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廖錦興:全球糧食危機迫在眉睫

討論起烏克蘭戰爭,普遍的關鍵詞是「武器」、「制裁」、「能源」和「難民」,但影響全球近80億人的糧食短缺問題卻沒有受到充分的重視。作為主要糧食出口國的俄羅斯因為遭到國際制裁幾乎無法出口糧食,而素有歐洲糧倉之稱的烏克蘭則超過30%耕地淪為戰場,其黑海的港口更因戰爭被封鎖,令歐洲、中東國家及整個非洲大陸都要面對不同程度的糧食供應不足問題。在新冠疫症肆虐下,近年消費者食品價格上漲,世界各地無力負擔健康膳食的人數增加了1.12億,總數接近31億,這數字在俄烏戰爭破壞供應鏈後進一步推升,更影響糧食、肥料和能源的價格。   事實上,全球許多國家一直面臨糧食短缺問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轄下的世界糧食計劃署剛剛發佈2022年的《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報告,報告顯示去年全世界共有7.02億至8.28億人面臨饑餓,與2020年相比增加了4600萬人。值得一提,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受饑餓影響的人數共增加了1.5億。特別在較多發展中國家的地區,2019年到2020年的饑餓人口增加比例不容忽視,2021年面臨饑餓影響人口在非洲有2.78億、亞洲為4.25億、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為5650萬。預計到達2030年仍將有近6.7億人面對饑餓,佔世界人口的8%。 在糧食嚴重缺乏下,富裕國家也受到高通脹、高價格的影響。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大豆油和棕櫚油期貨今年來已分別上漲約48%和36%,而小麥期貨更上漲超過50%。眾所周知,小麥是加工食品行業主要的原材料,因此全球食品價格必然大幅上升。同時因應糧食危機,各國紛紛出手干預,根據國際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的資料,包括印尼、印度、馬來西亞、阿根廷、埃及和土耳其等受到嚴重影響的國家,已宣佈限制本地小麥、玉米、豆類、麵粉等糧食出口,這些保護主義政策持續加劇食物價格上漲及通貨膨脹問題。 糧食是人類的必需品也是地區穩定與否的關鍵因素。中國作為人口大國,相信必然也面對糧食危機。剛在上月結束的2022年金磚國家峰會中,其中一個重要議題便是糧食問題。金磚五國擁有豐富的氣候、環境、土地、漁業等天然資源,全球約三分之一糧食產自金磚五國,俄羅斯更是全球最大的小麥出口國。但地球村共有80億人,而因新冠疫症和戰爭產生的糧食危機,將會令數以億計的人挨餓,甚至死亡。因此糧食危機只能透過全球各國齊心努力,合作分配來解決,首先就是要利用談判和外交方式結束烏克蘭戰爭,讓顛沛流離的烏克蘭人民盡快回國,全球合力協助重建家園,亦避免危機進一步擴大。 上週俄羅斯和烏克蘭在聯合國及土耳其斡旋下達成糧食出口協議,恢復烏克蘭糧食經黑海出口,以及允許俄羅斯出口糧食及肥料,但俄烏兩國代表為避免直接碰頭,故分別與土耳其和聯合國簽署協議。雖然在簽署協議後該區仍出現一些軍事衝突,但能讓烏克蘭出口滯留在黑海的2200萬噸穀物及其他農產品輸出,可稍稍緩解全球糧食危機。 撰文 :廖錦興博士 萬通集團國際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榮譽會長 [...]

環球時事

陳卓賢:這個冬天相當冷!能源短缺引發甚麼連鎖反應?

