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迎戰16度:工業垃圾湧入 藉機推動「綠色經濟」

自中國於二○一八年一月起實施全面禁止進口二十四種「洋垃圾」的政策。全球多國陷入「垃圾恐慌」,大批歐美洋垃圾轉戰亞洲各地。當中,香港原來亦已成了一個淪陷點。其實垃圾回收價值不能忽視,只是一般本地回收商在苦無配套下,令很多有回收價值的垃圾淪落堆填區,故促進本地回收商升級改善技術已成為燃眉之急。 綠惜地球早前向統計處索取去年垃圾棄置量數據,無論家居、工商業的人均廢物棄置量均有增無減。其中工業垃圾棄置量更不尋常地連續兩年大幅增加,去年棄置量為一千三百八十公噸,比一七年增加百分之二十四點四。由於一七年時,本港的工業廢物棄置量已較一六年增長了百分之二十,顯見情況或已「失控」。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估計,工業垃圾飆升是「內外夾擊」造成的,近年內地收緊廢料入口標準,於是不少「洋垃圾」以循環再造為由改為進口本港。他指,近年新界區增加了不少塑膠處理公司,均是由外國進口垃圾後,抽取貴價物料轉售,但剩餘的物料就棄置至本港堆填區,這大大推高了工業垃圾數量。另外,在內地收緊進口標準下,部分本地廢紙及廢膠無法出口,亦增加棄置量。 此外,環境局曾定下目標,要把都市固體廢物(即工商業及家居總和)的每人每日棄置量,減低至一公斤。不過,綠惜地球取得的最新數據顯示,一八年人均每日棄置量反由一七年的一點四五公斤增至一點五三公斤,增幅達百分之五點五,遠高於百分之零點八的人口增長率。朱漢強促請政府落力防止外來低端廢物湧入,免令香港當上「垃圾崗」。 同時,應加強本地的回收及再造能力;而政府和立法會亦應爭取在本立法會年度內,盡早通過廢物按量收費政策。 垃圾具一定價值 其實工業垃圾不是沒有價值的,近日倫敦大學學院(UCL)研究人員發表報告,指出美國「綠色經濟」每年產生一萬三千億美元收入,佔美國GDP約百分之七,更創造了近九百五十萬個工作崗位,相當於美國勞動力的約百分之四。 報告指,當地的環境企業近年出現了大規模的成長,如空氣污染、回收和廢棄物管理、土地補救和水處理等領域,顯見回收業商機不容看少。 不過,垃圾回收的價值亦有不同層次,當中低端的垃圾回收業即使有利可圖,但對環境造成損害卻往往得不償失。以印尼為例子,位於爪哇的一條名叫班亨(Bangun)的鄉村,當地村民們就是從外來的垃圾堆中尋找塑膠和鋁材出售給回收公司,或是找一些燃料給豆腐製造商作為燃料。 分類垃圾賺來的錢能用來資助各種活動,其中有村民指出:「每年有十七至二十位村民可以去朝聖,都是靠用垃圾賺來的錢。」亦有村民指回收垃圾讓他得以支付孩子的學費,還讓其家庭買到更多牲畜和房子。不過,雖然回收業賺到錢,但大量的垃圾其實威脅村民的健康。環境組織Ecton的研究發現,班亨村的地下水和附近供給五百萬人飲用水的Brantas河,已經被塑膠微粒污染。 香港一直以來,以「左手來、右手去」的方式,把回收廢料運往中國賺錢。根據環保署數字,一六年香港回收的一百九十一萬噸都市固體廢物中,高達百分之九十七出口到香港以外的地方,才加工循環再造。因此,香港的回收業跟印尼的鄉村可謂分別不大,普遍處於低端水平,再加上本地的人力成本高,所以回收業更難賺錢。而且香港土地不足,本地垃圾已為堆填區帶來龐大負擔,在如此困局下,若接收海外垃圾,將加重壓力。 回收業必須升級 香港若要擺脫這種困局,一方面需要對垃圾進口有更嚴格規定。另一方面,垃圾回收業必須要升級,才能得出相符的價值。以可口可樂為例,該公司夥拍兩企業透過解聚合作用(depolymerisation),把從海洋及海灘撿拾的低質量廢膠分解,剔除雜質後,再重塑成原材料,製造出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PET)膠樽。這是一個成功將低質量廢膠轉化成高質量膠樽,令廢膠再現第二春的例子,絕對值得香港跟從的方向。 本港部分回收商近年亦有升級行動,以在元朗設有回收工地的瀚康集團為例,公司投資了五千萬港元添加新機器、場地、壓縮車,以把廢料「產品化」。在新技術下,有別於過往香港回收商只是把回收垃圾壓縮便運走,這些機器可以把不同的塑膠分類,也可因應各類型塑膠相應地製作出不同的成品,例如再生膠粒或是工業用打包帶,據稱每日可處理一百至二百噸廢料。 瀚康董事長林少華認為因應中國的禁令,回收行業正面對行業轉型的時候。現在除了把產品做到符合中國政府的進口要求,亦要符合歐盟、東南亞等地區的規定,這樣才可以提升產品在市場上的競爭力。不過,因應人力、運輸經營成本持續上升,而產品價格以及銷售渠道前境未明朗下。對整個行業來說,這些投資充滿著風險。 仿台灣補貼模式 分析指出,港府可效法台灣推出生產者責任制,商家向政府管理的回收管理基金徵費,政府以補貼垃圾處理費用的方式填補回收商的虧損,加上政府優先採購合規的再造產品,為下游增加出路,令回收業可穩定營運。而這種方式在台灣推行後,廢料回收量在○○至一六年間大增近六倍。 香港浸會大學嘉漢林業珠三角環境應用研究中心主任黃煥忠形容,本地的回收商仍在苦苦掙扎,每當回收物的市場價過低時,回收商避免虧蝕便拒絕回收,政府亦沒有營運基金確保回收市場價格平穩。所以政府若以補貼垃圾處理費用的方式填補回收商的虧損,雖然回收商未必「賺大錢」,但至少不會「蝕住做」。這做法可以推動回收市場發展,市場氣氛愈好,回收商便有錢賺,當市場不穩時,回收商亦可靠補貼維生。 此外,加快推出垃圾收費政策亦是加強減廢及推動回收的方式。台灣的台北和南韓的首爾這兩個城市都通過類似的計畫減少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垃圾處理。 學者認為香港不一定要推出類似上海的強制垃圾分類措施,一來本港沒有相關的法規作規管,二來會引起巨大的社會紛爭。反而回收政策應以便利民眾為先,建議當局可增設更多回收點,並設統一垃圾中心處理垃圾分類。 [...]

