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創業家

AERO LINK 葉家麟:私人飛機業務逆市增

新冠肺炎打擊全球航空業,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估計,今年全球航空業經濟損失達840億美元。雖然民航航班大減,令大型航空公司經營嚴重困難;惟私人飛機市場因疫情而逆市增長,主力私人飛機包機服務的本地航空服務企業AERO LINK於今年首季開始,為因疫情滯留海外的亞洲人提供包機服務,公司首季營業額按年急增3至4倍。AERO LINK聯合創辦人葉家麟坦言,看好私人包機服務市場前景,成為疫後經濟新增長動力。   葉家麟出身企二代,其家族企業榮興集團經營飲品、酒店、地產及運輸等多個領域,業務遍及中國香港、中國內地和東南亞等地,2011年,葉家麟在英國獲得生物化學及法律雙學位後,家人便叫他回港幫忙, 適逢當時私人飛機行業正在急速冒起,包機服務需求殷切,葉家麟加入私人飛機管理公司華龍航空(Sino Jet Management),並從低做起,負責飛機採購、融資方案等。至2013年,他曾短暫回到家族企業旗下榮興公司工作,主要負責啤酒及物流業務。「以前父親的公司的啤酒業務只做代理,成本好高,後來發展到有自己的車隊,轉型成為物流商。」他有感家族企業生意已上軌道,希望趁著自己年輕,外闖再創一番事業。因此在三年多前,葉家麟夥朋友創辦了AERO LINK,正式進軍業務更為全球化的航空業。 拓私人包機服務  轉攻藍海 隨着內地經濟發展,富豪階層對包機服務需求殷切,但有經驗的飛行員極為短缺,此時的私人飛機市場,就如一個不斷擴大的藍海。加上新冠疫情對航空業造致命打擊,不少大型民航企業,如新加坡航空及國泰航空,除大幅裁員外,更需要政府注資拯救;但主力富豪級的私人包機服務卻能逆市增長。 葉家麟表示,AERO LINK初期從事機組管理及飛機包機服務,現已拓展至飛機買賣和租賃管理,目前擁有40名私人飛機師。葉表示,今年2月至7月期間,公司提供了超過90班包機服務,較去年同期增長4至5倍。葉家麟指出,主要是由於各國實施封關措施,民航航班大幅減少,當中有80%客戶從美國飛往內地。儘管近日包機航班有所回落,惟仍接到不少查詢。   另一方面,葉家麟表示,近日公司收到有關私人飛機買賣查詢大增70%,惟他提及,若過去未曾擁有過私人飛機的買家,不妨先包機出行。他以一架能搭乘十多人的飛機為例,每小時包機費用約1萬美元至2萬美元,但擁有飛機每月維修和管理基本開支便要400多萬,他更建議可先加入公司會員計劃體驗一番。 葉家麟(右二)疫情前經常現身各大小航空展。   葉家麟指出,近年亞洲區尤其大中華區私人飛機服務高速增長      (資料圖片)       [...]

名人系列

Kent Zhu 客制空中之旅

朱福明(Kent)在過去三十多年來都是從事酒店業,出任多間國際奢華酒店集團的高管,卻於今年初加入雲頂集團(Genting),擔任剛成立不久的新部門「雲頂郵輪」的總裁一職,管理旗下三大郵輪品牌:麗星郵輪、星夢郵輪及水晶郵輪,其中水晶郵輪更開拓空中業務水晶航空(Crystal AirCruises),由海上到空中,令他的事業舞台更加廣闊。「我過去的工作經驗,都是來自奢華酒店市場,加上雲頂亦是亞洲公司,因此在適應上沒有問題。這個轉變,我個人並不視為挑戰,卻是一份相當有趣的工作。」 Text / Jerry Hui Photography / Cheung Chin Yui 今年7月下旬,在水晶航空的首航發布會前夕,朱福明在活動舉行地點灣仔君悅酒店接受敝刊訪問。為方便訪問進行,公關方面特別訂了套房,為拍照時提供了豐富元素。這天陽光明媚,由於位處高層,視線穿過一大片落地玻璃,可遠眺對岸九龍半島風光,而剛好有一艘麗星郵輪停泊於海運大廈郵輪碼頭旁。這個作為雲頂集團最歷史悠久的郵輪品牌,正好對照今日整個郵輪業的風起雲湧,以及雲頂集團由海上走向空中的標誌性里程。 從酒店業到郵輪業 就算從沒有乘搭過郵輪的人,都可以近年從啟德郵輪碼頭上進進出出,一艘比一艘更為巨大的郵輪盛況,感受到行內的蓬勃發展情況。因應市場需求,雲頂集團亦於今年初成立了新部門「雲頂郵輪」,並邀請了在酒店業服務了長達三十多載的朱福明出任集團總裁一職,負責統籌雲頂郵輪旗下的麗星郵輪、星夢郵輪及水晶郵輪的業務拓展。 新公司,新職位,作為酒店業的老行尊,曾服務於香格里拉酒店集團、萬達酒店及度假村的朱福明,還何選擇了這個與別不同的新事業舞台?「在過去35年來,我都是在奢華酒店集團工作,來到雲頂郵輪後,我的責任是確保公司走上正確的發展之路,令我們打好根基,有助未來進一步發展。」無論酒店或郵輪,在他眼中,其實沒有太大分別。「事實上,兩者都是在酒店業的範疇,都是以客戶服務為主,連接觸客戶、銷售及推廣產品方式亦相類似,就算是我個人的管理方式,亦不會相差太遠。」另一方面,酒店業競爭向來激烈,國際市場上的跨國酒店集團多不勝數,在此消彼長下,已把整個市場經營得相當成熟,但郵輪公司需要更雄厚的資本,因此市場上具規模的郵輪公司著實不多,因此他亦希望可以將過往在酒店業界的豐富經驗,帶來郵輪業之中。 [...]