持續漲價的天然氣也為歐洲民眾帶來高昂電費,年初至今,電價已上漲 250%。以意大利為例,該國40%的能源是來自天然氣,其中約一半來自俄羅斯,所以近期俄羅斯對歐洲的天然氣出口下降和價格上漲,都令市民負擔愈來愈大。意大利政府已花費12億歐元來控制家庭能源價格上漲,並承諾在未來數月內再提供30億歐元資助。 西班牙政府9月時同樣公布了一系列措施去遏制能源費用上漲,包括減稅和臨時削減能源公司賺取的超額利潤(但可再生能源供應商亦可獲豁免),不過就遭到能源業界批評,政府表示其目標是年底將電費降低20%以上,讓民眾可安穩度過即將來臨的冬天。 即使是石油出口國美國都面對氣價上漲問題,由於 2020年的低油價嚴重打擊本土的頁岩氣生產商,來到2021上半年,持續上漲的油價和氣價未有刺激頁岩油氣生產商恢復更多產量,結果美國境內的油氣供應未有顯著提升。歐洲對天然氣需求急增將刺激美國出口,美國本土的氣價也會飛升,加上要為冬季作儲備,可以預期電價將維持比以往更高的水平,全球能源危機下美國也難以獨善其身。 能源短缺引發的糧食危機更應關注,中國政府已下令國內最大幾家國有能源公司不惜一切代價確保今年冬季供應,尤其是影響最嚴重的東北三省,因為中國大約一半的玉米和大豆都產自這些地區。由於現今農牧業相當依賴化肥,一旦化肥短缺,糧食產量將難以得到保證,而糧食庫存下降亦會拉升糧食價格。但生產化肥正是需要使用煤炭和天然氣,而兩者現時都供應緊張,化肥價格同樣會不斷上漲,最終可能會出現農民因化肥價格太高而拒絕購買,進一步減產糧食供應,這或是全球即將面對的下一大難題。 (欲看全文,請參閱第414期11月號《Capital資本雜誌》) [...]

博客

廖錦興:中國糧食危機

在71年前,時任美國國務卿迪安·古德哈姆·艾奇遜(Dean Gooderham Acheson)在他任內主導編寫了《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送呈時任總統杜魯門的信中說:「近代史上每一個中國政府必須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解決人民的吃飯問題,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政府是成功的。」當時不僅美國人不相信,也許連中國人也不相信能解決此問題,然而今天的中國政府確實養活了14億人。本週初獲悉中國工程院院士「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袁老)病逝,深感惋惜。袁老多年以科研令水稻產量增加,養活了千萬計的人口,對國家糧食安全作出莫大的貢獻。 根據上週國家統計局公佈了中國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總人口為14.1178億人,而《國家統計局關於2019年糧食產量數據的公告》顯示,2019年糧食總產量是66,384萬噸比2018年上升0.9%,其中包括小麥產13,359萬噸、玉米產26,077萬噸、薯類2,883萬噸和大豆產1,810萬噸。中國的糧食政策一直以來都是以自給自足為目標,並在1996年發佈的糧食問題白皮書中,就已制定了一系列諸如在大米、小麥和玉米等農作物達到95%自給自足的目標,但隨著人民收入增加和經濟發展,對糧食的質量要求也同步上升,要達到自給自足去養活14億人口還是有很大距離。中國是世界最大的蔬菜進口國,幾乎所有大豆進口都來自於巴西和美國。根據中國海關總署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本年3月從美國進口718噸大豆,較去年同期的171萬噸激增328%,相對於從巴西進口316萬噸。新冠疫症爆發時,抗疫用品的短缺令全球重新檢視各種物資供應過於依賴中國的問題,而歐美因疫情停工停產及地緣政治嚴重影響依賴進口晶片的中國,汽車製造和電子產品多個行業因缺乏晶片,而面對減產的問題。要將全球化趨勢逆轉至平衡供應的信心危機,相信沒有十年八年都難以成事。中國作為生產大國亦不能獨善其身,將面對各方的政治打壓和貿易制裁,不可避免會令經濟和民生受到影響。 在今年國家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保障糧食安全的關鍵是種子和耕地。國家玉米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李登海說,中國現在有持證種業企業7200多家,但真正有創新能力的不多。而被譽為「南繁硅谷」的海南島省繁基地擁有獨特的光熱資源,能縮短農作物30%至50%的育種周期。每年,全國29個省份的700多家農業科研院所、大專院校和種業企業的近7000多名科技人員赴南繁育種。全國已經育成的農作物新品種中,70%以上經過南繁基地的培育,同時為進一步加強自主種業的研究,南繁計劃建設6028亩南繁科技城,打造全國種業創新基地。 根據世界銀行在2015年的報告,全球最大經濟體食品進出口比例中,中國食品佔商品進口額是6.7%及佔商品出口額2.8%,比進口額5.9%和出口額10.1%的美國嚴峻,當然美國人口比中國少,亦不存在任何被制裁的機會,因此作為戰略性產品的糧食,中國仍危機四伏。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去年發表報告,指內地「十四五」末期有可能出現1.3億噸的糧食缺口,要解決中國的糧食隱憂,不只要面對城市化與農民收入的矛盾,亦要從源頭開始理順對進口種子的依賴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