色存款證 助本地綠金普及化

  全球綠色金融熱潮冒起,本港近年綠色金融發展亦有增速的情況,不少上市公司如中華煤氣(00003)等亦發行綠色債作為領頭羊。但跟全球市場相比,無論是規模還是標準,仍是較落後,有待市場上的大型企業及政府出一分力支持。而作為個人投資者除了認購零售存款證,想為環保出力,在投資時亦可多加留意公司的ESG表現,近年不少ESG相關產品均有不錯的表現,在這些範疇中投資,有望打造雙贏局面。而匯控(00005)本月初首次發行綠色零售存款證,入場費一萬美元,雖然息率不算吸引,但勝在入場門檻低,兼可於二手市場買賣,有助普及化綠色金融產品。 匯豐上週於香港發行亞洲首批綠色零售存款證,客戶可透過分行、中小企中心、個人網上理財及流動理財應用程式認購,其託管、代收利息及到期贖回費全免,並以先到先得方式發售,雖然現時認購期已過,但該存款證可以在二手市場中轉讓。 是次由匯豐發行綠色存款證所得的款項將根據其綠色債券框架,用於為合資格業務和項目提供融資,以推動經濟向低碳、適應氣候變化及可持續發展轉型。合資格行業包括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益、節能建築物、清潔運輸、及可持續水資源管理等。這批存款證存款期為三個月,固定票面年息一點七一厘,入場費一萬美元(約七萬八千港元),即到期後每手存款證收息四十二點七五美元。 由於現時市場上的三個月美元定存息動輒都達兩厘或以上,加上年結在即,銀行紛紛推優惠「搶錢」,不少三個月港元定存息率亦均有兩厘或以上,當中若以三個月定存比較,以工銀亞洲的四點二厘最高,入場費僅一千元,上限十萬元,但須是全新客戶且以指定手機程式開立戶口。另外,星展香港近日上調港元定存利率,香港客戶以全新資金存款二十萬港元或以上,三個月及四個月最新定存利率,分別由二點三五厘上調至二點四厘。 可二手市場買賣 有理財專家坦言,大碼客或對豐是次產品並無興趣。不過,相信以匯豐廣泛的客路,不乏一些保守客戶購入,加上是次存款證勝在無新資金要求,同時可以在二手市場轉讓,比定存相對靈活,成為其一大優點。 另一方面,這是本港市場首個綠色存款證,可謂發展綠色金融的里程碑。匯豐香港行政總裁施穎茵指出,本港以至亞洲的發行人和投資者對環境和社會投資主題愈來愈看重。她相信這次發行,讓更多零售客戶有機會參與可持續發展經濟,並在亞洲區鞏固香港作為國際綠色金融中心的地位。 全球環境氣候問題嚴峻,已波及人類的社會、經濟活動,故金融市場亦難以置身事外。德國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中心最近研究報告顯示,目前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高達四百一十二ppm水平,創下三個世紀以來新高。科學家預計全球平均氣溫於本世紀末將上升三至四度,海平面亦有機會上升五十至一百厘米,沿海城市首當其衝可能被淹沒,造成龐大經濟損失。 氣候劇變亦正威脅著不少企業的前景,近期著名例子有由於美國加州山火,使過百年歷史的全美最大電企太平洋瓦電因支持不住天文數字索償,要申請破產保護。因此,市場上基金經理在評估公司時更加小心,除傳統的經營層面及財務分析外,亦會細看天氣因素對業務的影響及公司的ESG(環保、社會和管治)理念,如公司所在地有無氣候變化問題,從而推斷資產及設備受損風險高低。