本港時事

中國啟動碳排放交易 掌握綠色經濟話語權

儘管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但其他成員國均表示該協定是不可逆轉,中國大可把握這個機會,填補及領導全球綠色經濟的發展。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政府大力推動綠色經濟相關的政策,例如建立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許可證交易市場,並將會在2017年內啟動。 事實上,碳排放許可證交易並非新事物,歐洲和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都已經採用這種限額和交易市場。當地政府為溫室氣體排放設定了上限,讓企業購買和出售排放許可,希望以此釋放市場競爭,推動節能和清潔技術的使用。交易的理念是減少排放的公司得到獎勵,而落後者將付出更高的代價。 參加交易的製造廠、電廠等企業可以根據各自的配額進行排污;如果削減了污染,就可以出售餘量,或是把它存起來備用;如果用盡了現有配額,那就需要購買更多的配額,而購買價格通常具有懲罰性質。 全球最大碳排放國 不過,現時中國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在2015年,中國的企業和其他人為活動釋放了約104億噸氣體。有專家估計,要是縮減碳排放後,中國釋放氣體的數據大約只能減半。對中國政府而言,如何說服以國企主導的工業體系,去接受這個新的概念,相信會是一個重大挑戰,尤其大多數企業在排放污染物時都沒有權衡過環境成本。 因此,中國官員目前已經放棄了一開始宏大的目標,打算從相對較小的規模起步。在2015年後,習近平宣布了一項國家排放交易計劃,作為和奧巴馬政府一起正式承諾的支持新氣候協議的一部分,當時北京的決策者提出的碳市場計劃包括八個部門,比如鋼鐵、石油化工和建築材料等。根據專家和地方政府籌備工作組的說法,發改委把一開始很有可能加入市場的行業驟減至三個:燃煤電廠、水泥和鋁。這些行業的生產流程相對簡單,收集數據更容易。航空業也可能會被包括在內。 除了鼓勵減低炭排放外,要實施綠色經濟,還得要其他政策配合。日前,中國人民銀行、發改委、財政部等聯合印發《廣東省廣州市建設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總體方案》,提出在廣州市花都區率先開展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點,力爭5年內通過制度、組織、市場、產品、服務、保障措施等領域的創新探索,試驗區綠色融資規模較快增長,綠色貸款不良貸款率不高於小微企業貸款平均不良貸款率水平,基本建立綠色金融服務體系。 綠色金融改革九大任務 有關方案列明九大任務,包括(一)培育發展綠色金融組織體系;(二)創新發展綠色金融產品和服務;(三)支持綠色產業拓寬融資渠道;(四)穩妥有序探索建設環境權益交易市場;(五)加快發展綠色保險;(六)夯實綠色金融基礎設施;(七)加強綠色金融對外交流合作;(八)構建綠色金融服務主導產業轉型升級發展機制;(九)建立綠色金融風險防範化解機制。 方案又指出,加強與港澳地區合作,支持符合條件的港澳地區金融機構在試驗區設立合資證券、基金、期貨和保險公司,拓展綠色融資渠道。支持在全口徑宏觀審慎政策框架下開展跨境融資業務,允許金融機構和企業在符合宏觀審慎管理制度的前提下從境外融入資金,穩步推進企業外債登記制管理改革。 對於在試驗區內的外資企業,她們可以透過境外的母公司或子公司,按規定在境內銀行間市場發行人民幣綠色債券。至於港澳地區的機構投資者,如則可以按程序在試驗區內開展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QFKP)業務,如設立合資證券、基金、期貨和保險公司,拓展綠色融資渠道,參與境內綠色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和綠色創業投資基金投資。 除了廣州外,還有四個省區都成為了綠色金融試驗區,分別是江西省贛江新區,貴州省貴安新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哈密市、昌吉州和克拉瑪依市,以及浙江省湖州市、衢州市。每個省區的任務各有不同,其中浙江省湖州市及衢州市的任務,是要構建綠色金融組織體系,支持符合條件的民間資本發起設立民營銀行、證券公司和保險公司等,重點支持地方生態環境建設和綠色產業發展;支持符合條件的「兩高六新」(即高成長、高科技、新經濟、新服務、新能源、新材料、新農業、新模式)綠色企業在中小板、創業板和主板上市等。 若然中國能夠透過上述政策,成功打造綠色金融,相信將有利於日後推出碳排放交易等措施,引發出綠色經濟的潛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