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未分類

【中國音樂】天籟敦煌:樂韻中的古今對談

在歷史的長河中,敦煌從盛極一時的繁華絢爛都會,逐漸衰落成黃沙中的破落小城。然而,敦煌的文化藝術精髓,卻從沒有褐色過。敦煌莫高窟經歷了從北涼至元朝十個朝代,在時間的洪流中,仍留下了492個主要洞窟,當中過半數的壁畫都與音樂有關。一場偶遇,一絲緣分,將14個人牽引在一起,成就了「天籟敦煌樂團」的誕生,將敦煌壁畫從千里以外的戈壁沙漠帶回香港,並以音樂將千年文化古城與國際金融中心串連起來,來一個古今對談。 撰文  余美玉 | 攝影  張展銳、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有1600多年歷史的敦煌,由於地理位置貫通中西,是文化交匯之地,敦煌壁畫也融合了中原和西域的宗教、宮廷、民間的音樂及舞蹈。敦煌共有492個主要洞窟,其中有關音樂的壁畫超過一半,約240個,樂器就有逾4500件。除了飛天樂伎、不鼓自鳴樂器等,壁畫內的經變圖有超過500多組的大小樂團,走進敦煌洞窟猶如步入了古代的音樂廳,樂師在彈琴作樂,敬佛禮讚,演奏出天上人間的音樂。 「千手千眼」與觀音結緣 有關天籟敦煌樂團的一切,都要由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非執行董事紀文鳳這位「敦煌迷」說起。她記得在2010首次到訪敦煌,當時敦煌正在進行數碼化的工程,看到洞窟內鬼斧神工、令人目不暇給的壁畫,令她感動不已,更成為了莫高窟的功德主,那是敦煌唯一一個以觀音為主題的洞窟,有兩幅白描千手千眼觀音經變圖,因此紀文鳳得了個「千手千眼」的外號。其後,她又與香港學者李美賢合作出版了《立體看敦煌》一書,記錄她與各學者在傳承敦煌文化所作的貢獻。 而與一眾中樂小樂師相識相遇,也是一場緣份。天籟敦煌樂團團長茹健朗憶述,於去年四月他與幾位同學應垂誼樂社邀請,代表香港演藝學院中樂小組遠赴赫爾辛基參加交流演出,身為垂誼樂社理事會副主席的紀文鳳也有同行。當表演完畢後,大夥兒外出遊玩時卻錯過一班船,在碼頭上紀文鳳就與茹健朗及副團長陳韻妍攀談起來,無意間提起敦煌,紀文鳳突發奇想,不如組一個中樂團,用中國的傳統樂器呈現敦煌音樂,來一個古韻薪傳。 以樂會友推動敦煌文化 紀文鳳解釋:「一來敦煌文化涉及的知識範圍極廣,有歷史、藝術、音樂、文化、建築、珠寶設計等,值得我們深入認識。音樂可以觸動人的心靈,透過聲聲樂韻更容易地將敦煌文化傳入學校和社會。其次是藉此提高中樂在香港大眾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以創意去推動中樂的古典之美,影響更多父母讓孩子學習中國樂器,弘揚中國音樂文化。最後是回應國家『一帶一路』的倡議,促進一帶一路沿途國家的文化交流,實行以樂會友。」 對於紀文鳳這個建議,茹健朗也慎重考慮了幾天,「敦煌音樂很少人做,而且相關的古譜和文獻為數不多,壁畫記載的音樂亦只能意會。不過,敦煌文化跟中樂不可分割,自己也很想尋根,究竟本身學的中樂是如何演變過來,透過呈現敦煌音樂可以探古知今,讓大家用嶄新角度欣賞中樂及壁畫,因此決定答允加入樂團。」 