市場的綠色金融投資產品和債券亦興起,以求應對和改善環境問題。 發展遠落後歐美 根據氣候債券倡議組織最新報告,去年全球綠色債券發行量按年增加百分之三,達一千六百七十三億美元,當中美國、中國和法國的發行量居前三甲,佔全球發行總量四成七。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於「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排名第三位,僅次於紐約和倫敦,但根據三月份的「全球綠色金融指數」排名,則只位於第三十一位,綠金發展大大落後於鄰近城市如上海、北京、首爾和新加坡。 根據金管局的數據,一八年在香港安排和發行的綠色債券總額達一百一十億美元,同比增長二點三七倍。然而,觀察香港綠色債券發行人的結構,大部分還是政府、類政府組織或金融機構,企業只佔少數。 此外,近年全球興起ESG投資,歐洲佔全球ESG投資的百分之五十二點六,美國佔百分之三十八點一。日本近年亦有急起直追的情況,一二年日本佔全球ESG投資不過百分之零點一,但一八年已攀升至百分之七,超越加拿大成為全球第三大ESG投資市場。相對而言,香港卻十分落後,根據一六年地區數據,香港僅佔全球ESG資產百分之零點零六。 其實香港坐擁龐大且流動性充裕的資產管理市場,絕對有潛力發展成為綠色金融領導者。花旗香港及澳門區行長及行政總裁伍燕儀就認為,香港的銀行、公共事業和巨企應牽頭投資,令綠色金融市場壯大,尤其公共事業如港鐵(00066)、中電(00002)和地產商等具規模公司應大力推動,除有推廣效應外,該類機構發行債券金額較大,有助帶動創造規模效益。 需定立綠色框架 事實上,近年不少上市公司先後發綠債,如港鐵,據公司一七年可持續發展報告指出,公司已發行共六項綠債,總規模近七十八億元。而新世界發展(00017)、太古地產(01972)及領展(00823)亦相繼發行綠債,支持旗下的綠色項目,這些企業都對市場帶起了引領作用。伍燕儀認為,商界和政府亦應共同研究綠色標準,提升社會認受性。中國和歐洲等地各有綠色框架,香港卻未有一套多邊認可的認證標準。而標準建立後可提升商業社會以至廣大用戶關注度。 而作為個人投資者,除了可考慮購入綠色零售存款證,亦可以在投資時以ESG為其中一個考慮因素,這不止可為地球出一分力,亦有機會帶來好的投資回報。原因是愈來愈多企業不僅對自身有ESG要求,在商務合作中亦把ESG作為合作夥伴考量的條件。在投資者層面上,在ESG方面表現出色的企業,一般都有較可靠的訊息披露,營運也相對穩定,投資風險較低。 全球以ESG投資策略管理的資產於過去六年已翻了一倍多,於一八年達到三十點六八萬億美元規模。全球最大規模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行政總裁拉里.芬克(Larry Fink)預言,未來五年內所有投資者將廣泛使用ESG指標協助衡量企業價值。 而在香港的恒生指數在本年五月推出了恒指ESG指數,旨在把ESG成分加入恒指的衡量中。其評分衡量採用了香港品質保證局(HKQAA)提供的可持續發展評級與研究結果。該研究通過七個核心指標衡量每一家公司在各個實務的成熟度。 [...]

專題

迎戰16度:工業污染成災 綠色金融助轉型

中國過去的經濟發展以工業起家,雖然近年致力轉型向互聯網、服務業發展,但以工業為主的第二產業仍佔了全國國月生產總值(GDP)的兩成以上。而工業污染更佔污染總量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為中國環境污染的主要根源。嚴重的工業污染造成人命、經濟上的損失,因此政府積極推動工業升級轉型,讓國家走向低碳,過程中,金融信貸上的支持,成為重要推動力。 在今年三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開發銀行印發了《關於加快推進工業節能和綠色發展的通知》(工信廳聯節〔二○一九〕十六號),鼓勵地方工業節能主管部門與開發銀行利用人民銀行補充抵押貸款(PSL)等信貸政策,支持企業提升能效、讓生產更清潔,以及讓資源有更好的綜合利用。 此後,各地的金融機構紛紛響應,針對企業技術改善等實際需求,探索了一些綠色信貸資助模式。當中上海市經濟信息化委與國開行上海分行近日就搭建「上海產業綠貸」綜合性融資服務平台,重點服務節能環保和綠色製造領域的新產業、新技術、新項目。四川省亦主動對接企業需求並印發通知,建立綠色發展重點項目庫。至於浙江省湖州等地,亦推出了「綠色工廠貸」、 「綠色節能貸」、「綠色信用易貸」等新貸款模式。 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的綠色信貸推薦項目若三百五十四個,涉及資金需求約一千六百億元(人民幣.下同)。經開發銀行獨立審貸,有關企業已獲得二百多億元授信額度,有力地緩解了企業在綠色轉型上的資金壓力。政府推出相關措施,是為了應對國內嚴重的工業污染問題,根據中國環保部主管的一五年《中國環境報》透露,工業污染佔污染總量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為中國環境污染的主要根源。 七大行業破壞性大 工業生產過程中所形成的廢氣、廢水和固體排放物對環境都會造成污染。在中國,工業污染主要集中在少數幾個行業中。當中造紙、化工、鋼鐵、電力、食品、採掘、紡織等七個行業的廢水排放量佔了總量五分之四。造紙和食品業的化學需氧量(COD)排放量則佔了總COD排放總量的三分之二,有色冶金業的重金屬排放量佔重金屬排放總量的近一半。 而世界衛生組織(WHO)自二○一三年起開始追蹤空氣品質,以評估其對心臟病,中風,肺癌和其他呼吸系統疾病的影響,發現在一五年裏,中國和印度各有一百一十萬餘人的死因與空氣污染有關,兩國死亡人數佔了當年世界空氣污染總死亡人數的一半。 雖然在今年六月,中國生態環境部對外發布《一三至一八年中國空氣質量改善報告》,《報告》指出,與一三年比較,中國七十四個採樣城市的PM2.5平均濃度下降百分之四十二,「藍天保衛戰」取得階段性進展。不過,《報告》認為,目前中國還有六成以上的城市PM2.5年均濃度仍未達到每平方米三十五微克的環境空氣質量標準要求,與每平方米十微克的世界衛生組織準則值亦有較大差距。一些重點區域、重點時段的環境空氣質量改善不明顯,北方地區秋冬季重污染天氣仍然頻發,因此治理工作任重道遠。 工業綠色化為當務之急,根據科技部《綠色製造科技發展「十二五「專項規畫」,綠色製造是在保證產品的功能、質量、成本的前提下,綜合考慮環境影響和資源效率的現代製造模式。它是通過技術創新及系統優化,使產品在設計、製造、物流、使用、回收、拆解過程中,對環境產生最少影響、同時資源能源利用率最高、又對人體健康與社會危害小,並使企業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協調優化。 成功節約三億噸煤 中國積極開展傳統製造業的綠色改造,已利用綠色金融手段推動近五百個綠色製造重點項目實施節能、節水、資源綜合利用等改造,同時積極培育節能環保、新能源汽車、新能源裝備等產業。通過一系列有效措施,中國工業低碳轉型取得了積極成效。工業和信息化部的數據顯示,中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在一六年、一七年兩年累計節能約三億噸標準煤,實現了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雙贏。 而在各城市中,深圳更是一個工業成功升級綠化的典範。作為中國四大一線城市之一,從○八年到一七年十年時間,深圳的地區GDP增加了二點八倍。至一八年,常住人口達到一千三百零三萬人。與此同時,深圳市的年均PM2.5濃度在最近五年持續下降。另外深圳市環境公報自一三年起,計算全年二氧化硫和可吸入顆粒物(PM10)平均濃度時,已將單位由每立方米毫克替換成了每立方米微克計算。可見污染問題並沒有隨經濟發展而驟升,反而大降。 能夠魚與熊掌並存,深圳市政府的妙法除了在能源及交通上做到綠色,亦因為當地的工業上在綠色金融幫助下轉型。具體的政策包括在一一年於全市推出碳排放權交易制度體系。有關制度是指企業將政策制定者分配的減排指標拿到市場上交易的行為,藉此鼓勵企業減碳。 而一三年六月,深圳排放權交易所更正式啟動碳排放權交易,成為國內首個啟動碳排放權交易的交易平台。至一六年,深圳碳市場的八百一十一間管控單位碳排放總量相較一一年下降了二百一十五萬噸,下降幅度為百分之六點二三。 [...]