不過,在香港經營樂團已非易事,況且更要與千里之外、千年之前的敦煌拉上關係,更是難上加難。茹健朗指出,最大的挑戰是找人籌組樂團。在敦煌參觀不同洞窟時,他留意到壁畫的樂隊組合都是8、16、32人,他覺得從小型樂隊組合開始會比較合適,於是決定以8人為創團人數,而8個人的樂器亦是根據壁畫的樂器而定,「跟傳統民樂及中樂小組不同,我們沒有拉弦樂器,這是由於壁畫上拉弦樂器很少見,多以笙、琵琶、箜篌、排蕭為主,因此我們也以這幾種為主要演奏樂器。」最後他找齊8位樂師,2位作曲家,再加上2位行政人員、榮譽團長紀文鳳,以及香港演藝學院碩士生導師、中國首位竹笛表演藝術博士楊偉傑擔任藝術指導,全部加起來共有14位成員。 活化壁畫重譜天上仙樂 由於有部份團員從未去過敦煌,因此紀文鳳於去年率團到敦煌作文化探索之旅,讓他們在敦煌石窟的壁畫中想像演奏場景,在腦海中重譜音符,活化敦煌音樂,將天上仙樂帶回人間。紀文鳳感嘆:「敦煌洞窟已有上千年歷史,現時有些部份已難以修復,未來可能會因氣候變化而進一步褐色,甚至湮沒。敦煌是如此神秘、吸引,去完一次會想再去,似乎是冥冥之中的感召,有幾位樂團成員在看到莫高窟時,也感動得流下眼淚。」樂團經理陳天姿是古箏演奏者,她是深受感動的其中一員,「我學習中樂多時,知道敦煌壁畫的存在,但不知其中的歷史價值和底蘊。在莫高窟內,我透過壁畫彷彿跟千多年前的人以音樂溝通,這深具文化傳承的意義,也跟我學習中樂的初心一樣。」 由於古時沒有錄音機,敦煌音樂只有文字記載,而且也沒有速度及節奏可供參考,加上壁畫上的演奏排位,都是為了視覺效果,所用的古樂器與現代的中樂器也有分別。要重現敦煌籟音,對作曲家與演奏者而言,的確是難度甚高。駐團作曲家之一的甘聖希表示,敦煌音樂包含了中原、西域音階及頌經三大元素,交織互融。樂團現有十首樂曲,除會參考古譜及文獻翻譯入音,也會將名曲重編和演奏,以及以壁畫為靈感,創作出全新的曲目。 以《天籟》向饒公致敬 樂團的主題曲《天籟》就是出自甘聖希之手,引用了敦煌25首琵琶古曲中的一首《慢曲子心事子》,「這曲子是我對敦煌壁畫的想像及感受,是全新創作的樂曲,但是特別加了一首饒公解譯的琵琶古譜進去,與《天籟》的主題調子對唱,猶如古今對話,並藉此向饒公在敦煌學上的偉大貢獻致敬。」陳天姿笑言,雖然敦煌壁畫了很多樂器的圖像,跟現代的中樂樂器很相似,但其實也有一些分別,為了更真實地呈現敦煌音樂,樂團特別請人按圖像改良樂器,團員更專程飛往北京找老師學習演奏古樂器,再不斷嘗試及練習,終在今年8月一場《「天籟敦煌‧淨土梵音」》的音樂會中一鳴驚人,並在上月受邀在敦煌當地演出,讓只應天上有的淨土梵音,在人間也得幾回聞了。 借古喻今勿步敦煌後塵  最後,紀文鳳回憶指初到敦煌,除了感到震撼之外,還有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她一踏上敦煌這片土地時就想到,敦煌曾經在古絲綢之路的咽喉之地,匯聚了不同文化,是多麼繁榮先進,可是這大都會最終也逃不過衰落的命運,變成黃沙中的廢墟。這令她聯想到同樣經濟繁盛、匯集中西文化的香港,近年正面對很多發展阻力,削弱其競爭力。「敦煌正好是一面很好的借鏡,我們應引以為鑒,不要讓香港踏上敦煌的後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