專題

迎戰16度:港推基金認證 力拓綠色金融

亞馬遜山火災害、瑞典環保少女通貝里(Greta Thunberg)對氣候變化的關注呼籲,國際近來熱議解決氣候變化之勢,也預視了綠色金融將成為未來世界的潮流。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市場,加上受惠於中國一帶一路政策,在綠色金融上的發展必然可大有作為。然而,若要為這個國際大趨勢做好準備,先要在綠色金融產品的品質上做好監督工作。是故,香港品質保證局近日宣布,推出「綠色金融認證計畫—綠色基金」,為綠色金融產品提供第三方認證服務。 香港品質保證局於上週三(九月二十五日)宣布,推出「綠色金融認證計畫──綠色基金」,為綠色金融產品提供第三方認證服務。香港品質保證局早於二○一六年開展「綠色金融認證計畫」的研發工作,在制定綠色金融認證計畫的過程中,參考了多個國際及國家標準,包括《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清潔發展機制、國際資本市場協會的《綠色債券原則》、中國人民銀行公告〔二○一五〕第三十九號及其附件《綠色債券支持項目目錄》;ISO 二六○○○:二○一○社會責任指南等。 當局除了會推出綠色金融發行前證書 ,以審定申請者提出的環境方法聲明之充分性,判斷綠色項目能否帶來正面的環境影響;亦會發出綠色金融發行後證書,即根據申請者提出的環境方法聲明,每年核查實施綠色項目的進度和有效性。透過綠色金融證書及認證標誌,協助發行者吸引更多潛在綠色金融投資者。其實至今年的三月底,綠色金融認證計畫已完成三十四個綠色債券的認證個案,發行總額預計超過六十億元。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對計畫表示歡迎,並指出:「繼去年成功推行綠色債務工具的認證,計畫現擴展至綠色基金,這將進一步加強市場對綠色金融產品的信心,有助我們繼續發展香港成為區內的首要綠色金融樞紐。」劉怡翔續說,樂見近年香港市場中,以氣候、綠色、環境或可持續發展作為投資重點的基金數目日益增加。 漂綠問題 綠色基金或稱為環境基金、或生態基金,是指一些投資於綠色項目的基金,而相關的投資一般會佔總投資的六成以上。綠色基金以促進企業環境績效、發展綠色產業和減少環境風險為目標,主要會聚焦於霧霾治理、水環境治理、土壤治理、污染防治、清潔能源、綠化和風沙治理、資源利用效率和循環利用、綠色交通、綠色建築等領域,可以引導資金流向態環境保護的產業。 市場對綠色認證問題愈來愈重視,主要是因為在綠色金融領域中,發展一大挑戰為產品的質素。近年全球綠色金融發展如火如荼,但由於市場上仍缺乏一套標準定義何謂「綠色」,投資者難免會憂慮「漂綠」(greenwashing)風險。 所謂的「漂綠」問題,即投資項目為了得到融資,借綠色金融過橋,掛上「綠色」的標簽,卻名不符實。漂綠的方式有很多種,例如在產品上的「漂綠」,包括一些標榜「高效能」的電子商品,但卻含有有毒物質,又或者一些號稱純天然的商品,卻含有砷或甲醛等有毒物質。又例如一些企業以「綠色」為幌子,實質把籌集資金用於與環保無關的日常營運支出,或投入環保效益有限的項目上。 當中,大眾汽車(Volkswagen)在一五年就曾經出過「柴油欺詐」的綠色醜聞。當時大眾汽車積極在美國推廣其柴油車款,低排放是主要的賣點,但美國環保局其後發現很多大眾柴油汽車在引擎內裝有儀器,令它們在廢氣排放測試時表現更好。最終大眾汽車承認在測試中作弊,更指全球大約有一千一百萬輛汽車有所謂的「作弊裝置」。另外,如花旗集團(Citigroup)在一五年曾推出千億美元的支持清潔能源方案,同時卻被揭發其一直為美國煤炭發電商的最大的融資者。 統一標準 正由於漂綠情況並不罕見,市場上統一的綠色標準以及第三方的認證變得相當重要,只有遵守嚴格的標準,本港才能發售到貨真價實的綠色金融產品,讓市場投資者有信心。 [...]

本港時事

港府首批綠色債券超購三倍

政府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中表明希望發展綠色債券市場,而港府於上週終於成功發售首批綠債,並獲得極好的市場反應,超購達三倍,令香港向成為綠色金融樞紐邁進一大步。 港府5月22日宣布成功發售首批綠色債券,是次債券的發行金額為十億美元,年期為五年。由五月十日起於香港、倫敦、巴黎、法蘭克福、阿姆斯特丹、波士頓、紐約和新加坡舉行路演後,該批債於5月21日定價,收益率為百分二點五五五,(與五年期美國國債差距為三十二點五基點)。 近期中美貿易戰升溫,令股票市場更為波動,加速資金流入債市,而綠色債券亦成為熱捧對象,故今批綠債的認購金額超過四十億美元,超額三倍,亦令最終定價較初步價格指引收窄十七點五個基點。債券獲超過一百個國際機構投資者認購,最終五成分配予亞洲的投資者、百分之二十分配予歐洲的投資者,餘下百分之二十三售予美國的投資者。 該批綠色債券募集的資金將撥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為具環境效益和推動香港可持續發展的工務工程提供資金。債券預期將於五月二十八日交收,並會於港交所(00388)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債券並獲標普及惠譽給予AA+評級。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政府很高興看到市場對香港政府發行的首批綠色債券的熱烈反應,反映投資者對香港信貸狀況的肯定,亦以及對香港推動可持續發展和應對氣候變化工作和努力的支持。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於二○一七年的《施政報告》便提及,政府將帶頭發行綠色債券,翌年港府宣布推出借款上限達一千億元的「綠色債券發行計畫」,為本港的綠色工務項目提供融資,同時成立「綠色債券資助計畫」,以鼓勵綠色債券發行人透過香港品質保證局的「綠色金融認證計劃」申請綠色認證。 由於全球各國對環保的意識不斷提高,綠色債券的市場潛力愈來愈巨大。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BI)數據顯示,去年在香港安排及發行的綠色債券總額已達一百一十億美元,按年大升二點三七倍,不少內地及海外機構選擇在香港發行綠色債券,去年非香港機構所安排並發行的綠債規模達九十億美元,佔總量的百分之八十三。 [...]

大中華時事

迎戰16度:把握綠債機會 港強化金融中心地位

發展綠色金融為近年全球大趨勢,在這方面發展落後的香港,近日終於急起直追,首筆由政府發行的一千億元綠色債券正進行路演。金管局早前更公布三項措施,推動本港綠色金融發展,包括在銀行引入綠色金融及可持續發展評估及目標,加強金管局的負責任投資,以及成立綠色金融中心。 全球的綠債市場急劇擴充,綠色金融產品亦愈來愈多元化,香港的綠色機遇處處,再加上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亦注重綠色發展,香港在資金籌集、項目配對、風險管理、專業支援等基建投融資方面具備優勢,有望成為區內,以至國際綠色金融中心。 香港政府發行的首筆借款上限為一千億元綠色債券,於五月十日開始進行路演。比起一般政府債券,綠色債券會將所得資金用於資助符合規定條件的綠色項目,亦必須投放於符合氣候變化等符合認證要求的項目。 據了解,這批綠債由控(00005)及東方匯理銀行擔任安排行,政府為此舉辦多場路演,向市場推介;路演地點包括香港(十日)、倫敦及波士頓(十三日)、巴黎及紐約(十四日)、法蘭克福(十五日)、阿姆斯特丹和新加坡(十六日)。隨後將根據市況,可能最快於五月下旬發售以美元計價的債券。 三招配合發展 為配合綠債的發展,金融管理局早前公布了三招推動本港的綠色金融發展,包括第一招,建立銀行界的綠色發展框架,當中金管局銀行政策主管梁偉耀指,當局將逐一對銀行進行「體檢」,評估銀行界現時的綠色金融發展進程,並參考國際組織的建議,冀於一年內盡快建立框架,隨後再訂立一套具體目標。 第二招為在外匯基金中增加投資與環保概念相關項目,金管局計畫將環境、社會及管治(ESG)的概念,作為外匯基金日後的投資原則,並優先考慮符合ESG標準的投資項目。 金管局副總裁余偉文解釋,ESG投資項目可包括直接在公開市場購買海外綠色債券基金,甚至投資可持續基建發展項目,如風力發電場等。至於第三招,則為設立「綠色金融中心」,為銀行界提供技術支援。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指出,局方將分三階段推進綠色及可持續銀行。第一階段主要會提高銀行業界對綠色金融的意識,並根據國際標準,建立一個評估或量度銀行「綠色」基準的共同框架;第二階段將與銀行業界商討建立一個綠色及可持續金融推進的具體目標;第三階段則是落實、持續評估和審視進度。 銀行界對綠色金融前景普遍樂觀,匯豐銀行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估計,市場未來對可持續發展投資需求熾烈,匯豐兩年前已承諾在二○二五年前為可持續金融投放一千億美元的投資和融資,至今已完成約三成。中銀香港(02388)總裁高迎欣揚言,期望銀行界日後可就推動綠色相關的貸款,提供較低息的利率。 持分比例極低 事實上,綠色金融已成為市場投資的趨勢,香港現時有四十七間銀行擁有一定數量的綠色資產,但普遍佔總資產不足百分之一,總規模約六百一十億元,因此發展潛力是相當可觀。 綠色發展理念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當時發達國家開始對「先污染,後治理」的經濟發展模式進行反思;一九七四年,德國成立了全球第一家生態銀行,專門為一般銀行不願接受的環境項目提供優惠貸款。至於綠色債券市場則是興起於二○○七至○八年間。二○○七年,歐洲投資銀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於盧森堡交易所發行了一隻氣候意識債券(Clim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